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就是驚駭!

無花可是親眼看到這個紫發少女宛如流星般凌空虛度而來!雖然他和夜星魂都能靠着法器做到御空飛行,但想要向小夕這樣只靠肉身的力量凌空虛度,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就連結丹期的修士,也只能面前勉強的靠自身的力量緩慢飛行,想要達到這種速度的凌空虛度,沒有金丹期的修爲根本就不要妄想!

然而這個少女的年紀是這樣的年輕,而且明顯和夜星魂非常的熟識!

結合之前夜星魂奇怪的反應不難猜出,夜星魂感受到親切氣息正是來自這個突然到來的少女!

這讓無花和尚驚駭的同時也非常的迷茫,夜星魂這小白臉是什麼時候和這樣一個少女勾搭上的呢……

“呃……”這夜星魂還真不好解釋,或者應該說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釋。

低頭看着睡夢中依舊用小手緊緊抓着自己的小夕,嘴角泛起一抹溫柔的弧度,“她是我妹妹!”

“你妹?!”

夜星魂:能不能不要罵人!禿瓢……

無花和尚:我不是罵人,你沒看到是疑問句嗎?!

“怎麼,你有意見?”瞥了一眼一臉不相信神色的無花和尚。

“小僧怎麼敢……只是小僧明明聽到她叫你主人……沒……沒什麼……”

本來還想繼續挖掘下去,只是看到夜星魂不太友善的眼神,最後還是訕訕的閉上了嘴。

都說了好奇心害死貓,佛爺何必要趟這個渾水,這個小姑娘愛是誰是誰,和佛爺我沒半毛錢關係,還不如想想這個下半夜去哪消遣去,據說清月酒吧來了一個非常正點的女調酒師,可以考慮去捧個場!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夜施主,小僧還有急事兒,就先行一步了,不用送!”

想到就做,無花和尚打了聲招呼,直接展開身形,呼吸間人已走遠,只能看到一個禿頭在月光下閃閃發光……

小夕……

沒有理會無花和尚的離去,低頭看着在自己懷中恬靜的看、酣睡的少女,夜星魂將外套脫下,將少女裹在自己的懷中,一道青色的光芒出現在夜星魂腳下,帶着夜星魂消失在天際。

踩着青光劍,瞬間越過了大半個深戶市,最後夜星魂還是在天馨家園落下了身形。

有些糾結的站在白芯的門外,最後還是摸出鑰匙開了門…… 白芯正百無聊賴的撥弄着遙控器,還帶着溼氣的髮絲輕輕的垂在胸前。

雖然電視節目在一個一個臺的輪換,但並沒有在任何一臺節目上駐足,只要觀察白芯毫無焦距的目光,就知道白芯的心思並不在電視上。

直到聽到門外開門的動靜,白芯美麗的眼眸才瞬間聚集神采,宛如寶石一樣光彩照人,顧不得穿鞋,就擺動着珠圓玉潤的小腳衝到了門前,開心的從裏邊打開了門,迎接她的歸人!

“星魂~你回來……了。”

開心的看着自己期盼的身影,不過白芯很快就將目光落在夜星魂懷中的少女身上。

怎麼形容呢,這是白芯見過的最精緻最完美的少女,雖然少女一直雙眼緊閉,但是白芯還是從少女身上感受到了鍾天地之靈秀的美感,就像是上天最完美的作品!

“呃……恩,我們進去說吧。”

準備開門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夜星魂看出了白芯的疑惑。

客廳中,夜星魂和白芯在沙發上相對而坐,電視已經被白芯關掉,擔心電視的聲響會吵到這個熟睡中的少女,反正她的心思也不在電視上。

將懷中的小夕調整了一個比較舒適的姿勢,夜星魂複雜的看着白芯,他真心不知道應該怎麼向對方解釋小夕的來歷,因爲太過於匪夷所思了。

但他也不想向敷衍無花和尚那樣隨便找一個理由應付白芯,因爲他不想欺騙這個全心全意愛自己的女人,這就讓夜星魂更加的糾結了。

“你女兒?”

巧笑嫣兮的看着難得出現爲難糾結神色的小男人,白芯朱脣輕啓,但說出的話差點沒嗆死夜星魂。

夜星魂滿頭的黑線,“能不鬧嘛,我哪能有那麼大的女兒……”

“難道……咦~這樣的小女生你也下手?”

夜星魂:……,姐姐能正常一點不?

“好啦~和你開玩笑的啦,不好解釋就先不解釋了唄,人家又不會介意的!何必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柔軟的玉指溫柔的替夜星魂輕輕舒展蹙起的劍眉,白芯寵溺的看着眼前的小男人,神情說不出溫柔善解人意。

“不是不願意告訴你,而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當時機成熟的時候我一定會告訴你的,她叫小夕,你就當她是我妹妹吧!”

感受到白芯無條件的信任和包容,夜星魂心間彷彿有一道清泉在流淌,一晚殺戮所帶來的惡劣心情不經意間被這股清泉全部帶走。

“小夕嗎?人家知道了,那官人~我們安歇去吧~”

嬌媚的瞥了眼小男人,白芯輕輕挽着夜星魂的手臂,拉他起身,向樓上走去。

可是到了白芯的臥室,一個新的難題出現了,就是這個一直掛在夜星魂身上的小傢伙,賴在夜星魂身上絲毫沒有要下來的意思,白嫩的小手緊緊的抓着夜星魂的衣領。

之前夜星魂擔心小夕是不是受了傷又或是有別的問題,還特意用天魔真元檢查了一遍小夕的身體,發現小夕不但沒有任何傷勢,還健康的不行。

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小傢伙累壞了。

但同時還有一個疑慮困擾着夜星魂,那就是在檢查小夕身體的時候,夜星魂根本就沒有感受到任何真元,又或是別的能量波動,那小夕是怎麼樣做到凌空虛度的呢?

壓下心中的疑惑,眼前的問題纔是首要解決的問題,一邊是媚態橫生,情意款款的白芯,另一邊是嬌憨柔弱,對自己無比依戀的小夕,夜星魂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而且小夕在身邊,他哪敢做什麼,且不說這小傢伙一直纏着他,萬一他和白芯那啥的時候小傢伙醒過來,那他的老臉往哪兒擱……

最後夜星魂只能歉意的看了一眼略帶失望的白芯,抱着小夕重新下樓,回到廳子,打算在沙發上將就一夜。

畢竟忙碌了一夜,在沒有洗澡的情況下,夜星魂還真不想這樣爬上牀,而且一邊是白芯的誘惑,懷中還抱着一位精緻的少女,想想就很是邪惡。

至於小夕,只要在他的懷中就能睡的很舒服酣甜,而他一晚不睡根本就沒什麼影響,就當打坐修煉了。

就這樣,夜星魂和白芯度過了重逢後的第一次的“分居”夜晚……

清晨的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照射在夜星魂身上,夜星魂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看向懷中的小夕。

迎接他的是同樣一道柔柔的目光,在妖異的紫色眼眸下更顯幾分璀璨。

“小夕,你醒了!”

原本以爲虛弱的小夕會沉睡一段時間,沒想到一個晚上居然就醒了過來!

“嗯嗯~想主人了,就不捨得再浪費時間睡覺了~”

小夕直起身子,一雙藕臂環過夜星魂的脖頸,精緻的俏臉輕輕的磨蹭着夜星魂的脖子和臉頰,就像是一隻撒嬌的小貓咪。

“咳咳咳!小夕,我身上髒,昨晚還沒洗澡呢,要不你先下來,讓我先去洗個澡?”

雖然很享受小夕親暱的觸碰,但看着小夕只有十一二歲少女的形態,夜星魂還真有一點罪惡的感覺。

再加上昨夜激戰了一晚,原本身上就有些髒,只不過不忍心吵醒沉睡中的小夕,所以在抱着小夕在沙發上將就了一夜。

如今小夕已經醒來,夜星魂自然不想小夕身上也沾上了灰塵,而且他確實也是想要好好洗個澡了。

“小夕不要離開主人~”小夕撇了撇嘴,眨巴着大眼睛,說不出的楚楚可憐。

“我只是去洗個澡,不是離開小夕啊,還有,小夕還是叫我哥哥吧,在這裏叫主人被人聽到會很麻煩的。”

“主人,不喜歡小夕了……”美麗的紫色眼眸有聚集水霧的趨勢。

“哪有的事兒!小夕那麼可愛!”夜星魂趕忙緊張的安撫。

“就知道主人疼小夕~”死死的摟着夜星魂的脖頸,小夕繼續用粉嫩的小臉磨蹭着。

“要叫主人爲哥哥!小夕乖~”絕對的有耐心,諄諄善誘。

“好的,主人~”回答乖巧明快。

夜星魂:怎麼就感覺兩人不在同一個頻道呢……

過了老半天,在夜星魂口水都要磨乾的時候,小夕終於鬆口,答應叫夜星魂哥哥了,而且她還有了一個好聽的名字,隨夜星魂的姓,叫夜紫夕!

“哥哥,我們一起洗澡吧~”

噗!!!


剛想潤潤快要冒煙的喉嚨,水纔剛喝進嘴,還沒來得及下嚥,小夕的一句甜甜的呼喚,讓夜星魂噴出了一道水霧。

“小夕……你說什麼?”

“哥哥不是說要洗澡的嗎?”小夕歪着小腦袋,一副困惑的模樣,別提有多嬌俏了。

“是要洗澡,可是……”

“那一起啊,一起啊~剛好小夕也要洗澡~好開心啊,可以和哥哥一起洗澡~”


小夕嚯的一下從夜星魂身上站了起來,紫色的連衣裙毫無阻力的落到了腳跟處,一大片白膩的女喬軀,毫無遮掩的展現在了夜星魂的眼前,還是近距離高清的那種……

噗!!!

這次噴的絕對不是水,而是夜某人挺翹鼻樑上的開關壞掉了,一縷紅色的液體,從他的鼻子中噴出。

夜星魂:……難道昨晚的戰鬥中受了內傷?!現在才發作?!

手忙腳亂的把小夕的連衣裙拉回原狀,夜星魂就沒搞明白,這個穿起來那麼麻煩的連衣裙,怎麼一下子就脫掉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善解人衣……咳咳咳……

好半天才止住了鼻子中潺潺的鮮血,夜星魂腦海中一片空白,不時還浮現出一對豐滿的小乳鴿,一擊堪堪一握的柳腰和平坦小腹,最爲過分的是他記得很清楚,小夕那柔嫩的三角地帶居然也是紫色的毛髮!


太罪惡了,全部清空!格式化!毀屍滅跡!夜星魂腦袋都快宕機了……

看着陷入“抓狂”的夜星魂,小夕一副疑惑心疼的模樣,只是……那微微翹起的嘴角怎麼就有些別的意味呢……

“乖乖在這待着!哪都不許去,等哥哥回來,知道嗎?”

夜星魂感覺再不去衝個冷水澡他就要瘋掉了,囑咐好小夕,夜星魂頭也不回的衝進了浴室。

傻主人,人家好不容易纔來到你的身邊,又怎麼能讓你逃走呢!

緩緩的盤膝坐在沙發上,小夕嘴角彎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怎麼看都和夜星魂如出一轍,在其精緻的俏臉上增添了一抹妖異的美感!

只是這股妖嬈的弧度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小夕重新回到了一個天真浪漫的純真少女,起碼外表看起來是這樣的。

因爲隨着夜星魂衝進浴室如此之大的動靜,再加上也到了起牀的點了,白芯踩着慵懶的步伐走下了樓梯……

“你醒了啊,你是叫小夕對吧~你是怎麼認識星魂的呢?”

來到小夕面前,白芯親切的蹲下身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白芯總覺得這個少女並不是向她表現出來的那樣的純真懵懂,說不出原因,也許是女性的直覺吧。

雖然驚訝於小夕眼睛的顏色,但是和夜星魂一起待久了,她已經習慣了自己的小男人身邊的一些奇怪事情,自然也就很容易的接受了小夕紫色眼眸的事實。

一副戒備的神色看着白芯,小夕沒有絲毫回答白芯問題的意思。

小夕清晰的從白芯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之屬於她主人,如今的星魂哥哥的氣味!這讓她非常的妒忌,也非常的不爽,要不是怕夜星魂會生氣,她真想戲弄這個女人一番!

但想要她回答問題,別說門了,連窗戶都沒有! 雖然很奇怪教授這麼輕易就放過了自己,但夜星魂可沒賤到上前去問爲什麼這麼輕易的就通融了自己。

當然了,某個死胖子是絕對的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