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離開的她,玉龍飛才走到了穆芷晴跟前。

“怎麼,要打我嗎?”顯然,穆芷晴以爲自己把琪小姐趕走了,玉龍飛要來揍自己,不由攥起了拳頭,緊緊的盯着他。

看到她攥起的拳頭,玉龍飛很是無奈的笑了笑:“丫頭,我打你幹嘛?”說着,便是把穆芷晴的拳頭撥開了:“剛纔你說我們的糧草,被戰馬陣營偷去了,那你肯定知道他們把糧草藏在哪兒了?”

“那是當然,本姑娘是誰?”聽到這話的穆芷晴忙把拳頭收了起來,興奮的在玉龍飛跟前轉悠起來。

而在她轉悠下,她也是把藏糧草的位置,告訴了玉龍飛。

得知藏糧草位置後,玉龍飛興奮不已:“丫頭,這次做的不錯!”

隨即,便是把帳篷外的副統領叫了進來。

“程哥,你去訓練場看看,能夠參加戰鬥的士兵,還有多少?”

雖說中午沒吃飯,對於普通人沒有影響,但對於這訓練量大的士兵,可是影響不小,所以,副統領一進門,他便是吩咐道。

聽到他的命令,副統領不由吃了一驚:“統領,要和戰馬陣營開戰嗎?”

剛纔,玉龍飛與琪小姐的談話,他還是聽到了少許,因此,此時的他,眼中已充滿了期望。

戰馬陣營其人太甚,不教訓他們一番,怎能解心頭之狠!

聽到這話的玉龍飛,驀然一笑:“開戰算不上,不過,搶回自己的東西,總該沒錯吧,還有,要是能夠戰鬥的士兵,有一千人的話,就把他們分爲兩隊,對了,一定要找些身強力壯的士兵!”

“是!”聽到他的命令,副統領便衝到了訓練場。

隨即,在訓練場上,便開始選拔能戰鬥的士兵。

很快,他便找到了一千士兵,把他們分爲兩組後,便帶到了玉龍飛帳篷前。

看到眼前的士兵,玉龍飛也是對他們吩咐了幾句。 夜半時分,弓弩陣營叢林中,五百名身穿黑衣的士兵,在一男子帶領下,正朝着一密洞中行去。

“刷刷!”

他們動作敏捷,都是以最快的速度,走過每一個地方。

躲在叢林中的弓弩副統領,似是覺察到了叢林中的變化,忙收斂起氣息,準備去一探究竟。

不過,就在他行動時,帶領衆士兵的男子,突然出現在他身後,之後,一粒丹藥,直接從他手中,灌到了副統領的嘴中。

隨後,這個副統領,便暈在了地上。

望着暈去的他,男子詭異一笑。

隨後,男子帶着衆士兵,繼續向着密洞走去。

於此同時,戰馬陣營,一個普通的帳篷前,兩道身影,正潛伏在外面。

“喝喝,不醉不休!”

帳篷裏面,四個士兵正舉杯同慶。

“老大,我出去方便一下!”可能是喝的過多,其中一士兵,醉醺醺的走了出來。

看到出來的人影,兩道身影同時行動,一人直接把士兵環抱了起來。

而另一人,直接把一粒丹藥,塞到了士兵嘴中。

眨眼時間,這名男子便躺在了地上。

隨後,兩人便把他拖走了。

“老三怎麼回事,這麼長時間,還不回來,老四,你出去看看!”坐在最中央的男子,看到久久沒有回來的老三,也是朝着老四吩咐道。

隨即,男子同樣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

就在他邁出帳篷,那兩道人影,再次蹦了出來。

隨後,他們再次用同樣的方式,把他撂倒了。

之後,兩道人影,又用同樣的方式,把另外兩人撂倒了。

做完這一切後,五百士兵,直接扯破了帳篷,把裏面的糧草,搶劫一空。

在他們撕破帳篷時,叢林中的衆人,也來到了密洞裏。

裏面成山的糧草,頓時讓士兵們傻了眼。

隨即,一人扛起兩袋,便往不遠處的平板車上運。

就這樣,他們便把密洞中的糧草搶劫了一空。

“統領,不好了,戰馬陣營來搶糧草了,來搶糧草了!”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躺在叢林中的副統領,猛然從睡夢中醒來,一嗓子喊破了寧靜。


霎時,叢林中便多了數百道身影。


之後,這些身影,迅速朝密洞行去。

而當他們到密洞後,才發現,成山的糧草,竟然被夷爲了平地。

頓時,帶頭的孫統領,便憤怒了:“齊天,我與你沒完!”

隨即,便開始召集手下,準備攻打戰馬陣營。

於此同時,戰馬陣營被撕破的幾個帳篷前,齊天正憤怒的望着地上的四人:“真是弓弩陣營幹的?”

在他的逼問下,這些士兵,再次點了點頭:“他們副統領,深夜親自帶領幾千將士前來搶!”

“他們好大的膽子!”

再次得到幾人肯定的他,徹底怒了:“衆將士聽令,速速與弓弩陣營開戰!”

在他命令下,睡眼惺忪的五萬士兵,頓時出現在了訓練場。

此時,他們眼中都充滿了憤怒,好似要把弓弩陣營咬碎一般。

兩軍戰爭即將出發時,刀鋒陣營,還是如平時那般一樣。

幾萬士兵,依舊圍着訓練場在訓練着。

但所不同的是,此時的每個士兵臉上,都留露出了興奮之色:“深夜的伙食,真是太棒了,這應該是有生以來,吃的最好一次吧!”

參與昨晚行動的人不多,所以大多數士兵,並不知道這事。

不過,許多士兵還是猜到了什麼。

但不管怎樣,算是有飯吃了。所以,都對玉龍飛投去了敬佩之色:“你們說,統領這次從哪給我們弄的糧食呢?真是奇怪了!”

“咚咚!”

就在他們疑惑時,戰馬陣營,龐大的陣容,也是闖進了他們的視野。


“媽呀,戰馬陣營要去幹嘛?難道對面有情況了?”

能夠讓戰馬出動全部軍隊,只有發生戰事,所以,這夥人只能聯想到這方面。

聽着雷鳴聲,站在高臺上的程副統領,詭異一笑:“活該!”

在他笑的同時,刀鋒陣營一帳篷中,一千士兵,正警惕的坐在裏面。

他們便是昨晚參與偷糧的士兵。

經過這件事,他們已經被玉龍飛封爲“玉龍一隊!”

從今以後,他們直屬玉龍飛,也就是說,他們是玉龍飛培養的第一批軍隊。

而作爲玉龍一隊,他們擁有着特殊的權力。

白天在帳篷中休息,晚上接受祕密訓練,而每次訓練結束後,玉龍飛都會給他們分配很多丹藥。

所以,玉龍一隊的士兵,除了身體有優勢外,他們修爲也在以一個可怕的速度,在增長着。

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一個月後,他們這一千人隊伍,足以匹敵五千士兵。

而爲了保險起見,玉龍飛也是把訓練權力,支配給了穆芷晴。

所以,穆芷晴和副統領,分別成了掌管晚上和白天的指揮官。

分配完這一切後,玉龍飛才離開了軍隊,直奔雪域草原。

他到達四星鑑定師,已經有一段時間,所以,現在的他,急於提高功法,而更重要的是,提高修爲。


擁有穆家祖宗的權力後,雪域草原,幾乎成了他修行最安全的地方。

所以,離開軍隊後,他便是朝着白極赤煉狼最多的地方去了。

而經過一段時間的找尋後,他終於找到了數百隻白極赤煉狼居住之地。

保險起見,他又讓白極赤煉狼找來了數千只白極狼,還有幾千草原狼。

看到自己確實被狼羣保護了起來,他才從手中,拿出了紅極承接符。

握着冰涼的符,他心中不覺一暖。

隨即,他精神力暴漲,頓時,雪域草原千里範圍內,都進入了監視範圍中。

而隨着他精神力的暴漲,手中的紅極承接符,也飄到了半空中。

“刷刷”

飄起來的紅極承接符,越轉越快。

而在它的帶動下,玉龍飛身體,也越轉越快。

“嗖!”

就在這時,旋轉中的他,只覺眼前一黑,整個人便消失在了狼羣中。

望着忽然消失的主人,數千狼的眼中,都露出了憤怒之色。

於此同時,一道身影,也站在了數千米外,盯着狼羣:“龍飛哥哥,你一定會成功的!” 當玉龍飛睜開眼時,眼前的場景完全發生了改變。

周圍被翻滾的岩漿包裹着,而他自己,此時正站在乾淨的一角。

望着翻滾的岩漿,他不由吸了口涼氣:“難道這就是紅極印世界?”

而就在他疑惑時,很久沒有出現的龍魂,忽然出現在了岩漿中。

望着熟悉的身影,玉龍飛的眼睛頓時睜到了最大:“師父?”

顯然,他不敢相信龍魂生活的地方,都是岩漿,所以也是疑惑的望向了龍魂。

就在這時,龍魂同樣走到了他跟前:“小子,表現不錯,這麼快,就能進入紅極印世界!”

此時的龍魂,完全與出現在玉龍飛房間中的龍魂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