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鼎說道。

而後,幾樣東西便憑空出現在了姜凡的身前,在他身前的虛空之中浮沉。

「只有這幾樣東西?」

姜凡感到很意外,他還以為大荒神藏之中有堆積如山的神材與荒器呢,他想不到他們只是得到了這幾樣東西。

一本古書,一隻玉瓶,一塊黑白相間只有拳頭大小的石頭,還有一塊五彩的神金,一顆神珠。

「大荒遺宮之中有九道門戶,應該有九件東西才是,怎麼才五件東西?」

姜凡向小石鼎說道。

「剩下的四件東西,都被我在剛才煉化掉了,要不然,我怎麼能在這裡與你說話?」

小石鼎向姜凡傳音說道。

「什麼……」

姜凡聞言不禁一怔,這個傢伙竟然煉化了四件上古荒神留下的神物,這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大荒遺宮之中的東西,我要八成。」

小石鼎說道。

「這……」

姜凡卻是有些無語了。

「那陰陽石,五行金,還有那顆定海珠,我都要了,剩下的那兩件東西,都給你吧!」

小石鼎說著,竟是沒有等姜凡有所反應,那三樣東西便消失在了姜凡的面前,被小石鼎收走了。

「什麼,好東西都給你要去了,我就只剩下一本破書,一個不知道裝著什麼東西的瓶子?」

姜凡將那兩樣東西取到手中一眼,立時便有些不樂意了,要知道,那什麼陰陽石,五行金,定海珠,那名字聽著就是好東西啊!

那部古書,少了一半,似乎被人將後面的半部古書撕了下來,而玉瓶之中裝著什麼東西,卻是沒有人知道。

「你這小傢伙真是不知好歹,你知道嗎,我這裡的所有東西的價值,都比不上你手中的那半部古書啊!」

小石鼎解釋說道。

「什麼,難道這半部古書,竟是那傳說之中的荒經不成?」

姜凡似乎想到了什麼,震驚無比的說道。 神藏九分,姜凡在小石鼎的幫助之下,得到了第三界囚籠之中的神藏,那是半部古書和一瓶丹藥。

「難道這半部古書,真的是傳說之中的荒經?」

姜凡激動無比,荒經啊,那可是大荒之中,古往今來最神秘的一部經書,傳說,但凡得到這部經書的人,最後都會成為天地間最強大的存在。

「你這小子的運氣不錯,想不到荒神那個傢伙竟然將這半部經書藏在了九界囚籠之中的第三界囚籠。

「真的是荒經?」

姜凡的聲音都激動的顫抖了起來。

荒經啊,那可是大荒之中所有的修士都夢寐以求的寶典,要知道,這部經書,可是大荒之中的無上典籍。

「這只是前半部分,當年的荒神,也只是得到這半部荒經,卻已經可以縱橫大荒,難得遇到一個對手了。」

小石鼎說道,它似乎知道荒經的來歷。

「半部荒經就已經無敵於大荒了,要是得到完整的荒經,豈不是天上地下皆無敵了?」

姜凡難以置信的說道。

「或許吧!」

小石鼎說道。

姜凡忍不住翻開了手中的這半部古書,他發覺,這半部古書,竟然只有三頁,而書頁是以某種未知的獸皮祭煉而成。

翻開這半部古書之後,姜凡卻是立時傻眼了,只見第一頁之上,只是簡單的畫著一幅圖,那是一條龍,一條從大海之中衝天而起的神龍。

姜凡有些失望,但是,當他認真觀察那幅神龍出海圖的時候,忽然心神震蕩眼前的那一幅圖像是從古書之上沖了出來來。


「吼!」


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嘯在姜凡的腦海之中響起,而後,他臉色一變,「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來。

「這……」

姜凡震驚到了極點,他收回了目光,合上了這本古書,不敢再看了。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姜凡難以置信,只不過是看了一眼那一幅神龍出海圖,自己竟然吐血了,這實在令他震驚莫名。

「哼哼,要是你能看懂這三頁荒經上的圖,那你就能成為第二個荒神了。」

職業男友

「這三幅圖……」

姜凡隱約猜到了什麼,荒經上的圖,內蘊著某種傳承,修為不夠,難以看出什麼來,甚至會受到衝擊。

那一幅神龍出海圖,似乎蘊藏著一種至強的奧義,一旦悟通,便能掌握這種奧義,這應該是至強的一種荒術。

姜凡小心的收起了這半部古書,以他化極六階巔峰的修為,現在觀看荒經神圖卻是早了些,即便是觀看,也難以悟出什麼來。

「其實,這部古書,共有九頁,每一頁之上,都有一幅圖,這三頁古書,不能算是半部古書,只能算是三分一部古書。」

小石鼎忽然說道。

「什麼……」

姜凡聞言不禁一怔,一部流傳了無盡歲月的無上典籍,只有九頁,這令他難以置信,但是卻不得不信,但是想要集齊剩下的古書,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了,我要沉眠了,至少一兩年內不會醒轉,在這段時間,你自己要小心,因為就算你遇到了兇險,我也不會知道,更加不可能出手。」

小石鼎向姜凡傳音說道。

「要沉眠那麼久?」

姜凡說道,小石鼎要是沉眠了,那在小石鼎沉眠的這段時間內,一切便只能靠自己了,而且,修鍊一途,只能靠自己。

「嗯,你要小心那兩頭荒獸,它們一旦知道我沉眠了,很可能會對你不利。」

小石鼎提醒說道。

「那兩個傢伙翻不起什麼風浪來。」

姜凡向著山谷入口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後向小石鼎傳音說道。

這個時候,青蛟與玄龜這兩頭荒獸守在了山谷入口外面,防止有生靈闖進山谷之中,影響到姜凡療傷。

「別大意,那兩個小傢伙的修為境界可是遠高於你,你現在才不過是化極六階巔峰的修為。」

小石鼎並不看好姜凡,要知道,青蛟與玄龜可是化極九階巔峰的修為,只差一步就能重新突破到劈天境界了。

青蛟與玄龜被小石鼎吞噬了本源力量,他們被打回了原形,一切都要重頭再來。

從頭再來,對於青蛟與玄龜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只要能得到足夠強大的力量,它們便馬上就能強大起來,說不定還能恢復昔日的巔峰修為呢。

如果小石鼎將蛟元與龜元還給這兩個傢伙,這兩個傢伙的修為便會馬上恢復過來,這是毫無疑問的。

「這個無懼,它們的修為境界雖然比我高,但是戰力卻不一定比我強。」

姜凡很自信,他可是五極荒體,荒體強大無比,比起青蛟與玄龜的體質來說,也絕對毫不遜色,最重要的是,他掌握有吞天荒術。

「嗯,你好自為之吧,我要沉眠了。」

小石鼎說完,便徹底沉寂了起來,不再說話了,它得到了幾種稀世神材,有了這些神材,它便可以修補有缺的石鼎。

石鼎有缺,並不完整,外表看起來雖然沒有問題,但是裡面卻是遍布裂痕,實在是難以想象,當年是什麼東西令小石鼎受損的。

「嗯!卻是千萬不能讓青蛟與玄龜知道半部荒經在自己的手裡。」

姜凡心想,荒經可是大荒之中的無上典籍,能令所有人都瘋狂,一旦讓人知道荒經在自己的手裡,那麼自己就要成為整個大荒修士的敵人了。

他貼身收起了這三頁古書,而後打開了那隻玉瓶。

在打開玉瓶的那一剎那,一股清香便從玉瓶之中瀰漫了出來,他低頭一看,只見玉瓶之中,有一顆丹藥。

那是一顆金色的丹藥,丹藥上面有一層金光在流轉,丹藥之上,有道道荒紋在隱現,在交織,那些荒紋,就像是天生的一樣。

「這是……」

姜凡不清楚玉瓶之中的這顆金丹,到底是什麼丹,他可不敢亂吃,要知道,丹藥可不是隨便吃的東西,要是吃錯了,那可是要人命的。


「這個東西難道是傳說之中的九天金丹?」

姜凡在自語。 姜凡得到了三頁荒經和一個玉瓶,玉瓶之中裝著一顆丹藥。

他可不敢在不知道這種丹藥是什麼丹藥之前,服用這顆丹藥,於是,他便將這顆丹藥收了起來。

剛才他再觀看神龍出海圖的時候,傷了心神,卻是要修鍊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姜凡繼續在山谷之中修鍊,而青蛟與玄龜卻是守在了山谷外面,防止有生靈闖進山谷之中。

三個時辰后,天色開始暗了下來,快要入夜了。

這個時候,盤坐在山谷內的大石上的姜凡忽然張開了雙眼,吐出了一口濁氣,而後便從大石之上站了起來。

「唰!」

「唰!」

就在姜凡內傷盡去,從大石上站起來的時候,兩道身影便從山谷外面沖了進來,一下子便來到了姜凡的身前。

這兩個傢伙,正是青蛟與玄龜。


青蛟與玄龜的修為已經恢復到了化極巔峰境界,山谷之中的任何風吹草動,都能被他們感應到。

「傷勢痊癒了?」

強勢追妻,億萬封少請矜持

姜凡點了點頭,而後說道:「我要回祖地閉關,你們要跟著來嗎?」

「什麼……」

青蛟與玄龜聞言,不禁驚喜交集。

「我們不跟著你跟誰?」

玄龜說道,跟在姜凡的身邊,他便有機會向那個禁忌存在要回失去的龜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