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艘船!幽靈船!』神龍號上的亞斯爾海軍士兵這個時候也一眼就認出了停在一旁,顯得有點陰森的一艘護衛艦。竟然他們都知道那不是什麼幽靈船,但是他襲擊海軍時那種突然出現的能力還是很難讓士兵們忘懷。

『老闆,那是黑貓海賊團的旗艦!』艾佛森也指着那艘護衛艦向葉飛說道,不過他更關心的卻是這艘護衛艦的由來。

『不要管它了!先救赫德拉姆提督再說。』

這個時候的局面突然發生了變化,赫德拉姆的另外那條戰鬥艦突然的扭轉了船向,從背後向赫德拉姆的旗艦發動了撞擊。赫德拉姆一下子陷入了完全的包圍之中,形勢危險萬分。

此時此刻,赫德拉姆旗艦上,得到消息的他朝向他彙報的水手揮了揮手,『尤安,你終於忍不住要背叛我了嗎!當初你還是海盜的時候我看到你有才華放過了你,收你爲手下想好好的培養你,讓你改邪歸正,沒想到還是沒能改變的了你。』

赫德拉姆看了看周圍那些眼中帶着絕望卻還在堅持戰鬥的水手『這些勇敢的水手,我是不會讓他們死在這裏的!』赫德拉姆的臉上浮出了一絲堅定的苦笑。正當他爲周圍的水手被魔晶炮擊中死去後也開始感到絕望的時候,瞭望手又大聲說到『提督,我們後面來了一艘戰艦,是大型魔導艦,船上懸掛的是奧古拉斯家族的旗幟,看樣子不是海盜。』

瞭望手的話讓赫德拉姆想起了自己不久前在諾依曼領所見到的那艘巨型魔導艦,『奧古拉斯家族的魔導艦,難道就是那艘?』猛的他將身上的船長服往地上一扔,大聲的叫道;『我的戰士們,我們的援軍已經來了!大家和我一起衝出去!』

葉飛的神龍號出現,從某種程度上還是極大的激發了瀕臨崩潰邊緣的赫德拉姆艦隊的士氣,但是在根本上卻不能快速的解決眼前的困境,最起碼,黑貓海賊團就不會讓葉飛他們輕易的來一個裏應外合,破壞到手的成功。

『主人!那艘護衛艦動了!』在神龍號前進的同時葉飛也沒有放鬆對那艘黑貓海賊團護衛艦的監視,那艘戰艦剛剛啓動便被艾佛森發現了!不過接下來的事讓人感覺到了有點匪夷所思,原本停留在海面上的那艘護衛艦就在衆人雪亮的眼睛下突然的消失了。

沒有一點的徵兆。

『注意觀察四周!不要放過一絲微小的不同!』在護衛艦消失的第一時間葉飛便意識到了危險,同時也瞭解到了當時那艘亞斯爾的護衛艦在面對突然出現的黑貓海賊團爲什麼會敗落的那麼快的原因。

神龍號的骨刺被張開,一部分水手涌到了兩側的船舷,瞪大着眼睛望向水面,不敢有一絲的鬆懈。時間在一點一點的過去,這種找不到蹤跡的潛在威脅就像是懸於衆人頭頂的一把鍘刀,讓人心神不寧。

越是接近赫德拉姆的戰圈,葉飛的心絃越是緊張,他知道黑貓海盜團是不會讓他加入戰圈的,那麼他必定會在自己加入戰圈之前攻擊自己,但是時間,方位到底是哪裏?忽然,葉飛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魔法波動從神龍號的背後傳來,來不及多想,葉飛甚至都沒有將轉身的動作做完,從神龍號上便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搖晃。

『儲藏室被擊中了!』神龍號船上的水手立即傳來了惡耗。

戰艦的尾部被對手的魔晶炮直接命中,魔法光束將整個船的後船壁開了一個並不算太大的圓形窟窿,如果神龍號不是由全魔法木建造而成,本身就有着極強的抗魔性。葉飛相信就這記魔晶炮就能將神龍號打一個對串。

『剛纔是哪裏射來的魔法光束?』葉飛攔住一名位於船尾處的水手問道。

『那邊!』那名水手指着船尾處的海面,『船長,魔法光束是從那邊突然出現的,然後直接擊中了船尾。』水手指的距離並不算遠,然而那裏除了空蕩蕩的海面,卻什麼都沒有!『快撐起魔法結界!』葉飛突然意識到對手因爲骨刺的障礙沒有辦法對自己張開接舷戰,很有可能還是繼續這樣的進攻,越想越覺得可能的葉飛這次判斷正確。

下一波的魔晶炮的攻擊近乎和神龍號的魔法屏障同時間的展開,劇烈的碰撞引起神龍號劇烈的搖晃,在這種情況下神龍號很難進入戰場營救赫德拉姆,船速被迫的放慢了下來。葉飛思索了一下,對着艾佛森下令道:『不要理會這支護衛艦的騷擾,去啓動船首像,全速先去營救赫德拉姆!向赫德拉姆艦隊發信,讓他們在我們衝進去後隨着我們一起衝出來!魔晶炮做好隨時開炮的準備!』

有了魔法結界的保護,神龍號的危機暫時得以解除,然而赫德拉姆那邊在面對着四艘改裝後的武裝商船和一艘叛變了的戰鬥艦的情況下已經岌岌可危了!故而葉飛果斷的放棄了於黑貓海賊團護衛艦的糾纏,毅然的決定前去營救赫德拉姆。

啓動了金角銀飛馬船首像的神龍號氣勢是逼人的,在魔法羽翼的煽動下,神龍號突然的提速,像一支離弦的箭矢般飛速的朝着赫德拉姆那邊的戰場行駛了過去。

“轟”的又是一聲巨響,緊接着就在同一時間內,神龍號上的魔法結界一陣漣漪,閃過七色的華光,神龍號再次被‘黑貓海賊團’的魔晶炮集中。可能是發現了葉飛他們的舉動目的,‘黑貓海賊團’這下更是實無忌憚的接連開炮,同時也暴露了他們的方位。

“給我開炮!”葉飛抓住機會,果斷命令魔晶炮開火。

一連竄的魔法光束應聲而出,先前‘黑貓海賊團’的位置被激起了幾根巨大的水柱,船卻不在那裏了!“該死的,這些海盜跑的比兔子還快!”艾佛森唾了一口。突然,又是一聲巨響,神龍號猛的一陣劇烈的搖晃,艾佛森一不小心摔到了甲板上。

“這是誰沒將甲板擦乾淨!”爬起身來的艾佛森立即大罵了起來。

葉飛扭頭去瞧,艾佛森剛巧摔到了甲板上一處水漬上,濺了一身的海水,半溼的衣服上還有水滴滴下,顯得狼狽不堪。

水滴!

葉飛心中一喜,忙大叫道:“所有的人注意海面上的情況,一旦有異常的水波紋出現,立即向我報告!”

即使是‘黑貓海賊團’的船如何的隱形,但它終究是要在海面上航行的,一旦航行便會留下海狼波紋的痕跡,這樣的痕跡在大海上並不算太難認!神龍號上的水手隨即明白了過來。

『老闆,你快看!』待在前甲板上隨時準備應付接舷戰的雷恩因爲神龍號的突然提速,來到船舷邊準備搭一下手,突然的好像發現了什麼,指着神龍號身後的海面向着葉飛喊了起來。

『發現了!』葉飛心中一驚,快速的跑到船舷邊向後望去,空空如也的海面上什麼都沒有,然而雷恩卻沒有就此停手,高呼道:『老闆,快看海!看海面!』

葉飛很快的便發現了海面上的不同,在波浪起伏的海面上有着一道不易讓人察覺的奇怪波紋,這點不同尋常的波紋如果在船隻航行時的附近看的話是覺得看不出來的,現在因爲神龍號的突然提速,黑貓海賊團的旗艦終於露出了一個不算破綻的破綻。

如果他們不是想追趕上神龍號的話,繼續停在海上的他們還將繼續的不爲人所查。

『回頭再來收拾你!』葉飛暗罵了一聲,轉身回來了艦長的位置上。

這個時候因爲神龍號突然的高速靠近而引起了混亂的四艘武裝商船也開始轉向了!可惜這些船的性能並不先進,而且又擠壓在一個很小的空間內,想要圍住赫德拉姆還算可以,但是想要集體掉頭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了!

『船頭開火!』目標進入了射程,葉飛果斷的大喝了一聲,位於船首處的三門魔晶炮同時開火,兩道火柱和一道光柱同一時間噴瀉而出,準確的命中了正在慌忙掉頭的一艘武裝商船。說來也好玩,被命中的那艘武裝商船竟然和葉飛來到這個世界上遇上的第一艘武裝商船西蒙尼號是同一個型號。

『這艘船完了!』看到魔法光束從船的中部偏下的部位貫穿了過去,葉飛知道,這艘船的主要部件被擊毀了!在那裏正是武裝商船唯一的一根主桅杆的船艙部分。果然葉飛的話音剛落,那艘武裝商船的主桅杆便傾斜着倒了下來,重重的砸在了船的甲板之上,水手們已經開始紛紛跳海逃生了!


『衝過去!』顧不上可憐那些落水的海盜,神龍號船首的那根骨刺也在葉飛的控制下猛的伸長了出去,遠遠的看上去,在船首像的作用下,神龍號就像是一匹在海面上奔馳的金角銀飛馬,那長長的骨刺就宛如那金角銀飛馬的金角,狠狠的扎進了由五艘武裝帆船組成的包圍圈上。

在赫德拉姆對神龍號的戰鬥力感到震驚的時候,赫德拉姆旗艦上的瞭望手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提督,那艘魔導艦上發來信號讓我們向右轉舵四十五繞到他們後面去,他們是來救我們的,謝謝光明神!哦,神啊,他們向優安的船開火了。』

『右轉舵四十五,脫離戰鬥繞到後面來的戰艦後去。』赫德拉姆看了下被擊成碎片的武裝商船發出命令後想,『奧古拉斯家族怎麼說也是帝國的幾大家族之一,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就眼前的這艘巨型魔導艦如果給我的話,我又豈會被這幾條小雜魚包圍的差點葬身海底!』

相比起赫德拉姆這邊的慌亂,神龍號在擺脫了黑貓海賊團的隱形護衛艦後的情況急轉直上,用巨型魔導艦來攻擊幾十年前的那種老舊的武裝商船,葉飛覺得自己這種行爲稱得上是欺負弱小,用牛刀殺雞了!

『轉向,繞到後面去攻擊那艘戰鬥艦!船上所有魔晶炮和弩車自由尋找目標發射。』神龍號衝進武裝商船的集羣中就像是衝進了羊羣的狼,簡直是爲所欲爲,所向匹敵!唯一能引起他興趣的就是那艘赫德拉姆那邊叛變的戰鬥艦,而爲了不讓這些被打的毫無還手餘力的武裝商船對自己展開接舷戰,葉飛也沒有對他們手軟。

對上這些已經被打殘了的武裝商船,神龍號上的攻城弩車發射的爆裂箭要比魔晶炮的魔法攻擊更爲有效,魔晶炮一炮下來只能汽化掉一條直線上的東西,往往威脅作用要遠遠大與實際作用,而爆裂箭則不同了,雖然它的射程近,但是一箭下來就是爆炸一片,對於這種近距離的戰鬥效果最爲顯著。

『主人!赫德拉姆提督的戰艦已經跟上來了。那艘隱形護衛艦是朝我們這個方向過來的,很快就會進入我們船尾炮的射程,現在怎麼辦?』 艾佛森觀察了戰場的情況後向葉飛問到,眼中充滿了對那艘隱形護衛艦的不屑和鄙視,現在葉飛專程安排了水手在加持了鷹眼術後對那艘隱形護衛艦進行跟蹤,沒有了隱身的法寶,那艘護衛艦也不過和眼前這些被神龍號擊碎的武裝商船一路貨色。

看到那艘叛變的戰鬥艦想要轉舵逃跑,葉飛很是生氣,對於這種二五仔,他從來就沒有手軟過,『怎麼辦?繼續監視那艘隱形護衛艦,等他進入最佳射程,再一次性解決它!命令安德魯他們將火力全部集中到戰艦的兩側,先給我幹掉那艘戰鬥艦!傳信給赫德拉姆提督,讓他左轉舵到我們後面去,再告訴他們,我們是來救他們的,從現在開始由我來接管指揮,戰鬥任務也由我們來接替。』

『轟……轟……』一連串的魔晶炮和爆裂箭傾瀉到那艘戰鬥艦上,由於距離過近,而且那艘戰鬥艦毫無戰鬥的想法,頃刻間被神龍號打成了馬蜂窩。葉飛看了一眼被打碎的戰鬥艦,自己也不由的爲神龍號的戰鬥力感覺到滿意。『艾佛森,那艘護衛艦到什麼位置了?』

『主人,那艘隱形護衛艦突然行駛了一個「U」型路線,想繞道我們的側面去,暫時還沒有進入我們的射程。』艾佛森在神龍號上的作用就相當於是葉飛的眼睛和耳朵,絕大多數的消息和命令都是由他來傳達的,看了葉飛一眼,艾佛森繼續道:『主人,那幾艘被擊傷的武裝商船正在聚攏陣形,好像還想對我們發動攻擊,他們正在我們的的攻擊範圍之內,要不要全部擊沉他們?』

『不知死活!竟然想吸引我們的火力來掩護那艘隱形護衛艦。戰艦向左側舷,命令安德魯給我集中火力向海盜艦隊的陣形中心處開火,給我打狠一點,這次一條武裝商船都不要放過。』葉飛估算了一下打擊範圍的大致距離,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近一點!再近一點!』將攻擊武裝商船編隊的任務甩給了艾佛森,葉飛獨自坐回到由「鯤」的腦袋製作的椅子上,兩眼緊緊的盯着隱形護衛艦在海面上駛過時帶起的微小波紋,『這回你可跑不掉了!』

『開火!』負責攻擊武裝商船的艾佛森見對方進入了自己的最佳射程,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轟~』神龍號上的左翼就像是張開了刺的刺蝟,向着海盜艦隊傾瀉着死亡的雨幕,而來自武裝商船上那寥寥無幾的反擊很快的便消聲滅跡了,剩下的三艘武裝商船有兩艘隨即被打成了篩子,另外一艘也受到了極大的創傷。

突然,葉飛的眼角一跳,海面上的那道波紋不見了。轉瞬,葉飛又笑了起來,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隱形護衛艦這是進入了隨波逐流的狀態,看來他們還真是謹慎,這個時候都絲毫的不敢放鬆,不過可惜的是,他們的行蹤已經早就被葉飛發現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艾佛森那邊已經進入了收尾的階段。他扭頭看了一眼猶如老僧入定般的葉飛,眼睛中露出了一絲的不解,然而就在他要轉回頭的時候,葉飛的眼睛突然的睜開,大叫了一聲;『雷恩,我們上!』

就在葉飛睜開眼睛的同時,艾佛森猛的感覺到神龍號突然的一陣劇烈搖晃,只見神龍號右舷的那三排骨刺迎風而長,尚未等艾佛森明白過來,只聽見『咔嚓!』幾聲脆響,這些骨刺已經扎進了隱形護衛艦的船身上,將其牢牢的固定了下來。

緊接着葉飛領先從神龍號上跳了出去,就好像一隻鳥在空中飛翔一般,突然的也失去了蹤影。見到老闆如此,雷恩帶領的衝鋒隊就更不會有什麼害怕的了,接二連三的一行人也消失在了空中。

『傳令下去,讓安德魯他們快點解決戰鬥。』艾佛森頓時明白葉飛他們這是登上那艘隱形護衛艦了,否則不會平白無故的消失身影,然而……他也非常想見識一下這艘會隱形的護衛艦。

隱形護衛艦的大小和普通的護衛艦相當,如果不是這艘護衛艦更加陳舊更加破敗,並且它還會隱形,葉飛實在看不出來它還有什麼其他出衆的地方。隱形護衛艦的前甲板上,海盜們全都爲葉飛突然的出現驚呆了!

事實上人是最容易習慣的一種生物,而這些海盜就習慣了自己去突然出現在別人船上的戰鬥,對於在隱形的情況下還被對方打上船來,顯然沒有足夠的心裏準備。

『還愣着幹什麼?快殺了他!』海盜頭目,黑貓海賊團的團長米高第一個緩過神來,這個在傭兵工會常年被懸賞五千枚紫金幣的人族和貓族產生的混血後代,有着貓族的敏捷身手和同樣敏捷的大腦,見到只有葉飛一個人跳了過來,他立即想到了以衆敵寡的最佳戰術。

『果然是白銀劍士,這回傭兵工會的情報總算沒有出錯。』葉飛不以爲意的笑了笑,眼光卻盯上了位於海盜米高右手旁的一柄單獨插在甲板上的單手劍,他從單手劍上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動,好像在呼喚自己,『真邪門!』葉飛可是堅定的無神論者。

『老闆,我們來了。』雷恩帶領着他的衝鋒隊的出現讓葉飛臉上的笑容更盛,海盜米高的臉色卻一下子黑了下來,『殺了他們!』他的叫聲裏,葉飛聽出了一絲焦急和不安。

這種混戰的場面是雷恩的最愛,衝鋒隊和海盜們絞殺在一起,很快的整個護衛艦的前甲板就陷入了亂戰之中,打殺之聲震天,鮮血橫飛,雷恩在接連斬殺了七八名海盜後也引起了對方主將的注意,一名海盜頭目攔住了雷恩強勁的勢頭,不過從葉飛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那名海盜頭目絕非雷恩的對手,落敗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你……』葉飛站在原地不動,朝着米高勾了勾手指。

這是挑釁,**裸的挑釁!沒有多少人在這種情況下能保持心態,米高也不能。

『貓人兄弟,給我殺了他!』海盜米高暴跳如雷,面對着葉飛如此的挑釁卻還是沒有從上層甲板上下來,葉飛看見他幾次伸手想要去拔出那柄單手劍,卻最終還是命令了他的手下來對付葉飛。

無聲無息的兩道黑影從米奇的身後飛快的竄了出來,沒有半點的遲疑,兩道黑影以極快的速度在上層甲板的護欄上搭了一腳,隨後如兩道利箭般向葉飛飛了過去。


第六章 「冒險者」基德

『貓人戰士?』

憑葉飛的眼力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那兩道黑影的身形,從他們的外觀來看全身都長着長長的黑毛,頭頂上長着一對貓耳朵,這不正是葉飛在安達爾襲擊孟菲斯的時候見過的貓族戰士嘛!

想到米高自己就是貓族和人族的混血兒,那麼在這裏出現貓族的戰士也就是很好理解了。

『好好的在岸上待着不好,偏偏要到海上來!』葉飛原地僅僅兩個轉身便讓掉了兩名貓族戰士的攻擊,對着這樣的騰挪方式葉飛平時和小寶貝可是常玩的。

『喵!』兩貓在錯過葉飛身體之後,一聲憤怒的大叫,同時在空中一個後空翻,閃着寒光的爪子再次朝着葉飛的背後再次攻擊了過來。

葉飛微微一笑,手中長劍抖出了兩朵劍花“既然這麼着急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吧!”

沒有再繼續躲讓,就彷彿沒有看見他們兩個一樣,而葉飛抽空還朝着米高微微一笑,讓原本頗有些得意的海盜米高心中一顫,再定睛一瞧,遠遠的就看見葉飛好似一團柔軟的柳枝,在攻擊來臨的同時,身體以一個很詭異的曲線彎了過去,兩名貓人戰士大驚失色之下,瞬間一道青色的光弧向兩名貓人戰士而來,葉飛手中的單手劍從兩名貓人戰士的脖子部位,看似極慢卻又極快的劃過,帶走了兩道血箭。

一甩劍上的血漬,葉飛望向米高露出了一副鄙視的眼光。

米高沒有出聲,他的臉色已經徹底的泛青色了!兩名白銀劍士實力的貓人竟然一招之下齊齊喪命,他們從半空中重重的摔落在了甲板時發出的重重的響聲,宛如如一記重錘擊在他的心頭。

米高知道這趟自己危險了!他也只是一名黃金劍士而已,自認無法做到一招斬殺貓人兄弟的能力,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拔起了那柄一直插在甲板上的單手劍,就在劍被拔起的同時,海盜米高消失了,護衛艦則現出了原型。

突然的變化讓神龍號上的水手都大吃了一驚,發出了巨大的驚歎聲。

『果然如此!』葉飛充耳不聞因爲護衛艦突然現出原型給神龍號上面水手所帶來的巨大震撼,後腿向後倒退了半步,做出了一個防禦的姿勢。

護衛艦在現出原型後就已經爲「黑貓海賊團」埋下了敗亡的前奏,而他們要想翻盤的唯一出路就是斬殺掉身位神龍號船長的葉飛。

考慮到米高的隱身問題,葉飛暗自在自己的周圍佈下了氣牆,這種需要消耗大量鬥氣的能量牆起不到半點的防禦作用,唯一的好處就是能讓葉飛提前感覺到對手的舉動。微閉雙眼,感覺到周圍空氣中風的流動,葉飛靜靜的等待着,就好像捕獵獵物時的獵豹。

風很靜,周圍的一切好似都變得和葉飛沒有了任何關聯。

突然,空氣一絲不尋常的流動引起了他的注意。『來了!』葉飛心中暗道一聲,身子隨着刺來的利箭而退,突然出現的青色劍光不斷向前,當對方力道已盡,葉飛猛的一個反彈,手中寶劍由下至上,劃出一道魅力的弧線,挑了出去。

『鐺!』一聲脆響,葉飛將米高的這一劍擋了下來。

雖然如此,他卻沒有半點高興,剛剛的那一劍已經讓他感覺出對手的實力已經到達了黃金劍士的頂端,差的就是一個機會突破而已,更令葉飛奇怪的是在自己擋下這一劍後,竟然失去了米高的蹤影。

『他該不會逃跑了吧!』葉飛暗自笑了笑,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太低了。

忽然葉飛的臉色一變,他的周圍響起了『踏踏』的腳步聲,聲音很低,初時只是四五聲同時響起,緊接着便是十幾聲,最後竟然發展成了到處都是這種低沉的腳步聲。葉飛的周圍比較空曠,雙方的水手都自覺的將地方讓給了大頭目的對決,如此一來葉飛竟然無法辨別出腳步聲到底來自與何處了。

勁風襲來,葉飛急忙反身一劍,襲來的這一劍倒也知趣,見一擊不成,未帶與葉飛撞上便自行縮了回去。葉飛還沒有爲這突入其來的一劍鬆一口氣,背後一股涼意,那一劍便又來了。

如此三番兩次的偷襲,雖傷不了葉飛,卻也讓他剛剛晉級白金劍士的自大收斂了起來。

『天下之大,果然能人不少。』葉飛爲自己的輕敵感嘆了一聲,表情也隨之嚴肅了起來,『暗算偷襲算什麼本事!』


話音剛畢,沒想到又是一劍刺了過來,這次的目標赫然是葉飛的雙目。

一聲輕喝,怒從心起的葉飛身上閃出一片銀白色的耀眼光芒,光芒如繁星點點,米高的那柄劍刺在半空中竟然再也不能進去半分,星光漸漸散下了一片銀白之色散與甲板之上,領域的力量已然打開。

『你能逼我使出領域之力,你也應該感到榮幸了!』葉飛冷然看着刺向自己的寶劍收走。

他的領域是奧義疾風和流水的融合產物,在領域內,別人的動作會受到阻力減慢,而葉飛則會加快。米高的貓步在這裏領域內速度一旦慢下來,立即便顯出了身形。

“踏,踏……”的腳步聲還在響着,只不過頻率已經大不如前了。

葉飛嘲笑般的猛然一劍刺出,竟直取米高的下一個移動方位。

在領域內,葉飛瞬間便到了米高面前,狂風襲面,米高發現自己的動作慢了下來已經來不及了,緊咬牙關,迅速舉起刀劍,封在自己的面前,拼命想要擋住這兇猛無比的一劍。

“鐺”的一聲巨響,巨大的力量自米高手中刀劍上傳來,便似泰山迎面撞上,重重擊在米高的胸膛之上。米高胸中劇震,只覺喉間一甜,兩股血箭自他們口中噴出,噗噗地兩聲,將甲板上灑得鮮紅一片。

就象斷線的風箏,被這股巨力震得向後倒飛出去,撞在了內側船舷上,接連滾了幾滾,摔得狼狽不堪。他拼盡餘力,用流着鮮血的手掌撐起身子,雙目無神地看着不遠處那一招擊敗自己的葉飛,口脣微動,卻說不出話來,只有鮮血汩汩自口中流出,灑在下巴、脖頸和衣衫之上。

『你輸了!』海盜頭子米高只覺得眼前一花,葉飛的單手劍已然抵在了他的胸前。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米高的臉色蒼白,他沒有想到自己在隱形的情況下竟然只一招就敗了,甚至連寶劍都沒能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