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則訣十一大法則:時間法則,空間法則,光明法則,黑暗法則,死亡法則,生命法則,雷系法則,火系法則,風系法則,水系法則,地系法則。)韓雨則是感悟其中的七大法則,分別是空間法則,生命法則,光明法則,雷系法則,水系法則,風系法則,土系法則。

海洋訣神功韓雨也修煉到了頂峯,此刻韓雨可以說是仙界的無敵至尊。

韓雨輕易出手,頓時將仙界四帝的人馬頃刻間滅的是乾乾淨淨。

後來韓雨直接去了一趟人間界,將人間界的PK一族帶上了仙界,然後交給張鵬讓其好生髮展。

而韓雨則是一個人單挑仙界四方帝君。揮手間將四方帝君給滅了去。這等實力不可謂不強。

最後了卻仙界之事後,韓雨直接帶着小白飛昇到了神界。

來到神界,見到了金鱗巨蟒,最後得知自己的父母已死,韓雨傷心不已。兇手則是神界的至尊神尊,實力深不可測。、韓雨不顧一切來到神界神山之巔,挑戰神界的至尊王者神尊。

七系法則的威力是巨大的,當韓雨最終與同樣領悟七大法則的神界至尊神尊(也就是韓雨的殺父殺母的仇人)激戰時,最終敗下陣來。原來雖說同樣是領悟了七大法則,但是韓雨只融合了其中的三系法則,但是神尊卻已經融合了其中的四種,最終韓雨因爲法則沒有神尊融合的多而落敗。

落敗後的韓雨被小白救走,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韓雨將自己父親留給他的黑色神力與自己海洋訣修煉而成的藍色神力相融合,誕生了變異的神力,藍黑色神力。


藍黑色神力不僅擁有毀滅一切的力量,還讓韓雨領悟了死亡法則(死亡法則別稱就是毀滅法則)。

這下韓雨不僅實力大增,連法則都比神尊多領悟一個。最終與神尊的一戰,韓雨將神尊打的是狼狽不堪。就在韓雨快要殺死神尊時,神界的頂級存在創世神(也稱始神)出現了。他阻止了韓雨,說神界沒有他不行。一氣之下的韓雨與創世神打了起來,不過卻被創世神打的遍體鱗傷。在最危機時刻,小白的戰力與韓雨的戰力結合了,令韓雨一下子融合了其中六種法則玄奧,實力超過創世神一倍有餘。

就在韓雨快要將創世神殺死時,創世神的主人混沌神出現了。原來,只要領悟六種法則以後,你就超脫了界面空間規則的限制,你便成爲了混沌神。便可以去混沌界,那裏將全是混沌神,而混沌神便可以自行創造自己的宇宙空間。這個神界便是那個叫韓雨不要殺創世神的混沌神所創造的。

最終韓雨還是賣給了混沌神一個面子,然後與這位混沌神一起飛到了混沌界,一個遍地都是混沌神的地方。(全書完)

PS:有些爛尾,但是總比太監好,大家說是不是。呵呵……《戰力修神》終於寫完了,雖說爛尾了,但好歹也是我的第一本小說,還是完本的,不容易啊!

廢話我也就不多說了,我的新書將會出現,敬請大家期待! 天地乾坤,茫茫無際,神洲大陸,一分爲九。人們只道九洲無垠,乃不知這神洲,外環萬里大山,東臨無盡之海,非人力可及其邊界。

嘗有好奇之人慾探九洲之外,或造船出海,或結隊入林。未走數裏,便現兇獸阻攔,入林越深,兇獸越猛,後都無果而返。人類終知其渺小,不敢再以肉身犯境。

但林中兇獸爲人所觸動,紛紛躁起,躥入九洲行兇,人類成羣阻擋,與之僵持。可人力有窮而羣獸無盡,此終究並非長久之計。

時有一老者,預言獸潮將至,不日將兇獸橫行,神洲塗炭,人笑而嗤之。若干年後果有如潮兇獸林中涌出,人們大驚,紛紛抵禦,無奈兇獸殺之不盡,人類終無力可擋,九洲淪陷。

待獸潮退去,神洲平靜。僥倖之人一邊修養生計,一邊尋找求生之道。過了千年,不知何時,上古道法竟爲人所窺知,人們紛紛修習。

修習初始只爲強體而抵禦兇獸,此後不久,見少數之人竟能驅物飛行,甚至長生不老,一時間衆人趨之若鶩。

正當神州強者蠢蠢欲動,妄想再次開闢十萬大山之時,獸潮又至。起初憑藉高深道行,人們面對兇獸遊刃有餘。然無盡兇獸如滾滾波濤連綿不斷,神洲終於再次淪陷。

痛定思痛,人們開始相互交流,相互學習,一時間道法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又過千年,代代相傳的道法不斷改進,開枝散葉,涌現衆多門派。

前車之鑑,人類不敢再妄圖深山大海,退而扼守九洲外環。長年累月,外環四洲幽州,豐州,滁州和交州紛紛結幫,分別是“昆吾門”、 “蓬萊島” 、“彌陀山”和“虛懷谷”

此四門派爲正派之首,不僅防範兇獸入侵,而且對抗魔教妖孽,弘揚人間正氣。

後數千年,兇獸平靜,神洲之地一片祥和。人們對於道法修習的熱情漸弱,紛紛轉而打造神兵利器,或是尋找上古遺物,妄想一夜成神。

這一日,一個不知名的小鎮來了一個白鬚老者,在地上寫了一首打油詩。

獸地綿延猶未開,


潮汐起伏無人來。


將死之人一聲嘆,

至今尋龍問誰載。

衆人不解,只感怪哉,有好事之人將詩每行第一字連成一句,竟然是“獸潮將至”……

……

綿綿春雨,讓這本是生機勃勃的綠林有了一份蕭索之意思,萬物都安靜的聽着雨聲,好似在等待着春雨微收,日光綻放的時刻。

“嘖嘖……”幾聲急促的聲音在那寧靜的林中迴盪,正是腳底與那泥地粘合之後發出的響聲,與雨聲交輝成趣,甚是好聽。

一隻灰兔不知是不是好奇,探出了小頭,想要看個究竟。

忽然陣風吹過,兩個身影急速掠去,驚得它急忙縮回洞中,不敢動彈分毫。

林中,一個紅髮的中年男子,此刻正色跑着,臉上滿是警惕神色。他的身旁,是一個白衣女子,容貌秀麗,皮膚白皙。女子的肩頭靠着一個五六歲的小童,圓圓的臉,紅紅的發。

不知是睡着還是怎的,小童此刻閉着雙眼,甚是平靜,就算偶有雨水穿過那濃密樹蔭拍在他的臉上,他也渾然不知。

“小心些,有氣息。”紅髮男子忽然駐足,神色凝重的朝着身旁女子輕聲說道。

女子一聽,也是一驚,急忙站住了腳步。

忽來的停頓,讓那肩上小童有些不滿,他發出“嗯……嗯……”的聲音表示抗議,雙眼卻不曾睜開。

女子急忙收斂了臉上的懼色,輕輕拍打着小童後背,那一股溫柔藏不住,統統透了出來。

“小虎……小虎,媽媽在,乖乖的。” 傲嬌總裁的倒追妻

小童似乎對這招非常受用,將腦袋翻了個邊,繼續睡起。那長長的睫毛被雨水打上,頓時一顫,讓人看了頗爲心疼。


“來了。”男子輕聲提醒,聲音中帶些痛苦。

話音一落,前方空氣一陣動盪,幾息之後,一個黑衣人站在那處,身上斗篷遮住了臉孔,看不清是誰,但是那透出的氣勢卻讓眼前這紅髮青年微微顫抖。

“想跑?留下他……”黑衣人開門見山,手指就朝着那女子的肩頭點了過去。

紅髮男子咬着嘴脣,臉色一片蒼白,可是眼神卻依舊凌厲,在那裏狠狠說道,“你追了我們數日,究竟爲何?”

一聽這話,黑衣人哈哈笑起,“爲何?你比我更加清楚,這是你的命,也是他的命,廢話別說,若是不肯交出你兒子,便動手吧。”

紅髮男子捏緊了拳頭,身上的氣勢也收斂了下來,忽的,他猛的跪在地上。那地面本是水窪,此刻被猛的一跪,濺在空中,剛好灑在他身後那白衣女子的身上,污了一片。

“求你,放過我們一家,我保證帶着妻兒躲得遠遠,不會再踏入神洲。”

這一跪,也將那紅髮男子最後的氣勢砰然消散,此刻他猶如一個罪人,在祈求別人的諒解和寬慰。

黑衣人卻冷冷一笑,慢慢朝前走去,他連正眼都沒看那紅髮男子一眼,只是死死盯着那白衣女肩頭的孩童,目光中,盡是貪婪。

白衣女見他靠近,不由後退兩步,那抱着小童的雙手,更加緊了半分。小童被箍着難受,便輕聲**以示抗議,眼睛卻依舊沒有睜開。

“給我……”黑衣人伸出了右手,張開了那隻碩大無比的手掌,掌心全是斑駁紋路,甚是恐怖。

白衣女面色恐懼,卻死命搖頭,那淚水不由自主就涌了出來,與臉上的雨水混在一起。

“嘿嘿”一聲,黑衣人那大手就要伸來。

忽然,一股氣勢猛的漲起,那紅髮男子衝了上來, 心機美人 ,二人緊貼在了一起。

黑衣人大爲驚訝,適才的輕敵讓自己如今陷入了不利。只是二人道行差距巨大,他輕輕發功,一股氣息從他的後背而出,穿入了紅髮男子的胸膛。

“噗……”血箭狂噴,正好噴在白衣女子的面上和他肩頭小童的後腦。

只是那小童也是一頭紅髮,那鮮血映在上頭,卻是一模一樣的顏色,絲毫不差。

“今日就算拼了沒命,也要與你同歸於盡。”紅髮男子雖然身受重傷,但是那雙手依舊死死扼住對手雙肩,不曾離開分毫。

“照顧好兒子。”紅髮男子衝着前頭喊道,身體卻開始發光。

這本是一句極爲平常的囑咐話語,可是如今在這紅髮男子口中說出,卻讓那白衣女如被雷擊,怔在那裏。

“天哥,不要……”白衣女良久才反應過來,望着自己丈夫越來越亮的身影,她用盡力氣吼出這話,可惜正好一聲春雷,將她的話語完全堙沒。

黑衣人此刻才顯得有些慌張,“等……等一下,難道你想……”

紅髮男子朝着對面母子二人最後看了一眼,眼神中皆是不捨。隨後,身上光芒越來越盛,到最後濃濃的都看不見而人。

盛寵影後:影帝求隱婚 不要……”黑衣人發出一聲厲吼,撕裂這雨林。

“不要……”,同樣的話語,在那白衣女子口中說出,聲音甚輕,好似有氣無力,但是卻裹着滿滿的絕望。

只是不管是誰的勸阻,都無法讓那紅髮男子停下動作,那光芒最後一閃,二人瞬間化爲齏粉,消散在這林中。

此情此景,這白衣女子早已泣不成聲。不知是不是聽到母親哭泣,那小童微微轉醒,揉弄着惺忪的雙眼,奶奶地喚道,“娘,您怎麼了。”

女子見到孩子轉醒,那抱着的雙手更加的緊了,眼淚涌出,順着臉頰流向小童髮絲,順帶着適才那紅髮男子的血跡,一起向下流去。

不知哭了多久,白衣女子才收斂了那份傷心,小童乖巧一直縮在女子懷中,輕輕安慰。

“小虎,隨娘過來,娘有話要與你說。”此刻那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不知心中作了什麼決定。

那小童也是乖巧,隨這白衣女子到了一棵大樹底下,底下樹洞,正好容下二人,二人席地而坐,女子叮囑起來。

那小童本就生的頑皮,那個小腦袋不停環顧,似乎是在尋找他那消失的父親。

“娘最後再說一次,這玉佩千萬不能離身,知道了嗎?”不知叮囑了多久,白衣女子總算講完這最後一句。

“好了,小虎,以後照顧好自己。”女子猛的起身,卻讓那小童有些莫名其妙。

“娘……你……”剛想問話,忽然脖頸被點,小童踉蹌一步,猛的倒地,正好躺在那樹洞之中。

“天哥,我來尋你……”女子說的堅定,只是最後又用力看了那小童一樣,眼光中溫柔乍現,淚霧朦朧。

忽然間,她的身上也閃起一堆光華,與適才那紅髮男子一模一樣,光華流轉,身體猛的消失,誰也不知去向何處。

雨勢收斂,猛的轉小,漸漸便不見了。

……

陽光從那雲間漸漸探了出來,透過樹蔭向地上照來。

一滴雨水被那葉子含在裏頭,卻又掛不住,猛的落下,正好落在一片水窪,響起“叮咚……”一聲。

水窪之旁,樹洞裏頭,一個五六歲的小童,安靜躺着,他不知父母狀況,此刻臉上掛着的是滿滿的幸福,偶爾的,還有一絲笑容。

那隻野兔驚嚇了許久好不容易等到平靜下來,便想來探一探外頭情況。

“爺爺,有個哥哥,睡在這裏,快來看看……”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嚇得那野兔再次縮頭,不敢出來。

聲音一落,一個女娃上前,大約三歲,朝着那樹洞,一邊招呼她爺爺,一邊端詳起裏頭小童來。

…… 寧靜的月山村是美麗東洲的一個小村,民風淳樸。自從十幾年前出了一個通天期的高人之後村內頓時興起一股修煉之風,人人都希望效仿前人,將來能成人中龍鳳。

“啊……哈……”村口的大榕樹下,十幾個少男少女排列在那裏,整齊的比劃着一些姿勢。

“嗒”,一滴晶瑩汗水滴落,瞬間沒入土壤,成爲了那花草的養料。

這些孩子都是村子裏的希望,一年一次的門派選拔明日就要開始。民間傳說獸潮臨近,各門各派都紛紛招攬弟子。一方面保衛家園,另一方面也是爲了剿滅各洲魔教,弘揚人間正道。

東洲雖然相對平靜,但是魔教分支合歡派卻也屢屢作亂,前幾日又出了幾起擄人事件,幾名少女無辜失蹤,村子裏也是有些頗不安寧。

龍小虎此刻慵懶的躺在村口的榕樹底下,正閉着雙目享受那悠閒的時光,陽光透過稀鬆樹葉將他英俊的小臉照的一片斑駁,雖然只是十五六歲的少年,眉宇間的英氣卻已是藏不住了,若是隻看容貌,乍一見這少年將來必是人中龍鳳。

“哥哥”,清脆的叫喚,隨着散開的人羣,一個清麗少女向樹下跑來。龍小虎起身拍了拍臀上的塵土,甩了甩一頭紅髮,送過去一個燦爛微笑。

“小云,莫要偷懶哦,明日就是選拔日了。”龍小虎有些關切的對着那少女說道。

小云此刻笑顏如花,汗溼的頭髮粘着額頭,俏麗的臉龐此刻掛着些許“珍珠”,陽光下那笑臉美麗異常。

“門派選拔有什麼了不起,若是沒選上,小云便天天陪着哥哥了。”小云笑嘻嘻的對着龍小虎說道。

龍小虎捏了捏她的小臉,笑道,“我妹妹是村裏天才,修煉兩年便築基五層了,前幾日那個蓬萊島的漂亮姐姐不是已經找過你了嗎?明日是不是隻要走個過場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