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你給的風極骨文,為師想要晉陞風極玄皇,已經差不離了。但為師又不甘心放棄暗極的修鍊,就去魔淵撞撞運氣。那裡鬼物橫行,不乏強橫的暗極妖獸,如果能抓到一兩頭,提煉他們的本命神通,或許能有些收穫。」洛白水摸了摸鬍子說道。

許陽默然點頭,他知道這位便宜師父的性子,別看平日嘻嘻哈哈,一提到修鍊方面的事情,就非常認真,說出的話,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弟子預祝師父,成功突破難關,修成法象境界。」許陽真誠地說道。

「哈哈,那當然,老子……哦不,為師是誰?千年一出的絕世奇才,小小法象境界,難得住我?我可是要修成蛻凡,直入無量的天驕啊!」洛白水哈哈大笑,許陽則一臉黑線。

「對了,這是為師參悟你給的風極骨文,所產生的一些心得體會。乖乖不得了,越是研究,這套骨文就越是博大精深,不愧是世尊遺留,」洛白水扔給許陽一本小冊子,「好好學,對你絕對有好處。」

許陽謝過恩師,隨即將這本小冊子收下。

在辭別邪王之後,許陽再次來到了海雲皇城,首先向王宮的方向走去。

說來也巧,許陽這次遇到的守衛,依然是那兩名玄宗。

「許將軍?」右邊那位玄宗熱絡一笑,「過不了多久,就該尊稱許節度使了……許將軍這次還是去武部,換取印綬吧?恭喜陞官加爵!」

許陽微微一笑,皇宮門衛,消息居然也這般靈通。

「我記得你,你姓齊,對吧?」許陽拋過去一隻小玉瓶,「這是一瓶化氣丹,對於解除玄脈鬱結、修鍊玄術都有大用,就送你了。」

齊姓門衛大喜,道:「多謝許將軍厚賜!」

在走向武部的時候,許陽隱約聽到,其中一名玄宗羨慕地說:「老齊,你可當真好運,又攀上了一個貴人……」

「噓,老孟,你就是太僵了,站在那裡跟一塊木頭是的。咱們駐守海雲皇宮,每天見到的貴人何止許將軍一人?多送上幾個笑臉,又值什麼,大人物隨手賞點東西,咱們就受用不盡。」

許陽不去管那兩名門禁,他徑直來到了武部。

這次在武部,許陽沒有見到滄河王,不過他卻見到了一個熟悉的王侯……朔雪王!

「大將許陽,見過朔雪將軍!」許陽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朔雪王本來嚴肅的面容,看到許陽之後頓時緩和,甚至還有一絲笑容。他隨手招呼道:「免禮了,坐吧。」

「這次是來換取印綬?」朔雪王示意一旁的官員,將東北區域第四節度使的印綬取來,同時收回許陽的「戍衛坎離」印章。

「是的,我想要快些赴任。」許陽回答。

「許陽,你去東北第四區域,一定要小心。其一,東北第四區域,方圓千萬里,占整個海雲本土的十分之一!但是地廣人稀,而且怪獸橫行,不少城池,都面臨著怪獸攻城的威脅;其二,這裡是仙門道場餘孽的舊地,他們肯定不甘心放棄獨孤城,會想盡辦法和你為難。」朔雪王囑咐道。

九龍會在擺明車馬,支持出雲復**之後,他們的勢力全面收縮,獨孤城的仙門道場總部,已經空空蕩蕩,沒有人存在了。

許陽心中涌過一股暖流,他點頭說道:「是了,末將謹記在心。」(未完待續。。) 接過印綬,許陽看了看,節度使的大印更加精美,上面銘刻著「海雲節度,東北第四」八個大字。

「對了,東北第四區域,另一側就是烈山上國的一個僕從國國境。這一次烈山上國插手我海雲內部事務,海皇陛下異常震怒。你坐鎮東北邊境,一定要注意烈山上國的動向。」朔雪王又囑咐道。

「末將一定為我國,戍守東北邊疆。」許陽說道。

「行了,我也不留你了。去吧。」朔雪王揮揮手送客。

許陽站起身,說道:「朔雪王大人,許陽有一件事,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您一直這麼回護我?」

朔雪王淡淡一笑:「我是洛白水的朋友……雖然我不知道,他還願不願意認我這個朋友,但我是認他這個朋友的。」

許陽明白了,這又涉及到老一輩的恩怨,他不好過問,只有向朔雪王行禮,隨即走出武部。

看守域門的玄君,對許陽已經完全熟絡了,只不過他看許陽的眼神,已經沒有了原本的輕慢,而是充滿了敬畏。

不論是實力,還是地位,許陽都遠勝過他。這就是力量與權力帶來的威嚴。

「許將軍……哦不,許節度使,這次是要去哪兒?」那位玄君殷勤說道。

「嗯……去坎離城吧,」許陽說道,「坎離城的空間門,應該沒問題。上次之所以無法傳送,是因為坎離城中出了內鬼。沒有及時補充坎離城空間門的玄石能量。」

「可是許節度使,坎離城只是一介小城,東北第四區域的總部,在碎日城啊,」那位玄君說道,「東北第四區域非常大,坎離城和碎日城,相隔至少有三百萬里。您確定要去坎離城?」

許陽對於這個玄君的熱情,有些不習慣,他確認道:「不錯。就是坎離城。」

「是!」那位玄君打出一道手訣。頓時域門之上,一道黑洞漩渦緩緩形成。許陽一步踏入,頓時天地為之黑暗。

域門傳送,快捷方便。轉眼之間。許陽又是一步踏出。已經來到了坎離城的空間門處。

從溫暖的海雲皇城。一下子來到了冰天雪地,朔風凜冽的坎離城(冰火城),許陽還真有些不習慣。好在他玄功深厚。肉身更是強橫,對於這點小小寒冷,毫無感覺。

辨認了一下方向,許陽緩步向夏威城主所在的城主府走去。

許陽見到一路上,不少穿著獸皮袍,露出強壯肌肉的諾索蠻族,竟然一個個手持闊劍大斧,向前方跑去。他不由一驚,暗想莫非怪獸再次攻城了?

隨手拉住一個諾索人,許陽問道:「怎麼回事?」

那個諾索人不耐煩地一甩皮袍:「放手!別誤了我殺賊人!」

誰知這一甩,卻紋絲不動,許陽面帶微笑:「只是一句話的工夫,不耽誤吧?」

那個諾索人這才看清了許陽的臉,嚇了一跳:「許,許將軍?」

許陽在前段日子,抗擊怪獸攻城,一連屠殺了幾十頭凶獸,著實讓諾索人震驚,許多諾索戰士,都記住了新來的戍衛將軍許陽,是一個了不起的好漢。

再看到許陽肩頭,標誌性的雪白絨球,那個諾索人終於確定了,他激動地喊了一嗓子:「許將軍回來了!」

不少人聽到喊聲,一個個向許陽身邊圍攏。

「真的是許將軍?太好了!」

「許將軍,快去救救城主大人吧!」

一群諾索人七嘴八舌地說著,許陽連忙擺手:「誰能給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難道又有怪獸攻城?」

一個諾索人站出來說道:「不是的……許將軍,那狗日的趙明誠,親自來冰火城了!他欺凌城主大人,把城主大人一家老小,都給綁了起來!我們諾索人氣不過,就要過去和他們拚命!」

「有這種事?」許陽眉頭皺起,「看來,上次在獨孤城,沒有找趙家玄君談了談,實在是個失誤!我滅掉了仙門道場,這種威懾力還不夠啊……」

「許將軍,救救城主大人吧!」有諾索女人自發跪下了。

武神聖帝 ,視下跪為可恥行為,他們並不下跪,而是雙臂前舉,深深弓腰,用這種禮節,請求許陽的救援。

「四大鬼帥幹什麼吃的?」許陽眉頭緊皺,他哼了一聲,說道,「大家放心,我這就去城主府!」

許陽陡然化身青光,一步踏出,已經消失在原地。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許陽哪裡去了。

實際上,是許陽的速度太快,超出了這些普通人的視覺承受極限。如果是一名玄君級的高手,就能看到一道青光射向了城主府。當然玄王強者,就看的更加清晰了,許陽踏腳、化風、飛遁的每一個動作,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走,去城主府!看許將軍懲罰豺狼趙明誠!」在一個諾索漢子的帶領下,一群男男女女,向城主府的方向奔去。

城主府前,兩方人馬對峙。

嚴格的說,其中一方並不算「人」,而是四團房屋大小的鬼火,閃爍著青幽幽的光芒。在鬼火掩映之下,四個高大的鬼帥冷冷站著。

四個鬼帥旁邊,身材魁梧健壯,露出一撮黑毛的夏威城主,臉色鐵青,帶著一股焦急,看向對面。

和四大鬼帥對峙的,是一群衣衫華貴,和諾索當地人服飾截然不同的人。為首的是一個乾癟老頭,他坐在一張太師椅上,泰然自若地看著四大鬼帥,彷彿面對的不是窮凶極惡的陰鬼,而是四團空氣。

在乾癟老頭身後,一個臉色發白,眼圈很重的青年,指揮幾名玄宗強者,將夏威城主一家牢牢捆縛。

「趙老頭,識相的趕緊放開那幾個人,否則老子讓你嘗嘗萬鬼噬心的痛苦!」赤黎統領咬牙切齒地吼道。

「哼哼……」乾癟老頭趙明誠,並沒有施展玄君威勢,看起來和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兒沒有絲毫區別。他聞言嘿嘿笑道:「什麼時候,邪惡的陰鬼也成了保鏢?告訴你們……敢上前一步,我就殺一個人!要是敢耍什麼花招……這一家三口,全部人頭落地。」

「我看誰敢?」

一個清朗的青年聲音傳來。(未完待續。。) 一道青光射破天際,猛然漲大,迅速化作一個藍袍青年的身形。

「許陽兄弟?」

「主人?!」

不同的稱呼,從夏威城主和四大鬼帥口中傳出,但他們的心情卻是類似的,都有一種有了主心骨的感覺。

許陽肩上還趴著肥球,他冷漠的目光掃過那乾癟老頭:「你就是趙明誠?」

趙明誠噌的一聲,從躺椅上站起身來,一副戒備的神色:「你就是許陽?聽聞你是坎離城戍衛將軍,那你知不知道,戍衛將軍由節度使管轄,同時受當地城主的節制?我是你的上級,你如果敢對我不敬,傳揚出去就是以下犯上!海雲上國絕對不會允許你這種行為!」


「原來就是這個原因,讓你有膽子繼續上門,欺凌夏威城主一家,絲毫不顧我的威脅?」許陽淡淡一笑。

「那又如何,你再強,也得顧忌海雲上國的法度!」趙明誠心中發虛,直到和許陽正面相對,他的靈覺才能感應出許陽的強橫,彷彿一座高山,無法逾越。對方只要伸伸手指,就能將自己殺掉,這是面對玄王高手才有的感覺。

「我當然知道海雲上國的法度,也就是說,只要我不是你的下級,殺你就絲毫沒有問題。」許陽冷然一笑,「是嗎?」

趙明誠靈覺之中,感受到針刺一般的敵意,他頭皮發炸,喝道:「許陽,獨孤城的水元益將軍,即將升任東北第四區域的節度使!我和水將軍交情甚好,你如果敢殺我,水元益將軍絕對不會放過你!」

許陽抬起的手放下了,他有些奇怪地問道:「水元益?水家的人?」

「知道就好。」趙明誠喘了口氣,他說道,「水元益將軍,是水家目前第二代精英人物,早已是玄君後期的強者! 總有男神愛上兔 ,便推薦了水元益將軍。繼任東北第四域的節度使之位!憑藉虞老節度使的推薦,加上水家在海雲上國的勢力,水元益將軍的上位可以說是板上釘釘了。許陽,看在水元益將軍的面子上,老夫勸你不要趟這趟渾水了。對諾索人的徵稅所得,到時候會有你一份! 最後一個獵魔師 ?」

許陽看了趙明誠一眼,忽然哈哈大笑。

「我給你看一樣東西。」許陽取出了那枚節度使大印,將底部鏤刻的文字,向趙明誠展示。

趙明誠實力雖然差。但也是玄君高手,視力很好。他一眼便看清,那枚大印上,銘刻著「海雲節度,東北第四」八個大字。

「什麼,你,你居然已經被任命成了東北第四區域的節度使?!」趙明誠面色大變,他感到像做夢一樣。大叫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才多大年齡?海雲節度使的職位,只能由老成持重的大將擔任,不是你區區一個裨將所能做的!」

趙明誠從獨孤城趕赴坎離城,並不清楚許陽的職務調動。

「不好意思,我在星郾城平叛之中,薄有微功。被海皇陛下金口玉言,擢升大將,賜予東北第四域節度使之位,」許陽微微一笑說道,「現在。你該考慮一下,你的遺言了?」

趙明誠終究是玄君的境界,他瞬間恢復了清醒,通過靈覺推算,得出了今日唯一的生機。

「許陽,你敢動一動,我就先要了這三個蠻人的性命!」趙明誠吼道。

許陽淡淡一笑,陡然間他眉峰一豎!頓時虛空之中,雲氣聚合,一尊八極熔爐,轟然冒出,鎮壓四方!隨即六道璀璨玄術光芒,裹挾著上百道稍小的玄術光芒,化作一道六芒星陣,將整個區域圍住了。

「你……孫兒,動手!」趙明誠眼中狠戾與絕望之色一閃,隨即下了命令。

可是後方絲毫動靜都無,趙明誠一愣,轉頭看去,卻發現不管是他的愛孫,還是那幾個玄宗,都面色漲紅,手掌高高抬起,卻怎麼也拍不下去!

「你根本沒有機會。」許陽淡淡笑道。八極熔爐、誅魔大陣覆蓋的區域,可以看成許陽的領域雛形,在這一區域內,雖然許陽不像王者那般掌控一切,但限制幾名玄宗高手的行動,卻是輕鬆之極。

趙明誠腳尖一點,快速向夏威城主的妻子、兒子沖了過去,他知道,現在至少要擒住一名人質,才有機會逃出生天。


他快,許陽比他更快!風極真身狀態下,許陽運轉風魔遁法,化身一道青光,飄搖之間,就擋在了趙明誠面前。

「坎離君,你要去哪裡?」許陽臉上笑容不變,但在趙明誠看來,這俊逸的笑容卻像是惡魔的諷刺。

「讓開!」趙明誠豁出去了,他用力一拳,帶動無窮風力轟擊而出,一柄青色巨錘的虛影浮現出來。

隨著趙明誠的這一拳,他整個乾癟的身軀如吹氣球一般漲了起來,筋肉骨骼發出噼噼啪啪的爆響,氣勢極其威猛。這也是玄君高手的強橫之處,只要達到知微的第一個境界——知己,就能掌控自身,時刻將氣血、玄力維持在完美狀態,能夠調動全部的力量,進行超越升華的攻擊。

許陽手掌探出,淡淡的青色風力縈繞,他握住了趙明誠的拳頭。

整個過程無聲無息,連一絲空氣的震顫都沒有,彷彿只是一個風燭殘年的糟老頭子在揮拳,完全沒有兩大玄君級高手對拼的強勢餘威。

趙明誠感到了深深的恐懼,他知道這是為什麼。在拳、掌交接之間,許陽的手掌彷彿變成了一個無形的黑洞,將所有的對撞衝擊波,一絲不剩地吸附了進去,這才造成了毫無餘威的假象。


這代表許陽的實力,超過他太多了。許陽甚至可以好整以暇地吸收餘威,免得對附近的夏威城主家小造成傷害。

趙明誠用力抽拳,可是拳頭卻像是被吸附在了一個鐵箍之中,絲毫動彈不得。他臉色驟變,因為許陽的手掌中,一股極其尖銳凌厲的風旋,透過了趙明誠的手部玄脈,直衝入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