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邊。

“家主大人,我肚子不舒服,先去個廁所。”

那李管家捂着肚子對這前面的軒轅峯說道。

軒轅峯迴頭看了一眼李管家,點點頭,“你去吧,我帶着寶寶回房間就好了,你也知道你的房間在那裏把?別再一會迷路了。”

“沒事沒事,我記得清楚着呢,那我先走了!”

說着,這李管家捂着肚子就轉身一拐彎朝着廁所就衝了過去。

軒轅峯不以爲意,繼續扯着軒轅寶寶朝着房間走去。

李管家捂着肚子直接衝進了廁所,然後進了一個蹲位,關上門,褲子都不脫地直接坐上了馬桶,然後剛剛那肚子痛的表情一閃而過。

李管家緩緩地掏出了手機…………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

暴政的手也解了繃帶,只是手臂不在掛脖子上了。

但是暴政的手掌還是纏着繃帶的,這樣在今後的幾天戰鬥當中也會方便一些。

而在這一個月當中,軒轅峯和暴政都對申大龍,張小兵,鄒忌,三個人進行着魔鬼般的訓練。

申大龍和張小兵兩個人也是蠻聰明的,只用了二十天就已經學會了如何調動自身的內氣來戰鬥,不過軒轅峯沒有教他們太多的招式。

一是因爲他們需要時間來熟練如何運用內氣,二是距離對軒轅劍攻擊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軒轅峯需要時間來研究戰術,所以也就沒在教申大龍和張小兵了。

不過他們兩個人依舊是非常的開心,因爲他們自己又厲害了!


而且他們能夠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身體中內氣的流動,沒事的時候就控制這內氣,一會流到腳上,一會流到手上,玩的樂此不疲。

————–

而在鄒忌和暴政練習的過程中,鄒忌表現出了非人的堅強……

因爲……因爲暴政對鄒忌進行了非人的虐待。

每天手上拎着一個十公斤重的槓鈴,一邊跑步一邊揮拳。

沒錯,就是揮拳,一隻手一個小槓鈴,一邊跑步一邊揮拳,而且還必須堅持一個小時!

暴政說這是在鍛鍊鄒忌的臂力。

鄒忌問他跑步幹什麼!鍛鍊臂力可以在房間裏不是一樣!

而暴政卻說是爲了逃跑的時候跑得快!

鄒忌頓時就火冒三丈!大叫打死也不逃跑!

蜜枕甜妻:老公,請輕親!

這下鄒忌無話可說了……

只有每天幽怨地看着暴政。

慢慢的,鄒忌也習慣了,跑起步來一點也不累了!一口氣能上五層樓了!

可是這時候暴政那丫的竟然要鄒忌手上的槓鈴加到二十公斤!

丫的那可是四十斤啊!!

對此暴政只是得意的笑着。

鄒忌也沒辦法,他總不能跑到軒轅峯面前去哭訴吧!那樣得多沒面子!

所以,鄒忌忍了。

可是,媽的出了早上跑步的一個小時!丫的白天一分鐘也不讓休息啊!

丫的學什麼古人吊懸樑錐刺股!草!

讓勞資坐在凳子上玩什麼插沙子啊草!

你TM以爲是連鐵砂掌啊!

媽的稍不留神勞資的頭髮就遭殃了啊!媽的你下次在偷偷扎勞資屁股勞資強.奸了你!

——–

“呼~~”

鄒忌回到房間,一下就躺到了牀上。

然後“呲!~~”的一聲。

鄒忌猛地就站了起來,使勁地揉着屁股。

“草TM的,這暴政太他媽手狠了!老子的屁股啊草!”

鄒忌站在牀邊上滿臉的痛苦與憤怒。

“哈哈哈!~”

申大龍和張小兵果斷地躺在自己的牀上笑了起來。

由於這健身房房間比較少,一個大房間也就讓他們三個住在一起了。

“你們他媽的在笑老子也讓你們嚐嚐這扎屁股的滋味!”

鄒忌衝着申大龍和張小兵罵到。

申大龍和張小兵瞬間都不說話了,雖然現在申大龍和張小兵都學會運用內氣了,但還是不是鄒忌的對手啊!

因爲現在鄒忌的招式完全壓制申大龍和張小兵啊!更別提鄒忌也能運用三分之一的內氣了!

不得不說,鄒忌的確是一個妖孽,先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特身體,他的全身骨骼都特別適合練武。

其次就是鄒忌的學習能力了,先不說鄒忌是整個大學的第一名,就單單說鄒忌在十幾年的打工上學的生涯中曾經打過無數的工,有大公司的,有飯店的,有黑作坊的,可以說幾乎沒有鄒忌不會的東西!

這鄒忌在學習暴政的招式的時候,基本上暴政示範個一兩遍鄒忌就學會了,只是需要不斷地練習罷了,而鄒忌如果只學個花架子,那就是找死的料。

期間暴政對鄒忌的種種教學方式也是特別的起作用,一般來說普通人打拳的時候打出去的拳頭一般都是晃晃悠悠的,踢腿的時候也是一樣的,都是不穩定地晃。

(不信的話讀者朋友可以試一下哈!~使勁朝前方打拳,一般都是晃晃悠悠的。)

而經過暴政的訓練之後,鄒忌的胳膊,腿部,都相當的有勁,再加上之前鄒忌在健身房中就鍛鍊過,現在的鄒忌身體各方面可謂是很有力量了!

再加上對鐵砂的捶,插,掀,等練習,鄒忌的整個拳頭都是非常的有力量,而且出拳的時候也是非常的穩,沒有一絲的動盪。

“好!來鄒忌,跑完了吧?”


二十天後……鄒忌就這樣早上跑步,上午練鐵砂,下午練習暴政的那些個招式,日復一日,終於……

在今天鄒忌早上跑完步之後剛準備臉鐵砂的時候,暴政把他給攔下來了。

暴政的一隻手的手掌上還纏着繃帶。

“鄒忌,我們今天先暫時不練鐵砂和那些招式了。”

鄒忌一愣,疑惑道,“爲什麼?”

暴政笑了一下,“你這都練習了這麼多天了,距離家主說的一個月期限也就剩下十天了,今天我們檢驗一下你學習的怎麼樣了。”

“哦?怎麼檢驗?”鄒忌露出了好奇的樣子。

“廢話,當然是對打了。” 火爆天王

“對打?和你嗎?可是……”鄒忌看了眼暴政的手掌,欲言又止。

“呵呵,這點小傷算什麼,來吧,對付不會運用內氣的你,我一隻手就足夠了,再說了,我們只是普通的招式切磋罷了,別忘了,這可是我教你的,雖然沒有家主教你的厲害,但是我還不至於被我的招式弄傷,好了!別廢話了!來吧!讓我看看你學的到底怎麼樣!”

暴政大叫一聲,然後往後退了兩步,就這麼盯着鄒忌。

鄒忌對這那暴政翻了個白眼,“丫的,好像一直廢話的人是你吧,還埋怨別人,你個死老頭子!”

一聽這話,暴政頓時楞了一下,然後準備就指着鄒忌的鼻子開罵。

可是就在這時,就在暴政警惕鬆懈的那一刻,鄒忌動了!

兩個人本來就沒有距離多遠!這一下!鄒忌佔據了完全的先機!

【PS:今天繼續加更,15點~18點~今天三更~】 鄒忌這一下並沒有使用使用任何的內氣,只是完全靠着自身的力量進攻的。

轉眼之間鄒忌就到了暴政的面前!

“砰!”

暴政倉促之間擡手擋拳。

暴政是右手受的傷,現在是倉促之間用左右擋下鄒忌的拳頭的,左手本來就沒有太大的力氣,又加上是倉促之間接住鄒忌的拳頭的,所以暴政並沒有發出很多的力氣。

那麼自然而然的,暴政一下就被鄒忌給打飛了。

“噗通!”

暴政一下就摔到了地上。

好在鄒忌並沒有用出全力,否則的話,那暴政這隻手想必也好不到那裏去了。

暴政正準備站起來,可是眼睛一瞟,正看見那門口進來了一個人。

暴政微微一笑,“鄒忌,你的對手來了。”

鄒忌一愣,然後轉過頭看向門口,正看見那經理小李笑眯眯地站在門口看着兩個人。

那小李發現鄒忌兩個人都看向了他,他也不在門口站着了,朝着兩個人就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還笑眯眯地說道。

“哈哈,暴政啊,我沒有看錯把,你現在是躺在地上?哈哈,怎麼回事?是鄒忌把你給推到了嗎?還是你們兩個搞基了你躺地上誘惑他的?哈哈”

那小李笑眯眯地說着,沒一點正經。

那暴政也是敢怒不敢言,畢竟小李是他的頂頭上司,而且實力不是比他高了一星半點。

“你來幹什麼?”暴政問道。

“呵呵,家主大人讓我們看看你們練得怎麼樣了,不過我看嘛,我倒是覺得家主大人讓你教鄒忌簡直就是個錯誤啊,就你這身手,不還是被鄒忌給撂倒了嘛。”

暴政冷笑了一下,看來這小李是沒看到剛剛鄒忌打暴政時候的狡猾,只看到暴政坐在地上了。

“你說的倒是簡單,不然的話,你去和鄒忌比試一下,說不定,你連他也打不過呢。”暴政冷笑着說道。

那小李也是笑了一下,“你還別用激將法激我,我還就不吃你那一套,我現在就要回去跟家主彙報情況了,回見了您吶!”


那小李笑呵呵地說完就轉身要走。

“懦夫。”

系統必須死 ,轉身盯着地上的暴政,“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