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

或許,也是一條有著無限光明的路。

只是在眼下來說,這是絕對無法達成的絕路。

「算了,別說這個。」鳳焯微笑道,「林風你應該不急著走吧?」

微微沉吟,林風點頭道,「還能呆一個多月吧,並不急。」人類世界所有事自己都已安排完畢,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毋須操心。唯有自己答應舜帝的『帝位爭霸賽』,必須要參加,不過還有一個多月緩衝期。

「好,不知雅竹趕不趕得及出來。」鳳焯輕道,「不過她這幾年閉關時間都很短,或許這次能碰上面。」

「希望吧。」林風笑了笑。

雖然自己也很想見見娘,但無謂強求。

相比起這個,解開身世,認回外公,這一趟自己已經收穫良多。

「先住下吧。」鳳焯拍拍林風肩膀,笑著起身,「過幾天,我會公布你的身份,舉行『認親歸祖』儀式。」



「外公這……」林風面色微變。

自己自然清楚,這所謂的『認祖歸親』儀式是什麼,屆時外公要承受多大壓力!

鳳焯微然而笑,眼中閃過一分執著,「二十多年前,我已經錯過一次,二十多年後,我不想再讓自己後悔。」

「可是……」林風輕抿嘴唇,頗是猶豫。自己很清楚外公這麼做的用意,若真將自己認親歸祖,意味著承認自己為族群一員,神殿便不能再如此明目張胆對自己動手,但…此舉無疑是和神殿決裂,更會給族群帶來很大麻煩。

「由他吧。」紅眉老祖笑道,「因為雅竹這丫頭,族群和神殿本就已經貌合神離,也不差這麼一點。你不由著他,我怕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安心,放不下那擔子。」

望著紅眉老祖,再望向鳳焯,林風微然而笑,「那好吧。」

… 林風,並未推辭。

安心的在族群中住了下來,也很快結識到了第一個朋友,鳳華。

鳳華和鳳銘是堂兄弟,不過兩者性格並不相同,鳳銘更固執一點,鳳華更圓滑一點,為人簡單熱誠。最重要的是,他並沒有太大種族之分,似乎是受母親的影響,自己和鳳華很談得攏。

武鬥場外。

「呼!」「呼!~」鳳華面色青白,氣喘吁吁。

相反,對面而立的林風則面色平靜,絲毫沒有半點不支的跡象。

「又輸了,你這小怪物!」鳳華咧了咧嘴,倒是坦誠的很,一屁股坐在地上。

「謙讓了,華叔。」林風微笑道。

「謙讓什麼。」鳳華無奈的聳了聳肩,「我可沒留手,實力盡出,三戰三敗,真是不服都不行。」望著林風,鳳華眼眸粼粼,「確實不愧是雅竹姐的兒子,血脈如此之強。」


林風雙眸輕動,心中也很是好奇。

自己這親生母親,實力到底會是何等之強,聽外公說,十幾年前母親便已突破為聖王級,如今…實力可能已經和外公不相伯仲。

可惜,始終緣慳一面。

「準備好了么?」鳳華隨口問道。

林風回過神來,知華叔所言為何,不由淡笑點頭。

明日,便是外公所言的『認親歸祖』儀式,自己的身份將正式塵埃落定。

「不緊張?」鳳華笑道。

「為何要緊張?」林風反問道。

「哈哈!~」鳳華洒然而笑,「也是,沒什麼好顧忌,以族長的身份地位,還有老祖撐你,就算有什麼反對聲音都能壓下去。不過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在很長一段時間或許你會成為族群的…『敵人』。」

林風微笑道,「我無所謂。」

其它人怎麼看自己,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知道在做什麼,有沒有必要這麼做。


確認自己身份事小,若此事能讓外公解開心中的結,不再內疚。能讓外公與娘和睦如初,那便一切都值得。至於自己能得到什麼,利益如何,這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反正自己過不了多久便會離開。

「林風,千萬小心一個人。」鳳華面色倏地正然。

「我知道。」 大叔別想套路我 ,這個人,外公和自己提過,族內第二強者。僅次於紅眉老祖的——

鳳閔!

鳳耀之父。

古族,對於血脈傳承相當看重,鳳耀因自己被殺,鳳閔對自己一家人必然恨之入骨,加上神殿在一旁虎視眈眈,真要做出點什麼事也不稀奇,確實不得不小心。

「嗯。」鳳華笑道,「其實我也是杞人憂天。有老祖在,鳳閔應該也不會亂來。」

「希望如此。」林風微微一笑。

鳳棲大地。

「神使。鳳焯明天將會舉行『認親歸祖』儀式,正式認回林風。」執法長橘准正色道。

「我已經收到消息。」佐面色平靜,把玩中手中的珠子,眼中閃動著爍然光芒,「少了對眼睛還真不方便,這並不封鎖的消息沒想到這麼晚才知道……」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神使?」橘准問道。

「唔……」佐微微沉吟,眼眸精光微閃,「聯繫到鳳閔了么?」

橘准搖了搖頭,「他拒絕和神殿通話。」

佐面色陰沉,「這老古董。兒子就這麼被殺,還是那副狗德行。」

「怎麼辦?」橘准眉頭皺起。

「讓我想想……」佐沉吟片刻,眼中光芒變幻,儼然心中已有定計,「去把剛加入神殿的…那叫什麼來著?」

「燭冢,燭龍一族的天才,新星戰古族亞軍。」橘准拱手道。

「對,把他給我叫過來。」佐嘴角划起一抹冰冷弧度。

「是,神使。」



熱鬧紛呈。

熗鳳古族,已經許久未曾試過如此熱鬧。

一片巨大的火焰盆地,散發著如惡魔般噬人火焰,好似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冠,讓人無法靠近。周圍不止匯聚了無數熗鳳古族強者,便連其它族群都有武者前來。

鳳焯,來者不拒!

似乎,想以此表明立場態度。

這一次,他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初衷,認親歸祖儀式,勢在必行!

「好多人。」鳳華為之驚詫,環望四周,「火蜒一族的族長,爆炎一族的長老,還有…鄔鳳古神的徒弟?」望著那一張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龐,鳳華此刻震然無比。

因為他所見到的這些,都是南部古域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聖王級!

「嗯。」林風微然而笑,點頭應道。

自己卻也是感應到了,十幾道聖王級彆強橫的氣息,確實讓自己頗感震驚。

這僅僅只是南部古域而已!

古族,真的好強。

不過……

林風目光望去,這些氣息如此強橫的聖王級強者,此刻都圍聚在紅眉老祖周圍,彼此相交談,頗是其樂融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林風望向鳳華,輕道,「老祖實力很強?」

鳳華目光也是投去,洒然而笑,「想不到?」

「確實。」林風坦然一笑,「平日里見他像個老頑童般,沒想到…實力竟如此強橫。」

以自己的實力,對聖王級別的氣息僅僅只能勉強感應,知道他們的存在,但實力是強是弱卻無從分辨。只知紅眉老祖在熗鳳古族中實力最強,卻不知到底強到什麼地步。

眼下看來,很不一般。

哪怕在眾聖王級別的強者中,應當都是上層大人物。

「南部古域排行前五的強者,其實除鄔鳳古神外,排行第二到第五的強者實力相差都不大。」鳳華眼眸閃爍,「誰強誰弱還真不好說,畢竟未曾真刀實槍戰鬥過。」

果然!

林風心中隱約明白。

「其實。若非老祖撐你,單以族長力量未必能舉行『認親歸祖』儀式。」鳳華微然一笑。

「噢?」林風心之若動,望向鳳華。

鳳華眼中閃過一份崇拜,「老祖不止實力強橫,人脈也相當不錯,尤其是和鄔鳳古神私交甚佳。傳言年輕時兩人便已結識。」颯然而笑,鳳華道,「現在你知道為何族長能夠放心舉行『認親歸祖』儀式了。」

六跡之夢魘宮

神殿在古族雖為『中立』,然畢竟是橫跨古族所有區域的強大勢力,麾下強者數之不盡。

單看各族群對神殿的態度便可見一般,神殿在古族中享有極高的聲望和地位,像外公這樣公然挑釁神殿,完全將神殿透明化,儼然非普通族群所能做到。唯一的可能便是——後台。

熗鳳古族,同樣擁有極強後台。

眼下看來就是古族七大古神之一的『鄔鳳古神』。

超級穿越系統


「有機會好想見一下他。」林風眼眸輕爍。

倏然不知,在年少時早已是見過鄔鳳古神,也因那塊『古鳳令』救了自己一命。

「見誰?」鳳華微怔,話音剛落,霎時間一片轟然聲響起,那火焰盆地上火芒好似火龍般竄升而起,一道盎然身影從天而降。帶著高不可攀的氣勢,雙目炯炯有神。

族長。鳳焯!

來了!

林風眼眸微微亮起,心境平和。

從外公神態表情便可看出,此時的他和三天前已是完全不同,似乎放下了什麼,決定了什麼,那種果斷由心散發。林風微然一笑。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讓外公愧疚了二十多年的包袱,如今終於放下。

此次認親歸祖儀式結束后,想來外公再不需要懺悔。

或許當年他確實做錯了,然人無完人。孰能無過,若連自己至親親人所犯下的小錯誤都不能原諒,枉為男人。

「歡迎大家來到熗鳳古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