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夢無忌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便是在紫菱嬌羞的目光中在其嬌唇之上狠狠的吻了下去,然後便是抬起了頭來,直接縱身而起。

「拿著這個!」

夢天右手一抖,帝道之劍便是疾射而出,然後便是被夢無忌緊緊的攥在了手中。

「接受感悟,隨我一起,踏破天道!」

夢天淡然一笑,然後便是抬手一指點出,只見得一道藍色的光芒在夢天的右手食指之上飛射而出,然後便是落在了夢無忌的額頭之上。

在這一刻,夢無際的渾身都是狠狠的顫抖了兩下,然後便是迅速的閉上了雙眼。與此同時,一股一往無前的霸道之氣,瞬間爆發開來。

而且,一股絲毫不遜色與夢天和葉問的氣息也是逐漸的自夢無忌的身體之中散發開來,此刻的夢無忌,就猶如那蟄伏的巨龍,一旦睜開緊閉的雙眸,那就是真正的君臨天下之時!

…………..

這般感悟和突破持續了約莫半個時辰,夢無忌終於是完成了突破。,

「轟……」

在這一刻,夢無忌猛地睜開雙眼,一道沉悶的響聲頓時回蕩天地,肉眼可見的,空間一圈圈的成波浪狀態,以夢無忌為中心四散擴散了開來。

現在的夢無忌渾身上下都是透露著一種如利劍一般銳利的霸氣和臨高天下的王者之氣!

這種感覺,就猶如夢天在二世輪迴的精神空間中初次見到夢無忌完全爆髮狀態時候的那種狀態一般!

那個一往無前、揮手間便是覆手乾坤、覆滅一塊位面的夢無忌!

……………

感受到了夢無忌的突破,夢天的神色之間似乎是有些放鬆了下來,然後便是來到了夢無忌的身邊。

「看到了么?」

夢無忌微微一怔,然後便是恍然的點了點頭,雙目之中,猶自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神色在醞釀。

「那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種東西的存在?」

夢無忌的聲音有些沉重,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說不出來的凝重至極!


夢天搖了搖頭,就連他也是無法回答萌物極的這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他和葉問也是的的確確的在迷茫著。

對於這種東西的存在,他們起初也是和夢無忌一般懷疑,這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也不知道?」

夢無忌心中沒有來由的沉重了一下,然後面色便是瞬間的陰沉了下來,似乎有著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一般。

「正因為我不知道,所以我才要找你幫忙。不然的話叫你上來做什麼?」

夢天直接是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然後便是攤了攤手,一臉的無奈之色顯而易見。

夢無忌滿頭黑線的看著夢天。

「連你們兩個都無法解決的事情,我能做什麼?就算現在我在你的幫助下突破到了天道,但是如果那些東西真的存在的話,就我們三個,能行么?」

夢天很是無所謂的拍了拍夢無忌的肩膀。

「放心,要是真的打不過的話,大不了把你扔出去抵擋一下,你也算是物有所用了。」

夢天的這一番話,說得很是慷慨、很是大無畏,就好像是在說自己一半。

然而,聽到這番話的夢無忌的臉色直接便是變成了豬肝色,然後便是雙眼噴火的看著夢天。

「我日!有你這樣不厚道的傢伙么?真是太無恥了1太卑鄙了!」

夢無忌直接是忍不住的報了句粗口。

…………..


「來了!」

然而,就在這時,遠處的葉問卻是渾身一顫,然後便是夢的轉身看想了七世輪迴大陸相接的地方,在哪裡,有著一到細微的特殊的能量波動散發開來。

而一旁的夢天也是心神移動,看向了十世輪迴的方向。

「終於忍不住要親自出手了么?」


夢無忌也是一臉的肅然的看著兩個方向,心中也是鬱悶至極。這些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啊?怎麼可能存在?

但是現在的這種狀態,可是容不得他多想!

然而,天空之下大地之上的無數人類強者看著天空之上突然間變得緊張起來的三位天道強者,一時間屆時有些不明所系,心中也是疑惑之際,這三位,到底在搞什麼?

…………….

然而,沒有理會天空之下大地之上那無數的人類強者的疑惑的目光,夢天、葉問和夢無忌三人卻是嚴陣以待,目光皆是警惕的往這兩個方向。

那種特殊的能量波動其他人或許感覺不出來,但是他們三個人卻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其中那足以威脅到三人生命的危險氣息!

這種感覺很是無奈,因為雖然你感受到了,但是夢天三個人卻是絲毫不知道這種特殊的能量波動具體是在這兩個方向的那一個地區散發出來的!

因為這種能量波動非常的紊亂!即便是連夢天他們三個人,也是無法準確的感覺出來!

這種敵人在暗,我在明的感覺令他們很是無奈。

而且,對於敵人的實力,他們一概不知!

這種感覺是很令人抓狂的! 雖然如今精靈一族有求於曦晨,可是也只不過是祭祀別塵,還有精靈女王佳美而已,遠古的仇恨,排外的情緒,使得其他的精靈族人對於這外界之人依舊抱有敵對的態度,而這幾名跟隨前來的精靈戰士也是如此,一路上他們都沒有和曦晨說過一句話,顯然此次願意跟隨前往,也只不過是爲了保護他們的女王,還有服從命令而已。

如今這些精靈戰士的舉動,顯然是打心底承認了曦晨,這不可謂不是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情。

曦晨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舉起右拳,置於胸口,也是鄭重地俯下身子。

“我叫夏曦晨。”

幾名男子就這樣躬身而立,用無言的舉動,表達了一種別樣的情懷。

洞穴的前方漆黑一片,在螢火蟲微弱的燈光照耀下,曦晨等人朝着前方邁進,而這洞穴彷彿沒有盡頭一般,岩石壁上一個碎石落下,迴音便會傳出去很遠。

曦晨不由得暗自佩服那精靈族人,能有毅力挖此洞穴之人,實在是了不起。

“這黑水煉獄究竟是什麼地方?”曦晨眯起雙眼,打探着前方的道路,衝着一旁的幻瞳出言詢問道。

幻瞳的眼球呈現銀白之色,看上去好像沒有瞳孔一樣,在黑暗之中閃爍着亮光,煞是詭異,而他聽到曦晨的詢問,也是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這黑水煉獄,是穴居族關押懲治犯人之地,這些犯人以前只有那些犯了族規的穴居族人,而自從我們兩族之間的關係交惡之後,我們被其俘虜的族人,也是被投放進這裏,受盡百般折磨。

幻瞳銀白的眼睛中閃過一道寒芒,繼續說道:“曾經挖此洞穴逃生的那幾位精靈族人,其中的幾個還未來得及逃出這南荒山地帶,便被蟄伏在地下的穴居族人發現,隕落於此地,最後僅有一人僥倖逃生,而那位族人在回到族中,將此密道的事情告知陛下之後,也是不幸身死。他在臨死之時, 重生之禍水 ,只剩下森森白骨。”

幻瞳說道最後,聲音都是微微發顫,而罹域痕等人也是一臉的悲憤,原本兩族親如一家,相處了無數的歲月,一直都是相安無事,自從那穴居族的孤若晨篡權之後,便是江河日下,以至於今日的水火不融,不共戴天。而這孤若晨也確實有些手段,竟然能將那穴居族人全部籠絡在麾下,沒有一人敢違抗他的命令。

“如今這空間內的天地元氣越來越稀薄,即便是三千年開啓一次毀滅之門,也只是延緩它崩潰的時間,也難怪那孤若晨會如此覬覦我們的生命之珠。”精靈女王深深地嘆了口氣,似是有些無可奈何,也對那些不幸隕落的族人深深地惋惜。

曦晨自然清楚,這精靈女王所指的毀滅之門,便是他們所提的冥門,而聽她話裏的意思,這空間內天地元氣的補充,便是靠着三千年一次冥門的開啓,來從外界所汲取。如今這裏的天地元氣銳減,想必也是因爲近萬年來,外界天地元氣逐漸變得稀薄所造成的。

“你們有沒有想過從這空間裏走出去?到外面的天地看看?”曦晨突然開口詢問道,而衆人在聽到曦晨的話語後,相互對望了一眼,紛紛沉默了下來。

“我們精靈一族世世代代都在這藍邛空間內生存繁衍,這裏就是我們的家,若不是那喪心病狂的孤若晨,我們也不至於整天活的提心吊膽,更何況如今已經過去了億萬年之久,即使日後這藍邛空間塌陷,外面的天地,也已經不適合我精靈一族,恐怕你們修仙者還有妖族,也不會容忍我們的存在吧!既然都是死路一條,那我們寧肯死在自己的家裏。”

精靈女王輕笑了一聲,可是這笑容怎麼看起來都是有些苦澀,而其他幾位精靈戰士,也是紛紛點了點頭,若是連這最後的家園都保不住,那就隨着這片天地一塊兒消散吧!

曦晨點了點頭,似乎可以明白這些精靈心中的無奈,一行人籠罩在憂傷之中,繼續朝着更深處走去。

我和美女總編的情感往事 ,山洞盡皆幽深,看不到盡頭,陰風陣陣,刺骨的寒冷。

“究竟哪一條是通往黑水煉獄?”精靈女王微微蹙起秀眉,顯然沒有預料到這一點兒,那逃出牢籠的精靈族人,回到族中之後尚沒有交代清楚便嚥了氣,她對這暗地裏挖出的洞穴,也僅是從對方的隻言片語中瞭解一二。

幻瞳上前一步,銀白色的眼神中射出一道光芒,分別朝着兩邊望去,可是片刻之後,他還是搖了搖頭。、

“這兩個洞穴無論是大小,還是挖掘的棱角,都是相差無幾,的確是那些精靈族人開鑿的,看樣子我們只好分頭行事了!”

幻瞳的眼睛非同一般,觀察力和警覺性是常人的千百倍,既然他都是如此說了,那看來也沒有好的辦法,只好這般行事,衆人在約定了會面的時間之後,分爲了兩路前進。其中曦晨,精靈女王和幻瞳一路,剩下的這些人一路。

原本曦晨打算讓幻瞳跟隨罹域痕等人,可是爲了確保女王的安全,還是被他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畢竟這幻瞳奇異的瞳術,可以給曦晨他們帶來不少的幫助,至少會對危險有着更好的感知。

前方的洞穴越發的狹窄,最後窄到曦晨等人要四肢着地,伏在地下前進,這次曦晨在前面帶路,將精靈女王和幻瞳護在了身後,越加濃郁的血腥味撲鼻而來,曦晨的臉色陰沉,身上滲出濃郁的殺機,使得前方倒掛在岩石壁上的吸血蝙蝠都是驚嚇地忽閃着翅膀,朝着另外一邊飛去,而精靈女王和幻瞳也是被曦晨身上滲出的殺氣給籠罩其中,雖然曦晨並不是刻意針對他們,可是他們還是感到渾身發冷,似乎面前這個年輕人的內心,比這山洞內的寒氣還要冰冷幾分。

“真是個奇怪的人!”精靈女王看着曦晨匍匐的背影,嘴角抿起一絲微笑,和曦晨相處的這段時間,有時候覺得他敦厚實在,有的時候覺得他俠肝義膽,而現在卻覺得他比那些雙手染滿鮮血的劊子手還陰冷兇戾幾分,如此性情複雜之人,她今生可能還是頭一次遇到。 越往裏面爬,那漆黑的洞穴越是顯得狹窄,而且寒氣越重,那些徘徊在精靈女王周圍的螢火蟲,腹下的亮光也是越閃越暗,它們忽閃着四隻透明輕巧的翅膀,搖搖欲墜。

精靈女王見狀,連忙擡起玉手,將那些螢火蟲託在手心,收回進袖口之中。洞穴中再次失去了所有的亮光,又是漆黑一片,曦晨只感到陰風嗖嗖地從臉龐刮過,刺骨的疼痛。

“曦晨,還是讓我在前面吧,我看的比較清楚!”幻瞳以肘拄地,順着一側的縫隙朝着前方匍匐幾步,來到曦晨的身旁,對他輕聲說道,而曦晨也是沒有拒絕,輕輕地點了點頭。


“多加小心!注意安全!”

“放心好了。”幻瞳憨厚地衝曦晨笑了笑,又伸出手去撓了撓頭,這才手腳並用地朝着最前方爬去。

耳邊傳來流水滴落的聲音,一滴,兩滴,三滴,清脆聲不絕於耳,洞壁的上方十分的潮溼,水汽在凝聚成水滴之後,便相繼墜落了下來,曦晨的衣襟被水滴打得浸溼,而黑暗下隱藏着他的雙瞳,卻是充斥着肅殺的血紅色。

重生八零繼承億萬遺產 ,令人聞之作嘔。曦晨心中清楚,此處距離那臭名昭著的黑水煉獄,已經相距不遠。

幻瞳在前方奮力攀爬着,突然間他的身形停了下來,曦晨察覺到之後,也是一愣,低聲衝其詢問道:“怎麼了?”

“前面沒有路了,好像是被塌陷的石塊兒堵死了。”幻瞳緩緩坐起身來,弓着手指敲了敲前方的石壁,堵得嚴嚴實實的,只有下方一角處留有一絲縫隙,他使出全力想將那石壁推開,而厚重的石壁卻是絲毫沒有動彈。

如今幾人處於南荒山的最深處,偌大的山峯壓在石頭上面,若是想要將其移開,談何容易?

“讓我來?”曦晨見狀,連忙匍匐着爬上前去,他將臉頰貼在那石壁之上,緩緩閉上了雙眼,一絲若有若無的流水聲從那石壁之後傳來,曦晨的精神爲之一震,他單手虛握成拳,深吸了一口氣,對準那石壁的中心地方,狠狠地一拳砸了下去。

細若蚊蠅的石頭碎裂聲傳來,而曦晨的整條胳膊卻是穿進了石壁之中,在幻瞳目瞪口呆的注視下,那石壁碎裂成片,雖然不能運轉體內元力,修爲盡失,可是曦晨肉體的強度,和對於力道的完美控制,卻是一點兒也未減弱。

“還愣着幹什麼,快點兒走吧!估計那黑水煉獄就在前面。”曦晨透過前方傳來的微弱光亮,看到幻瞳依舊驚訝地合不攏嘴,他不由得宛兒一笑,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幻瞳這才緩過神來,心中對這剛剛結識的朋友更加的欽佩。

漫長的山洞終於爬到了盡頭,三人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將那些沉睡在岩石之中的穴居族人驚醒,要知道這南荒山脈之中,也是居住了數不盡的穴居族人,若是一個不留神,便很有可能將他們驚醒,而這後果的嚴重性,絕對是難以想象的。

曦晨不由得暗暗稱奇,當時那些精靈族人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竟然在一羣穴居族人的眼皮子底下瞞天過海,挖出瞭如此深邃的洞穴,還有人可以順利逃離此地。

流水聲從前方傳來,越發地清晰,而前方洞穴的頂部,一道光亮透過石縫直射進洞穴,曦晨等人望着那道亮光,小心翼翼地爬上前去,將那掩埋在洞穴上的碎石塊搬開,直到容得下一人通過之時,方纔停了下來。

當這洞穴完全開啓,呈現在眼前的卻是另外一番景象,而這景象在印入曦晨等人眼簾之後,他們卻頓時感到心中一緊,神色變得異常陰沉。

只見這黑水煉獄的下方是流淌的河水,看不到源頭,也認不清去向,只是不斷地翻滾着,黑色的浪花激盪個不停,拍打着一旁的石壁,而那石壁在接觸到這黑水之後,頓時冒起一陣的濃煙,好像被腐蝕地凹陷了下去。

黑水煉獄的上方,吊掛着數不盡的鐘乳石,晶瑩剔透,一人環抱粗細,閃爍着璀璨的亮光,而駭人的是,那每根鐘乳石上,都用鐵鏈捆縛着一個遍體鱗傷的犯人,看他們的模樣,有穴居族人,但更多的卻是精靈族人。

黑水高高地濺起,迸濺在這些犯人的身上,皮肉頓時被燙的翻卷過來,衣不蔽體的身體上白骨森然,十分的悽慘可憐,而在這久經摺磨之下,絕大多數犯人都已經身亡,只剩下極少數的人依然苟延殘喘着,卻也是強弩之末,只不過在等死而已。

那些黑水之中還遊蕩者模樣極其怪異的黑魚,它們成羣結隊,頭顱碩大無比,身子卻很小,雙目生長於一側,嘴裏的獠牙形狀恐怖,真不知道它們在這黑水之中爲何可以存活?

那些黑魚的跳躍力非常驚人,只見它們寬大的尾巴一掃,便能高高地躍出水面,撕咬着那些犯人腿部殘留的皮肉,而它們的眼睛之中閃爍着兇芒,彷彿具備了初步的靈智一樣。

精靈女王的玉手輕掩住檀口,晶瑩的淚水在眼眶中直打轉,看着族人受這等非人的折磨,她身爲精靈一族的女王,自責和痛苦也同時拷打着她的內心。

“給他們一個痛快吧!”曦晨拍了拍幻瞳的肩膀,輕聲對其說道,這些精靈族人如今已經是燈枯油盡,神智渙散,即便是現在將他們救下,也只是延續它們的痛苦而已。

幻瞳聽着曦晨聽似殘忍,實則無奈地話語,身子劇烈地顫抖了一下,他轉眼望着身旁精靈女王落寞痛苦的神情,緩緩地點了點頭,這就當做是爲他們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