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在靈域得知他會陪著回天香城,小月對歸家是愈發期待;如今聽到姜晨要藍星回南嶺的話語,卻是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心中所有的思緒都已拋卻,只希望此次談話快點結束,然後自己好進去陪伴安慰,

撒旦總裁,別愛我 ,沒理還有其他人在場就直接投進懷中;無聲顫抖與用力緊抱時刻觸動著心弦,想要幫他分擔卻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另一邊,

門外姜晨看到相擁的畫面,無奈嘆息后默默關上房門;知道如今說什麼都沒有用,畢竟這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沒回古域那該有多好,根本就不會有現在的情況,

內心充滿煩悶的姜晨,想到還有未解的疑惑,很快決定先離開這裡不再刺激藍星,便找向先前突然折回說有事的影魂……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中州城,城南郊野,沐家客房,

小月雖然不知道能夠說些什麼,但很慶幸好在自己還沒有離開;不然沒能在這樣的時刻陪伴他,事後才知道的話根本無法想象,

沉默的相擁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直到府上侍女前來送餐才打破;小月剛想勸說藍星先吃點東西,沒想到卻聽到他率先發出提議:「小月,先吃點東西吧,然後早些休息,明天還要趕路呢,」

消息的衝擊下已忘記明天就要離開的事情,直到藍星這時突然提醒小月這才猛地反應過來:「趕路,天星,那你呢,」

看著充滿悲傷的雙眼,小月似乎讀到了決定,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只想能夠多陪伴下他:「天星,我…我想多留幾天,可以嗎,學長那邊我會跟他說的,」

只見堅定的搖頭過後,終於聽到他開口說話:「不行,小月,你留在這我不放心,我要你明天就離開,我…不想你有任何危險,」

身形被再次緊緊抱住,不舍的心情表露無遺;雖然很想留下來在他難過的時候陪伴,但更不想留下來讓他每天都擔心自己:「恩,天星,那…那陪我吃點東西吧,」

小聲的提議得到點頭回應,小月反而是感到更加擔心;他那毫無異樣的強忍壓抑,比起猛然爆發更讓人不安;很快暗自決定要時刻陪伴,同時覺得要做點什麼才行,

象徵性的進餐過後,房內氣氛變得有些怪異;平常這個時候他不是在修鍊就是有事外出,如今這般不知能說些什麼讓人感覺好沒用,

「天星,上來,我想你…陪下我,」第一次主動要求他上『自己』床,不僅沒有感到絲毫的害羞,反而覺得找到可以做的事情,

待他坐到床邊后,小腦袋立即鑽進懷中,同時想藉由談話來化解氣氛、轉移注意:「天星,我…我會想你的,以後…以後…什麼時候會來找我,」

詢問剛說出,小月就後悔了,很想敲到腦袋讓自己更加清醒:『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天星明明還有很多事要做,』


「小月,我…我不知道,……王階,等我實力成功晉陞到王階,我就會去找你,」這樣的回答過後,氣氛再次變得怪異起來,

抬頭看到他那不好的臉色,小月由衷的感到心疼湧現;很想說點什麼來分散注意力的推動下,突然想起姜晨剛剛歸來時說的那句話,這個想法讓人不自覺的呼吸紊亂起來,

雖然心中充滿著緊張與不安,但是為了他小月還是提議道:「天…天星,我…我們……」

「我們成親吧,」 抬頭望著南方天邊的那絲綠色,心情是說不出的複雜;明明不想讓她傷心難過,可到最後還是……


儘管心中有些悵然,但卻清楚自己仍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伴隨著心中思念的壓下,轉身朝著城北區域走去,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看到藍星默不作聲的獨自離開,姜晨也不知道能跟他說什麼好;雖說早上有告知不會跟著回南嶺,但並不確定他是否樂意見到自己,

隨著其他人先後開始回去,姜晨自然的來到影魂身旁,接著對其小聲的說道:「影魂,藍星他…這兩天的狀態可能不會太好,你就多留意下他,我待會…再去趟天空商會,」

只有點頭回應的繼續離開,看得姜晨真覺得拜託錯人,同時心中有想法浮現:『要是紫雲在這就好了,現在…也就影魂這小子跟藍星的關係最好了,但願他能有些作用吧,』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中州城,城北區域,天空商會,

昨天有神秘強者硬闖武學院的消息已經傳開,今天似乎有同樣的人物徘徊在天空商會附近;先前一面倒的形勢壓制,瞬間因此變得撲朔迷離,

在這條普通的商街小巷裡,有道虛幻的身影隱在暗處,心情沒因為周圍安靜變得輕鬆,反倒對已知的情況感到不樂觀:『怎麼隨便都有王級強者,還讓不讓人在這裡混啊,』


『雖然並不確定,但剛才那位…應該就是影魂所說的保護商會少主的強者,』浮現這樣想法的姜晨,很快又想到不安因素:『這個前提得是…影魂有說實話,』

『目前的情況來看,想要隱秘接近都很難,就更不用說要對付那商會少主,』情況始終明朗不起來,姜晨便決定繼續調查:『既然如此,那還是先了解下中州城的形勢,』

接下來的時間裡,姜晨遊走在中州城的各個位置地段,看到有落單者就拖到陰暗角落盤問,整的自己都不爽:『以前直接詢問藍星就可以,哪用現在親自這麼麻煩啊,』

突然強烈的斧紋感應,瞬間讓姜晨完全愣住:『藍星在這附近,他…他進城做什麼,』

極大的疑惑讓姜晨快速的找向感應方位,見到心不在焉的身影后也是攔下詢問道:「藍星,你來這做什麼,是有什麼事嗎,」

「晨、晨哥,,」突響的聲音讓人一驚,反應過來后的藍星覺得姜晨應該是不放心自己跟來,也就解釋起這次進城的目的:「我先前去找天空商會的少主了,告知他材料齊全后就進行比試,」

「什麼,,你怎麼…,」藍星的答覆帶來極大的震驚意外感,但怎麼不跟我商量、怎麼就私自決定的話卻問不出來,此刻就連與他對視都感到有些困難,

周身蓋過街道嘈雜的沉默,還是姜晨率先出聲打破道:「藍星,這次的比試…可能沒有表面這麼簡單,現在跟我去趟天空商會,將比試的地點定在城外,越少人的地方進行越好,」

藍星雖然不明白姜晨的用意,但還是習慣性的點頭同意下來……

滴…時間推進,視角變換,

商會高層建築的接待間里,有道青年身影站立在窗前;看著下方逐漸遠去的身影,有種不在掌控的感覺湧現,

心中的感覺讓人很不自在,昨天形勢還明明一片大好,只要王階實力的薛老出手,絕對不用幾招就能拿下來,與白銀的交易能輕鬆完成,壓制的方法也能順利得到,

熟料昨天蹦出個神秘強者,不僅將影魂帶離天武學院,而且還同樣入住沐家府宅,今天又還來商會暗中打探,有理由猜測已經知道什麼,事情瞬間就變得難以處理,

「薛老,你去城西的樂居客棧讓『銀』過來一趟,」聽到商會少主這樣示意的黑衣老者,不明白為何與另外競爭者頻繁接觸,不過另外一點更讓他感到疑惑不解:「少主,第一次那位神秘人物並沒有在附近,為什麼還要取消暗中出手的計劃,」

商會少主看了黑衣老者一眼,本來不想回答的他最後還是說道:「薛老,那個…不能排除對方作為誘餌的可能,『銀』他在北原古域,當然可以不在意這裡的事情,但是我不能不在意,我的身份在達到王階實力前絕對不能暴露,」

得知緣由讓黑衣老者恍然大悟,剛想離開的他突然想起些事情:「少主,其實不止是剛才的那位神秘人物前來查探,這兩天武學院的周皓好像也是有意接近商會調查,」

「什麼,,」突發的情況讓人始料未及,不過倒也很快就反應過來:『看來…你已經有所行動,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

「薛老,」商會少主臉上凝重的神情,預示著前些天的輕鬆已消失:「赤魂到底什麼時候能到,」

「應該就這幾天,」同樣意識到情況有些棘手的黑衣老者,很快嘗試著詢問道:「少主,這些事情…要不要告知會長,」

「暫時不要,我自有打算,」只見商會少主急忙擺手說道:「薛老,你還是先去把『銀』叫來吧,其他事就不要多管了,」

待黑衣老者離開后,商會少主緩緩關上窗戶,房內雖然重歸安靜但心情卻是不太平靜:『若讓會長知道我現在就想對付『影』,是絕對不會讓我繼續待在中州的,』

整理完思緒后,商會少主發覺情況還不算太壞:『雖然與預想的有些偏差,不過倒還沒有完全失控,看來…得好好利用那場比試才行,另外…赤魂與『銀』也是能利用的,』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中州城,城南郊野,沐家客房,

明明已經決定壓下心中思念的藍星,看著空蕩蕩的客房卻像有倩影閃現;想著要在比試到來前進行深度閉關,然而思緒卻怎樣也都難以平靜下來,

昨晚的情形歷歷在目,自己確實傷到她的心,

相互約定一生的提議,自己卻是搖頭的回應,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兩年來支撐著不斷前行的動力,在消息傳達的頃刻間化為烏有;以往不管有什麼危險都不會退縮,如今卻只剩下悲痛無言的哀傷感……

考慮過許多種可能發生的情況,但怎麼也想不到是這樣的消息;不免幻想這只是自己的一場惡夢,渴望醒來但周圍的一切真實無變;顫動全身的冰冷隔絕所有話語,唯有那緊貼的體溫暖和著心臟,

「天星,」輕喊聲在耳邊微微響起,雙手不自覺的用力抱住;心中哀傷再也壓抑不住,任由它猛烈的侵襲全身,

沉默的相擁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直到府上侍女前來送餐才打破;回過神來的藍星很快壓下心中情緒,只因為意識到還有人需要自己守護:『不能…絕對不能再失去她了;現在…應該讓她先遠離危險,』

「小月,先吃點東西吧,然後早些休息,明天還要趕路呢,」這樣的提議雖然輕聲無力,但卻蘊含必將送離的決定,出發時間在明天不會改變,

「趕路,天星,那你呢,」情緒雖然有意識的在壓下,但卻無意識的在眼中流露,,古域,此刻已經沒有要急速回去的理由;但是,自己真的做不到就這樣退縮離開,

另一邊,察覺到藍星決定的小月,很快不放心的出聲詢問,但卻只得到搖頭的回應:「不行,小月,你留在這我不放心,我要你明天就離開,我…不想你有任何危險,」

雖然很想留下來在他難過的時候陪伴,但更不想留下來讓他每天都擔心自己:「恩,天星,那…那陪我吃點東西吧,」

接下來象徵性的進餐,兩人都只是吃了一點;接著停下手頭動作后,氣氛就變得有些怪異;想讓他分散下注意力,小月便示意著床鋪道:「天星,上來,我想你…陪下我,」

看著鑽進懷中的人兒,輕撫著那柔嫩的臉頰,隨即嘴角勉強的牽動;看著強忍哀傷的臉龐,自己卻什麼都做不到,由衷的為他感到心疼,

「天星,我…我會想你的,以後…以後…什麼時候會來找我,」這樣的詢問讓藍星愣住,因為無法給出具體承諾,但是什麼都不說又不行,沉默過後終於說出答案:「……王階,等我實力成功晉陞到王階,我就會去找你,」

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內心卻充滿不確定;藍星有信心幾個月後成功晉陞高等武侯,但對於武者界第二大分界階武王階瓶頸,實在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夠成功突破,

很想告知小月實情,但隱瞞的已經夠多,也不想將她牽扯進來;就在藍星還在這樣尋思著的時候,突然就聽到再次讓人愣住的話語:「天…天星,我…我們…我們成親吧,」

聽到提議的剎那藍星瞬間心動,但很快意識到現在還不是時候,,沒有武王階的實力,不僅什麼都做不了,而且連守護都不能,

看著羞赧的將頭埋進懷中的小月,隔著衣裳都能感受到滾燙的小臉,雖然不想拒絕但最後還是拒絕了:「小月,我…我…很抱歉,」

「小月,因為你明天就要回南嶺,這樣時間會顯得很倉促,我…我不想…讓你覺得是我不夠重視,」儘管清楚小月並不會在意這個,但這卻是如今唯一能夠找到的…借口,

當初在南嶺金之族跟小月表白后,藍星就不確定之後的未來會怎樣;雖然顧慮隨著相處逐漸消失掉,但如今卻莫名其妙的再次出現,對於未來真的充滿太多不確定,

低頭看到瞬間紅透的耳根,藍星真的很想改口答應下來,但是顧慮讓他完全說不出來:「小月,我…我並不是不想,我只是…只是……」

解釋的話語沒能表達通暢,小月反倒自然的接過話語:「天星,沒…沒事的,是…是我太突兀了,你不用在意的,」

心中的歉意讓人無法對視,久思后藍星終於改變提議:「小月,我們先約定婚期,可以嗎,等我回去找你時,我們到時就成親,好嗎,」

沒有拒絕的點頭同意,讓人忍不住再次抱住;但剛才的拒絕卻給這次擁抱帶來些許不自然,難以面對的藍星覺得如今外出下可能比較好:「小月,我…我現在去找沐宇再確定下寒毒情況,另外再找祁俊學長看明天什麼時候出發,」

另一邊,小月雖然不想他以這樣的狀態外出,但挽留的話語到最後也沒能說出來;空蕩的房間內留下的是不舍與心疼,只能看著他難受卻一點都不能分擔,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中州城,城南郊野,曠野空地,

離別的場景與預想中的完全不同,沒有過多的話語唯有決然的送離;儘管很想親自送她一段路程,但最終還是停下不舍的腳步,

隨著視線中身影的消失,心中的留戀也開始收起;雖然刻意的想要壓下思念情緒,但好幾次還是忍不住抬頭南望,

「呼…,」深呼口氣后,藍星決定找點事情來轉移下注意力,便打算前往天空商會答應那場比試;這是能讓姜晨重塑肉身的機會,絕對不能受到情緒影響而放棄,

前往給出答覆的過程非常順利,只要材料搜集齊全便可進行比試,讓人意外的是回去途中遇到姜晨:「藍星,你來這做什麼,是有什麼事嗎,」

突響的聲音讓略微失神的藍星完全一驚,反應過來后也是解釋起這次進城的目的:「晨哥,我先前去找天空商會的少主了,告知他材料齊全后就進行比試,」

接下來,姜晨突然想改變比試地點,藍星雖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還是習慣性的點頭同意;時隔多日被姜晨再次附身,那感覺是說不出來的怪異,

滴…時間推進,視角變換,

這次商會之行雖說有些收穫,但藍星的狀態更讓姜晨擔心,無事的樣子實在是太過反常,像是完全沒有得知那個消息,

擔心藍星會憋壞的姜晨,覺得有必要詢問下他今後的打算,放在以前自己直接給他安排就行,但如今不確定他會接受:「藍星,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晨哥,這些天我想閉關修鍊下,然後靜待那場比試到來,」這樣的打算讓姜晨覺得分散下注意也好,同時也是想到讓注意力更加分散的方法:

「既然你想閉關修鍊,那待會回去沐家后…我跟你說下古域傳承武技最終式的修習方法吧,」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中州城,城南郊野,沐家庭院,

與藍星共同待在密閉房內,姜晨想想都覺得不太自然,於是剛到庭院就開始說道:「藍星,記得以前跟你講過心法與武技的轉化關係,那現在我就跟你單獨講下武技的演變過程,」

放在平時姜晨必將賣下關子,但現在他完全沒把心思放那,想的是要快點結束這次談話,因為打從心裡感覺難以面對,

「有些特殊武技需要分階修習,這是有一定原理可循的,」姜晨組織好語言后,便開始正式說明道:「分階修習的主要作用是降低武技的修鍊難度,而導致難度劇增的根本原因是修鍊體質下降,」

確認藍星有聽明白后,姜晨才繼續往下說道:「體質下降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生命延續的方式註定會是下降的趨勢,就算有個體突變成超強天賦,但總體來說趨勢還是不變的,」

「正因為修鍊體質的不斷下降,所以現今武者的修鍊天賦普遍不高,這也是導致武技修鍊難度劇增的原因,為了不讓特殊武技在傳承中遺失,自然的就會想到弱化其修鍊難度,分階修習就是其中一個方法,」

突如其來的原理讓藍星感到很驚奇,更沒想到這只是接下來講述的開端:「藍星,弱化武技修鍊難度的過程中,是會產生各種各樣的變化;有些只會使武技威力下降,但有些會讓武技完全變形,」

姜晨剛想說在古域的所見所聞,但意識到時機不對便轉口說道:「總之,現在古域傳承武技的最終式,與我之前的記憶是完全不同,幾乎是…已經發展成只適用於現今族群的招式,」

「只適用於現今族群,,」藍星此刻消化著所聽到的話語,同時想起姜晨曾經說過武技修鍊有經脈、體質差異,但沒想到還有這樣一個發展演變的過程,

「我接下來要教你的,是最原始的最終式,」看到藍星注意力集中的在聆聽,姜晨不由得暗道分散計劃順利,但也不確定他是否能夠修鍊:「這個招式對你來說難度可能很大、甚至還會不太適用,但還是先嘗試下吧,」

姜晨此刻意外的收起無良作風,傳授教導也是非常的盡心儘力:「藍星,在教你之前…我覺得有必要給你講解個新的概念,是關於血脈力量的,你認為它會是什麼,」

在驚奇與期待的心情中,藍星發覺自己從未想過那個問題,故而只能是以搖頭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