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戰過後,形成短暫的平靜,各方都在清點損傷,但是所有人都明白,這種平靜只是暫時的,真正的戰鬥還未開始,接下來遠古祕藏的爭奪纔會是真正的慘烈!

“遠古祕藏就在這裏出世麼?雲夢澤雖然不大,可也不小,就沒有具體的出世地址?”莉吉爾問門羅!

所有人都圍了過來,顯然都有着疑惑!門羅呵呵一笑,“看到那裏的石碑麼?”衆人順着門羅所指看去,在這片地方的中央,有着一塊石碑,石碑有多半截埋在土中。只露出一個尖頭。

“那塊石碑,其實是一道門,通往遠古祕藏的門,它只會在特定的時刻開啓!具體什麼時刻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應該就在這一兩天之內!”門羅答道。

衆人都驚奇無比,還想問什麼,門羅卻擺擺手,


“時侯到了,你們自會知道!”門羅的聲音突然變冷,“接下來,可要處理星洛帝國的人了!”“處理星洛帝國的人?”

刑馭大聲說道,“要不是他們我們也不會進來,遭到夢蝶的催眠,我到現在還有西蒙留下的傷口。”

西蒙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們兄弟二人都不懂精神力,被催眠了也正常!只是奇怪爲什麼現在一隻夢蝶也看不見了呢?”

琉新看了一眼狐夫人,至從狐夫人召喚天狐虛影后,夢蝶就沒有了,難道有什麼聯繫?

而此刻門羅等人已經走向了星洛帝國人的身前!星洛帝國的人最先出現在雲夢澤所以他們損失是最爲慘重的,只剩下了六個人,但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是高手!

“你們是星洛帝國皇室的人吧!”門羅開口說道,“這遠古祕藏出世是在我奧古斯丁帝國境內,你們來不合適吧!” “哼,遠古祕藏有能者居之!在你們帝國境內就是你們的?”星洛帝國中的一人說道。

“好一個,有能者居之,”雲凌也帶着陰陽宗的人走了過來,“你叫洛星雲吧!我曾在你們帝都見過你,也是星洛帝國的權勢人物。我看你今天就留在這吧!”雲凌淡淡的說道。

洛星雲的臉色有些難看,對着身邊的人說道,“突圍,能走一個是一個,”洛星雲顯然是果斷之人,並未廢話,“動手!”隨即,一拳朝雲凌打出,洶涌的魂力帶着磅礴的氣勢衝擊過去!而其餘人都紛紛向四周急射而出。

“全部殺死,一個不留,”門羅大喝一聲,“凌雲長老,洛星雲就交給你了!”隨即便向其餘幾人追去!洶涌的拳勁在凌雲的袖袍揮動下,便輕鬆化解!“呵呵,洛星雲,你的手段就只有這些麼?”

“陰陽宗即使在大陸之上也聞名遐邇,今日就由我來領略一下你陰陽宗有何高招!”洛星雲面色冰冷的說道,“你還不配,”凌雲依然笑眯眯的說着,“就讓你明白下,魂爵與武爵的差距!”

“我不配?”洛星雲滿臉殺意像是受到莫大的侮辱,魂術:流星墜!洛星雲大喝一聲,雙手朝天舉起,在其身上浮現點點星芒,星芒透體而出,在身上環繞,如一條銀色絲帶,突然銀色絲帶離開身軀,直衝雲宵消失不見,片刻在其上空傳來隆隆聲響。一顆巨大銀色圓球,從高空處落下,宛若流星墜地!

銀色圓球急速由高空砸向凌雲!而凌雲卻面色不變,緩緩伸出雙手,在身前劃出太極圖案!一個黑白間隔的陰陽輪盤成形!

“陰陽輪盤,分解萬物!”凌雲將輪盤拋向銀色圓球!

如星辰般的圓球帶着無比威勢砸向陰陽輪盤,卻被輪盤生生阻擋,輪盤緩緩轉動,陰陽之力調合,那銀色圓球卻逐漸變小,似乎真的被分解,直至消失!

“以自身魂力溝通星辰之力,可就只有這點威力麼?”凌雲笑眯眯的說道。

洛星雲臉色變的難看,自己的最強攻擊,卻連對方的皮都沒有碰到,只有逃了,難道這就是魂爵與武爵的差距,他本身爲上位魂爵,而凌雲卻已經是武爵,具體哪個階位他並不清楚,想到這裏,洛星雲腳一掂地,便飛奔而去!

“想逃?你逃的了嗎?”凌雲譏笑一聲,急追而去!

而剩餘的五人卻沒能逃的了,他們本來實力就沒有洛星雲厲害,更是在門羅追殺下,門羅的實力自不用說,僅僅片刻便有兩人直接被冰凍至死!

餘下的三人正好跑至白骨殿與冥蛇族的地方,卻被正憤怒無比的巴蛇與西爾諾殺死,因爲他們兩方損傷最爲慘重!

看着餘下的三人也相繼死亡,門羅才滿意的點點頭,星洛帝國是奧古斯丁的領國,兩國因爲領土之爭,關係急度惡劣,現在星洛帝國的人也敢來染指遠古祕藏,他自然要將之滅殺! 不一會凌雲回來,“讓洛星雲逃了!”凌雲搖搖頭,“我獨自追他一直出了雲夢澤,卻不想有一位王爵出手,開啓空間通道救了他。”“這次殺不了他可留了大患,不過還是謝你能夠出手,凌雲長老!” 門羅道。

凌雲擺擺手,“以帝國和星洛帝國的關係,我理應出手。”

“凌雲,凌衫。莫非凌衫公子跟凌雲有關係?”琉新這纔是注意到。凌衫公子對他的殺意,他深深的感覺的到,若是真的跟凌雲有關係,那可不太妙!

處理了星洛帝國的人,雲夢澤裏只剩下魂殿,白狐一族,陰陽宗,白骨殿,冥蛇族這五方勢力,不過魂殿與白狐一族是合作關係,白骨殿與冥蛇族也組成了同盟!此刻都相安無事,各自調整等待着遠古祕藏的出世!

時間就這樣快速的流過,剛過了午夜所有人都有疲勞之感,突然,雲夢澤裏的魂力劇烈的波動起來。

“莫非遠古祕藏就要出世了,”所有人都來了精神!

一股股魂力由四周洶涌過來,而匯聚的地點竟然是門羅所說的只露出半截的石碑!魂力匯聚盡數涌進石碑之內。

“轟轟…”石碑竟然在慢慢的拔高,魂力的波動結束,石碑也完整的露出地表。

“哇,好大的石碑!”人們都在驚歎,在前方出現的石碑巨大如門,散發出古老的氣息。“這就是門羅大人所說的進入遠古祕藏的門麼?可怎麼看都不像,”琉新暗自想到。

“唰唰…”突然從前方的森林傳來一陣響動,一隻有一人高的夢蝶緩緩的飛了出來,這隻夢蝶體形巨大,卻感覺不到有任何不適。鑽石般的翅膀上閃耀着萊姆綠和天 藍亮光,美妙絕倫,微微扇動,如置身於花叢中的精靈,讓人眼前突現出幻影迷離!

“這是夢蝶?”金斯顫抖的說道,一向淡定的門羅此刻卻滿臉凝重,這隻夢蝶至少是五階魂獸,甚至可能是六階!翅膀扇動間就令人心神搖曳!所有人都驚的目瞪口呆,之前遇到的夢蝶都是巴掌大小,而這隻夢蝶卻如此巨大!

夢蝶飛至石碑處停了下來,雲夢澤的雲霧都纏繞過來,將其遮掩,片刻雲霧散去,一個絕美的女子出現在衆人的眼前,女子一雙星眸細長明媚,玲瓏的瑤鼻,粉腮含情,點絳般的的朱脣,如雪般的白嫰臉蛋兒,清秀迷人,細膩不帶絲毫瑕疵的雪肌如酥似玉,女子半空漂浮,身形輕瑩,道不盡的嬌柔魅麗!

“好美的女子!”不知是誰道出所有人的心聲,琉新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覺自己心神模糊,快要失守!“都不要與之對視,這女子的精神力簡直如水如潮,只需一個眼神便是能夠將人催眠!”門羅大聲喝道。“不知閣下出來是爲了什麼?”雲凌問道。

“我對你們沒有惡意,只是出來幫助你們將進入祕藏的門打開,”女子的聲音輕柔,猶如天籟。

“你是來幫助我們的?”門羅錯愕的問道。女子並未應答,而是伸出纖纖玉手,曲指一彈,只見有一枚鑰匙飛出,插到了石碑之上!

琉新這纔是注意到,在石碑之上竟有着一個鑰匙空孔,插上鑰匙的石碑似乎變的有些虛幻,在其周邊有着一圈銀色波紋。

做完這些那夢蝶幻化的女子變消失不見,只餘下輕柔的聲音在迴盪“霧裏花夢蝶,天狐虛影現,蝶女啓祕藏,尋找有緣人!”

留下這四句話後女子變消失的無影無蹤,正如她來時一樣虛幻,但這些都沒有人在意,所有人都在思考那四句話的含義,

“這四句話不正是我們這一路的經歷麼?”莉吉爾說道,“對,照這麼來說,如果沒有狐夫人召喚出天狐虛影,那遠古祕藏也不會開啓。

這也能解釋爲什麼在狐夫人出手後,夢蝶就一隻都沒有了?難道這祕藏是白狐一族的強者留下的。”一個人也說道。

人們都看向了狐夫人。“那尋找有緣人是什麼意思?”金斯也問道。頓時人們又沉思起來,就在這時,巴蛇突然說道,

“西爾諾,祕藏開啓了,別想那麼多,快點進入吧!”然後便跑至石碑處,跨出一步人便消失了,冥蛇族人也都緊隨其後,看着冥蛇族人都陸續進入,人們這才都驚醒過來,以西爾諾爲首的白骨殿強者也快速進入其中!

“哈哈,”凌雲大笑一聲,“門羅,老夫也先走一步了!”隨即陰陽宗的人也走進了石碑,“好了,我們也走吧,”門羅說了句,“這石碑是通向了哪裏?”琉新疑惑的問道,他實在理解不了爲什麼石碑成了一道門。

“應該是通向另一個空間,”狐夫人應道,門羅領頭先跨入其中,後面人緊隨其後,輪到琉新,琉新仔細打量這快石碑,走進纔看清楚,在石碑中心有一個微小的孔,孔上插着一把鑰匙,這把鑰匙的顏色非常接近石碑。

琉新伸出手觸摸,試着拔了下鑰匙,鑰匙竟然輕鬆的就拔了下來,

“完了,完了,這石碑進不去了,難道在插上去,”奇怪的是石碑卻沒有異常,還如以前那般,琉新緊緊握着鑰匙,生怕別人看到,好在人們都顧的進入石碑,沒有人注意到。不在遲疑,便一步跨出,感覺一陣恍惚,再次睜眼已經處於另一個環境!

…………

這是一片灰濛濛的空間,蒼茫無邊的大地沒有花草,沒有石塊,有的只是無邊的黃土地,“狐夫人,這就是藏有無數珍寶的遠古祕藏嗎,”刑馭出聲了,同時那雙眼仔細掃向四周,“這裏可什麼都沒有,哪像藏有寶貝的地方。”

“好大的手筆!”門羅感嘆道。“這片空間最低也是皇爵留下的,而且他的天賦絕對是空間,”皇爵留下的。所有人都感嘆起來,在如今王爵已是絕強者的時代,皇爵只在傳說中。“往前走吧,”狐夫人說道。

安靜,整個世界一片安靜,安靜的可怕!最先進來的冥蛇族,白骨殿等人都不知在何處!衆人都緩緩向前行進,緊惕的觀望這四周!這裏太詭異了。

“之前進來的人都哪去了,他們不會先得到祕藏吧!”一個人說道,

“肯定不會,遠古祕藏沒那麼容易得到的,”狐夫人應道。

琉新看了眼狐夫人,似乎狐夫人知道一些事情,門羅也應該清楚,因爲他發現門羅眼神一直淡定自如,看來魂殿與白狐一族的合作很深。

向前走了約莫百米的距離,出現了一段臺階,臺階的盡頭是一處宮殿。雲霧繚繞。在臺階上竟然有人,正是先進入祕藏的巴蛇,西爾諾,凌雲等人。

走至臺階在其旁有一塊小石碑,上面刻制着,“穿雲梯,共四十五個臺階,乃上白雲宮必經之路,有凝鍊精神力功效,如能登上,白雲宮自有寶物待取之!”

“看來那寶物就在臺階之上的白雲宮了。”一個人說道,

“爲什麼他們都要走臺階呢?直接飛上去不行麼?”金斯滿臉疑惑。

“要想進入白雲宮必須登臺階而上,飛行肯定是不行的。”狐夫人說道。“哼,我來試試,”刑馭不服氣的道,

“慢着,”狐夫人連忙阻攔,可卻已經晚了,刑馭已經直接向宮殿飛去,剛飛至臺階上空便好像被什麼擋住,刑馭大喝一聲,氣息完全爆發,欲強行突破,這回更直接,刑馭直接被彈了回來,倒落在地,面色蒼白,嘴角都溢出一絲鮮血,

“刑馭乃中位魂爵卻突破不了,看來在這臺階之上布有很強的禁制!”西蒙說道。

這是一個老者走了過來,正是琉新在洛斯托克遇到的那位,“想入宮殿必須徒步上去,你們看就連凌雲長老都是一步一個臺階!

這臺階之上有很強的威壓,但是用魂力抵抗卻沒什麼作用,唯有用精神力!臺階之下的這些人都是沒有精神力修爲的。”

“多謝告知,”門羅說道,“有精神力的上吧,”隨即便走向臺階,

“琉新,你受到遠古天狐賜福也有精神力,”也試着上吧,對你精神力的凝鍊有很大的好處,不行了,就下來。狐夫人叮囑琉新。

“嗯,”琉新點了點頭,因爲他發現剛在入口石碑上拔下的鑰匙,竟有了動靜,似乎在指示着方向,那方向便是臺階之上的宮殿! 走至臺階之下,琉新擡起頭,臺階並不長,上面的人也沒有多少,看來懂精神力的並不多,琉新暗暗想到,走在第一的是凌雲長老,已經快走完,第二名竟然是冷月兒,然後是蛇女月姬。

這兩個女人可真不一般。反而西爾諾和巴蛇兩人稍稍落後,其餘還有幾人都是各方勢力的,魂殿的人有門羅一步一個臺階也不停頓,很快便跨過二十幾個,狐夫人,刃霧緊隨其後,還有對琉新有很大敵意的白凡也登了上!

“青鸞,聽的到麼?我要登臺階了,你怎麼辦。”琉新拍了拍懷中的青鸞,“上你的吧,我還用不着你擔心,”青鸞的聲音在琉新的腦海想起。聽到這話琉新不再遲疑,登了第一步!

威壓,很強的威壓從四面八方涌來,琉新就感覺自己如陷入泥沼一樣,奇怪的是面對這種威壓用魂力抵抗完全沒有效果,看來就如那位老者說的只能用精神力,琉新連忙調動精神力輻散出來,果然有效,琉新面露喜色,精神力一出,琉新頓時感覺威壓小了許多,繼續邁出。

在青鸞教授了星辰精神術後,琉新的精神力就有很大的提高,而且在雲夢澤又吸收了許多夢蝶體內的精神圓珠,琉新的精神力更是進步神速。

關於精神力強度的分別,在聽了青鸞說後,琉新已經很是清楚,精神力存在於人的識海,起初會以氣態的形式存在,當氣態精神力存滿整個識海,之後就會液化,達到了這一步,纔是真正的登堂入室!

此時琉新已經走到了第十個臺階,越往上威壓也越大,精神力的輻散都被壓迫,琉新只是輻散半米的距離,輻散的越短,凝鍊的程度也就越高,對威壓的抵抗也會越強,深吸一口氣,又是向前邁出一步,第十一個臺階,威壓突然大增,感覺是前十層的二倍,琉新完全沒有絲豪準備。

“蓬…”琉新整個人從臺階上跌了下去,然後直接摔落在下方!“沒事吧”莉吉爾走過來說道,因爲對精神力並不擅長,所以莉吉爾並沒有登臺階,琉新擺擺手,揉了揉屁股,摔落下來對精神力倒是沒有什麼損傷。

再次向臺階走去,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凝鍊了許多,吸收了夢蝶的精神圓珠,雖然精神力爆漲了許多,但是卻很虛浮!


有了剛纔的經驗,這次琉新很快便走到了第十個臺階處,這一次在第十臺階處停留了好一會,當完全適應了這裏的威壓,琉新再度向前邁出一步,這次有了準備,精神力聚集抵抗,竟然穩穩的站住。

這一次琉新未再停留,準備一鼓作氣往前衝,第十二個,十三個,一直到第十六個才停了下來,琉新的額頭都是見汗,微微出了口氣,稍微鬆泄下來,卻不想正是因爲鬆泄下來,被再度擠壓下來,跌落在臺階下方!

拍了拍衣服,琉新並未氣餒,再度向臺階走去,就這樣一次次攀登,又一次次跌落,琉新能夠登上的臺階也逐漸增高,在場的所有人都記住了這個倔強的小男孩,都對其豎起了大拇指。

莉吉爾看琉新的眼神也完全變了,琉新一次次的跌落下來,衣服都是破爛,更不說其摔下身上的痛,可琉新卻依然目光堅定,走的更遠。

凌衫公子氣的臉色發白,琉新今天出盡了 風頭,贏得了所有人的稱讚,他本身對精神力也有粗淺的涉獵,剛纔也登上了臺階,並且走到了第十五個臺階,便摔落了下來,他也清楚這對精神力的凝鍊有很大作用,但是他卻受不了一次次跌落,在他看來那是很丟面子的事。

“一定要儘快殺了他,”凌衫公子下定決心!


“呼…”已經走到第三十個臺階了,琉新滿意的笑了笑,連他也不記得自己跌落過多少回,他只知道自己的精神力越來越凝實,識海中的氣態精神力竟然有開始液化的趨勢,而在此時凌雲已經登完了全部臺階,門羅雖是後來但也緊緊跟隨!

看着兩人都要進入宮殿了,巴蛇急了,仰天長嘯一聲,便是直接化爲本體,一條足有數十丈長的大蟒,大蟒通體幽黑,尾巴一甩,再次出現已經在宮殿之外的平臺上,化爲人形後直接是一口鮮血噴出,剛纔以本體強行突破,顯然造成了不小的損傷,

西爾諾,狐夫人各個勢力的代表人物都已經進入白雲宮,但裏面有什麼寶物,發生了什麼事別人就不得而知了,琉新倒是淡定自如,他從來沒有想過能得到什麼寶物,這裏的強者太多了,但是青鸞卻着急了!

“琉新,我幫助你,你必須得儘快進入宮殿,也許裏面就有能夠有助於我恢復的東西,”青鸞給琉新傳音。

“可是我還要凝鍊精神,”琉新說道,“再說裏面那麼多強者,就算有我也得不到啊!”“你能走到這已經是極限了,凝鍊的作用已經很小了,你進來的時候從石碑上拔下了那鑰匙,我感覺那個纔是最大的寶物,總之先進去再說吧。”

突然琉新感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涌進自己的識海,這股精神力堅韌無比,“還愣什麼,快走,”青鸞催促着,琉新無奈,發出精神力,向前邁出,

第三十一個臺階,三十二…在青鸞的幫助下,琉新一直沒有停頓,超過了蛇女,冷月兒,人們都目瞪口呆,這琉新吃了什麼猛藥?

第四十個臺階,這裏的威壓簡直如水如潮,即使有青鸞的幫助也萬分吃力,第四十四個臺階,只差一個臺階了,琉新卻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限,就快要被擠落下去,

“堅持一下,就差一個了,我不能在幫助你了,我得保留力量,不然會被門羅他們發現的。”青鸞傳音道。

無盡的威壓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卻對身體沒有任何傷害,這種威壓直接作用在精神力上,琉新的臉色蒼白不堪,

他感覺自己就是暴怒海洋中的一葉扁舟,他已經無法控制這“暴怒海洋”的習性了。

精神力完全被壓縮在識海中,無法散出一絲,就快要撐不住了!莉吉爾,冷月兒,蛇女月姬都咬着櫻脣,難以置信的看着琉新。因爲他離宮殿只有一步之遙。

“關六識,閉耳目,放精神…”就在琉新快要撐不住的時侯,腦海中突然響起青鸞的聲音,是星辰精神術修煉的口訣,

琉新緩緩閉上眼睛,似有所悟,氣態精神力竟然極速收縮,“嘭…”識海中突然發出聲響,氣態精神力開始液化,一滴,兩滴,共有三滴,這液態精神力數量雖然稀少,卻遠非氣態可比,有一種磅礴之感,而且更加凝聚!

精神力在壓迫下液化,琉新欣喜若狂,精神力竟然能在巨大威壓下發散出來,顯然是高度凝聚,在這抵禦下威壓也減弱了許多,琉新深吸一口氣,一步向上邁出,踏上第四十五個臺階,瞬間所有壓力都不存在,在前方正是放滿寶物的宮殿。 所有人都難已至信的看着琉新,這個面容清秀,略帶幼稚的少年,這個在衆多高階魂師的隊伍中絲毫不眼的少年,竟然真的跨過了連魂爵都難以走過的登雲梯!


莉吉爾纖手捂着櫻脣,驚訝萬分,而桑梓此刻卻殺意涌動,他與琉新有着三年之約,特里已經死在了雲夢澤,只剩下他,他從來都不看好琉新,可是現在這個少年在精神力上竟然有如此的天賦,這是他所不及的。

與桑梓有同樣想法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凌衫公子,“殺,遠古祕藏的事情結束,一定要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