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倒是不指望能靠喊話,讓天之杭聽到他的挑戰。他要借著路過之人的口,將天之杭引過來,決一死戰!

「咦,南師弟!」

一個聲音遙遙傳來,許陽精神一振,側頭看去,卻見到一座白色飛行宮殿,遙遙飛來。在宮殿之上,數十名俏麗少女鶯鶯燕燕,香風陣陣。

站在飛行宮殿前的,是許陽熟悉的師姐鄒行雲。

「是鄒師姐,她怎麼又和白蓮府的那個白英華攪在了一起?」許陽微微蹙眉,不過旋即隱沒,迎上前去。

「南師弟,你一路可好?」鄒行雲說道,「在剛踏入枯榮界,我們大家就失散了。在路上,我還遇到了巔峰玄王級的妖獸追殺!幸虧遇到了英華,這才一路到了枯榮界內域。」

許陽瓮聲瓮氣地說道:「某家很好,不過厲陽師兄卻受了重傷。」他隨即將厲陽小心放下。


鄒行雲驚呼一聲,厲陽在帝宗同門之中,威望已經不下於大師兄獨孤雲,他的受傷,自然牽動鄒行雲的內心。

許陽將天之杭的事情,對鄒行雲言明,並說道:「現在救厲陽師兄,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找到天之杭,讓他出手收回悲歌劍意,否則的話……」他黯然搖頭。

「天之杭……」鄒行雲咬緊了嘴唇,「可是南師弟,天之杭的實力太強,你這般發嘯邀戰,恐怕不是他的對手啊。」

「為今之計,只有一戰。」許陽平靜說道。他看到了厲陽身上的傷口,悲歌劍書的威力不同凡響,但情勢緊急,已經容不得許陽退縮。

「看不出來,你這個糙漢,居然還有這般勇氣,敢挑戰天族帝裔,」白英華英氣勃勃的眸子中,帶著一絲讚賞,「若是你長相俊秀,氣度上佳的話,我說不定會給你一個機會。」

許陽臉色一黑,沒有答話,鄒行雲本來一臉憂慮的表情,聽到這話,卻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鄒師姐,你對於這枯榮界內部,有多少了解?」許陽看著白色飛行宮殿之外,重重疊疊的雲層盡頭,似乎有影影綽綽的巨大神魔殘軀飛過,追殺各路修玄者。

「我和你一樣,不太了解。不過英華似乎對枯榮界,有著較為詳盡的資料,」鄒行雲說道,「就讓英華對你講解一番……英華,你看可好么?」(未完待續。。) 白英華哼了一聲:「既然行雲妹妹說話了,那我就說一說。」

「這枯榮界的最中心區域,是枯榮仙墓。每一次仙門大會,所有年輕才俊的目標,都是枯榮仙墓,打開這座仙墓,就等於開啟了仙道的大門。不過,這仙墓大門,本身就不好找。」

「仙墓的外圍,有兩重區域守護。第一重區域就是這裡,死寂之域!而第二重區域在內部,名叫生命之域。這兩重區域,分別代表死寂和生命,暗合枯榮界的法則之道。」白英華緩緩說道。

「原來如此,這死寂之域中,神魔殘軀橫行,要怎麼通過?」許陽問道。

白英華眼眸中閃過一絲無奈:「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等。」

「等?」許陽有些發愣。

鄒行雲嘆息說道:「死寂之域歷來的規則,就是要有足夠的祭品,通往生命之域的大門才能打開。這些祭品,自然就是被神魔殘軀追殺的我等。一般來說,每次闖入死寂之域的修玄者,死掉十分之一,就滿足了祭品的需求。」

許陽心中打了一個寒戰,這次仙門大會,參與的修玄者數以十萬計。就算只有一部分人,來到死寂之域,十分之一也是好幾千人!也就是說,要好幾千名修玄者的鮮血,才能打開第二重,生命之域的大門!

「這飛行宮殿,目標太大,恐怕不是好事啊。」許陽猛然想起,開口說道。

「放心,這白蓮宮,乃是義母大人賜給我的超強飛行寶器,具有隱匿氣息的效果。如果不是我剛剛為了接引你和厲陽,散去了隱匿效果。你還真未必能發現。」白英華有些自傲地說道。

許陽看了過去,果真在白蓮宮的外壁上,看到了一道道玄奧符文,閃爍微弱的光芒,將白蓮宮的氣息,壓制到了幾乎無法察覺的地步。一層層若有若無的白色雲霧。籠罩在白蓮宮上,不留心觀察的話,除非靠的極近,否則真的難以發現。

「不行,我不能留在這裡,」許陽忽然說道,「我向天之杭發出了挑戰,但躲藏在這裡,只會令天下豪傑恥笑。更何況。厲師兄的傷,還要著落在天之杭的身上。」

「南師弟,我和你一起去,」鄒行雲用力捏住了許陽筋肉虯結的手掌說道,「你帶著厲師兄,不宜作戰。我在旁邊,好歹能幫你照顧一下。」

「哎呀,行雲妹妹。這糙漢要去挑戰天之杭,隨他去嘛!」白英華頓時急了。「你可不能昏頭,天之杭的實力眾所周知,這糙漢多半不敵。到時候那天族帝裔,會連你一同殺了的!」

鄒行雲搖頭說道:「抱歉了,英華!我畢竟是帝宗的一員,豈能坐視同門流血奮戰。自己安享太平?這一次,我是必須去的。」


「真的很難理解你們帝宗之人的想法。不過,行雲妹妹這般剛烈,卻讓我更加欣賞呢……」白英華一笑說道,「既然如此。我就跟隨行雲妹妹一行。到時候萬一天之杭要殺你,我拼著得罪天族,也要將你救下來。」

鄒行雲連忙搖頭說道:「英華,你何必自蹈險地?天之杭對於白蓮府,也未必會顧忌。」

白英華哼道:「我看起來,很像是倚靠宗門勢力的二世祖么?我敢過去,自然有我的本錢。只不過到時候,我只回護你一人,這糙漢乃是公平對決,就算死掉了,也不關我的事,最多幫他收屍。」

許陽化身的南霸天,哈哈大笑:「多謝白英華道友高義。」他背負厲陽,徑直向白蓮宮外踏步而去。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一個身高八尺的壯碩青年,背負著一個黑衣青年,兩人在空中緩緩飛行。在他們身後,重重疊疊的雲霧之中,一座乳白色宮闕緩緩跟隨。

「聽到了沒有,在死寂之域東側,一個名叫南霸天的帝宗高手,正面叫板天之杭!」

「我聽到了,那南霸天,恐怕是自尋死路啊!天之杭的實力,在當今玄皇級以下的年輕高手中,穩穩噹噹是第一!就連黃族帝裔,也不是他的對手……唔!」

那第二個人話音剛落,就被一道金色光柱,直接轟飛了頭顱!

等到無頭的屍身落地,第一個說話的人,方才醒悟過來,大叫一聲,奪路就逃。

不過他身後,一抹金光閃爍,此人的身軀,彷彿被磁鐵吸住一般,明明在向前拚命飛行,可實際上,卻是被緩緩吸附向後方!

一個身穿黃袍的青年,和一個黑底白星袍服的青年並肩而立。那一抹金光,就是黃袍青年隨手發出。

「哼,我就是黃一郎!」黃袍青年冷笑道,「敢說什麼我比不上天族帝裔?簡直是笑話!」

那被制住的人,嚇得亡魂皆冒,連忙辯解道:「黃前輩明鑒,小人可沒有說您比不上天之杭……」

「那南霸天,在死寂之域的哪一個方向?」黃一郎面色陰冷。


「就在東側,還背著一個黑袍人,出口挑戰天之杭,我和同伴親眼看到的!」那人急忙說道,唯恐說慢了,惹黃一郎動怒。

「哼!」黃一郎說道,「那南霸天的實力我很清楚,雖然算是不錯,但還遠遠不是我的對手!他自己暴露了位置,很好!我這就過去尋他,將他斬殺,奪取他的秘法聖術!」

「黃前輩實力絕頂,那南霸天必定難逃一死,」那個被控制住的人,小心翼翼地說道,「那麼……小人是不是可以走了?」

「嘿嘿……至於你,下等賤民,就去死吧!」

黃一郎屈指一彈,一道銳利的金光閃過,直接擊穿了那人的頭顱。

「反正第二重生命之域要開啟大門,需要好幾千人的鮮血澆灌……光靠著神魔殘軀追殺太慢了!不如隨手殺幾個,也好早點開啟大門。」黃一郎無所謂地說道。

沐峰看得心驚肉跳,這古族帝裔,看樣子早已不把自己的族群,當人族看了,而是高高在上,對於普通的人族,想殺就殺!(未完待續。。) 「轟!」許陽在降三世明王狀態下,實力比擬巔峰玄王,他轟出一拳,將面前的一隻山嶽般的腳掌給震落。

那山嶽腳掌,嗤嗤向外噴射青黑色氣流,迅速縮小。隨即肥球一躍而出,將那青黑色的腳掌吞下。

一路行來,許陽遇到無敵玄王以上的神魔殘軀,就藉助離影玄術遠遁,遇到實力較弱的,就硬生生將其殘缺意識擊散,交給肥球吞噬。

按照青銅板的說法,這樣吞噬神魔殘軀,對吞天獸的成長很有幫助。

陡然之間,整片死寂之域都在顫抖,天空之中,一道道蔥綠光芒,穿過重重疊疊的雲層,投射下來!

「生命之域的大門打開了!」

「快,快走!」

不少人驚喜大吼,紛紛向高空飛射而去。那蔥綠的光芒,彷彿蘊含無窮的生機活力,令人心神都為之一清。

厲陽被一道綠色光芒照射,生命氣息恢復了許多,精神也好了不少。只不過這綠色光芒,只持續了短短的一段時間,很快厲陽再度變得萎靡起來。

身後一座乳白色宮殿,呼嘯之間升高,卻是白蓮宮。

「南師弟,我們也趕快走吧!天之杭忙著進入生命之域,就算知道了你的挑戰,也肯定不會過來了!你在這裡等待,沒有任何意義。」在白蓮宮上,鄒行雲勸說道。

許陽點了點頭,他有些遺憾,沒有在死寂之域,遇到天之杭。

「厲師兄,你放心,在生命之域。我一定會擊敗天之杭!」許陽安慰了厲陽一番,隨即看向高天之上的一道道碧綠色光芒,眼眸之中射出了堅定的光輝。他背後飛翼一振,呼嘯之間飛起,向其中一道碧綠光芒投射而去。

沐浴在一道碧綠色的生命光輝中,許陽感覺渾身暖融融的。冉冉上升。陡然間,他周圍碧綠色光芒大漲,如海洋一般鋪展開來,充斥整個視野。

重新踏上實地,許陽驚愕地發現,周圍的環境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到處都是鬱鬱蔥蔥的林木,泉水潺潺,鳥語花香。

「好一片人間仙境……這到底是真,還是幻?」許陽雙眸之中閃滅符文。試圖看破這生命之域的端倪。

不過,許陽失敗了。無論他怎麼努力推演符文,都無法發現此處的一絲符文變幻。

「按照玄天上帝的邏輯,一切都是符文變幻而成。那麼這枯榮界的死寂之域、生命之域,所構建的符文,比起天玄世界的符文,或許更為高級。說它是仙界的碎片,也未必沒有可能。」

許陽看到。不少玄者飛上了高空之中,茫然對視。他們不知道。在第二層生命之域,需要怎樣做,才能穿越過去,找到枯榮仙墓的大門。

白蓮宮出現在了許陽的面前,隨即白英華、鄒行雲,一一走下宮闕。

「這地方真是美麗。只可惜不能久留。如果枯榮界容許人居留的話,我定會在此地度過餘生。」白英華難得感嘆道。

「很簡單,三月之後,你不出去就是了,」許陽聳肩說道。「仙門大會每隔五十年開啟一次,你大可等待下一個五十年。」

「糙漢懂什麼?」白英華不屑說道,「枯榮界中,蘊含極大恐怖。以往也有人,貪圖枯榮界的玄氣充裕,寶物眾多,便留在這裡潛修。可是五十年過後,下一屆仙門大會,卻只能發現他們的遺骨。其骨骼上,還有著巨獸噬咬的痕迹。」

鄒行雲也說道:「南師弟,英華說的沒錯。最重要的是,這麼多屆仙門大會,任何一個膽敢留下的修玄者,都死於非命,連一個成功活下來的都沒有!所以枯榮界不可停留,已經成了所有人的常識。」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才能找到仙墓的大門?」許陽問道。

「不知道,」白英華乾脆利落地說道,「你以為仙墓大門這麼容易找?仙門大會至今,已經舉行了好幾百屆,但找到仙墓大門的次數,卻只有區區數次,而且據當事人回憶,都是誤打誤撞尋找到的,彷彿有神鬼在冥冥中指引一般。所以說,要找仙墓大門,需要機緣。」

鄒行雲說道:「不錯。生命之域的寶葯眾多,聖葯也不罕見。既然有這個機會,南師弟不如採摘一些藥草好了。至於仙墓的事情,還要看緣分。」

許陽點點頭,隨著白蓮宮,呼嘯飛出,在這美麗的生命之域,低空掠行,尋找寶物,尤其是補充生命力的藥草,來幫助厲陽維持生機。

許陽不知道的是,在下方的死寂之域,他原本所在的位置,一個一身素白的高大男子遙遙尋來!在這個男子的背後,還跟隨著一座藍底白雲圖案的飛行宮殿。

「大哥,我們已經尋遍了死寂之域的東側,沒有發現那個南霸天!」一個身穿藍底白雲服飾的青年,飛到了那高大白衣男子身旁,小心翼翼地說道。

如果許陽在這裡,就會認出此人是天之印,天族本代修鍊玄天八景經的強者之一。

「那南霸天,應該已經進入了生命之域!」指著天空之中投射下來的一道道碧綠光柱,天之印繼續說道,「大哥,事不宜遲,我們快些進入生命之域吧!太晚過去的話,好處都被他人搶光了。」

那身材高大的白衣男子,就是天之杭。他修長的劍眉斜飛入鬢,兩道銳利的光芒從眼眸深處射出:「生命之域的零星好處,有什麼打緊?不殺南霸天,我意難平!雖然南霸天很有可能進入了生命之域,但不搜索徹底,我終究難以確信。要知道一旦進入生命之域,就無法返回死寂之域了!萬一南霸天躲藏在死寂之域的某個角落,我前往生命之域,豈非遂了他的意?帝宗也會百般詆毀,說我天之杭怕了他南霸天!」

「大哥明見,那我們該怎麼辦?」天之印問道。

「你們駕馭天波宮,先行前往生命之域!」天之杭冷冷說道,「我要在死寂之域繼續搜索。記住,一旦在生命之域,發現南霸天,立刻捏碎示警玉牌!」(未完待續。。) 生命之域中。

許陽和鄒行雲、白英華等人,在如詩如畫的生命之域內漫步。這些修玄高手,都憑藉著本能對於玄氣能量的細微感知,向著玄氣更濃郁處行走。

在飛行期間,眾人頗有斬獲,輕鬆就尋得了好幾株八品寶葯。而且在這些寶葯旁邊,沒有什麼怪獸守護,採摘起來根本就不費力氣。

「難道說,這生命之域中,根本就沒有怪獸的存在?」許陽詫異地問道,「看來,生命之域比起死寂之域要安全得多。」

「南師弟你這話就錯了,」鄒行雲說道,「這裡只是生命之域的外圍而已,這一處地域的真正兇險之處,還沒有展開。歷代仙門大會,有勇氣前往枯榮界核心區域,探索枯榮仙墓的修玄者,在外圍的死寂之域,死亡率僅僅有十分之一罷了,但是在第二重生命之域,死亡率達到了三成!可見生命之域比起死寂之域,要更加兇險。」

許陽心中警惕,未知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向中央區域走吧,這裡只是外圍,也就能尋找到一些八品寶葯。生命之域真正的寶藏,在這一域的深處。」白英華說道。

白蓮宮載著眾人,向前方飛行。沿途之中,樹木漸漸變得更加高大挺拔,纏繞在上面的藤蔓,也是鬱鬱蔥蔥。

「嗯?在偏東方,好像有相當濃郁的生命氣息波動!第一株聖葯出現了!」許陽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生命氣息,歡喜地說道,「有了這一株聖葯,想必厲陽師兄能撐更多的時間!」

「嗯,這裡應該已經靠近生命之域的內部了,出現聖葯也不足為奇。走!」白英華操控白蓮宮。向著許陽指明的方向快速前進。

那聖葯波動的區域很近,飛行沒多久,站在白蓮宮欄杆前的許陽,就是眼睛一亮,發現了聖葯的蹤跡。

這是一處深潭,潭水清澈無比。還氤氳著微薄的靈氣霧靄。而在深潭的中央,一棵被雷劈殘的老樹,只剩下了一截光禿禿的樹榦。

而在這一截樹榦之上,居然生長著一株如湖水一般湛藍的植物,頂端結出了一顆顆青澀的果實。其中最頂端的一顆果實,已經成熟了,在湛藍中透著淺粉,非常美麗。

「雷擊老樹,生機即將泯滅。因此老樹將所有的精華力量,轉移到了這這一株藍色植物之中,結出果實,是為了重新長出新的樹苗。」許陽在有了至尊神鼎推算之後,眼界也提升了很多,瞬間就明白了這一株藍色植物的來歷。

「的確神奇。」鄒行雲讚歎,而白英華卻以詫異的眼光看了一眼許陽:「看不出,你這糙漢倒是懂得蠻多的。」

「這老樹大難不死。居然重獲新生。這次我只取成熟的淺粉色果實,不動其餘的藍色果實。希望它能重生成功吧。」許陽微微一嘆。

異類修行本來就不易,而植物類的生靈,比起猿猴、山魈等等動物,修行起來更加困難。要找到千百頭妖獸都很容易,但想要找到一株妖植,卻是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