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見葉無雙不爲所動,而且看到那肆無忌憚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掃過,不禁皺了皺眉頭,嘴角一撇:“下流,哪有這樣盯着女孩子看的?!”

“呃,失敬失敬。”

葉無雙暗暗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偷窺被發現了!口中默唸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親愛的,現在看你的咯!”

女子絕美小臉望着葉無雙,眼睛一眨,魅惑無比,葉無雙感覺觸電了一樣,暗道,這姑娘真是個妖孽!

而一旁爲首的男子臉色已經陰沉了起來,本來今天遇到一個這麼漂亮的妞,而且看樣子還是個雛,弄到手今晚便可以好好享受享受的,卻遇到這樣一個不知好歹的小子來壞自己的好事。

要不就是這小子有背景,不怕自己;要不就是個愣頭青!

此時爲首男子雖然已經怒火中燒,但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已經是人老成精的人物,自然還是保持了一貫的風格,伸出手來:“我是兄弟盟的苟嘯,請問小兄弟混哪條道的?”

葉無雙見眼前這人一見面就伸手,頓時一愣,心道,難道初次見面就找自己要禮物?這也太無恥了吧!這人到底懂不懂禮數?!難道他不懂什麼叫禮義廉恥嗎?!

聽了眼前這個人的話,葉無雙又是一臉茫然,渾然不知眼前男子所說的到底是什麼道,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這名字也取的挺個性的,隨即輕咳了一聲說道:“‘狗—–笑’兄,我是混儒道的,但我沒什麼禮物給你的。”

苟嘯口中所說的道,被葉無雙理解爲道家的道了,所以大義凜然的說自己是混儒道的。

看着眼前這個名叫‘狗笑’的男子一臉茫然。

葉無雙心中一嘆,這個世界到處充斥着奇怪,而且文風低下,連炎黃儒道都不知曉,而且眼前這個男子跟禮義廉恥一點都沾不上邊。


女子臉色一怔,半晌,腦子似乎終於轉過來,忍不住撲哧一笑。

瞬間宛若花枝招展,鮮花亂顫迷人眼。

“老大,他罵你是狗!”

旁邊的黃毛小混混似乎反應了過來,提醒道。

苟嘯臉色呆滯了一下,半晌纔回過神來,怒髮衝冠:“草你媽的,竟敢耍我!兄弟們,給我廢了他,把那娘們搶過來,讓他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葉無雙一陣嘀咕:“花兒本來就是紅的,太沒學識了,難道是老師沒教好?”

“——–”

女子愕然。

“——–”

三個混混嘴角一抽。 苟嘯一聲令下,他身後的兩個混混模樣的小青年便飛快向葉無雙衝來,生怕被另外一個人搶了風頭,只見這兩人一個滿頭黃髮,一個滿頭綠髮,這下可把葉無雙愣住了,這樣不倫不類的打扮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站住,你們是魔都的人嗎?”葉無雙冷着臉手指兩人。

兩個混混青年面面相覷:“什麼魔都的人?我們是苟大哥的小弟,黃毛和綠毛!”

儼然這兩個小混混也被葉無雙的話問的一陣錯愕。

“別廢話了,吃老子一拳。”兩混混掄起膀子用那街頭小混混的打法朝葉無雙招呼去。

“我和你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爲何要咄咄逼人?”

葉無雙一邊往後退去一邊怒斥道,儼然是被眼前的兩個絲毫不知君子風範的男子惹怒了!


“什麼冤什麼仇的,你壞了咱大哥的好事,就是得罪了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長眼!”

衝在前面的黃毛不屑說道,那王八之氣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似得。

眼見葉無雙一味的只知道往後躲,女子雙手緊緊抓着衣角,手心冒汗,額頭的汗珠也是清晰可見,心裏爲眼前這個男子擔心的同時更是一陣自責,都怪自己不好,還連累了這個路人,其實女子挺善良的,只是在剛纔這麼危險的關頭,纔不得不將這個男子拉了進來。

此刻要是葉無雙知道這女孩的心思,一定會一陣無語,自己不是打不過,只是自己是文人是高雅之士,怎麼能和這兩個無賴潑皮比呢。

葉無雙之所以一味的忍讓,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師父無量天尊曾經悉心教導他切不可傷及無辜,不可輕易傷人,所以葉無雙說自己是混儒道的一點都沒錯,儒家思想以仁爲主嘛。

“親愛的,快還手啊,如果不還手,我會被他們抓走的,他們都是壞人!”

正當葉無雙回憶自己師傅的諄諄教誨時,耳邊傳來藍衣女子的叫聲,一下子打斷了他的思緒。

葉無雙轉頭見那女子楚楚可憐,惹人憐惜。暗道,若爲了所謂的仁義而導致姑娘被抓那可就是自己的罪過了,罷了,該出手時就出手!

想通了所有的葉無雙此刻身上的氣勢也變得和剛纔截然不同。

周圍的溫度好像砰然間下降,直至零點,四周的空氣也隨之變得越發的寒冷了。

兩混混見葉無雙氣勢突然間的轉變,暗暗心驚,但爲了得到老大的賞識,還是義無返顧不要命的朝葉無雙奔去,只願能夠僥倖幹翻葉無雙。

葉無雙見兩混混的打法根本是毫無章法,出拳無力,下盤不穩,心神不定,簡直就是漏洞百出,心中不屑之意更甚,哼,就這三腳貓的功夫還想從我手裏搶人,別妄想了。


葉無雙不再退讓,反而雙掌推出,兩混混剛暗自驚喜要打到了,下一秒他們就後悔了。

掌法迅捷如風!詭異至極!


兩混混根本沒碰到葉無雙就被雙掌打飛出去,鮮血如噴泉般噴出,“啪啪”兩聲,兩混混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頓時吃痛,哇哇大叫了起來,那撕心裂肺的痛讓他們身體瑟瑟發抖。

“啊!”

女子驚叫起來,顯然是受不了這血腥的一幕,身子也在微微顫抖,她壓根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竟然這麼厲害,而且下手也這麼狠,害得自己白白爲他擔心了。

兩混混此刻的目光從剛纔的不屑轉變爲呆滯,再到驚恐。兩人心裏同時冒出這樣一個念頭,這人是魔鬼,看他身形瘦弱,沒想到卻能爆發如此大的能量,自己等人在他手裏就是一招貨,還不夠給別人塞牙縫。

目睹了這一切的苟嘯此刻臉色陰晴不定,知道自己上的話是自尋死路,那還不如先穩住這個局勢,等自己回幫派找個練家子再來報仇。

苟嘯面帶笑意,像見到親爹一樣:“敢問兄弟大名啊?”

苟嘯的心裏所想葉無雙豈能不知,剛纔苟嘯陰晴變幻的臉色可全落在了自己眼裏。

葉無雙冷哼一聲:“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葉無雙。”

普天之下唯我獨尊,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

這是當時葉無雙的師傅無量天尊爲他起的名,無量天尊占卜之術天下無敵,知歷史明過去,早就算到葉無雙並非池中物,將來必定傲視天下,所以取名無雙,之所以姓葉,是因爲當時葉無雙被拋棄在無量山底的時候,發現葉無雙的脖子上有個錦囊,錦囊上繡了一片栩栩如生的葉子,所以姓葉。

宅女屌絲大逆襲 原來是葉兄弟,今天多有得罪,來日必登門道歉。”

苟嘯見葉無雙突然間沒了下文,頓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

葉無雙見此情形一陣冷笑,要不是自己展現強硬實力,可能這無恥之徒的樣子一定和現在有着天差地別。

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是以強者爲尊,優勝略汰,弱者是註定要被欺負,被淘汰。這也是無量天尊灌輸給他的理念。

所以在無量門的十七年,自己是沒日沒夜的刻苦修煉,只爲走上強者之路!

後來到葉無雙來到俗世間獨闖天下的時候,才更加深刻的明白自己的師傅所說的話是句句真言!

世俗界更是以強者爲尊,弱小注定是要被捱打,被欺負,這是個亙古不變的真理。

在世俗界的幾年裏,葉無雙的心性才變得比同齡人更加的成熟,心智也比一般人更加堅定!

大約過了幾分鐘,葉無雙才擡了擡眼眸,不屑地擺了擺手說道:“你們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們!”

苟嘯和另外兩個混混如釋重負,大喘了口氣。

苟嘯也是暗自驚喜,自己總算是逃出生天,他可是明白,眼前的這位年輕人要想殺了自己根本不廢吹灰之力,自己等人必死無疑,而且只能束手待斃,根本沒有反抗的可能。

苟嘯連忙朝着葉無雙點頭哈腰:“多謝小兄弟,多謝。”

隨即苟嘯大手一揮:“走!”

兩混混連滾帶爬和苟嘯離去,跑的比兔子還快,根本像沒受傷一樣,一溜煙便不見了蹤影。

“溜的倒挺快。”

葉無雙冷哼一聲,眼中閃現厭惡的神色。 待苟嘯離去後,驚魂未定的女子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眼前的這位男子看似瘦弱,卻想不到這麼厲害,三兩下就解決了自己的麻煩,但就是出手忒狠了點,看向葉無雙的眼神帶着疑問,驚喜和懼怕。

眼前這位男子彷彿從天而降一般,爲自己保駕護航,雖然狠了點,但是打的都是惡人,女子也就釋然了,不由得俏臉微微一紅。

此刻葉大狀元傲視前方,負手而立,一身正氣,望着苟嘯離去的方向。

半晌,葉無雙轉過頭,女子擡眼,四目相交,似乎有一股電流在二人腦海中一閃而逝。

葉無雙尷尬的一笑,摸了摸額頭:“姑娘,他們已經被我趕跑了,沒事了。”

“看到了,謝謝你啊,大英雄。”

當醫生開了外掛 ,感激地說道。

此刻葉無雙被這笑容融化了,正可謂美人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女子渾身好似有一股仙靈之氣,微風席過,長裙搖擺,此刻的葉無雙癡了,醉了。

“咳咳。”

女子輕咳了兩聲,她是真被看的不好意思了,臉色都有些發燙。

半晌。

葉無雙如星辰般地眸子才從女子身上挪開,擺了擺手,訕笑着說道:“姑娘不必客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在下應當做的!”

這人到底是流·氓還是英雄?

此刻女子腦海裏浮現這樣一個疑問。

葉無雙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尷尬地笑着接着問道:“敢問姑娘芳名?”

“唐魚雁。”女子美眸微微一撇,薄脣輕動。

“名字真美,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人美,名字更甚,哈哈…”

葉無雙負手而立望着唐魚雁,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覽無餘。

“貧嘴。”唐魚雁嘴角一撇,吐了吐小香舌,不過心裏還是美滋滋的,畢竟女孩子都希望別人誇她漂亮。

此刻唐魚雁才仔細打量身邊的這個男子,英俊無比,如刀削般的臉龐,長髮束後,英氣逼人,白袍襲身,好像古代的大俠客一樣。

“你是在拍古裝電視劇的嗎?”

唐魚雁兩眼放光,止不住好奇的問道。儼然唐魚雁被葉無雙的這一身打扮勾起了興趣。

“——”

“什麼是古裝電視劇?”

葉無雙撓了撓頭,一臉茫然的問道。

“難道不是嗎?你這一身裝束分明就是古代俠客的戲劇服裝道具嘛。"唐魚雁帶着疑惑:“莫非你在拍軒轅劍嗎?但我覺得你可比古裝男主角更像男主角哦!”

“——”

“或者說你在cosplay!?”唐魚雁緊接着問道。

“——”

“什麼是古裝男主角?什麼是‘扣死普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