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眼可見,江北嘴角狠狠的抽了兩下,感覺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他,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然後因爲他的問題,老哥又捱了頓打?

好像,是這麼個劇情啊……

江北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原來老哥剛剛給自己那個眼神兒,是讓自己說自己沒睡好覺的意思?

他默默地點上了一根菸,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眼楊薇,不由得又想起了這丫頭睡覺不老實的事兒。

也就是昨晚她照顧自己,沒上來就直接睡,不然……那今天樂子可就真大了。

一家三口都失眠?

這就很尷尬了好嗎。

江萬貫也不是愛打孩子的人,不過他講究的是富貴竹下出孝子,他也很委屈,但是他不得不打,是的,這是他自己的理解。

不過今天他確實是手下留情了,畢竟江南身上的傷還差了點意思,沒好利索。

抽了幾下,便停了。

之後,秦楓還是比較勤勞的,去了外面的餐館打包了點吃的,然後一家人坐在那吃個早飯。


當然,江南是站着的……

飯後。

江北第一個開口了,“爹,這次回來雖然是要告訴你這些好消息,但是吧……我也想在家多住一段時間,回去太早了他們容易不相信。”

wωω☢тт kΛn☢¢O

“少他娘騙老子,你是就嫌萬魔宗那地方待着不舒服吧?”江萬貫冷哼一聲,不過眉眼之中那盡是慈愛。

“弟弟,不是說好的回去嗎……”

“放屁!回去什麼回去!你小子就踏馬知道去那賭場玩!有什麼好玩的!”江萬貫冷哼一聲。

瞬間,被戳破了小心思的江南又尷尬了起來。

沒什麼辦法,老爹都這麼說了,他還能怎麼辦?

只能老老實實的在家呆着了。

“爹,我去水元珠裏看看?”江北開口問道。

“也好,煙嵐那姑娘最近也想你想的厲害,還有林沐雪那丫頭,頭幾天也出關了,於情於理,你得去看看。”江萬貫摸着鬍子。

“還有你小子!王昱涵那姑娘你就扔那不管了?老子給你擦屁股玩?”江萬貫轉頭,看向江南冷聲喝道。

“我,我沒不管啊……”

“我江家!絕對不能負了人家,明白嗎?”

“明白!”

“算了,我看你不明白, 田園悍妻︰妖孽王爺求包養 ,我得去找蒼天前輩。”江萬貫搖了搖頭,緩緩站了起來。

江北的心神卻是猛地一震,雖然老爹說這幾句話的時候是很嚴厲的,但是他的眼角分明還有笑意。

但是說出這最後一句話,說他要去找蒼天那老傢伙的時候……他的神情明顯是黯淡了下來。

老爹其實是很抗拒見蒼天老頭的吧?江北不由得在心裏想着。

畢竟上次老爹在蒼天老頭那裏吃癟的事兒,雖然他只是聽老哥口述出來的,但是他卻能感受到那種無奈感,無奈到道心崩碎……

“爹,我們一起去,於情於理也得去拜訪一下蒼天前輩。”江北也站了起來,牙一呲,笑的那叫一個真誠。

“你們?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爹!一起吧,有老哥在呢,那老頭不敢對你咋樣,不然讓老哥不認他當師傅了。”

“這……”江萬貫猶豫了。

“挺大個人了,做事還要猶猶豫豫的?哼!”江南冷哼一聲,直接朝着樓上走去。


下一刻,只見江萬貫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

“砰!” 有時候吧,江北也是真的佩服他哥的這個作死能力。

你明明都知道自己會因爲某句話而捱上老爹的一頓揍,可是你爲什麼非得說出來那句讓他有理由揍你呢?

這就讓江北覺得很不可思議。

可能……這是老哥在用肉體在向老爹宣泄一下他的不滿?

雖然捱了頓打,但是……很值得?

可能吧。

但是江北覺得他還是理解不了,這觸及到他的知識盲區了,好死不如賴活着。

是的。

這纔是江北的理念,但是他對於一些必死的局面,還是有自己的看法的,因爲……他畢竟也是死過兩次的人了。

穿越那是一次,等天山上,那又是另一次,那次那就沒抱着能活着回來的想法。


當然,最後又撿了條命還是美滋滋的,但是下一次,他肯定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什麼小白文裏寫出來的那些,男豬腳氣運滔天,生猛無敵然後跌落谷底又突然崛起的那種俗套情節……


怎麼看怎麼都是老爹的畫風啊!

是啊!

這很明顯就是老爹的畫風啊!

曾經,我爹,入谷底,但是終有一天,他還會站起來的!

江北差一點就被自己給聰明哭了。

……

半晌,江南起來了, 雨忍村幸福指南 ,屋子裏,還充斥着早晨那萎靡的氣息。

當然,其實並沒有做什麼。

屋內的牀鋪還沒有疊起來,當下,看到這一幕,江北和楊薇的臉色同時一紅,就連江北都覺得羞恥了!

明明什麼都沒做……

看到老爹這明顯是誤會了的樣子,江北不知道說啥好,但是明顯,老爹好像還很高興地樣子。

江北非常機智的選擇閉嘴了,沒看老哥還在那捂着屁股一蹦一蹦呢嗎。

亂說話,可是要捱揍的啊!

白光一閃,一家人直接進入了水元珠內。

依舊是那個模樣,如同是原始森林一般,只是遠處那已經被建造成了生活區的樣子。

炊煙裊裊。

“走吧。”江萬貫沉聲說了一句,隨後大步邁出,直接踏空而起。

“哥……用我幫你一把嗎?”江北嘴角抽了抽,一臉無奈的問道。

“弟弟,你說呢?”江南很難受,特別難受。

“秦楓,交給你了!照顧好我哥,別墜機!”江北一臉鄭重的拍了拍秦楓的肩膀,隨後也不管楊薇願不願意,直接攬着她的腰部就溜了。

……

“大哥,這怎麼辦?”秦楓開口問道,看着漸飛漸遠的江北和新嫂子,心裏突然有些發涼。

他,也得這麼摟着江南大哥嗎?

這畫面是不是會有些尷尬?

江南沒搭理他,轉過身去,一隻手伸到腦後,對着自己的後脖領子比劃了一下,“拎着過去。”

這樣,真的好嗎?

秦楓吞了口唾沫,沒什麼辦法,拎着就走!

剛飛出了沒多遠,秦楓便感覺手裏的江南大哥好像有點輕了……

“秦楓!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撲通!”

秦楓傻了。

下意識的停在了空中,然後看了下去,只見江南大哥已經掉在了地上,天上掉下個江哥哥,臉先着陸了。

再看看自己手中這白色的大風衣……江南大哥,可能是敞懷穿的。

……

半晌。

秦楓和江南終於趕來了,秦楓還是如常,只是臉色有些尷尬,至於江南……

江北看到他哥的時候,當時就倒吸了一口冷氣,老哥這是咋的了啊!這一身灰,這臉上,全是土。

冤家路窄:總裁追上門 三兒,墜機了?”江北一臉懵逼的問道。

“嗯……江南大哥掉下去了。”

江北:“……”

江萬貫:“廢物!幹啥啥不行,抽啥啥抽了得東西!”

江南心裏很氣,但是他沒什麼辦法。

得找個地方好好地恢復一波,很久沒運功了,怎麼修煉都要忘了。

下一刻,江萬貫也沒了再損一損這大兒子的心,反而是給了秦楓一個眼神兒,讓他先撤,秦楓自然理解,拱了拱手,直接離開。

至於楊薇,則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江北給了個眼神兒,示意沒什麼,看賣呆就好了。

“蒼天前輩,晚輩江萬貫前來拜見!”江萬貫朗聲說道,下一刻,拳頭已經捏緊了,他很緊張,生怕自己今天再吃一頓閉門羹。

“老頭,趕緊開門!本尊江南親自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