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晨堅持要走,大夥也沒辦法。最後劉進山只能拿出一個有些古老的羅盤遞給陸晨,至於他什麼時候下山,就看他自己了,劉進山也不想再去理會這個性格固執的師侄了。

“呃!能告訴我這個玩意怎麼用嗎?”剛要走出大廳的陸晨突然又轉過身來,拿着劉進山給他的這個羅盤問道。因爲他把玩了半天還是弄不明白這個玩意到底該怎麼用,該不會是又要一段咒語吧。

“你沒用過?”這次輪到連通海無語了。但凡學道之人哪一個不是從羅盤學起。難道自己的師伯真的沒有教陸晨東西。

陸晨習慣性的搖了搖頭。連通海是沒辦法了,只能湊上前來指着羅盤的一個指針對陸晨說道:

“吶!這個指針指的是北方,你要下山就要衝着西邊去,就是羅盤的左邊方向。跟着走就對了!你是要晚上下山嗎?”

不管怎麼說,這個陸晨也算是自己的師兄弟了,年輕人總比那個老頭子田爲洪要聊得來,雖然現在陸晨也許性格有些古怪。這也是他能耐心指導陸晨的原因。

“奧!有點意思!那我知道了。我還是在山上住一宿吧!明天白天再走,夜裏走路太麻煩!”陸晨講話也很實在。他可不想再在夜裏遇到什麼麻煩的事情,那一次就夠了。

“那好!通海你去給陸晨找個住的地方!”劉進山對連通海吩咐到。如果不是吳天玄丟了,他還要幫着江八一找人,那他們肯定要多聊上一會兒。

等連通海帶着陸晨去房間了。劉進山纔再次跟江八一聊他們這次要解決的事情。

“如果不知我所料,你要找的人應該是進了第八峯。接下來我看,還要仔細安排。本來我知道我師兄來了,還很高興。以我倆聯手進去一趟應該問題不大!但是現在……”劉進山皺着眉頭說道。

“那……那怎麼辦?進山大師!”江八一也聽出了這件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有些着急的問道。

“嗯!讓我考慮一下!”劉進山捋着自己的鬍鬚,陷入思考當中。

好半天才再次開口:

“你要找的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很重要嗎?”

因爲江八一在很多年前就跟劉進山認識,並且兩個人還比較聊得來。劉進山知道他的職業。畢竟是也是有情懷的人,於是當年就送給了江八一一串護身珠串。這次江八一再次找上門請他幫忙,他也就沒有過多考慮,雖然沒有看到江八一手腕上的串珠子,也沒多問。

江八一思索了一下,覺着沒有必要隱瞞眼前的這個人。於是開口道:

“陳愛飛是曼德畫廊的老闆,爲人很不錯,與我的生死兄弟有莫大的感情,幾年前把曼德交給他的女兒,也就是現在的當家人陳小曼後,就世界各地寫生。只是最近在九仙山消失了,他們幾乎找遍了九仙山腳下所有的地方,都沒有找到蹤影。我這纔想到是不是被九仙山的一些其他存在給害了,或者給抓走了。但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不是嗎!這次他的女兒陳小曼也來到了我的山莊,刻意在等我的消息。我這個人,您是知道的,受人之託,終人之事!”江八一把所有的事情和盤托出。

“唉!原來這麼一段淵源!那好吧!既然你找到我了,我定會盡力。不過你明天可以讓陸晨給你的朋友捎個口信,讓他們放心。你可能要在我這裏再多待一段時間。”

劉進山聽完了江八一的話,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提醒江八一說道。因爲他知道,即使江八一帶了手機到這裏,也是沒有信號。

……

第二天在早餐的飯桌上,江八一看見陸晨吃的差不多了,開口說道:

“既然小兄弟要下山,那還要麻煩您一件事情,幫我帶給口信給江月山莊我的朋友,還請務必幫忙!”

“哦!好的!”陸晨倒是很乾脆的答應了,帶個口信,又不麻煩。

於是江八一就把宮安國的名字與要囑咐的事情跟陸晨講了。就在他剛要說謝謝的時候,突發奇想,何不讓陸晨路上順便留一下陳愛飛的消息呢,雖然說可能性不大,但是萬一陸晨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呢。

“呃……小兄弟,你在回去的路上麻煩幫忙留意一下這個人!”江八一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了曾經給劉進山師徒看過的陳愛飛的那張照片。

陸晨點了點頭瞅了一眼,然後就愣在了原地,這個人他見過啊! 對於江八一拿出陳愛飛的照片給陸晨看,劉進山沒有阻止。在他看來,這個江八一是病急亂投醫了,陸晨回去路上遇到陳愛飛的機率幾乎爲零,他們也是這麼費勁纔有了一點頭緒。

不過就在劉進山擡頭看了一眼陸晨的時候,發現陸晨的臉色有些不對勁。看他的表情似乎認識這個陳愛飛。

“呃!小兄弟難道見過這個人?”江八一也看出了一點苗頭,因爲自從陸晨看見這張照片,眉毛就擰到了一起。難道他認識陳愛飛?

“沒有!我只是感覺在哪裏見過!可能是我記錯了!”陸晨趕緊解釋道。

這個照片上的人他的確見過,這不就是他在夢裏曾經見過的那個逃命的人嗎,不但相貌身材一樣,就連穿的衣服都一樣。只不過自己是在夢裏見到的,這要是說出來也沒人相信,所以乾脆當不認識。

不過其他人聽到他的回答可就沒有這麼淡定了。尤其是江八一,有些激動的抓住陸晨的手着急的說道:

“你再仔細看看,在哪裏見過他!”

陸晨只能裝模作樣的拿過這張照片仔細看了看,此時他已經非常確定這就是他在夢裏見過的那個人。不過嘴上卻說:

“不對,只是有點像,不是這個人!”

劉進山聽到陸晨的回答,這才緩了一口氣。他一猜陸晨就認錯人了。他怎麼可能見過這個人,陳愛飛都失蹤了那麼久了。自己費了這麼大力氣才找到一些蛛絲馬跡。難道陸晨剛剛來九仙山就見到這個人了?

江八一的神情也徹底萎靡了下來,只能悻悻的收回照片,陸晨一開始給他的那點希望,早就破滅了。

……

獨自走在下山的路上,陸晨感覺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簡直顛覆了自己對凡界的認識。以前他在大城市了沒有感覺,只是聽李海峯講起過凡界修煉的一些事情。這次回老家過年,才遇到了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看來不僅自己,就算李海峯對凡界的修煉者瞭解的也太少了。難道凡界真正的修煉者真的都在這種深山老林?

走了一上午,陸晨還是沒有看到大山的盡頭,看了看劉進山給自己的羅盤,應該是沒有走錯路。看來自己要抓緊了,要不然估計又要趕夜路。還是早點趕到江八一所說的那個江月山莊,至少給人帶口信,對方總該會給自己一個歇腳的地方吧。這個江月山莊,是不是就是他們來的時候看見過的那個莊子?按照江八一的描述,應該八九不離十!

“宮叔!你說江叔叔都去了這麼多天了!怎麼還沒有迴音,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此時陳小曼正與宮安國坐在茶室內,有些不安的問道。

“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八一那個人我還是比較瞭解的,做事一向謹慎小心!”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的心裏也可是沒有底了,這要是時間太久了,雖然臨走的時候他給了江八一一把手槍。但是他知道在九仙山有些東西不是人類的武器能對付的。當時不敢跟江八一去的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陳小曼在這裏,他的第一要務就是要保障她的安全。但是這次江八一的確走的走的時間有些長,無論如何總得給自己來個信兒啊!


宮安國知道陳小曼冰雪聰明,但凡他有點表情不對勁,就會被對方察覺,所以說的也是很輕鬆。

“唉!這次真是麻煩江叔叔了!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陳小曼聽完宮安國的話,押了一口茶,有些感慨的說道。

ωwш✿ тTk Λn✿ c o

“你不用過於擔心,我讓珊珊那個丫頭過來陪你說說話,我看你們聊得挺投緣的!”宮安國擔心自己再在這裏會漏出什麼馬腳,趕緊找個藉口離開。

“那也好!珊珊這個姑娘我挺喜歡的!”聽到宮安國說道江珊,陳小曼嘴角出現一個好看的弧度,她對江珊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宮安國走出陳小曼的房間,來到江珊的屋子外,敲了敲門。裏邊沒有反應,於是在門口輕聲喊了幾句

“珊珊!你在屋裏嗎?珊珊?”


半天沒有聽見反應,他試着推了一下房門,發現房門是鎖着的。心裏不禁納悶,這個孩子去哪裏了,難道又去山裏寫生了,這大冬天的也不嫌冷。

“哎呦!珊珊你等等我!”別看孫明是個大老爺們,比起爬山,他比江珊差遠了。

今天他一直關注着江珊的屋子,一看見她揹着畫夾走出來,便跟了上去,非要陪着江珊去寫生。

江珊本來與他不熟,不想帶他,但是耐不住對方好說歹說,也就同意了,也許是對孫明不是很瞭解。她覺着這個年輕人也是不是什麼壞人,再一個又住在自己家的山莊裏,好歹也是自己家的客人,於是便帶他出來了。

“哎呀!你能不能快點!就你這速度,我們還沒到山頂就要黑天了!”江珊有些無奈的看着落在後邊有些吃力,在窄窄的山路小心走着的孫明,崛起小嘴說道。

“黑天?那不是更好!女孩子肯定怕黑夜,萬一對方一害怕,還不得往自己懷裏鑽!嘿嘿!”聽到江珊的話,孫明開始想入非非。感覺自己的體力也恢復了不少。本來他認爲,跟江珊單獨出來,對方畢竟是個女孩子,走累了,也許自己有機會牽牽對方的手。沒想到自己的體力竟然沒有一個女孩子好。

終於江珊跟孫明來到了一個山頂,江珊支起畫夾,看着遠處的崇山峻嶺開始畫了起來。

孫明則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雖然那段歪歪的想法讓他堅持了下來,不過等爬到山頂,也就剩下半口氣了,此時哪裏還顧得上眼前的美女,先要把氣給喘勻了!

“珊珊!你看這裏的風景多美啊!”孫明感覺自己的身上有了些力氣。趕緊湊到江珊身邊,聞着江珊身上傳來的淡淡的幽香,陶醉的說道。

“嗯!”江珊頭也沒回,只是簡單的回答了一個字。

“哎!能與美女一起看這美景,也是一種享受啊!”見江珊沒有關注自己,他還不放棄,又湊近了一些,開始了他的撩妹話術。


“你能不能安靜會兒,或者自己到處走走,讓我把這張畫畫完!”江珊感覺自己要是再不搭理孫明,這個傢伙會沒完沒了。

“呃!好好!你畫!你畫!”孫明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敢再出聲音。

對於江珊來說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四個多小時過去了。可對於孫明來說,就是度秒如年了,這四個小時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每次想上前聊幾句,都被江珊打發回來。那種預料當中的與美女在深山野林的浪漫也早就灰飛煙滅。看着漸漸西沉的太陽,孫明都有種想跳崖的舉動。多麼好的機會啊,就這樣浪費了。在縣城裏追女孩子哪次不是咖啡西餐酒吧就搞定了。

“哎呀!這麼晚了!我都沒注意時間,咱們快點回去吧!” 江珊收完筆才發現時間已經接近傍晚,有些着急的說道。因爲她從小在這裏長大,知道晚上山裏並不安全,這冬天晚上也黑的特別快。她老爸就一直叮囑她,絕對不能夠在山裏走夜路。

“大姐!你才知道啊!”孫明用唯一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了一句。心裏也是鬱悶的要死,自己幾跟傻子一樣,看江珊畫畫看了整整一下午,啥也沒幹了。此時見江珊終於要回去了,也只能悻悻的跟在身後。

還沒等江珊他們完全下山,山林裏就已經看不清人影了。因爲樹林比較茂密,這天一擦黑基本就看不見了。

“你帶手電筒了嗎?”江珊回頭看着越來越模糊的孫明問道。


“嗯?沒有啊!你也沒說這麼晚回去啊!”孫明此時也發現問題有些嚴重。

“那快些走吧!”江珊心裏也是擔憂起來。她沒想到會這麼晚,自己也是沒帶任何照明的東西,只能淺一腳深一腳的往山下走。


“咕咕咕”樹林裏時不時傳來各種鳥的叫聲,在這個黑乎乎的樹林裏顯得有些陰森恐怖。

孫明嚥了口唾沫,這種場景他從來沒有遇到過。此時內心的害怕早就把與美女單獨相處的美好給衝的煙消雲散,他現在就想趕緊回到山莊去。

“哎呦!我的腳!”走在前邊的江珊突然聽到背後傳來孫明的一聲慘叫。趕緊回過頭,接着那麼僅剩的一絲絲微弱的光芒看到,孫明摔在了地上。

江珊無奈的又走了回來,看着倒在地上的孫明,出聲問道:

“你沒事吧?怎麼這麼不小心!”

也許是江珊湊的離孫明太近了,再加上只能模模糊糊看清江珊的臉,孫明的心中竟然升起一股邪念,但是很快便被周圍的恐懼給壓了下去,還是小命要緊。

“可能崴到了,疼死我了!你能扶着我點嗎?”孫明動了動腳,發現並沒有什麼大礙,但是眼珠一轉,壞主意便上來了,於是故作痛苦的說道。

江珊猶豫了一下,把畫夾背到左邊,伸出右手拉起了孫明。孫明抓住江珊那柔弱無骨的小手,心裏一陣激盪。

“你幹嘛?”江珊感覺孫明整個人都快趴在自己身上了,並且手有些不老實的在自己肩膀處摸來摸去,於是皺起眉頭有些生氣的問道。

“哎呦!我腳疼!”孫明明知道自己的齷齪行爲,但是依舊厚着臉皮說道。這個便宜不佔,那自己不是白跟江珊大晚上跑到深山裏來,怎麼也的收回點利息。再說這樣一來,他內心的恐懼就淡化了不少。

這樣一來,倆人折騰了半天,天可就完全黑下來了,周圍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晚了!看不見了!”別看大冬天的,江珊此時也是香汗淋漓。看着遠處莊園的燈光無奈的說道。雖然知道方向,但是腳下卻看不見路。

“那怎麼辦?咱倆中不能在山上過夜吧!那也沒地方睡啊!”孫明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哪裏還有害怕的意思,隨着他與江珊身體不斷的接觸,他感覺下身有些灼熱,說話也輕佻了許多。

江珊也感覺到了孫明不安分的蹭來蹭去,當下一生氣,直接把孫明推開了。對着孫明大聲質問

“你到底在幹什麼?”

“我!沒什麼啊!這不是腳受傷了,要你扶我嗎!你推開我,我怎麼走!”孫明有點耍無賴了。因爲此時只要他與江珊兩個人,並且四周一片漆黑。內心的邪惡似乎就要戰勝理智。要是生米煮成熟飯,看江珊從不從。

“我覺着,有點冷!要不咱倆坐下來擁在一起,先取取暖。等一會月亮升上來,看見路了再走!”孫明此時明顯想開始動手了。

“誰要給你一起取暖,現在哪裏來的月光!”雖然知道孫明語言挑逗,但是江珊還是沒有往最壞的地方想。再怎麼着,這個孫明也不可能對自己做什麼事情吧。這就怨她太不瞭解孫明的人性。

孫明知道江珊就在自己不遠處,他悄悄的往江珊方向移動,一邊用語言掩飾自己的目的

“那你說怎麼辦!這烏漆嘛黑的什麼都看不見!山路又難走!”

突然,江珊感覺孫明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剛要大聲呵斥,就被孫明一把抱住。兩隻手也不老實在自己胸前亂摸,她哪裏經過這個陣勢,一下子慌亂了,開始奮力掙扎。

“你幹什麼?放開我!放開我!”

“珊珊!我喜歡你,我喜歡你,你就從了我吧!我會好好待你的。你看着深山野林的,正合適我倆!別掙扎了!寶貝!”孫明一邊抱着江珊上下其手,一張嘴也是在江珊的脖子上瘋狂的親吻着。

“放開我!放開我!我喊人了!救命啊!救命啊!”江珊是徹底的慌了,他沒想到這個孫明竟然敢真的對自己非禮,開始大聲的呼喊。

“你喊吧!反正也沒人聽見!嘿嘿嘿!一會就讓你知道我在那方面有多厲害!你肯定會愛上我的……”孫明的話越來越露骨,他一把把江珊按到地上,開始撕扯江珊的衣服。

江珊只能拼了命的掙扎,但是無奈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哪裏是一個大老爺們的對手。突然她感覺自己的胸前一涼。她知道,這是孫明把自己的上衣扯開了,然後就感覺到一張佈滿口水的大嘴在自己胸前肆意的親着。

“放開!放開!”江珊感覺有些絕望,她怎麼就沒看清孫明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呢,但此時一切都晚了。

“嗷嗚!”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陰森的叫聲。正在被精蟲上腦的孫明打了一個激靈,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這種恐怖的感覺,讓他的淫邪想法一下子猶如被冷水澆了一樣。

孫明猛地站了起來,也顧不上躺在地上的江珊。他順着聲音望去,就看見一雙發着綠油油光芒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我的媽呀!”孫明大喊一聲,哪裏還管江珊。也不管看得見看不見路,衝着一個方向開始玩命的奔逃。

由於剛纔在拼命的掙扎,江珊沒有注意到這一聲吼叫,就當她以爲自己就要被孫明糟蹋了的時候,突然孫明大叫一聲,跟見了鬼一樣逃命去了。既然能逃出虎口,江珊趕緊把衣服穿好,然後坐在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突然,她聽到了沙沙的響聲,也止住眼淚,往四周看去。然後,也看到了那雙綠油油的眼睛,頓時腦袋一片空白,人也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