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雲速度猛然快了起來,急速朝龔吟沖了過去,越快越快,最後變成了一道殘影。

「怎麼可能?」龔吟臉色一變,這黃雲經脈不是斷了嗎?怎麼速度還這麼快?很快龔吟就反應過來了,黃雲修為根本就還在,當即臉色一陣鐵青。

目光微微閃爍,卻是並不往山下逃,反而沖向黃雲,知道黃雲修為沒廢,他還有心思逃跑嗎?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殺黃雲,怎麼可能放棄?

咻!

龔氏長戟出手了,一分勢也驟然爆發,要壓制黃雲,他很自信,之前能用一分勢殺得黃雲重傷,現在也絕對能。

果然。

黃雲速度明顯變慢了,力量也有所減弱,可黃雲卻不管不顧,徑直衝向龔吟。

「我雖然只有一條胳膊,可在勢的力量下,照樣殺你。」龔吟冷喝一聲,和黃雲距離也越來越近,五米,三米,兩米。。。0.8米。

咻~

兩人同時出手。

「不對。」龔吟臉色驟然一變,黃雲那青色長劍劈來時,根本沒有一點威脅,可在自己接近黃雲的剎那,一股莫名力量迅速影響自己,就好像勢一樣,迅速影響著自己的速度,力量。

黃雲的速度減緩,而這一刻,龔吟速度變得更慢,連出手速度,長戟上的力量也受到了影響。

噗嗤~


黃雲身子一閃就避過那一長戟,同時虎嘯劍出手,劍光在空氣中劈過,噗嗤直接將龔吟身體劈成了兩半。

「勢。」黃雲深吸一口氣。

精神區域壓縮到0.8米后,一分勢根本影響不了他,或者說,一分勢的影響力,遠遠沒有精神區域的大。

你影響我!

我也影響你,就看誰的影響力更大了。

「宗主威武。」

「宗主霸氣。」

「宗主無敵。」

一個個弟子高聲尖叫,興奮的身子都在顫抖,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黃雲出手,那人最起碼也是六級武者吧,卻被宗主一劍斬殺了。

他們都激動了,卻沒人知道在這之前,黃雲差點死在龔吟手上。


。。

。。。

黃雲站在龔吟屍體旁,聽著一眾弟子興奮的喝聲,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目光在四處一掃,卻是徒然一愣。

借著月光看去,只見一身白衣,宛如仙女的一名女子,正站在弟子群眾朝自己微笑,模樣很美。

「秦嫣。」黃雲一笑。(未完待續。。) 很快。

愛你時光不晚 ,他們也看出了,黃雲不僅沒事,還因此突破了,實力比以前更強,當然個個高興,誰都知道,那些稀缺主草的來源就是出自黃雲,只要黃雲沒事,落丹宗就能持續下去。

黃雲找上了秦嫣,在山頂並肩而行,遠處,趙傾城遠遠瞥了兩人一眼,卻是翻了翻白眼。

「老娘在這擔心受怕,這小子倒好,招呼都不打一聲,跑去泡妞了。」趙傾城嘀咕,尋思著去搞搞破壞,但又覺得不妥,咬咬牙直接下了山。

山頂很大,多有巨石。

黃雲二人走在這山頂之上,月光朦朧。

「沒想到小半年不見,你都是一宗之主了。」秦嫣抿嘴一笑,她初次和黃雲見面,當時黃雲連武決都沒感悟呢,現在一晃眼,都能輕易斬殺六級武者了。

「當初不是你父親賜予我虎嘯劍,虎嘯劍訣,還指點我怎麼去感悟武決,我也不可能成長的這麼快。」黃雲臉上露出了笑意,他是很感激秦濤父女的,修行一路,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其實說起來,和秦濤秦嫣也是緣分。

當初秦嫣體質衰弱,需要續陽丹治療,續陽丹雖然才二品丹藥,可主草—續陽草卻非常稀缺,整個大漠域都不見得有一株,當時黃雲剛剛穿到這個世界,而地球上,乾地黃。也就是續陽草才幾十塊錢一斤。

於是秦嫣就被黃雲『廉價』的救了一命。

「你救了我一命,我現在都還記得呢。」秦嫣看了黃雲一眼,隨後俏臉一紅,在秦嫣異樣目光下,黃雲也苦笑一聲,微微不自然,顯然兩人都想到了當初的誓言。

「那誓言作不得數的,我也沒當真,你。。」黃雲搖頭道。

「不。」秦嫣直接打斷黃云:「我這次來,就是和你說這事。我父親已經同意了。他同意我嫁給你,就看你自己的意思了。」

「秦老哥同意?」黃雲眼睛一瞪,皺眉一想就恍然了,頓覺頭大。

現在落丹宗是大漠域第五大勢力。是很特別的一股勢力。影響了大漠域的勢力格局。畢竟拍賣城是獨立的,偏偏還出現了強勢的落丹宗,這時候就顯得尤為微妙。

這也是青奎,昂仙來送賀禮的原因,誰也不願得罪落丹宗,甚至想著拉攏,結盟,秦老哥同意此事,估計也是想讓彼此關係更親近些。

「你先在落丹宗住下,這事暫時緩一緩,以後再說。」黃雲苦笑搖頭,秦嫣長的是漂亮,無論氣質還是長相,都是仙女級別,可是他總覺得,出於感激就談婚論嫁的,這對雙方都不公平。

「嗯。」秦嫣點點頭。

看得出,秦嫣外表清麗,實則是個原則性極強的女子,她既然發了那個誓,想必就真這麼打算了,要麼嫁給黃雲,要麼一輩子不嫁,這也是黃雲頭疼的根源。

娶了,對雙方都不公平,兩人根本沒有感情基礎。

而不娶?

這不是害了別人嘛!!

。。

。。。

經刺刺殺,落丹宗防備更加森嚴了,不過黃雲也知道,龔吟出現在山頂實在是沒辦法的事,一個天地武者送他前來,誰又能阻擋?

倒是謝賢幾個老頭,非要開闢一個宗主洞府,說是為了安全,黃雲爭不過他們,在後山深處開闢了一方山洞,洞口兩邊有著兩塊岩石,用元力書寫了四個大字—宗主洞府。

一般人是不得接近的。

此刻黃雲就在宗主洞府內,洞府並不大,角落有一張石床,用來修鍊打坐休息剛剛好,黃雲盤腿坐在石床上,旁邊則是懶洋洋趴著的王八羔子。

「感覺怎麼樣?」黃雲瞥了王八羔子一眼,傳音笑道,六級靈獸,放眼整個大漠域估計也就王八羔子一頭,他也沒想到,為了保護自己,王八羔子硬生生突破了,心下也感動。

「我覺得我的牙齒,爪子變鋒利了,龜殼也變得更堅硬了。」王八羔子懶洋洋傳音。

這是這一種族的特點,每一次突破,牙齒,爪子,龜殼都會進化,甚至隨著境界提升,還會出現神通傳承,像王八羔子,現在就有四種神通!護體神紋,軀體暴漲,心靈感應,再就是破空而行。

當然這破空而行。

也就能破百米,超過百米高空就不行了,就算是掌握了勢,也不能踏空而行,這是天地武者的標誌。

「不錯啊,這種突破很了不起了。」黃雲笑了。

他因為有種種機緣,這才突破到六級,王八羔子天天窩在納戒內睡覺也能突破,這就太厲害了,而實際上,王八羔子機緣不見得比黃雲小,幾個靈獸能天天以神草為食?

「對了,你和龔吟一戰,感受到了他的勢?」黃雲忽然問道。

「嗯,感受到了。」王八羔子傳音。

勢的力量很特別,王八羔子想不去感受都難。

「你再感受感受這股力量。」黃雲目光一亮,當即精神海發力,精神力呼呼呼釋放出,壓縮成了0。8米的精神區域,精神區域是一種精神術,以精神力壓縮而成,更是一種控制類精神術。

它能產生一種控制力,影響周圍的一切,之前一米範圍時,也就能影響兩成,最多三成,現在壓縮到0.8米了,卻不知能影響多少了,不過看之前龔吟的速度徒然減緩,想必也是非常厲害的。

王八羔子仔細感應了一番。

「怎麼樣?和龔吟的勢相比如何?」 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


「感受不出。」王八羔子傳音:「兩種力量不是同一種,很難比較。」

「哦。」黃雲有些失望,他發現自己對勢的理解太少了,兩個月一晃就會過去,到時候又有玄武宗老宗主這尊大敵,他想了解的更多些。

「明天找莫老問問。」


。。

。。。

第二天。

黃雲在第六座山峰上找到了莫言,莫言同樣在修鍊勢,落丹宗內太嘈雜,要知道七級武者感知力非常驚人,隨便一絲聲音都能聽得很清楚,不利於去感悟天地,所以莫言就搬到第六座山峰了。

「這第六座山峰元力倒是濃郁些。」黃雲笑笑,遙遙看著遠處的莫言。

莫言所在的那片虛空,好像有莫名的力量降臨,虛空隱隱扭曲,黃雲當然知道,這是莫言在引動天地之力,在天地之力影響下,虛空就扭曲了。

「七級武者往上的境界我一概不知,連勢具體是什麼也不知道,這次要好好問問。」黃雲遙遙走了過去。

原本修鍊的莫言咻的睜開雙眼,這片虛空就恢復了平靜,他早就感覺到了黃雲,否則光是修鍊產生的天地之力阻擋,黃雲就不可能輕易接近莫言。

「莫老。」黃雲笑著道。

「宗主你找我?」莫言站了起來,看著黃雲。

「嗯,找你問問勢的情況。」黃雲點點頭,兩人當即坐在了旁邊的岩石上,莫言因為是地系武者,自然在岩石多的地方修鍊會更好些,像黃雲乃風系武者,就會在山頂狂風呼嘯的地方修鍊。

「勢?」莫言眉頭一皺。

「對,具體講講,七級武者也有強弱之分吧?是根據什麼區分的。」黃雲很直接,他這次來就是問這的,為兩月後的生死戰做準備。

「當然根據對勢的領悟程度。」莫言困惑看了黃雲一眼,隨後就搖搖頭,他也明白了,黃雲對七級武者的境界區分一概不知,當即醞釀了一番,開始講解起來。

「勢,有九分,像我領悟了兩分勢,勉強踏入七級。」

「像那玄武宗老宗主,領悟了三分勢,則是七級巔峰,往上還有四分勢,五分勢,直到九分勢,領悟前三分,就是七級武者,中三分,則是八級武者,后三分,便是九級武者了。」

「前幾日刺殺你的龔吟,對勢的掌握也就一個半吊子,勉強一分勢。」


「原來如此。」黃雲點點頭,他也納悶,龔吟的勢,和血雲族族長釋放的勢,根本就不是一層次的,原來彼此境界不同,那血雲族族長怕是也領悟了三分勢吧。

「那勢究竟是什麼力量,有什麼作用?」黃雲皺眉道,他一直搞不懂,勢有禁錮作用,也有控制作用,究竟是什麼力量?

「簡單點說,就是虛空之力,所謂的掌控勢,就是對虛空之力的掌控。」莫言搖頭道,一片虛空,自然就有虛空之力,對勢領悟的夠深了,你隨手一揮,虛空都會破碎,甚至可以從一個域穿梭到另一個域。

這就是虛空之力。

「虛空之力。」黃雲心砰的一跳。

圖騰不就是根據陣法之力,虛空之力煉製的嗎?自己早早就接觸了陣法之力,今天終於也要接觸虛空之力了!!

也就是說,自己li圖騰真正的奧秘,越來越近了。(未完待續。。) 圖騰,終歸才是自己最大的底牌,可是到現在為止,黃雲因為修為不夠,連圖騰的空間都進不去,他可是知道,圖騰內有著一方空間的。

「所謂空間之力,宗主你看。」莫言一指虛空。

「我前方是一片平靜的虛空,當勢的力量爆發時,就會變成這樣。」莫言手掌一探,隨後狠狠一握拳,頓時一股恐怖的波動散發,整片虛空就扭曲了,和他之前修鍊時的氣勢一模一樣。

「扭曲?」黃雲皺著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