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這是阿里大叔,祭祀老爺。是咱們父女從今以後都要跟着大叔過了。”卡瑞娜挎着老爹,將領主府發生的事簡單說了一遍,她覺得這位福克斯大叔還是不錯的,跟着着他興許能過上好日子。

“阿里老爺,我叫弗瑞。”

老凱特弗瑞也是一個認命的人,既然被領主大人賜給了這位福克斯老爺,他也沒有太大的反感。況且這位老爺似乎很得領主大人器重,不但給了封地,還賜給了二十多名強壯的匹格勇士,說不定會很有前途,到時候女兒興許也能跟着沾點光。至於這位福克斯老爺的樣貌,被他刻意的忽略過去。

胡力也非常滿意這個準岳父的表現,點了點頭,上去就開始攀關係,“弗瑞老爹,你怎麼可以叫我老爺呢?小妖精可是我的紅顏知己,你應該是我的長輩纔對啊!你還是叫我阿里的好。”

“呵呵呵!”

弗瑞開心的笑了起來,抓住胡力的乾枯手掌,就如同看自己女婿一樣,幾乎把**的全身都瞧了個遍。不過在沒有挑出任何優點之後也不灰心,他知道這麼一位有前途的祭祀老爺,是不能以貌取人的。

“老爹啊,聽小妖精說,你身體不太好,不如讓我給你看看吧。”在準岳父面前,**是必須要表現的,既能讓着老凱特從心底認可自己,還能討小妖精歡心,說不定趁那小貓女感恩戴德之際,順勢將其推倒。

“阿里啊,老爹這身體是老了,以後照顧卡瑞娜還是靠你了。”作爲男人,老凱特一眼就看出這福克斯老爺對自己女兒的心思。況且自身體也不好,或許沒有辦法繼續照顧女兒了,要是女兒跟了他,自己死了也能安心。

“老爹,阿里大叔的醫術很高的,都治好了貴人的隱疾,說不定能治好你呢!”

卡瑞娜也是一臉期待,她是個祭祀,但她覺得自己的醫術肯定沒有那位福克斯老爺高明,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對阿里大叔這麼有信心,或許是出自少女的本能吧。她如此想到。

“老爹,你放心吧。”

胡力看着頗有交代後事架勢的老凱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這個異世也是有等級之分的,大到獸主、大統、侯戶、領主,小到屬民、奴隸,命運各不相同。凱特族父女是白肉領主的屬民,雖然不算最底層的,可是生活依然非常艱辛,各種苛捐雜稅幾乎讓人透不過起來,這是貓女爲了賞錢涉險的根本原因。

胡力是有故事的人,所以這悲慘的父女倆讓他想起了自己的辛酸往事,和那個怪異的世界。大學時胡力學的是西醫,但是能分進外科的高材生不是有門路,就是送禮託關係。他這個沒錢沒勢力沒人脈的三無產品只能被扔進毫無前途的放射室。

所以**重修了中醫,畢竟號個脈,開個中藥方子的應該不用託人送禮吧?但他很快又悲劇了,看中醫的人,誰敢相信這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中醫界全看年齡,不看本事。

最後胡力對懸壺濟世徹底失望了,回到家鄉開了個獸醫站。畢竟給畜生看病可沒這麼多講頭。而且獸藥和人藥除了劑量上的差別外,質量上差別是不大的。這年頭什麼東西都偷工減料,人藥處處打廣告,成本上去了,質量估計要縮水,還不一定比獸藥質量好呢。

當然,**最看重的還是做獸醫不怕醫療糾紛。醫不好可以直接剁了賣肉,而且很多廠子也會收那些生病的畜生,只要吃不死人,胡力都會給出這兩條意見。

現在的人都是相互禍害,你給菜上抹藥,我給肉里加料,大家都個賺個的黑心錢。**對於這一點也無能爲力,所以讓那些老實巴交的農民減少損失,禍害人就禍害吧。畢竟這年頭一直被禍害的都是這些農民和底層小市民。

“阿里大叔的眼神好憂傷啊?”卡瑞娜藍色大眼睛迷惑的看着**,他不明白色乎乎的大叔爲何也有如此傷感的一面,這讓有些心疼。

老凱特沒有注意到福克斯老爺的神態,仔細回味這些天身體的種種不適,說道:“阿里,我總是頭暈、頭痛,渾身不自在,有時候下肢沒有一絲力氣,感覺灌了鉛一樣,經常出汗、心情浮動,情緒也極其不穩定。”

準岳父的話直接把胡力從那遙遠的地球拉了回來,扭着屁股來到老爹面前,**將老凱特的眼皮挑了起來,又捏開着掛着幾根鬍鬚的嘴,有讓老凱特把舌頭伸出來,上下翻看了一遍。

這時,胡力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其實他皺不皺眉,從外表很難看出來。不過這倒是說明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老凱特的病不好治。

強忍着將準岳父剁了賣肉的打算,胡力咧嘴問道:“最近吃了什麼東西了嘛?”

“阿里大叔是懷疑老爹吃東西中毒了?這怎麼可能呢?我們吃的東西都一樣,爲什麼我會沒事呢?”

卡瑞娜也是一名小小祭祀,她覺得在探討老爹的病情問題上,自己應該有發言權。

“那麼老爹是不是經常去某個特殊的地方,比如說礦山?或是鐵匠鋪?”胡力瞪了貓女一眼,嚇得卡瑞娜立刻轉過臉去。

“也沒有?我一般都是窩在家裏的。”老凱特搖了搖頭。

“那你最近的吃喝拉撒睡有時候不同的地方沒有?”胡力不死心的問道。

“啊!我想起來了!”

卡瑞娜驚呼一聲,隨後又畏懼的看了一眼福克斯老爺,發現對方並沒有怪罪的意思,接着說道:“老爹最近用來薰蚊子的阿布草不是從拉烏谷採來的,而是偏遠一點的大青山。”

這個阿布草胡力有點印象,點燃能發出一股辛辣的味道,被屬民用來薰蟲避鼠,應該不是病症所在。倒是那大青山,是一座礦山,只是鐵礦不豐被人遺棄,極有可能老凱特的病來自那裏。

“老爹到底是什麼病啊?”

卡瑞娜見胡力問東問西,一點不提自己老爹到底得了什麼病,炸着膽子問道。

“錳中毒!”

胡力終於給出一個讓卡瑞娜十分茫然的答案,雖然不知道‘錳’是什麼東西,不過聽到中毒這個詞,她還是聽懂了,藍色大眼睛嘩嘩的涌出瀑布一般的淚水,把**的心肝都給浸溼了。 “其實錳中毒又不是什麼絕症,只是費些手腳罷了。”胡力急忙安慰小妖精幾句,這才讓卡瑞娜放下心來,藍汪汪的大眼睛中透着無比崇拜的神采。


在地球上,治癒錳中毒其實並不是很難,若是早期症狀,可以採用依地酸二鈉鈣、促排靈或二巰丁二鈉,不過想到異界並沒有合成的化學藥物,胡力頗有一些巧婦難爲無米之炊的感覺。

各種治療錳中毒的藥物一一在胡力腦海中閃過,很快一種名爲水楊酸鈉的藥物讓他心中一喜。

水楊酸可以從柳樹、楊樹、冬青樹皮或獼猴桃果實等來提,當然楊柳科的樹葉中水楊酸含量也很高。至於配置水楊酸鈉的另一種原料純鹼很容易找到。

想到這,胡力終於露出了笑容,對着身後二十四名匹克族勇士吼道:“勇士們,表現你們忠心的時刻到了。”

滿意的看着匹格勇士把視線都轉過來,**乾癟的大手一揮,點出十名匹格勇士,“將村子內所有的柳樹葉,都他媽的給老子扒光!要是讓我看到樹上掛着一片葉子,就把你們點了天燈。”

儘管這十名匹格勇士不清楚點天燈是什麼東西,不過從祭祀老爺那綠豆眼中閃出的殺氣,瞬間讓他們明白過來,撒丫子就衝了出去。

卸妝後,老婆變成了男人 你、你、還有你,去村子裏找塊磨盤,”胡力又點出三名匹克勇士。

“他們這樣會嚇到村民的。”卡瑞娜皺着眉頭,雖然知道**這是要給老爹看病,但還是被胡力擺出的陣勢嚇到了。

“老子就是看那羣小死鱉就不順眼。”胡力頓時想到村口找自己決鬥的煞筆少年,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可能是感覺自己的表情有些兇悍,可能會嚇到小妖精,**連忙扭了扭屁股,將一臉的褶子上下抖動一番,露出一個自以爲很瀟灑的笑容。

“阿里大叔真的好醜啊!”卡瑞娜吐了吐舌頭笑道。在得知老爹有救後,她的心情也好了起來,也顧不上那些那些匹格勇士嚇不嚇到村民,衝胡力撒了個嬌。

那一閃即沒的紅色小舌頭,頓時令**身軀一顫,心裏向被貓撓了一把,狠狠一口將流到嘴邊的哈喇子吞了進去後,奇癢無比的想到:“老子早晚有一天會忍不住滴!”

“嘿嘿……”

看着祭祀老爺如此盪漾的表情,不知道哪位強悍的匹格族勇士忍不住悶笑兩聲,頓時氣得胡力再次發起飆來。

“你們這羣騷貨,都給老子蹲牆角去。”

**看見這些威武的勇士們,心中就泛起了酸水,更何況這些匹格們竟然敢嘲笑他。畢竟他以前也是個一米九的高,自詡二百六十磅的猛男。(其實胡力的體重還要輕上十磅)如今變成三等殘廢的身高,剃不出五十磅肉的乾癟老狐狸精,心中落差是難免的。

如果要是算上這老癟三身體某個部位的隱疾,胡力的心理極有可能發生某種醫學變化,俗稱心裏變態。好在貓女的出現,分散了他不少注意力,畢竟心理有需求,還不算是徹底的TJ。

匹格族勇士們無法違背祭祀老爺的命令,訕訕的蹲到牆角,開始畫圈。領主大人表面上把他們賜給這個福克斯老幫菜,暗中是交代了一些祕密任務的。不過領主大人還說了,這個老福克斯不做出有損領主聲譽的事,還是他們的老爺。所以在他們心中,領主是天,老爺是地,他們就是那小三。

卡瑞娜不知道阿里大叔心中的複雜,着實被胡力偶爾散發出的嚇人氣勢嚇得小臉發白,心中擔憂的想着到:“阿里大叔好凶啊,以後會不會這樣對待卡瑞娜呢?”

倒是老凱特很滿意胡力的表現,在他看來,做老爺就應該有做老爺的樣子,威嚴是必不可少的。對待手下,就是要嚴厲,對待自己人才能像剛纔和自己談話那般和善。

“阿里啊,你倒是給老爹說說,我這到底是怎麼中的毒?”老凱特很高興對方稱呼自己爲老爹,這纔是一家人嘛。至於那些蹲在牆角畫圈的匹格勇士,誰管他們的死活。

傅先生,偏偏喜歡你 ,到底會有多麼銀蕩。暗中思索着是不是早點整個容,要不重新穿越一回,可也沒落下老凱特的問話,尖細的大嘴吧嗒吧嗒,說道:“大青山是一座廢棄鐵礦,其實這些礦石中還包含了很多其他物質,比如鉛、鎳、鉻、錳之類的微量元素。”

見老凱特一臉迷茫,胡力一拍腦袋,暗罵自己給他說這麼化學元素幹球,直接說道:“阿布草吸收了大青山的有毒物質,你用阿布草薰蚊子的同時,也攝入了過量的有毒物質,這回明白了吧。”

胡力翻了翻腦袋裏那個老癟三的記憶,也明白這個世界的阿布草是什麼東西了。阿布草屬於茄科植物,高1米左右,葉柄成翅狀柄,用手摸起來,葉發黏。圓錐花序頂生。花萼筒狀,花冠漏斗狀,形似軍號,末端粉紅色。

結合地球上的知識,胡力頓時笑得眉開色舞。這絕對是他來到異世除了收穫貓女之外,最令他興奮的事了,這孃的阿布草就是地球上的菸草啊!

“看來發展菸草事業和整容大計應該早日提上日程了。”胡力笑呵呵衝老凱特擠了擠綠豆眼,他沒想到,異界的第一桶金這麼快就由眉目了。


卡瑞娜知道老爹得病的真相後,哭花了小貓臉,自己是謀害老爹的真兇,她心裏實在無法承受。

胡力看着藍汪汪的大眼睛,感覺自己的心都被哭碎了,急忙湊上去安慰起來,當然也順手摸了摸那條毛茸茸的長尾巴。

本來哭的正傷心的小妖精聽到福克斯大叔安慰的話,心中感動的稀里嘩啦的,正想感謝幾句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最爲敏感的小尾巴被一隻大手握住,頓時一種前世未有的異樣感覺傳遍全身,麻麻癢癢的,彷彿有電流在她全身流竄一樣,既舒服,心裏又有些發毛,身體不由自主的扭了幾下,紅着小臉嗔怒一聲:“大叔!”

**覺得自己的魂都被這一聲大叔給叫丟了,依依不捨收回罪惡之手,臉不紅氣不喘。只是那一臉怪異的笑容又一次把貓女嚇壞了,趕緊跑到她老爹身後。

“老爺,我們回來了!”十名匹克勇士不合時宜的回來了。

胡力不滿的瞪了幾眼這些不知好歹的畜生們,隨即便被這些匹克勇士的壯舉驚呆了,那堪比綠豆的眼睛頭一次變得有黃豆那麼大。

只見這些匹克們身後滿滿跟着數十口人,那些人託着七顆大柳樹,狼煙滾滾的衝了過來。

“你們這些該死的癟犢子,老子讓你們去裸樹,不是叫你們去砍樹,老子要這些木頭幹什麼,給你們做棺材嗎?”

一名最爲魁梧的匹克勇士一揮手,那些人停了下來,他正了正根本沒有一絲凌亂的獸皮領子,扯着嗓子喊道:“報告老爺,十夫長戴夫圓滿完成老爺任務,請指示。”

胡力剛想大發雷霆,那些村民立刻叫囂起來,“祭祀老爺,我家的百年老杉柳,戴夫大人承諾十個骨錢,請問在哪能領到?”

“福克斯老爺,我家的六個骨錢。”

“老爺,我家的八個骨錢。”

“……” 胡力看着院子內安安穩穩堆着的七顆柳木,殺人的心思都有了,“我的戴夫先生,你要是不把事情給交代清楚,老子立刻活剮了你。”

“老爺,事情是這樣的……”

這位匹克十夫長也看出自己把事情給辦砸了,急忙將採集柳葉的悲劇陳述了一遍。原來,這些匹格族勇士按照胡力的吩咐,涌進村中,頗有點日本鬼子進村的架勢,見到柳樹就上,生拉硬拽收穫也不小。

但很快**的匹格勇士便被村民們拿着弓箭逼了下來。原因很簡單,這些凱特族貓人一頂破壞環境的大帽子給他們扣了上去,所以勇猛的匹格勇士屈服在寒光閃閃的箭矢下。不但被一位腦袋都彎到地面的老凱特開了罰單,還被幾名精壯的凱特族少年搜去了身上的錢財。

後來,這些可惡的凱特族村民得知祭祀老爺需要大量柳樹葉,便很主動的提出建議,讓這些匹克勇士將這些柳樹購買回去。不但殷勤的幫助他們伐木,甚至還出動大量村民將這些樹木運來。

胡力很無語,氣得一臉褶子亂顫,他從這些不仗義的村民身上,彷彿看到了某些林業局的嘴臉,一遍喊着植樹造林,保護生態環境,另一邊收着黑錢,恨不得把自己祖墳旁的古柏都讓人砍了去。

“好吧,我的十夫長勇士,你先他媽的給老子滾牆角蹲着去。”

胡力知道自己被人坑了,肉痛的拿出三百六十五個骨錢將那些村民打發走後,便開始腹誹這些堪比強盜的村民來,“去你媽的環境淨化費,去你媽的林業補償費,去你媽的誤工費,去你媽的粉塵補貼,去你媽的罰單……”

“老爺,你要的磨盤來了。”

三名匹格勇士抹着汗水,擡來三個井蓋那麼大的兩塊石磨。

當然胡力又拿出了二十三個骨錢。看着只剩下一百一十二個骨錢的獸皮袋,那雙綠豆眼幾乎都能滴出淚花來。

“阿里大叔……”

卡瑞娜的眼睛溼潤了,將近四百個骨錢足可以讓她們父女安逸的過上五年,她覺得這個福克斯老爺對她們父女實在太好了。

這聲親切的呼喚,總算安慰了胡力受傷的心靈,他揮了揮乾枯的手掌,對着那些匹克勇士就開始罵道:“你們這些生孩子沒**的閹豬們,趕緊套上磨,把所有的柳葉都給老子磨成泥。”

二十四名匹克勇士們蜂擁而上,將石磨都快拉飛起來了,現在祭祀老爺心情不好,他們更不敢觸那黴頭。

卡瑞娜直愣愣的看着那些光禿禿的柳木,“阿里大叔,這些木頭怎麼辦?”

“留着給匹格先生們做棺材。”胡力惡狠狠的說道。

無疑這句話更加刺激了辦事不利的匹格勇士們,不到一頓飯的功夫,七顆柳樹的樹葉就變成一堆綠泥,滿滿的裝了一大桶。

胡力舀了一碗,兌上水,加點純鹼直接端到老凱特面前,“老爹趁着新鮮趕緊喝了吧,七八天病就可以痊癒了。”

看着一桶綠泥,獸醫心都在滴血。“他媽的四百個古錢啊,就換來這麼一點玩意兒。”

卡瑞娜服侍老爹喝完綠泥湯,藍色大眼睛閃爍着莫名的東西,她偷偷看着那年齡幾乎可以和老爹不相上下的福克斯老爺,覺得心裏很甜蜜,很有安全感。

匹格勇士們拉完磨,很乖巧的蹲到牆角畫圈去了。


“哈哈哈……”

胡力一拍腦袋,“馬格比的,水楊酸不是可以美容嘛?老子在往裏加點布爾奶,弄點黃瓜汁,蘿蔔汁什麼的,估計能連本帶利的撈回來。”

“阿里大叔的脾氣很古怪,但是人還是很好的。”看着祭祀大叔莫名其妙的大笑起來,卡瑞娜如此想到。

胡力毫不顧忌的在綠泥桶中抓了一把抹在臉上,頓時感覺臉上涼颼颼的,彷彿那一條條的老褶子都少了幾條。抱起泥桶招呼着匹格勇士們扛起磨盤和柳木浩浩蕩蕩的開往自己的狗窩。

順着阿里的記憶,胡力帶着大隊人馬走了七天才到了自己的狗窩。雖然途中難免被人圍觀,但**根本不在乎。

一來自己臉上的綠泥可以給這些屬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方便以後的推銷,二來帶着這麼一羣強壯的匹格勇士,也是一件很自豪的事。

路上胡力也擬定了初步的營銷計劃,自己製作的美容品還屬於初級產品,應該從廣大的普通屬民身上着手。以後推出更高級的產品在面向那些貴族老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