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的大地狂犀或許在境界上藉助青紅長槍能夠與夢戰持平,但是可別忘了,年輕時候的夢戰,可是以區區至尊的實力,在西大陸黑暗聖殿和光明聖殿與兩大天劫境的絕世強者打成過平手啊。

現在夢戰不僅突破了至尊巔峰,而且還達到了人劫境中期,其真實戰力,絕對要超過表面實力。

夢戰真正的恐怖之處,還是其實戰能力。

「不過,實力的確是有了。但是就是不知道,你的戰鬥力,如何呢?」

夢戰的臉上,閃過一絲森然,手中長劍迅速劈出。

大地狂犀面色一邊,右手緊緊握住青紅長槍擋在了身前。

「砰!」

大地狂犀的身形被狠狠擊飛而出,在空中一連倒退了數百丈方才穩住身形。

「嗤……」

然而,還不待大地狂犀反應過來,一面泛著森然寒光的巨劍,便是自其背後劈砍而下。

「叮……噗……」

大地狂犀這一次雖說擋住了,但卻由於是慌亂之下的抵擋,並未多做防護。當下便是被震得吐血而退,面色慘白。

「咻……」

夢戰的身影,再次如鬼魅般出現在了大地狂犀的背後,閃爍著森然寒芒的巨劍,再次劈下。

「啊……」

大地狂犀的左臂,就這樣被劈砍而下。夢戰的速度,此刻已是超越了大地狂犀的感知。

待得大地狂犀再次轉過身時,夢戰的身形已是再次消失而去。

在颶風領域內,夢戰就好像如魚得水一般,在颶風中穿梭,讓人難以琢磨起身形。

而大地狂犀在此刻已是將感知提升到了極限,突然,其心神一動,身體瞬間向著右側滾去。

「嗤……」

一柄巨劍劃破空間,直接劈砍在了大地狂犀所站立之處。

「呀喝……」

大地狂犀發現了夢戰的身形,一槍疾刺而出。

「結束了……」

然而,夢戰的聲音,卻是在此刻詭異的自大地狂犀身後傳出。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正當玄明子向黑烈諮詢幫中事務的時候,那些黑煞幫的成員也接連走近屋內.

爲首的那名神變期的蒼穹巨猿看了看屋內的局勢,只見玄明子泰然自若地坐在首位,而幫主黑烈只是畢恭畢敬地坐在末席,故而不由得一愣,不過臉色瞬間恢復正常。他也是個心靈剔透的人物,剛纔玄明子所展現的實力,已經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絕頂高手,即便在這個臥虎藏龍的殺戮之都中,也絕對是最頂尖的人物。

“大長老,二長老,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黑烈站起身,徑直來到那些幫衆的身旁,伸出手去,指着那位看起來身材略微矮小一些的蒼穹巨猿笑道:“這是我的堂弟黑擎,現在負責我黑煞幫的執法堂。”

“見過大長老,二長老!”黑擎外表看起來甚是笨重,卻出人意料的知禮節懂規矩。他躬身衝着玄明子和玄星子分別深施一禮,玄明子笑着衝其點了點頭。隨後黑擎立於一邊,昂首挺胸,恭敬地站着。

黑烈又走到一位身材矮小,看似有幾分陰森的肥胖男子身前,介紹道:“這個是黑水玄蛇一族的白離。”

白離吐了吐長而分叉的蛇信子,衝着座上的二人深施一禮,金黃色的瞳孔陰森犀利,隨着眼睛的開合眯成了一條線,不知是天生的,還是他太過於肥胖的緣故,被他的眼神盯到的人,總是覺得背後涼颼颼的,直冒冷汗。

玄明子依舊淺淺一笑,不過心中卻不由得提高了警惕,此人面相油滑,笑容狡詐,眼光流離,一看就是一副奸臣的嘴臉。玄明子精通推衍占卜之術,對於面相這種剛入門的技藝更是爛熟於心。雖說這白離看似人畜無害,整天笑眯眯的,可一旦發起狠來,絕對是個難纏的角色。

但是玄明子也未過於擔心,對方再怎麼狡猾,也僅僅是神變四層的境界,這點兒道行根本就不足畏懼,對自己造不出絲毫的威脅。一但事情有變,那就乾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將其徹底滅殺。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心機什麼的都是妄語。

黑烈又接着介紹了剩下的幾人,有九尾靈貓一族的冷冽,墨骨聖犬一族的梓火,嗜血巨蝠一族的血廷,還有一個,竟已化作人形,若不是身後拖着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還真難以看出他居然也是妖族。

玄明子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心中波瀾迭起,“銀月妖狐”。

似乎被玄明子宛如實質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那名銀月妖狐輕咳一聲,也不等黑烈介紹,笑着躬身行禮道:“在下冷冽,見過大長老,二長老。”玄明子也自知有些失態,端起桌上的茶水輕抿了一口,衝其點了點頭。

黑烈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微笑着對玄明子二人恭敬地說道:“幫裏還有其他幾個成員,日前我派他們出去打探敵情,至今尚未回來,待他們回到幫裏後,我便命令他們前來拜見你們。”

黑烈話音未落,方纔剛被修好的廟門卻又砰地被撞開,這次可不僅僅是門板倒在地上,而是徹底的化爲碎屑,在場的衆人臉色一變,齊齊向門外看去,只見一個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他渾身浴血,胳膊斷了一隻,那半截斷臂不停地流着鮮血,順着他殘破的衣袖,淌了一路。

“是赤欒!”黑烈看清來人的模樣,大吃一驚,忙跑上前去將其扶起。他運轉體內元力,施展術法將其斷臂處的流血止住。

赤欒艱難地睜大了眼睛,當其看清黑烈的面容,突然精神一陣,一把伸出僅存的那隻手,奮力地將黑烈的袖子抓住。他強提着一口氣,斷斷續續地說道:“幫、幫主,快、快去救救我弟弟,他和其他幾位兄弟被蝮蛇抓住了,在城南,蝮蛇說如果一炷香的時間,您若不過去,他就把兄弟們當衆剝皮示衆啊!”

赤欒的情緒很激動,他的指甲深深地插進黑烈的皮肉內。而黑烈彷彿沒感覺到一樣,他緊緊地握着拳頭,咬緊牙關,眼眶參差欲裂。


正待黑烈欲起身出門,卻被一隻看似很小,卻非常孔武有力的手搭在了肩頭上,止住了他前進的身形。

黑烈扭頭一看,原來是玄明子,只見玄明子嘴角微微上揚,雲淡風輕地說道:“你在這裏照顧赤欒兄弟,那幾個人,我兄弟二人負責救回來,今天就讓我徹底會會這個蝮蛇!”

玄明子話音剛落,便拔腿向門外大步流星地走去,立於其一旁的玄星子見狀,一句話也沒說,緊步跟在師兄身後,二人的身影迅速地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中。 (下一章預計會在三點半左右……)「結束了……」

夢戰淡漠的聲音,如亡靈之語一般,詭異的出現在大地狂犀的身後。

這句話,就猶如死神的宣判,大地狂犀頓時感到渾身汗毛跟跟樹立而起,一股寒意,悄然襲上後背。

然而,就在大地狂犀還未反映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卻是感到了自己力量正在一點點的流逝。

低頭一看,大地狂犀的面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沒有一絲血色。然而,還不待他流露出恐懼之意,他便是感到了一陣眩暈。

然後,大地狂犀的身體緩緩倒下。在其胸前,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正在潺潺的往外留著綠色的血液,其內的靈丹,已是不見了蹤跡。

一道凌烈的颶風擊打在那桿青紅長槍之上,長槍在掙扎了一下之後,便是無力的消散了去。

惡魔之島四大獸皇,全部隕落!

「那兩個傢伙的靈丹可是好東西啊,就沒這麼毀了,唉……可惜了。」

夢戰看著已經化為灰燼的嘯月青冥狼和浴火妖鳳的殘燼,不由的搖了搖頭。在剛才的戰鬥中,兩大獸皇的靈丹都是被引爆了去,如果還能留著的話,那這一次的戰鬥,也不算虛了。

「不過有了兩枚,總比沒有好啊……」

拋了拋手中血色的靈丹,夢戰便是將其收入了懷中,然後隨手一揮,大地狂犀的身體便是被颶風攪成了碎末,徹底的消散了去。

做完這些,夢戰便是撕裂空間,直接離開了領域,回到了惡魔之稱的天空之上。

此刻的惡魔之城城外,已是一片血流成河。


那些凶獸,在雷諾催動的萬魔弒天陣之下,已是被打死的打死,逃散的逃散,再也不復來時的光輝。

此刻惡魔之城中人見到城主大人歸來,都是爆發出了一陣歡呼之聲。

在此刻,夢天那戰無不勝的形象,又是在惡魔之城所有人的心中烙印的更深了。

四大獸皇聯手,竟也是讓城主大人給滅殺了去,如此實力,還有誰敢不服?

夢戰的身形緩緩落在了城牆之上,城牆上下頓時嘩啦啦的跪倒了一片。

「見過城主大人……」

整齊劃一的聲音,頓時響徹全城。那般聲勢,就猶如覲見帝王一般。

夢戰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起來,然後便是轉身走到了雷諾身邊,欣慰的點了點頭。

右手食指在雷諾的眉心之處一點,雷諾的雙眼之中頓時爆發出一陣精芒,然後迅速盤膝坐在了地上。

此刻的雷諾,渾身氣勢都是收斂在內,不再往外透露一絲一毫的氣息。夢戰剛才給他的,乃是自己對於至尊層次的感悟。

雷諾雖是個粗莽之人,但對於武道,卻是痴迷之極。夢戰這略一點撥之下,雷諾頓時看到了一絲契機。

此時不突破至尊,更待何時?

然後夢戰轉身看向了諾沫竹,輕嘆一聲:「沫竹啊,不是爺爺偏心,你就不能再修鍊上多花些工夫么?這麼些年了,依然還是在聖階初期和巔峰之間徘徊,你讓我怎麼說你?」

諾沫竹俏臉一紅,然後便是尷尬的低下了頭。在夢戰面前,諾沫竹再沒了以往那種高傲,現在的他,就猶如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似地。

「罷了,從今年天開始,你就給老夫去閉關去,不突破至尊,你就不用出來了。」

夢戰伸手在諾沫竹的眉心處一點,然後揮了揮手。

「啊?!」

諾沫竹小嘴一張,臉上滿是不情願之色,但這時也只得點點頭。她知道,夢戰說出來的話,想要收回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雖然她也得到了夢戰對於至尊之境的感悟,但是諾沫竹也知道自己沒有雷諾那種明悟,想要參悟,恐怕還得需要更久。

極不情願的轉身,看了一眼還在打坐療傷中的夢天,諾沫竹便是飛身而起,對這惡魔之城深處而去。

在之後,夢戰看著那些癱倒在地的惡魔城護衛隊成員,卻是輕輕一談,食指接連點出,那些護衛隊成員便是面色狂喜的掙扎著爬起身,對著夢戰重重一拜,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可以看出,這一刻,他們是對夢戰徹底死心塌地的忠誠了。

不再多說,那些護衛隊成員便是嘩啦啦的盤坐下一片,細心感悟,靜候突破。

夢戰之所以會賞賜給他們自己的感悟,那是由於今日再見到那些凶獸強悍的實力后,便是大感惡魔之城缺乏總體實力。

一個城市的護衛隊,個體的實力強悍,卻是不夠的。只有總體上的實力提升了,方才真正稱得上強大。

最後,夢戰的身體轉向了夢天,此刻的後者,渾身上下都是爆發出了強烈的白光。

然而,在那白光之中卻是參雜這一道道黑色的絲線,似乎是在抗拒著夢天的吞噬之力。

「好小子……竟然這麼快就將那枚靈丹給吸收了……」

看著在夢天手中已是化為灰燼的黑色粉末,夢戰不由得贊了一聲,自己這個後輩,還真是潛力無窮啊。

「不過,雖說如今嗜血天蠍虎已是消散於這片天地了。但是在那靈丹之中,依然還殘存著一些它的狂暴意念,想要吸收,可不容易啊。」

夢戰低頭嘆了口氣,然後右手食指和中指併攏,直接點在夢天胸前,然後緩緩滑下,點在了夢天的丹田之上。

一股柔和之力散發而出,那些縈繞的黑色絲線,竟是在此刻盡數轉頭,全部匯入了夢天的丹田之內。

如今夢天的丹田,已經在夢戰的幫助下,全部恢復了。

而隨著夢戰的幫助,夢天的氣勢,也是在節節攀升著,到的最後,天空上竟是響起了陣陣悶雷之聲。


「好小子,竟然在療傷的時候就敢召喚雷劫衝擊,嘖嘖……我是該叫你小怪物呢,還是該叫你瘋子呢?」

夢戰看著天空上的狂暴雷劫,不由的搖了搖頭,然後身形直接退到了一遍,伸手結出了一道空間屏障,將除夢天之外的其他人全部籠罩而進。


而在此刻,天空上的雷劫也是轟然落下,將夢天的身形迅速淹沒。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幫主,大長老他們能行嗎?對方可是蝮蛇啊!”那位名叫梓火的墨骨聖犬皺着眉頭,向黑烈詢問道,前些日子,在黑煞幫與天蛇盟的戰鬥中,他曾在遠處遙遙得見識過蝮蛇的厲害,那真的可以說是驚天動地,一身修爲深不可測,就是無意中被他的眼神掃過,都會覺得無論是身體還是靈魂都在不自覺地顫抖。

黑烈一直目送二人的身影遠去,他的眼眶微微有些溼潤,對方的這份恩情,實在是太大了,自己這一生中有幸可以結識如此肝膽相照的朋友,即使是現在讓他去死也無憾了。黑烈突然覺得,在煉血樓內自己看似冒昧的舉動,或許是他這一生做的最明智的一件事。


黑烈聽到梓火的問話,看着他笑着說道:“放心吧,一定可以的,只要有大長老他們在,我黑煞幫絕不會就這麼垮掉。”

冰凍之境中,到處是銀裝素裹,天地間蒼茫一片,倘若不仔細觀察,絲毫覺察不到,在這片區域的中心地帶,竟還盤膝坐着一個少年。

ωwш☢ тtkan☢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