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

雷家的騎兵大聲的嘶吼了起來,誰知那火焰就順勢竄進了他的口中,沿着喉嚨直達內臟,在他身體裏面也燃燒着。

不過十幾秒的時間,這名雷家騎兵就變成了地面上的一片灰燼。

李靈拍了拍手,那些在樹木和草地上燃燒的火焰,便在這一瞬間全部回到了她的掌心之中。

“哼,我打不過你,我還不能夠請幫手嗎!”

在她的身後,一隻火鳳不屑的一笑,圍繞着李靈轉了一圈之後,又回到了她的身體裏面,兩者融爲一體之前,火鳳有些慵懶的聲音傳來說道:“以後這種小事,我不會再出手,我只做四分之一靈魂交易的大買賣,這種額外贈送的福利,我不能夠再毫無節制的送給你了,不然太吃虧了。”

這邊李靈剛解決了一名對手,那一邊葉荒和張野卻已經將六個雷家騎兵都盡數斬殺。 “你們怎麼樣?”葉荒一甩手中的破戒刀,刀身上的鮮血抖落了出去,濺在地面上。

張野拍了拍衣襟,走過來與兩人回合,說道:“我沒事,都解決了。”

張野身上還算乾淨,有金光護體的他就好似隨時都攜帶者一個隔離罩一般,葉荒身上卻沒有這麼幹淨,金剛不壞體神功在防禦能力上,比金光咒要強勢很多,但對於真氣的消耗也更多,所以葉荒不能夠一直使用佛門金光護體,因此在戰鬥的過程中,他的身上已經沾染上了許多鮮血。

這些鮮血有着不同於普通血液的特殊味道,進化藥劑中的一些成分,改變了他們血液的本質,散發出一種曖昧不明,說不出是好聞還是噁心的氣味。

在剛纔的戰鬥中,葉荒和張野都消耗了不少的體力,決定稍微遠離一些之後,找個隱蔽的地方休息片刻。誰知道往前沒走多遠,就有一道深不見底的懸崖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到了!就是這裏!

看着這斷崖,李靈的內心卻沉落了下來。

шшш ▲Tтká n ▲CO

在朱靈讓她看到的未來中,張野幫助葉荒擋下了周清的一擊,昏迷了過去,而葉荒將會在這裏被周清擊落懸崖,被懸崖下的那些怪物吞噬乾淨。

所以,絕對不能夠在這裏停留。

但葉荒提出就在這懸崖邊上休息片刻的時候,李靈連忙反對的說道:“不要在這邊停留,我們快走吧,聯繫李忘生他們。”

“我已經聯繫了李忘生師兄,他說已經確定了我們的位置,讓我們在這邊等候。”葉荒站在一塊巨大的石塊上面,左右環視了一圈之後說道:“這邊一時半會之間,應該不會有人找過來,只要我們收斂氣息,躲藏在這巨石後方,很難被人發現。”

很難被發現?那周清是怎麼發現的!

“不行,不能留在這裏,必須走,我們必須現在就走。”李靈堅持着說道。

葉荒不由的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們走是沒有問題,可是既然已經擺脫了雷家人的追殺,我們盲目的逃跑意義何在?到處亂跑反而容易變成他們的目標。”

要怎麼才能夠和葉荒解釋清楚呢?難道要將自己在夢境之中看到的事情全部告訴葉荒,他才肯相信嗎!不能,朱靈早就說過,她們兩人之間的交易,只能夠兩人知道,一旦事情告訴了第三者,所有的交易都將取消。如果交易取消了,她又要怎麼樣才能夠拯救葉荒!

所以,這種時候哪怕是被認定爲任性也好,無力取鬧也好,李靈都要走。

她不說分明的拉起葉荒和張野說道:“總之就是不能夠在這裏待下去,我們快點走。”

“你怎麼回事!”葉荒有些慍色的吼道。

李靈愣住了,葉荒很少像這樣生氣。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葉荒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他之所以這樣,只是因爲在那個洞穴之中所看到的真相,讓他受到了很大的衝擊,雖然一直保持着平靜,但實際上他的內心中就像是埋着**一般,隨時都可以爆發出來。

畢竟,那種足以將一個人的三觀都顛覆的神情,任何人聽到了之後,都不見得會比葉荒更加的鎮定。

“抱歉,我不應該這樣對你說話。”葉荒道歉說道:“但是李靈,你不覺得今天你很奇怪嗎?執意要跟過來,甚至連你的內心都自我封閉了起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想什麼,要做什麼!有時候我甚至懷疑,你是不是另一邊的人。”

他們兩人之間,在那塊靈玉破碎之後,又重新建立起了那種不可分離的聯繫,原本這種聯繫是可以讓彼此都感覺到對方的心意和想法的,但是隻要有一方可以的去組個這種心意相通的話,另一個人也就無法清除的感覺到對方的心意和想法。

現在就是這樣,李靈將這種聯繫隔絕,讓葉荒無法探查到她心中的念頭。

被他這樣質問着,李靈也有些生氣了。這種情況下,原本就焦躁恐懼不已,還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質問,任誰都沒有辦法保持着冷靜。她也提高了聲調說道:“我無論做什麼,都不會害你!不管你做出什麼決定,我都選擇幫助你,難道我的決定,你就不可以聽一次嗎?”

“我每次做出什麼決定之前,都將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訴了你,去詢問了你的意見之後才做出決定。而你呢?連一個理由都不願意說出來嗎?”


眼看着這兩個人就要吵起來,張野連忙站在了兩人中間,說道:“你們兩個幹嘛?這種情況下給我來這一出,就算你們要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請不要帶上我的一起。”

葉荒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再多說什麼,坐在巨石的下方,開始閉目調息了起來。李靈也咬了咬牙,坐在了另一邊,心中不斷的想道:要是能夠離開這裏,他會不會就不用死了。

張野也坐在了葉荒的旁邊,兩人雖然沒有多少的消耗,但是趁着休息的時間,調整自己的狀態確實必要的,誰也無法保證,下一次戰鬥會持續多長的時間。

就在三人休息的時候,李靈的身體裏面,朱靈化作的火鳳飛了出來,懸浮在李靈的面前,說道:“來了!吾之宿主,交易開始嗎?”

朱靈的話音剛落,張野和葉荒就不約而同的睜開了眼睛。

因爲他們兩個人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往懸崖這邊靠近。如果只是靠近,他們兩個人還不至於緊張成這般模樣,那道強大的氣息,已經將目標死死的鎖在了兩人的身上,即便隔着巨大的岩石,兩人依舊能夠感覺到那種,超乎與眼神之外的鎖定。

這種靈鎖定是直接接通着靈魂的,不管他們兩人逃向何方,都無法頭裏追殺者的追殺。

“來了!”

“準備迎敵人。”

葉荒和張野相視一眼,默契的點了點頭之後,朝着巨石左右兩邊的方向,朝着後方衝殺了過去。

看到葉荒和張野迎面衝殺了過來,站在懸崖上的白髮男子卻不慌不忙,手中的衣袖一揮,竟然直接就將葉荒和張野甩了出去。

兩人撞擊在那巨石上,久久難以動彈。 一擊,僅僅是一擊,葉荒和張野兩人就被那滿頭白髮的男子擊潰。他們兩人,一個習有少林金剛不壞體神功,一個有金光咒護體,兩人聯手的情況下,即便是面對超凡境,也不見得會如此狼狽的就敗下陣來。

葉荒掙扎着站起來,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後背,發現有一股溫熱的感覺,將手放在眼前看,竟然是一片猩紅。流血了,剛纔的那一下撞擊,讓他的後背與堅硬的岩石來了一次親密接觸。好在,體內朱靈的力量正在迅速的幫他修復身體。

“張野,你怎麼樣了!”葉荒問道。

另一邊,張野的情況也不容樂觀,那個白髮的男人,一擊就打碎了他的金光。讓他也遭受了重創。張野從懷中拿出了一個丹藥瓶,導出一顆吞下之後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但是這個男人……”

兩人不約而同的望向那個逐漸往這邊走過來的白髮男人。

白髮的男人越走越近,衆人在月光下,葉荒看清楚了他的容貌,這一瞬間,葉荒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喂,葉荒,葉荒你怎麼了?”張野察覺到了他的異常,一邊小心的戒備着,一邊呼喊着葉荒的名字。

白髮的男人也沒有急於第一時間將兩人擊殺,他走到距離兩人十幾米的時候,就停下了腳步。打量了兩人一眼,又將目光望向他們身後的李靈,那張看上去眉清目秀的臉上,突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了來,說道:“真是好久不見啊,李靈妹妹,還有葉先生。”

雖然已經在夢中知道這個白髮的男人就是周清,但此刻真正面對着面的時候,李靈還是難以接受。

周清,周舟心心念念着的哥哥,居然會是雷家的人,雷家現在是一個怎麼樣的地獄般的存在,即便是李靈都清楚。

“周清!”葉荒回過神來,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是周清!”

“沒錯,我是周清,是不是很意外。”周清神情淡然的說道。

葉荒早就有過猜想,也許周清還活着,現在聽他親口承認,也只不過是證實了當初葉荒的一些猜想而已,有些意外,但是也在預料的範圍之內。但還有更多的事情讓葉荒不解,也讓他感覺到憤怒。

“我萬萬沒想到,周舟一直念念不忘的哥哥,居然早就已經回到了崇慶市,並且,還成爲了雷家的走狗。”葉荒出離的憤怒了起來,他爲周舟感覺到不值,那個堅強的小女孩,一直將哥哥視爲心目中最重要的存在,卻不曾想到,周清早已經背叛。

“雷家的走狗?”周清聽到之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眸中滿是輕蔑的說道:“區區雷家,只不過是主人復仇所操控的一件兵器而已,整個雷家纔是主人手下的走狗。”

主人!

無論是剛纔的何薦華也好,還是現在的周清,口中所提到的都有一個主人。若是在幾個小時之前,葉荒或許還不會知道他們嘴裏所說的主人是誰,但是經過白蛇在腦海中被朱靈破碎的那件事情之後,葉荒已經全部明白了過來。

他們所說的主人,就是夏菲。

那個人不應該叫做夏菲,她只不過是佔據着夏菲的身體,操控着夏菲的靈魂而已。那個人,是一個已死者,從地獄深淵之中爬出來的復仇女神。

“你可想過,你現在的所作所爲,要是被周舟知道了,她會怎麼看待你。”葉荒說道。

周清愣了片刻,眼中閃過那麼一瞬間的遲疑和猶豫,但是很快又變得堅定起來,說道:“我原本是將希望寄託在你身上的,只要你好好保護着周舟,好好的給她治病不就好了嗎?可是你爲什麼要來這裏,爲什麼還要去襲擊主人。是你沒有好好照顧周舟,這都是你的錯。”

“顛倒黑白,是非不分,我看你早就已經瘋魔了。”葉荒冷聲呵斥道。

“瘋魔,瘋魔又有什麼不好。”周清越發的激動了起來,看着葉荒,嘴角勾勒出一道殘忍說道:“瘋魔之後,我就是主人手中,最強的兵器,你們這些膽敢忤逆主人的東西,就嚐嚐最強兵器的威能吧!”

周清的身上,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爆發,將他身周的所有草木粉塵,全部席捲。

“殺了你們,殺了你們所有人之後,主人就會給我無上的力量和權勢,到時候救周舟就方便多了,我很快就能救下週舟了,只要殺了你,只要殺了你就夠了。”他身上的力量不斷的上漲,表情也變得越來越奔潰扭曲了起來,眼中一絲異常的執着,讓人懷疑他此刻是否好保留着人類的意識。

在這強大力量的波動下,葉荒和張野只感覺威壓如狂潮一般壓迫而來。讓他們連站立都變得十分的困難,肩膀上好似壓上了一口重鼎,雙腿上彷彿綁着沙袋。

“這種力量!”

“根本就……無法反抗。”

即便是超凡境,也不可能強大到僅僅靠着威壓就讓兩個抱丹境的武者,直接倒在地上的力量。但是周清卻能夠做到,他根本就不用施展其他的攻擊,僅僅靠着威壓就能夠鎮壓普通的抱丹境的武者。

此時,在周清的身前,那些被他的力量所席捲的飛沙走石,草木灰成都凝結成爲了一塊整體。這塊整體慢慢的化作了一把巨大的劍。

長三米,寬一米。

“雖然主人說,要留你們活口,但是我看來,你們這種人,留着也只是徒然的給日後的我們增加麻煩而已,雖然可能會被主人責罵,但你們還是去死吧!”

周清暴喝一聲,手中力量和飛沙走石凝聚而成的巨劍朝着葉荒和張野射了過去。

這是一把凝聚着周清此刻爆發性力量的劍,在場之中,無一人能夠躲避。

看到這把巨劍射出,李靈知道,終於到了自己做出最終選擇的時候了,在夢境之中,葉荒和張野就是被這一把巨劍直接擊潰,張野昏迷不醒,葉荒被一掌拍落懸崖。

必須做出選擇了,交換四分之一的靈魂,救下葉荒一命。

李靈深吸了一口氣,準備開口說話。 就在李靈準備和朱靈交易的時候,葉荒卻突然大吼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拼盡了全身的力量,竟然在這一瞬間掙脫了周清的威壓,眼看着那巨劍就要撞向張野。葉荒朝着張野撲了過去,兩人倒在了地上,躲開了那巨劍的攻擊。

力量凝聚而成的巨劍將兩人身後那塊岩石撞擊的粉碎。

“小天師!”葉荒大喊了一聲。

這聲音如同警鐘響徹,好似佛音普度。讓張野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張野點了點頭,從懷中拿出了一張金色的符篆,猛然往地上一拍。

符篆化作了一道光芒,打進了地底下,一陣地動山搖,地面上瞬間浮現了許多讓人看不懂的符文咒印。

這些符文咒印加持在張野的身周,在他的身後,籠罩着一層朦朧的光芒,這光芒之中,好似有一個仙人的蹤影若隱若現。

這是龍虎山的祕寶符篆!

葉荒沒有猜錯,既然姜琴帶着姜家的祕寶而來,那麼張野和風輕雲的身上,肯定也有門中長輩,交給他們保命用的祕寶,張野身上果然也有。

龍虎山的祕寶符篆,根本就不需要使用者有多大的力量,只要掌控着咒語,就能夠將符篆的力量完全的發揮出來。

“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張野雙手結印,大聲唸咒語。

“玉清靜心訣!”

張野一拍手,在那朦朧的虛影之中,一個道冠白袍的仙人虛影立於上方,投射下一層光芒,替他們兩人阻擋着周清所散發出來的威嚴。

“太清誅魔咒!”


張野十指交叉,又一道仙人虛影浮現,與此同時,三顆黑色之中又有無數紫色雷電閃爍的圓球,開始恍然這周清旋轉。

“上清落雲劍!”

周圍的力量開始向張野的雙手間瘋狂的涌了過去,隨着他手中的印記不斷的加速,一柄刻着無數符文的出現在張野的面前。

祕寶符篆一出,三清之力加持,攻防一體。此刻的張野,已然擁有了足以與超凡境交手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