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個老混蛋!誰讓你來我這裡的!我要告訴我爺爺去!」

心頭的秘密被撞破,蒼狼想哭的心思都有了。但又知道這林厚的性格,自己對付不了他。只能拉出蒼老怪。

果然,一聽到蒼老怪,林厚立馬臉色一變道:「哎哎哎,我說丫頭啊。這事兒你辦的可不對啊。怎麼能是悄沒聲息呢,我剛才確實敲門著,就是你沒有聽到嗎。所以這事兒不能怪我。你可不能和蒼老怪說,否則這老傢伙會殺了我的。」

雖然林厚也是一臉的蒼老模樣,但賣萌裝可憐一點兒也不比年輕人差。

不過蒼狼現在可是到了氣頭上,堅決不理會,說著就要起身。

「哼!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和爺爺說!你死就死吧!誰讓你為老不尊了!」

見此,林厚果斷的轉移話題道:「丫頭丫頭!你先別急,這事兒你可以說。可是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嗎?」

聞言,蒼狼果然一頓,沒好氣的說道:「什麼日子?!你不用想轉移話題!我告訴你,這筆賬你鐵定逃不了!」

「是是是!我沒說不讓你說,就是先干正事兒嗎。今天是林東那小子的拍賣行開張的日子。上次不是說好了嗎,今天要去給那小子捧場。」

「拍賣行?」蒼狼先是一愣,隨即想起來了,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兒。聽說替林東開這個拍賣行的,還是上次從北海城救回來的那幾個小乞丐。

想到這裡,蒼狼只能憤恨的瞪了一眼林厚,怒聲道:「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沒完!還有,你剛才聽到了什麼事情,最好忘掉!否則我一定會在爺爺那裡告一次很狀!」

林厚很是無恥的一笑道:「嘿嘿嘿,如果你告訴你爺爺的話。說不准我真的會告訴別人。」

「你!」

西林城外圍平民區,溫和的陽光平鋪在街道之上。喧囂的街道此刻布滿了討論之聲。

「哎!聽說了嗎,林東要在咱們這兒開個拍賣行,今天開業!聽說劉執事都要去捧場!真給面子啊。」

「切,這事兒早就知道了。不過咱之前都沒見過拍賣行是啥樣子,這次也能開開眼界了。不過你剛才可是說錯了一點兒,劉執事在林東面前什麼都算不上。哪兒是給面子不給面子的,而是他必須來!」

「噓!你小點兒聲!不怕被人聽到啊!」

「怕什麼!林東可是咱們平民的英雄,我平常還就看不慣他們主院那些人了。哼!林東這回可算是給咱們平民張臉了!」

「這個倒也是……」

此刻原平民區醉香樓舊址,已經被改造成了一處佔地極大的建築。整體建築呈半圓形,碩大的招牌上寫著,林東拍賣行,看起來極為霸氣。

這樣的建築在整個平民區那絕對是屬於亮眼的了,此刻圍觀在這拍賣行前的行人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好多圈,都對著如此造型獨特的建築指指點點。

而林東的父母則是滿臉紅光的在幾個壯漢的保護下不斷的對著行人拱手。

今天算得上他們夫妻倆四十多年的生命力最為耀眼的時候了。在其身邊呢,二懶和小妹幾個,也是不住的拱手。

唯有飄影不在這裡。

「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嗎!?雖然咱這次的拍品不多,但必須都是精品。那枚二品二紋靈丹是咱們這次拍賣的壓箱底的東西。雖然不確定能不能賣得出去,但必須要把咱們拍賣行的招牌打出去。要不然東火城那邊兒的人肯定會小覷咱們。」

「是,飄影小姐。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聽說這次咱們開張,主院的不少人也會來。興許咱們的這些拍品能夠拍得出去呢。」

說話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臉上掛著淡淡的胡茬。雖然外表不算是那麼養眼。但性格沉穩,而且有著商人精明的頭腦。是飄影花了重金請來的。

「恩,那就好。以林東哥的影響力,說不準會有什麼大人物來。所以上面的包廂,都要準備好。不能有絲毫的疏漏。」

話音剛落,二懶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口中忙說道:「飄影姐,劉執事來了。就在門口。」

「恩,知道了。」

今天的飄影依舊穿著林東送她的那身連衣裙,雖然不像是最開始買來時那麼嶄新。但穿在她的身上,卻會讓人忽略這些次要的。一頭靚麗的長發披散而開,精緻的五官再配上傲人的身材,絕對會讓人眼前一亮。

這一點兒從四周拍賣行的員工偷偷摸摸落在她身上的驚艷目光就能看的出來。

「劉管事,你繼續在這裡監督。我出去一下。」

「是,飄影小姐。」

拍賣行門口,一身深青色長衫的劉執事倨傲的站立,身邊兒圍著幾個保鏢。對於那些因為他出現,明顯不敢隨意亂語的平民,滿意的點了點頭。

作為外圍平民區的掌控者,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血脈傳承,是一種傳承的力量。煉氣師強大到一定地步,氣血變化,身體機能就會發生改變,血液之中產生隱性力量,而這股力量,也會隨着後人的延續而延續下來,這就是血脈傳承。”龍炎真人解釋道。

“就好比兩個強大的煉氣師,他們的後代,也必然會十分優秀,天生就適合練氣,是這樣的嗎?”方清芸問道。

“是,但也不完全是。”龍炎真人說道:“血脈傳承,是一種隱性的力量,你可以理解爲一種天賦。而這種天賦,也會隨着血液的流傳的時間久遠,逐漸稀釋和消失。”

他沉思過了一會之後,才繼續說道:“血脈傳承之力,必須要具備超強的實力,纔有可能產生,而這種力量,即便是我,也沒有資格。”

“連前輩都沒有資格!”劉封心中一驚,他所有接觸過的人中,龍炎真人是王中之王,半聖境界的大能,竟然連他都不具備產生血脈之力的能力?

“你說說,煉氣一道,等階如何劃分?”龍炎真人看着劉封,問道。

“煉氣一道,分爲學徒、學者、行者、大行者、大士、宗師、天師七個階段,每一個流派,還有更爲細緻的劃分,不過殊途同歸,最終都是一致的。”劉封沉吟道:“天師之上,應該還有另外的境界,比如前輩現在的半聖境界,只不過晚輩並不瞭解。”

龍炎真人點頭道:“不錯,天師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那一個境界被稱爲聖者,是九天十地無敵的存在,這樣的大人物,只有大日聖星上纔有。”


“大日聖星,是從天地初開之日,就一直懸掛在我們頭頂的大日,這是最高級的星域,傳說中,只有真正的聖人才可以生活其中,而上面的每一個人,都有無窮無盡的生命,有永無止盡的力量。而大日聖星之上,每一口氣都是比造化生機氣更加濃郁十倍的天地靈氣,凡人如果進入大日聖星,只要一天時間就能夠成爲大行者,半月就是突破宗師,數年就能到達宗師境界。。。煉氣師一身,追求的是什麼,不就是永恆和生命和無量的力量嗎?想一想,那真是個讓人嚮往和憧憬的地方啊。”

雖然在山洞之中,不可能看到頭頂懸掛的那顆大日,但是聽到龍炎真人的話,劉封和方清芸都不有自主的擡起了頭,彷彿眼中能看到那顆,有記憶以來就一直懸掛在頭頂的那顆大日。

那是一顆永恆光芒的星球。

大陸星辰的說法,劉封最初從白蒼和猛口中得知,後來經歷了許多,有了更具體的概念,對頭頂懸掛的大日,也有過的憧憬,幻想過,那顆大日也是一塊更高級的大陸。

從二級大陸到三級大陸,又得知道龍炎真人來自四級大陸,劉封感覺到,自己劇烈頭頂的那顆大日似乎漸漸的近了。

然而,龍炎真人口中描述的大日聖星,是在太過驚人。

這是最高級的星域!

每一口氣息蘊含的天地靈氣都比造化生機氣濃郁十倍!

永恆的生命、無窮無盡的力量!

等等這一切,龍炎真人給了他答案,但是這個答案,卻似乎讓他和大日的距離拉得更加的遙遠。

煉氣師簡單的把大陸等級劃分爲五級。

一級大陸,是真正莽荒之地,環境惡劣貧瘠,連最低級的惡獸都難以存活。

二級大陸,擁有可以供人類生存的生氣,並且蘊含一定的靈氣,可能會產生煉氣師,然而依舊十分低級,煉氣師的數量極少,而且修爲很低,最高只可能大刀大行者高階。

三級大陸,是中級大陸,擁有許多適用煉氣師修煉的天地靈氣,在三級大陸,已經可以產生一些比較高級的煉氣師,甚至是到達宗師高階,成爲接近大能的存在。



然而要再進一步,就需要在四級大陸都極爲稀少的四級氣,造化生機氣,就是四級氣中最好的之一。

四級大陸,是高級大陸。

鴻蒙海世界,大陸等級都是千萬年來人爲劃分,並不嚴密,然而,因爲高級的四級氣十分稀少,即便是四級大陸也很少見,無法提供更多的煉氣師使用,所以久而久之,在四級大陸和三級大陸之間,漸漸的就形成了真正的階層,再經過千百年的演變,經過無數代四級大陸煉氣師的努力,三級大陸終於被斬去了一切與四級大陸的聯繫,四級大陸和以下的大陸,徹底劃分成了兩個世界。

從三級大陸,想要達到四級大陸,簡直就是難於登天,基本不可能達成。

四級大陸,已經是高高在上,不可攀登,然而大日聖星,卻比之四級大陸更高一級!

“我出身在四級大陸,雷罰大陸,大日聖星與雷罰大陸的關係,就像四級大陸和三級大陸一樣,是高高在上的。所以我和每一個煉氣師一樣,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希望能以自己的力量,打破等級之間的隔閡,進入到大日聖星,去看看這傳說中的地方,到底是什麼模樣。我的一身,都在不斷追求強大的過程之中度過,而這個過程中,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尋找進入大日聖星的機會。隨着我的實力日漸強大,終於讓我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那是一條不知道多少萬年以前留下的通道,把雷罰大陸和大日聖星緊密的連接在一處,只要實力足夠,完全有經過這條通道進入大日聖星的可能。”

“那還是我什麼都不懂,無知無畏,爲自己的發現而興奮不已,在準備充足之後,就踏上了那條通道。”龍炎真人想到了往事,神色突然黯然下來:“沒想到我的一生,就因此而出現了巨大的轉折。”

劉封和方清芸同時屏住了呼吸,他們知道,重點終於到了。

“但是我沒想到,那條通道,其實並不是廢棄的,我進入通道後不久就遇到了狙擊,差點喪於非命,還好我見機得快,逃了出來。然而從那之後,來自各個大陸,無窮無盡的追殺就開始了。”

“一開始,只是陌生人對我出手,當時我的修爲,已經是整個雷罰大陸的頂峯,殺我的人,都被我一一殺死或者擊退,然而不久之後,就有熟人和朋友開始對我出手,再然後,就連鬥風行都背叛了我,要殺我。。。”

龍炎真人突然大吼一聲,大聲道:“我不明白爲什麼,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爲什麼所有人都要殺我?連鬥風行都要背叛我?我心灰意冷,回到了家中,然而我更加想不到的是,龍家的人,居然也要殺我?” 可是面對林東的父母,劉執事卻收斂了狂傲之色,很是隨和的一笑道:「哈哈,二位今天真的是大喜啊。咱們西林城第一座拍賣行建成,真的是一件大喜事兒啊。哈哈哈!」

要說平時,林東的父母看到劉執事這麼和顏悅色的和自己說話,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可現在他們也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有一個出息的兒子。

不過常年的本性,還是讓他們老夫妻不知該如何回應。幸虧飄影來的及時,攬過了話頭道:「劉執事大駕光臨,實在是我們拍賣行的榮幸。而且我們拍賣行能夠這麼快建成,還多虧了劉執事的幫助。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和林東哥說的。」

「哈哈哈!飄影小姐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好說,好說!哈哈哈!」

聞言,飄影只是淡淡的一笑,讓了個身正準備邀請劉執事進入。突地,不遠處一道破空聲呼嘯響起。

抬眼望去,只見一道流光如流星一般,在臨近之時,迅速騰起。只是眨眼之間,便墜落在地。

定眼看去,正是林厚攜著蒼狼入場,蒼勁的靈氣並沒有收斂,相反在落地的時候卻四散而開。


頓時間,一股震撼和驚懼之色瀰漫在眾人的心頭。

而蒼狼那一身潔白長裙的造型,更是讓在場的眾多男人眼睛一亮。對比飄影,這兩個女人一個賽一個的漂亮。堪稱是花容月貌,沉魚落雁之姿。

「你……」

飄影目光一頓,她見過蒼狼,還是在上次北海城的時候。自然的,林厚她自然也見過。

只是沒有想到,他們怎麼會突然而來?

倒是劉執事,感受到四周澎湃的勁氣。一張臉滿是驚恐,眉宇間的倨傲之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幾乎是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了過來,低頭哈腰的說道:「屬下該死,不知是林厚長老前來。贖罪贖罪。」

林厚他自然是見過的,只是如此近距離的見,這還是第一次。

「恩。」

林厚甚至都沒有看劉執事一眼,便將目光鎖定在飄影一眾人的身上,突地咧嘴一笑道:「小丫頭,還記得老子……哦,老夫不……」

飄影雖然心頭升起著一絲疑惑,而且林厚身上散發的強橫氣勁,讓她渾身不舒服,但仍是點頭說道:「小女子自然記得。上次在北海城,多虧了前輩出手。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得到機會報答。」

「哈哈哈!你這小丫頭倒是會說話,比某些人強多了。」

說到某些人的時候,林厚有意無意的看了身邊的蒼狼一眼,語氣中滿是揶揄之色。

「哼!」

蒼狼輕哼一聲,不過沒有接林厚的茬兒,對著飄影輕輕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徑直走到早已驚呆的林東父母身前,款款行了一禮,笑顏如花的說道:「蒼狼見過叔叔阿姨。我是林東的朋友,這次聽說林東的拍賣行開張,不請自來,還望叔叔阿姨不要見怪。」

「額……好好………不見怪不見怪……」

林父林母那都是老實的本分人,哪兒見過如此的排場,完全是下意識的回應。

林厚在一旁介面道:「呦呦呦。你這小丫頭倒也是嘴甜了啊。我怎麼沒見過你對我這麼好。」說罷,對著林父林母說道:「輩分咱就不論了,不過你們應該是沒我年紀大。我就叫你們林弟,弟妹了。我們和林東那小子關係不錯,今天來捧個場。哈哈哈!」

這話一出,四周立即是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開什麼玩笑,剛才可是聽劉執事說了,這老者可是林家的長老,那絕對的大人物啊。管林父林母,叫弟弟,弟妹。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兒啊。

正這時,人群之外,又是一聲呼喊而至:「林晨風執事長到。」


刷!

人群中自動讓開了一條路,只見林晨風在幾個執事的簇擁下,緩緩行來。臉上的溫和笑容,讓人一看就從心底升起一股好感。

尤其是那些女生,早已是眼冒桃花,一副恨不得獻身的樣子。

「叔叔阿姨好,今天聽聞是林東兄的拍賣行開張。作為兄弟,晨風自然要來捧場。另外準備了一點兒小心意。還請笑納。」

說著,身邊一個執事連忙端出兩尊晶瑩剔透的雕像,刻畫的正是林父林母的樸實樣子。

「這是用一整塊安靈玉雕刻,雖然不是什麼貴重物件兒。但代表的是晨風的一番心意。還請叔叔阿姨笑納。」

「額……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