“這次不一樣啊,這次是一個戰隊的職業選手,和之前東拼西湊的那是兩個概念!”

“那配合,那默契,一起練了好幾年的他們完全不輸給主播他們,這把有好戲看咯。”

遊戲內,劉峯深吸了一口氣,隨後緩緩吐出。

“各位,這把小心點,對面AG超玩會。”

“一整個戰隊?”

“嗯。”

“嘶~,有點難昂。”

這些國服怎能沒聽說過這支戰隊的光榮戰績,那可是王者榮耀職業戰隊中名列前茅的存在。

峽谷中,當AG全員看到‘最奇崛的峯巒’這個id時,也開始嚴正以待起來。

“對面可有那個衝擊國服的守約?”

“正是在下!”

嘶~

AG全員這把的思路瞬間清晰起來。

他們中沒一個人之前和劉峯交過手,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嘛,峽谷中的種種大事也傳進了他們的耳中,這就包括劉峯一個星期之內衝擊國服守約。

一開始他們對此嗤之以鼻,個個擁有幾個國服的他們知道打一個國服出來需要多大的精力,要在一個星期之內打個國服,癡人說夢!

只是外界傳的多了,AG全員也開始懷疑自己,難道那個傢伙真的可以?

直到今日撞見了,他們倒要看看這個劉峯究竟有幾把刷子。

開局,雙方輔助打野和法師直接去河道碰一碰,前期的節奏要是能拿下,後期會輕鬆很多。

但兩邊都拿出了看家本領,拿手絕活,一時誰也入侵不了誰的野區,只好作罷,該回線上清線的清線,該回野區刷野的刷野。

“我二級了,哪裏需要我的幫助!”

“你先發育一下,現在還沒到打架的時候。”

“行!”

劉峯對線的是公孫離,這很正常,高端局射手無非就公馬孫,這三個英雄也就公孫離好打守約,只要擋下了一顆子彈,就血賺不虧,畢竟開了狂暴的公孫離單點傷害可不比守約低,換血可不比守約虧。

劉峯也知道這點,所以也不敢隨意架狙,公孫離也是個會蹦達的主,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到自己的臉上打一套。

所以劉峯這條線是相當樸實無華且枯燥的,兩個人只有在河蟹身上找找樂子。

“請求支援!”

就在劉峯觀賞峽谷風景時,隊友突然請求幫助,劉峯趕緊劃過鏡頭一看,原來是自己家的法師被對面三個人蹲了。

不得不說,職業選手的意識相當恐怖,他們蹲法師的地方也很大膽,那是靠近中路防禦一塔的一撮小草中,法師只需要走一步就能步入塔下,哪怕交個閃現也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然而,法師被控的根本動不了。

“First blood!”

“開始撤退!”

“收到!”

這波團已經沒有必要去接了,高端局便是如此,一不小心,就會被蹲,尤其是在和職業選手作戰時,根本不知道他們會藏在哪。

劉峯眉頭緊皺,這些實打實的國服操作不錯,意識也尚可,但相比配合了幾年的職業戰隊來說還是嫩了不少,畢竟他們五人之間沒有所謂的戰術。

這把,非常難。 夜晚,劉主任正坐在電腦前回味着剛剛發生的事情。

今天他突然興趣使然,想要巡查一下各個教學樓。

結果還巡查的過程中,還真讓他逮到了一件“驚天大案”!

作爲學校的主任,他這幾個月都沒有“開張”。

若是長此以往下去,校長特定會對他不滿意,認爲他沒有盡責。


好不容易抓到了這樣一起大案,劉主任自然決定大書特書一番。

既能夠彰顯學校的權威,又能向校長展示出他的業績,還能夠震懾學校的宵小!

簡直就是一箭多雕!

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只可惜眼下已經到了晚上。

校長的話已經回家,劉主任不方便現在將事情彙報給對方。

但是劉主任的心中,隱隱有些難耐。

恨不得現在就過去“報喜”!

不過此刻,劉主任也沒有閒着。

稍稍思索了片刻,他的手指就在面前的鍵盤上迅速敲擊了起來。

現在的他,可謂是才如泉涌,腦中全是靈感!

他決定,今晚將星期一要弄的材料全部寫完再回去也不遲!

等到明天他將計劃交給校長後,一定又能獲得一波讚賞。

說不定校長一高興,以後這校長的職位豈不就是他的了?


“咚、咚、咚”

可惜這邊還不等劉主任繼續幻想。

門外,卻突然傳來了敲擊的聲音。

思路被人打斷,劉主任不由皺了皺眉毛。

不由得,劉主任冷哼了一聲後對着門外的人道。

“進來!”

下一刻,劉主任的眼睛不由一瞪。

一個他不是那麼想看到的人出現在了他的辦公室中!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鄒小北!

不由得,劉主任的面色微變。

這個冤家怎麼找上門來了?!

不過很快,劉主任就收住了自己的表情,看着鄒小北笑着問道。

“呦,這不是鄒小北嗎?怎麼有空來老師辦公室了?是食堂那邊出問題了嗎?”

聽到劉主任的問話,鄒小北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說道。

“是這樣的劉主任,我看你工作到這麼晚,整層樓就剩下你一間辦公室還開着燈。


我怕你餓着,正好食堂還留有一些夜宵,我就給你準備了一些帶過來了。”

說完,劉主任就看到鄒小北拿出了一隻黑色的塑料袋遞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鄒小北的舉動,劉主任不由面色一凝。

看着面前的鄒小北,他甚至有些懷疑這還是不是他認識的那個鄒小北。

以前這孩子也不是這樣的?怎麼性格就變了呢?

難道……他終於發現自己的人格魅力,知道巴結老師了?

不由的,劉主任的臉色立馬變得欣慰了起來。

畢竟,有白吃的夜宵誰不高興。

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劉主任不由笑着說道。

“呵呵,小北同學你也是有心了,正好老師我也有些餓了。

來,讓老師看看,你都給我帶了些什麼好……菜?”

笑着接過鄒小北遞來的塑料袋,劉主任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期待。

但是很快,他的面色就是微微一變!

因爲面前鄒小北遞給他的塑料袋內,並沒有任何的食物!

而是……一捆紅丹丹的鈔票!

不用目測也知道,這裏面絕對是一萬元的現金!

不由得,劉主任的喉嚨微動,有些不可思議地將目光看向了鄒小北處!

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一個學生給你送來一萬塊是什麼概念?

這年頭,他一個主任的到手工資有多說?

不到3000塊!

而這鄒小北一出手,就將近有劉主任的四個月工資!

一個學生突然拿出這麼多的錢遞給你,這怕是所謀盛大!

饒是見過了大風大浪的劉主任,此刻也不由冷汗直冒。

“鄒同學,你這是幾個意思?”

聽到劉光頭的話,鄒小北只是微微一笑說道。

“沒什麼,就是怕老師你餓着,盒飯準備了豐盛一點。

就是……最近我有一個朋友,下午的時候好像犯了些事情。

我聽說她犯的事情有些嚴重,就想問問你,能不能這事就算了?

想必校長那邊應該還不知道這情況,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如何?”

聽到鄒小北的話,劉主任的眼中瞬間閃過了一絲精光。

幾乎是一瞬間,他就想到了白茉莉!

臉上閃過一絲冷笑,劉主任終於知道鄒小北的來意了!

看着面前塑料袋中的一萬塊錢,他突然感覺這堆錢是如此的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