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沐瑯豫伸出滿是血跡的手,輕輕揚起去觸摸那如玉的容顏,那真實的觸感,讓他知道,妍兒真的回來了,她真的回來了,心裏從來沒有像此刻活躍過。

“妍兒,我怕這輩子太短,所以想辦法讓我們能長長久久的在一起,可終究是我太貪心了。” 沐瑯豫臉上那種痛苦的表情,他的瞳孔傳遞出來的信息,只有內疚和痛苦,而且會傳染,讓衆人在那一剎那,也深深體會到了他的痛苦。

這樣的感覺,誰都不想有。

“這些,我每天都看得到的,對不起,瑯豫,給你帶來了那麼大的痛苦。”

穆欣妍的聲音很溫柔,那輕輕一笑,如星空閃耀的明月,帶給人一種希望滿滿的感覺。

沐瑯豫徒然一震,她那內疚的眼神讓他感到心臟一陣強烈的收縮。

他爲什麼會覺得心很痛,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寧願自己從來沒有傷害過她。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他寧願自己從來沒有救過庚樂羽。

他的生命裏只有她和他。

“妍兒,是我對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的族人就不會被庚樂羽滅族,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咳咳……。”

激動之下,沐瑯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穆欣妍一看,瞬間看向沐雲軒。

“救他。”

她雖然復活了,可也丟了百年的修爲,她現在也就是一個廢人。

除了可以轉化神魂體以外,她什麼都做不了,轉化神魂體是她們翼鳳一族的天賦。

沐雲軒快速的搖了搖頭,“前輩,他想用陌兒的精元煉製不死丹藥。”

“因果循環,他已經不欠任何人了,若是他今日沒有救我,他的惡便是他的果,可今日他救了我,他當年所欠下的一起,終會一筆勾銷,而且以後,他也在無力做任何事情了。”

穆欣妍平靜的的說道。

沐雲軒終究是猶豫了好一會才走過去,快速的往沐瑯豫身體裏注入一股玄氣。

沐瑯豫蒼白的臉色漸漸的恢復了很多。

“軒兒,謝謝你!” 醉風裏的愛情 沐瑯豫感激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不說話,冷冷的站在一邊。

這一刻,看到妍兒,他真的捨不得死。

穆欣妍低頭看着他,她的心裏頓時五味雜陳。

“瑯豫,我一直欠你一個答案,你曾經問過我,如果沒有樂羽的介入,我會不會愛上你,我的答案是會的。”

沐瑯豫一聽,心中有一股熱浪,直衝到眼筐裏。

一百年了,他終於等到這句話了。

“謝謝你,妍兒!”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好聽又幸福,他始終是相信愛情的,他裂脣,笑得很開心。

庚樂羽在一旁,脣無血色,她的心早已經碎了。

她心痛的臉上淚水狂奔。

可誰也不會去在意她此刻的傷痛。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沐瑯豫和穆欣妍的身上。

“瑯豫,睡吧,一覺醒過來,所有的一切,都與你無關,從此你的生活裏,只有開心,你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叫穆欣妍的女人,你就是你自己。”

沐瑯豫一聽,驚恐萬狀的看着她。

這是木塔族的忘情咒語,她居然要給他下詛。

沐瑯豫眼裏一片混亂,卻抵不住陣陣襲來的睏意。

“這是對你最好的結局。”

穆欣妍看向不遠處的柳絮。

“柳絮,我知道你在外邊,進來吧。”

暗中的柳絮目光閃了閃,快速的走向穆欣妍。

“柳絮見過族長。”

柳絮眼中緊緊的看着那地上沉睡的男子。

心如撕裂一般的痛! “柳絮,把他帶走吧!以後他只會記得自己叫沐瑯豫,他會記得你,不會記得我們,他只是他自己。”

柳絮突然跪地,感激地道:“多謝族長成全!”

她的聲音有些哽咽,這一生她都守護在他的身邊,快一百年的情分了,她曾經問過自己,到底算些什麼?畢竟與穆欣妍相比,她什麼都不是。

現在他能忘掉穆欣妍,只記得她。

這種感覺太不真實了。

穆欣妍低頭,淡聲道:“瑯豫,從此我們兩不相干!”

這一輩子,你過得太苦太累,下一輩,開開心心的過吧!

因果循環!

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

穆欣妍擡頭看了一眼柳絮。

柳絮會意,她一拂袖,沐瑯豫消失在穆欣妍眼前,徒留衆人驚疑的目光。

柳絮轉身,快速的離開。

庚樂羽看着這一切,她一陣苦笑,也罷,他既然如此決絕,也不值得留戀,全當是她眼瞎,看錯了人!

他這一生,從來沒有認真的看過自己一眼。

這麼想着,她用盡全力一掌打向自己腳邊的大理石,這股力量能將臨近中的衆人彈開。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沐雲軒快速的出手阻止這一切。

若是他不阻止,穆欣妍就會受傷。

他發現穆欣妍身上沒有一點玄氣。

緊接着一道怒氣衝衝的聲音響起,“你瘋了麼?!”

沐雲軒怒吼道!

庚樂羽笑着,狀似癲狂,她已經失去所有了。

他再次現身,神色依舊那麼冷淡,那麼無情!

庚樂羽眸中劃過一瞬而逝的複雜。

“穆欣妍,你爲什麼不一直在地獄待着,爲什麼還要出來礙了我的眼,擾了這天下的安寧。”

一滴熱淚劃過庚樂羽臉頰,她的聲音極盡嘶吼!

那個她愛了一生的溫潤如玉的男子,那個就是生氣也美的令人移不開眼的男子,那個眉眼溫柔極了的男子,爲何突然之間有如此大的轉變?

都是因爲眼前這個女人。

這一切都是這個女人造成的。

難道就是因爲她讓他和穆欣妍之間有一些誤會?他就要這樣對自己嗎?

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他們剛剛認識的時候,他對自己噓寒問暖,可他認識穆欣妍以後,這一切都變了。

在他殺了穆欣妍以後,他去了誰也找不到的大海里,下定決心,緣分不到,永不出來,如此,便可不再相思罷。

他走了以後,她也陷入了絕望。

她在絕望中活過來,就是想滌盪了天下,讓他對她另眼相看。

穆欣妍緩緩走到她的面前,溫柔一笑,淡聲道:“樂羽,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不管你怎麼做,想做什麼?得不到就是得不到。”

從此世間再無沐瑯豫,他散盡一生修爲,以後,他過的就是就是自己的人生。

“穆欣妍,得不到嗎?我要讓你看看,本座是怎麼顛覆這天下的。”

說完,庚樂羽的身子漸漸變得透明。

穆欣妍站在原地,清新一笑。

顛覆天下嗎?

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走向赫雲霆懷裏抱着的馨兒。

柔聲道:“馨兒,過來阿婆這裏。”

馨兒卻嘩啦一下哭了出來。 “我要我孃親,我只要我孃親回來。”馨兒哭喊着。

“傻孩子,你孃親會回來的,你孃親不是告訴你,她一定會回來的,讓你等着她嗎?”

穆欣妍柔聲安慰着馨兒,嘴角帶着溫馨的笑容。

這一醒來,就能看到她的外孫女。

這是她的福分!

她臉上眼淚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她的陌兒命苦,三世爲人,卻不得善終。

一百年年匆匆而過,她希望陌兒這次會有奇蹟發生。

“前輩,陌兒她現在在哪?”沐雲軒很着急,他想立刻見到她。

穆欣妍看向他,“她去做她該做的事情了,你好好的在這裏就是對她最好的。”

“不。”沐雲軒搖了搖頭,痛聲道:“前輩,我不能讓陌兒一個人去冒險。”

穆欣妍輕輕勾脣,沉睡了一百年,她依舊很美!

“可你去了又能幫助她什麼呢?”

“前輩,陌陌真的會沒事嗎?”

慕容邵峯走到穆欣妍身邊擔憂的問道。

穆欣妍淡淡的看了慕容邵峯一眼,冷聲道:“回你該回的地方去吧!陌兒她不會有事,終於有一天她會回來的,你們誰也幫不了她。”

你們誰也幫不了她。

這句話深深的撕扯着衆人的心。

慕容邵峯有一時間的恍惚。

穆欣妍不喜歡他,那雙冷淡的美眸裏,明顯的能看出一絲不耐。

慕容邵峯眼眸一深:“多謝前輩相告。”

慕容邵峯走到馨兒身邊。

“馨兒,叔叔走了,馨兒不要傷心,你孃親那麼愛你,她不會丟下你和哥哥們的。”

“慕容叔叔,孃親真的會回來嗎?”馨兒大眼通紅,緊緊的咬着粉嫩的脣瓣,孃親走的時候,那樣痛苦。

就像生離死別一般。

她現在回想起來眼淚就會止不住的流。

“慕容叔叔從來沒有騙過馨兒。”

馨兒點了點頭,她知道孃親是不會捨棄她和哥哥們的。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 慕容邵峯溫柔一笑,大步流星的離開。

“大哥,現在怎麼辦,孃親現在生死未卜。”沐雲寒一臉傷心的看着沐雲軒。

“雲寒,你大嫂不會讓孃親有事的,你相信大哥,她們都會平安回來的。”

沐雲軒現在只想找到陌兒。

沐雲軒堅定的看着穆欣妍。

懇求道:“前輩,我現在只想去找陌兒,儘自己的一切力量幫助陌兒。”

“你覺得自己去得了嗎?以樂羽的爲人,只怕她早已經行動了。”

果然,不一會,青楓快速的走了進來。

“聖主,不好了,皓月皇突然帶兵攻打雲城,現在大隊人馬已經到了雲城山腳下了。”

“看看他的速度有多快,樂羽的報復心極強,除了陌兒,你們誰也殺不了她。”

沐雲軒緊緊的握緊拳頭。

他終究什麼都做不了嗎?

“守住明月山莊和雲城,這是你現在唯一能做的。”

穆欣妍看向他,心裏微微嘆氣。

她們母女二人和沐家的緣分真是不淺。

沐雲軒居然成了她的女婿。

饒是這樣,她心裏也不是太開心。

他和陌兒之間,很有可能會有緣無份。

她的女兒,她還來不及見一面就離她而去了。 “青楓,你立刻帶着羽衛隊去阻止君臨天,讓子默,錦程一起過去幫忙,無論如何,不能讓他攻入雲城裏。”

沐雲軒吩咐道。

“是,聖主。”青楓雷厲風行的離開。

赫雲霆抿了抿脣,陌陌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

原來,她早就決定離去了。

狠心的丫頭!

只有你纔會做到這麼狠心。

“雲軒,君臨天已經入魔,我們必須小心一點。”

夜輕寒聽說了陌陌的事情。

他很傷心,頭天晚上她的命星滅了。

沒想到第二天她就出事了。

穆欣妍看了看他們,淺淺一笑,說道:“一個人最大的惡意,就是把自己的理想加強在別人的身上,把所有的結果理所當然的用自己的過程來解釋,並一直認爲自己是正確的,樂羽她已經無法回頭,這次她在這裏受到了重創,回去之後,她必定會修煉巫族的邪術,邪術得以練成,她出世的那一天,地動山搖,滿天色變,烏雲翻滾,生靈塗炭。”

這就是一百年前她預測到的結果。

如果陌兒夠快,應該還來得及阻止這一切。

“前輩,齊兒和櫟兒已經去找生死魔圖了,有了生死魔圖就可以打敗庚樂羽了。”夜輕寒突然想起了生死魔圖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