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手魔物們彷彿在嘲笑着劉零和Saber似的,一邊擺動着那黏糊糊的觸手,一邊慢慢地向背靠背的兩人逼近了過來。

這些異型的生物們雖然說是魔族的一種,但是在上界之一的魔界之中大概也就是最底層的存在吧,沒有多高的智商,既感覺不到死的恐懼,也沒有疼痛感。

這些無腦的生物們好像覺得只有被斬殺才是幸福,在Caster的鼓勵下,一點也不畏懼生死,仍然不緊不慢地朝着Saber和劉零他們襲來。

即便是同時要面對着Saber和劉零兩個強大的戰鬥力,Caster卻仍然沒有退縮的意思,繼續着持久的戰鬥。

除了聖女貞德以外還有其他的煩人者到來,這都在Caster的預料之中。

不過就算是對手不止一位,曾經作爲元帥的Caster還是確定自己有些五成以上的勝算。

畢竟自從吉爾.德.雷被作爲Caste職介的英靈召喚出來之後,吉爾.德.雷就一直在依靠着《螺湮城教本》這個寶具而儲存着魔力。

現如今,《螺湮城教本》之中所儲存的魔力已經十分之多了,雖然不能說是無窮無盡的,但是維持着這些觸手魔物們再戰鬥幾個小時還是綽綽有餘的。

“……Caster,這個時候我們不能再重複之前的動作了,現在必須要破釜沉舟一下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用突襲來賭一賭看?”


用後背和劉零那纖細的小小後背相貼,突然感到有些安心了的Saber突然笑了笑,向劉零問道。

“突襲嗎?嗯……雖然在耐力方面輸給這些觸手怪們實在是叫人不爽,不過就這麼一直和雜魚們耗費時間也不行啊……”

劉零歪着小腦袋想了想,說道。

“——好吧,那就用突襲來賭賭看吧,Saber,不過你有什麼好的想法了沒有?有那些觸手們擋着,我們很難衝過去啊。”

在劉零一口答應了Saber剛纔的提議之後,Saber便靜靜的注視着,眼前直到Caster爲止的觸手大軍們,慎重地估計着那防線的厚度和密度。

(未完待續) 眼前這些觸手們所組成的防線真的是很難突破,Saber估計即便自己的左手完好無損,能夠使用必殺技能,也不一定能把這一個觸手防線完全摧毀掉。


如此一來便不能硬來,只能選擇用那個成功率不到五成的辦法了啊。

Saber聖綠色的眼瞳中浮現了一絲毅然之色,對劉零說道。

“Caster,由我來幫你開闢前進的道路,消除前方的障礙,不過這是僅此一次的機會,所以你能跑得像風一樣快嗎?”

“嗯?……原來如此,你是想要那樣做啊,還真是簡單明瞭的方法。”

劉零瞥了一眼Saber那嚴肅的側臉,笑着說道。


雖說劉零和Saber沒有真正的交手過,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對對手的技能一無所知,相反,通過觀戰,Saber和劉零兩人都已牢牢記住了對方能使出的技能和技能的效果。

所以現在的劉零,對於Saber準備使用的技能和其之後的意圖,不需要說太多也能夠理解一些了。

“哼,貞德大人,您和那該死的傢伙在悄悄的嘀咕什麼呢?是在做着最後的祈禱嗎?神明可不會來救你們的哦。”

Caster站在這片戰場的最外圍,從容不迫地嘲笑着作爲修真者的劉零和作爲英靈Servant的Saber。

現在和Saber與劉零展開戰鬥的已經不是他了,一點魔力都沒有消耗的真Caster把這些觸手魔物們的控制權完全交給了他的寶具《螺泯城教本》。

而真Caster自己則如同在安全圈裏旁觀戰鬥的吃瓜觀衆一樣,只是優雅、泰然自若的站着,最多也就是嘲諷一下敵人,看着敵人狼狽的模樣,他的“攻擊”達到這樣的程度就夠了。

“哈哈哈哈,恐怖吧!絕望吧!貞德大人,僅靠單身戰鬥力能戰勝的‘數量差距’是有限的,哈哈,覺得屈辱吧?被既無榮耀又無名譽的魍魎們壓垮、窒息吧!對英雄來說,再也沒有比這種情況更加羞恥的了!”

真Caster愉快地嘲弄着Saber,那一聲聲的嘲諷猶如魔音貫耳一般,十分煩人。

但是Saber依然不卑不亢,只是以決然而又冷靜的表情揮舞着右手的誓約勝利之劍。

那毫無動搖的聖綠色眼神注視着真Caster,傳達給Caster的意思,只是……我必將取得最後的勝利而已。

“哈哈,那幅美麗的面容……現在給我因爲悲痛而扭曲吧,貞德大人!”

“Giiiiiiii!”

觸手魔怪羣們一起吼叫了起來,它們一邊發出着不知是歡喜還是憎惡的異樣怪聲,一邊向着被包圍的兩人殺去,行動起來根本沒有一點秩序,猶如瘋狂的馬匹。

“就是現在……一決勝負之時!”

騎士王冷靜的捕捉到了前方的一處破綻,於是便高聲的向那尊貴的寶劍下命令道。

“風王結界解放!風王之錘!!”

聲音剛落,無形的誓約勝利之劍便旋捲起了無數的狂暴大氣。

大氣中央閃耀出了一道黃金般的璀璨光芒。

原本守護着聖劍的超高氣壓集合稱一束,在無形屏障風王結界之中凝聚,然後在Saber接除束縛的一瞬間釋放了出來——有如兇猛的龍咆,轟然迸發出來。

這一殺招是寶具“風王結界”的變通使用技能,不同於昨晚對Lancer之戰中是爲了加速突進而放出了超強的風壓,這一招風王之錘注重攻擊力和破壞力。

過去Saber曾經在戰場上磨練出了這一招數,爲此,敵人的軍隊在接受了這一橫掃百軍的暴風鐵錘後必定隊形大亂。

此刻,這一招數又重新降臨在了幾百年之後的今天。

轟!!

只見以完全現形的誓約勝利之劍爲炮蹚,一發扭曲的風之炮彈轟然擊出。

因爲炮彈之中的風壓過於集中在了一起,所以前方的觸手魔怪們在觸碰到這炮彈的時候便遭到了超常威力的打擊。

像固體一樣被凝縮的超高壓疾風炮彈將前方的魔怪們一隻只的粉碎,把切碎的肉片、砂土與木屑一起攪拌着。

在Saber的身前,就彷彿是被看不見的無形長槍給硬生生的洞穿出了一條筆直的道路一樣。

在被氣壓吹散的那個瞬間,觸手魔怪們的包圍被完全的貫通出了一個窟窿。

不過“風王之錘”的破壞力每消滅前方的一隻觸手魔怪,威力就會被抵消一些,到達Caster身前的時候已經被削減爲了吹散長袍衣角程度的弱風了。

然後,在Saber和Caster之間,被打穿的通道之間沒有一隻觸手魔物阻擋。

不過,根據被召喚來的魔怪的密度來看,這樣的通道只能算是可以被立刻被堵上的短暫破綻而已。

“Caster!就是現在!!”

Saber轉頭看向了那個消失在了原地的身影,發聲提醒道。

“什麼……?”

儘管在Saber這一招“風王之錘”下毫髮無傷,Caster還是因爲剛纔的突變而發出了驚愕的聲音。

因爲觸手魔物們的控制權都暫時的交給了他的寶具《螺泯城教本》,所以Caster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把這空隙給縫合上。

這就給了劉零很好的機會。

在Saber的風王結界解放之後,無數的氣壓形成了不小的逆風,這樣逆風極大,讓普通人們幾乎無法睜開眼睛。

然而面對着這些狂暴的風,劉零毫不遲疑地化爲一道黑影,衝入了那逆卷的氣流之中。

單單只是看過Saber用過一次“風王結界”的劉零,便和Saber有了這一次無聲卻完美的配合。

其實早在一開始,劉零就知道了Saber的計劃,並一直等待着這一擊所造成的空隙。

現在Saber已經成功的製造了空隙,剩下的就該自己來了。

“呵呵,乾得很漂亮啊,Saber!”

劉零手持緋紅色的火焰雙劍,腳下踩着運用到了極致的基礎步法,快速的穿越了無數的觸手大軍,手中的長劍直指真Caster的項上人頭。

劉零每一次的前衝都快如魅影,幾躍之間便穿過了卷雜着血風和肉片的通道的三分之一。

當Caster回過神來,接過了觸手魔物們的控制權時,劉零已經勢如收起羽翼的追風之燕一般,衝過了整個路程的三分之二了。

在劉零的前方三分之一的路程中雖然又有着一些觸手魔物們開始聚集,但是劉零卻毫無減速的意思,手中的緋紅色劍刃快速擡起,劉零與這些觸手魔物們快速的交錯而過,宛如風一般的男子一樣。

噗哧!噗哧!噗哧!

劉零的雙劍交錯,不斷的切割着前方的障礙。

當劉零的腳尖再次接觸着大地之時,他與Caster的距離已經不到十步了,兩人中間再也沒有任何阻礙的屏障。

“呵呵,逮到你了,真正的Caster先生!”

如同一陣風一般快速襲來的劉零微笑着,小聲的對Caster說道。

“請你去死吧,Caster!”

“呀啊啊啊啊~!?”

Caster感受着自己身前的劉零所帶給自己的強烈危機感,一雙金魚大眼睛瞪的非常之圓,同時尖叫出聲。

因爲知道主人遭受到了巨大危機而轉過身來的觸手魔物們,一起伸出了觸手,對着劉零的後背快速襲去,企圖圍魏救趙。

但是劉零豈會喪失幹掉Caster的大好時機?

劉零沒有回頭看那些伸來的觸手,而是用左手的緋紅色向身後像投擲而出。

那如風車一般旋轉斬落着的緋紅色長劍突然按照劉零的命令,化爲了一道緋紅色的火焰之大網,阻止着那些觸手嘍羅們的追擊。

雖然這火焰大網不一定能夠阻擋那些觸手魔物們多長時間,但也足夠劉零對Caster發動一次攻擊了。

劉零微微側身,繼續逼近着後撤的Caster,無情的銀緋色眼瞳綻放鋒利光彩,用力對着Caster揮出了右手的緋紅色長劍。

斬!

緋紅色的劍影斬到了對方……可惜離必殺卻失之毫釐,卻差之千里。

劉零這必殺的一擊卻還是因爲分心控制身後的大網而慢了一些,只是讓劍尖稍微切到了Caster的胸前,並沒有傷及Caster的要害。

不過幸運的是,劉零的緋紅色長劍在向Caster的胸前斬出的時候在那寶具《螺泯城教本》的封面上造成了破壞。

雖然劉零手中的緋紅色的長劍只是那樣輕輕地在《螺泯城教本》的封面斬出了一道痕跡並沒有完全破壞掉《螺泯城教本》,但劉零卻知道,自己的目的之一已經達到了。

“緋色之焰,給我爆炸吧!!”

劉零看着那《螺泯城教本》封面上還未熄滅的緋紅色火星,心中低吼道。

(未完待續) “緋色之焰,給我爆炸吧!”

劉零心中低吼,通過腦海中的緋焰本源和Caster的寶具,《螺泯城教本》上的殘餘火焰建立起了絕對的控制權。

那些殘餘在《螺泯城教本》封面上的緋紅色火焰在劉零的命令下遇風越烈,在Caster驚愕的金魚眼目光中,突然化爲了一道緋紅色的光芒爆炸開來。

那曾經焚燒過凡塵萬物的緋紅色火焰,現在雖然本源力量並不完整,但是對付區區一本《螺泯城教本》還是足夠了的。

這緋紅色火焰的爆炸,對於完全依靠魔道書的強大力量召喚魔獸爲之驅使的Caster來說,這就好比老虎被減掉了爪牙一般,是決定性的一擊。

轟隆!!

一種像是浪頭猛烈拍擊礁石的巨大聲音響徹於森林之中。

————————————————————————————————————————————

就在久宇舞彌闖入了言峯綺禮的懷中,準備給對方致命一擊時,舞彌突然發現,言峯綺禮那本應該握着黑鍵短柄的手卻是空的。

難不成言峯綺禮在剛纔突刺的中途就放開了武器嗎?

就在久宇舞彌爲此遲疑的一瞬間,言峯綺禮那隻從一開始就沒有用黑鍵刺穿舞彌意圖的右手,突然像老虎鉗一樣青筋突起,五根硬邦邦的手指猛地抓住了舞彌的右手,狠狠的捏住。


然後言峯綺禮那高聳着的強壯身體,突然像蛇一樣柔軟地彎低了下來,就那樣潛入了舞彌的右臂之下,速度之快,讓久宇舞彌根本來不及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