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你還是個老地下交通員,難道鐵刺同志不懂組織原則嗎,能把自己真實身份告訴齊柏峰?」李聰嚴肅的說道:「是他讓齊柏峰給組織上帶來了能證明他身份的物品。」

「什麼東西?能讓我看看嗎?」莫曉生和齊柏山打過幾次交到,他自認為對齊柏山很了解,說他就是打入敵人心臟的鐵刺,他還真的不相信。更何況,齊柏山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既然他是鐵刺同志,為什麼不和自己聯繫?還要自己冒著生命危險,去闖憲兵隊監獄。

康定宇想了想,然後從抽屜里拿出一根金條,放在桌子上:「看看這是什麼?」

莫曉生疑惑地看看康定宇,然後才拿起金條,在手裡掂了掂又放回桌子,皺著眉頭說:「這不是金條嗎?假的?」

正在喝水的林俊軒,一口水噴了莫曉生莫曉生一臉,邊咳嗽,邊大笑,邊罵道:「兔小子,你要噎死我呀?」

李聰也是忍俊不禁,呵呵大笑。

只有康定宇鐵青著臉:「癟犢子,我是讓你看看金條上有什麼東西,不是讓你分辨金條的真假。」

這是康定宇第一次罵莫曉生,莫曉生卻並不吃驚,他能夠猜想到,裝備精良的小鬼子,在人數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還有空軍的協助,即將重兵圍剿抗聯,抗聯已處在生死邊緣,康定宇心中的壓力可想而知,罵罵娘,在情理之中。

莫曉生重新拿起金條,金條上一個熟悉的標記映入他的眼帘。標記是一朵盛開的百合花,百合花的旁邊是一根像針一樣的豎線。

莫曉生記得很清楚,他給海山同志做交通員的時候見過這個標記,海生同志還告訴過他,這是鐵刺同志的標誌。不錯,就是這個標記,是鐵刺同志特有的標誌。


莫曉生激動地露出像哭一樣的笑:「是、是,這個標記我認得,是鐵刺同志的標記。」

「那還在這裡傻愣這幹嘛,按照驚雷同志的部署,馬上行動。」康定宇嚴厲的輕吼著:「這次任務讓齊柏峰參加,其他的人選你自己決定。」

「是,保證完成任務。」莫曉生興奮地喊道,驚雷鐵刺都找到了,這是個讓人激動的時刻。

「知道什麼該對齊柏峰說,什麼不該讓齊柏峰知道吧?」李聰什麼時候都不忘組織原則。

「難道對齊柏峰也不能透露齊柏山的身份嗎?」莫曉生輕聲問道:「帶有標記的金條是齊柏峰帶到團部的,他應該也猜到了齊柏山不是真漢奸。」

「不能,齊柏山同志是鐵刺,是最高機密,沒有鐵刺同志的允許,和組織的認可,誰都不能把齊柏山同志是鐵刺的秘密透露出去,這是紀律也是對鐵刺同志的安全負責。」林俊軒斬釘截鐵,一口否決。

「既然是不讓齊柏峰知道齊柏山的身份,就不讓齊柏峰參加這次行動嘛?這不是找堵嗎?」莫曉生老大的不情願。

「你懂個屁,只有柏峰參加此次行動,才更能說明齊柏山是無惡不赦的漢奸。」林俊軒冷峻的說。

「可是齊柏峰可能已經猜到了齊柏山不是漢奸,而是我們的同志,畢竟是齊柏山讓齊柏峰把金條送到團部的。」莫曉生不服氣的噘著嘴。

「猜到又能怎樣?難道他敢不服從命令。」康定宇吹鬍子瞪眼,兇巴巴的。

「你們總得給齊柏峰一個合理的理由吧?」莫曉生低著頭,他見慣了康定宇發脾氣,早已不以為然。

「理由?什麼理由?想找理由,自己回去編,我不會說假話,也不想蒙人。」康定宇心情很糟,他揮揮手:「走走走,我這事多,沒時間陪你玩。」

「是。」莫曉生對三人敬了軍禮,哭掰著臉:「你不說假話,我就該蒙人啦?」

「唉,找個什麼理由呢?」莫曉生很為難。


莫曉生一路沉思回到靠山嶺靠山宗,想著找個理由讓齊柏峰心甘情願的參加襲擊齊柏山的行動。

他很清楚康定宇讓齊柏峰參加此次襲擊齊柏山行動的用意,齊柏山讓齊柏峰將自己是鐵刺的身份帶回飛虎團總部,雖然齊柏山絕不會違反組織紀律,把自己是鐵刺的事情告訴齊柏峰。

但是齊柏山讓齊柏峰把金條帶到飛虎團總部,齊柏峰憑此也能夠想到,齊柏山絕不是漢奸,肯定是自己的同志。既然是自己的同志,還是一奶同胞的兄弟,那麼不讓齊柏峰參加此次行動,齊柏峰肯定會出來阻攔,向參加此次行動的成員說明,齊柏山不是漢奸,可能還會是自己的同志。

一旦齊柏峰嚷嚷開,齊柏山的處境就有危險了,隔牆還有耳,誰能保證抗聯隊伍中沒有暗藏的日軍姦細?

「老莫,你終於回來啦,讓我等的好急。」莫曉生剛回到靠山宗營地,齊柏峰就火急火燎的迎了上來,滿臉堆笑,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

「有什麼好事情要找我分享?」莫曉生苦笑著,裝作若無其事。

「當然有好事情啦。」齊柏峰激動地臉色通紅:「本來你不帶我參加上次的行動,不想告訴你,可又忍不住,只好便宜你啦。」

「什麼好事,快說。」莫曉生心裡很清楚齊柏峰要說的是什麼事情,但還是裝作很期待的樣子。

齊柏峰四下看看,神秘的靠近莫曉生,低聲說:「知道嗎?我哥不是漢奸,他很有可能是我們的同志。」

「真的?」一條妙計在莫曉生心中形成。

「當然是真的咯。」齊柏峰很驕傲,很自豪。

「瞎說什麼,你哥會是我們的同志?發燒了吧你?」莫曉生的表演惟妙惟肖,恰到其份。

「真的,我哥真的是我們的同志。」他又小聲說:「我哥讓我把他這幾年積攢的金條帶到了團部,上交組織。你說,我哥要不是我們的同志,他會這樣做?」

莫曉生忽然冷下臉,嚴肅的說:「齊排長,你哥的事情你還跟誰說啦?」

「怎麼啦?」齊柏峰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哪裡不對嗎?」

「你都跟誰說啦?我沒有時間跟你開玩笑。」莫曉生低吼著。

「只跟你和何利清說過。」齊柏峰瞪著眼,很緊張。

「你混蛋齊柏峰,你這是要害死你哥哥,知道嗎」莫曉生大聲罵道,心中卻在發笑。

「怎麼啦?你快說。」齊柏峰緊張的汗都流下來啦。

「唉,我們只好行動一次啦,以抗聯鋤奸隊的名義,襲擊你哥哥,讓他的身上帶點傷,幫你哥哥保命。」莫曉生搖著頭,唉聲嘆氣。

「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不懂?」齊柏峰懵愣的像個棒槌。

「你除了知道害你哥哥,你還懂什麼?」莫曉生像只發怒的豹子。

「我害我哥哥?我怎麼害的我哥哥?」齊柏峰眉頭緊鎖,莫曉生的怒吼,讓他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感到從所未有的恐懼。 第二百三十章他是鐵刺(二)

莫曉生綳著臉,凶神惡煞一般:「你不會害你哥哥?為什麼把你哥哥可能是我們打入敵人內部的同志這件事情告訴他人?假如知道這件事的人口風不緊,傳到小鬼子的耳朵中,你哥哥還能活嗎?假如將來真的出現這種情況,你哥哥是你害的不是?」莫曉生乒乒乓乓就是一頓數落,沒有一點情面。

莫曉生的批評,也不是完全在嚇唬齊柏峰,他是老地下交通員,對於地下工作者隨時都出現在危險中這事,他比齊柏峰要清楚得多。

「不,不會吧?何利清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不會泄密我哥可能是我們打入敵人內部的同志這件事情吧?」齊柏峰怵了,但還是抱有一線希望。

「你和何利清是好朋友,難道何利清就沒有自己的好友嗎?何利清告訴他的好友,他的好友又告訴他好友的好友。這樣一個傳一個,不愁傳不到小鬼子的耳朵里。」莫曉生虎著臉,發自內心的崇拜自己對齊柏峰能編出這麼精妙的恐嚇。


「那怎麼辦?」齊柏峰慌了,六神無主,痛恨自己得意忘形泄露了天機。

莫曉生咬著牙,狠狠地指了齊柏峰幾下,然後嘆息道:「還能怎麼辦?我只好硬著頭皮找隊長啦。希望他能同意我們針對你哥哥組織一次襲擊行動,擊傷你哥哥,掩護哥哥的身份不被小鬼子懷疑和發現。」

「你快去吧?可別、可別–」齊柏峰苦瓜著臉,催促著,沒有把可別後面的話說完。

莫曉生又恨指了齊柏峰幾下,綳著臉:「你呀你呀,真是讓人不省心。」心中卻樂開了花,第一步成功了,下一步就好說啦。

「報告隊長,莫曉生歸隊。」莫曉生走進武工隊作戰指揮部。

「你個癟犢子,惹禍精,活著回來啦?」正在看地圖的鄧候方驚喜交加。

他欣喜的走到莫曉生身前,拍拍莫曉生的肩膀,上下打量著:「小鬼子怎麼就不把你的腿卸下來?闖進他們的監獄,他們還讓你全須全尾的回來啦?亂彈琴。」

「小鬼子傻嘛,他們哪知道我有這麼大的本事,說越獄就越獄。」莫曉生嬉笑著,鄧候方的臭罵,讓他聽著很舒服。

「看把你能的,下次再敢這樣胡鬧,我就派人通知小鬼子,把你釘牆上,曬透晾乾,看你還越不越獄?」鄧候方轉身給莫曉生倒了杯水,嬉笑怒罵。

「好啊,只要你捨得。」在這個既是兄長又是首長的鄧候方面前,莫曉生從不做作。

「有什麼不捨得的?」鄧候方把水遞給莫曉生:「團部有什麼新指示嗎?」

鄧候方並不詢問莫曉生此行任務完成的結果,有些高度機密,他是不應該知道的。

「團部下達了一項比較棘手的任務,完成起來有點難度。」莫曉生不再嬉笑,認真回答。

「什麼任務能讓你這隻孤狼感到棘手?」鄧候方饒有興趣地問。

「襲擊齊柏山,還不能幹死他。」莫曉生如實回答。

「襲擊齊柏山?還不能幹死他?什麼意思?」鄧候方皺著眉頭,雙眼瞪著莫曉生。

莫曉生很為難,他不可能對鄧候方說出實情。齊柏山是鐵刺,這是最高軍事機密,是不可以泄露的。

他停了停才說:「是,只能襲擊,不能傷害。團部就是這樣下達的命令,為什麼?我也不清楚。」

鄧候方沒有再追問,而是說:「既然是團部的命令,我們就無條件的完成,參加這次行動的人員定了嗎?」

莫曉生點點頭:「我想讓齊柏峰、薛武和鐵英同我一起執行這項任務。」

「嗯,還算合適。齊柏山畢竟是齊柏峰的哥哥,有他參加以後會少些麻煩。哦對啦,最好是讓齊柏峰動手,下手輕重他會有數。」 快穿之災難直播間 ,拿起桌子上的玩弄著。

莫曉生機械的點點頭:「是。」

「還有,讓歐陽紅雪也參加吧。仙來峰的歐陽豹在瀋陽城有不少樁子(聯絡點),也許他們能夠給你們提供更多齊柏山出行的情報。」鄧候方補充道。

「讓她參加?不太方便吧?」莫曉生有點放不開,他也不想讓歐陽紅雪冒這個險。

「你就是不想讓她參加,她也會在瀋陽城找到你,那樣更麻煩。」和歐陽紅雪見過幾面的鄧候方,很了解歐陽紅雪潑辣的性格。

「是。我服從命令。」莫曉生心中喜憂交加。

鄧候方想了想。然後對莫曉生回揮手:「回去休息吧,明日清晨由你帶隊出發。出發前任務保密,不得向參加任務的隊員泄露。」


「是!」莫曉生敬了個軍禮,轉身離開武工隊作戰指揮部。

黎明的第一束光明來臨時,參加任務的行動小組,迎著晨曦,踏上了前往瀋陽的路上。

只是這次行動人員,由原來莫曉生定下的四人變成了六個人。除了鄧候方替莫曉生邀請來的歐陽紅雪外,賈立波也跟來啦。

賈立波參加此次行動的主要原因,是他比歐陽紅雪更了解仙來峰在瀋陽安插樁子的地點,和他在瀋陽有廣泛的社會關係網,便於行動。

到達瀋陽的當天晚上,莫曉生和歐陽紅就化妝成為一對年輕夫婦,到了瀋陽晚報的編輯部,在瀋陽晚報的報紙上發表了一則求租廣告。

第二天清晨,野原之男就在瀋陽晚報上看到這則求租廣告。廣告的內容是:二舅回來,求租住房一處,面積不限,租金面議。

這則求租廣告,是野原之男和莫曉生上次見面時定下來的預約見面暗語。這個暗語也只有莫曉生和驚雷野原之男知道,也是他們不為別人知曉一個的秘密。

野原之男放下報紙,心中計劃一番后,隨便找了個理由,離開憲兵隊機要室,來到蘇格蘭咖啡廳。

在一張靠近窗口的位置他看到了莫曉生和歐陽紅雪,他裝作沒事似得,走近莫曉生和歐陽紅雪的座位,經過他們身邊時,迅速將一個紙蛋彈到莫曉生的咖啡杯旁。

莫曉生若無其事的端起咖啡杯,順帶著把紙蛋藏在手中,隨意的和歐陽紅雪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買單離開。

回到住處,莫曉生展開紙蛋。紙蛋上用中文寫著:「明日八點至九點間,有一輛汽車開往憲兵隊城北監獄,目標就在車上,行動方式,爆炸,所有人員概殺無論。」

莫曉生找來瀋陽城市地圖,和歐陽紅雪、齊柏峰賈立波一起尋找適合伏擊目標的位。

最後他們敲定,在瀋陽到憲兵隊城北監獄間的座橋樑下引爆*,實施伏擊任務,襲擊齊柏山。

雖然找到合適的伏擊點,但是莫曉生的心卻是揪著的。野原之男和他原來指定的計劃是,只是擊傷齊柏峰,卻並非爆炸炸死齊柏山。

野原之男為什麼突然改變了計劃?莫曉生一無所知,只能自己瞎猜,是野原之男不知道齊柏山就是鐵刺?還是野原之男發現齊柏山有變節之嫌?

又或者齊柏山是從鐵刺手中搶來的金條,讓齊柏峰帶到抗聯飛虎團總部,不過是希望用這筆錢來買自己的命?卻因為金條上的標記,陰差陽錯的把齊柏山當做了鐵刺同志。

莫曉生猜不透其中的原委,只能為難的看向齊柏峰。齊柏峰的臉色很難看,莫曉生可以感受到齊柏峰內心的痛苦。齊柏山不僅是齊柏峰的哥哥,更主要的是,齊柏峰已經認定齊柏山就是自己的同志。

「齊排長,這次任務你就不要參加啦,我和薛武鐵英去就可以啦。」莫曉生不想讓齊柏峰看到齊柏山被炸碎的慘狀。

「不,這次任務我一定要參加。」齊柏峰雙眉緊鎖,語氣很堅定:「我不會因為他是我哥哥,我就會–我就會–」他說不下去了,眼中閃著淚花。

齊柏山和他是一奶同胞的兄弟,還是他認為的戰友同志。讓他參加這次不留活口的伏擊,他的心雖然痛苦不堪。但他知道自己是抗聯戰士,相信組織的安排不是濫殺無辜,更不是對自己的革命同志下殺手。

「何苦呢?」賈立波搖搖頭,很不理解齊柏峰的心情。

「老莫,*我來放可以嗎?」齊柏峰笑的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