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吧,我可做不出這種事來,”李佳穎連忙紅着臉看了我一眼。

“那可不行,來這種場合,哪有不做點刺激事情的,”萍姐也連忙看向了李佳穎那邊說道:“佳穎啊,你可以不做,但是那個弟弟可不能不主動,咱們都花了錢了,怎麼能不讓他主動一點。”

“小夥子,聽到了沒有?不光要親佳穎,還要親嘴,不要是不做的話,我們可就投訴你了,”憑藉看着我這邊警告說道。

我一聽一下子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要是不親的話,現在被投訴到方四爺那邊,我肯定更慘,要是親的話,她可是李沁的母親啊,我哪能親啊。

綠髮貴婦和萍姐一邊說着,一邊就來到了我跟李佳穎的身邊,還強迫着我倆親嘴,她們還喊着親一個親一個,我看着李佳穎那精緻的臉距離我也越來越近了,我的心跳也加速了。

“好了,你們別爲難他了,”李佳穎掙脫了綠髮貴婦的手,連忙有些害羞的說道:“我家裏還有點事情,我就先走了,你們慢慢玩吧。”

李佳穎說着就準備走了,畢竟她繼續在這裏的話,可能真的要被逼着跟我做什麼事情了。

“你也跟我走吧,”李佳穎猶豫了一下,看着我這邊說道。

“哦!”

我知道李佳穎一開始就不想我繼續在這裏做事,所以才着急帶我走,我連忙答應了一聲,也準備跟李佳穎走了。

“喲,佳穎姐,你還說害羞呢,原來是着急帶走他去做更刺激的事吧?”

綠髮貴婦看着李佳穎和我這邊笑着說道。

“沒有,我就是看她還年輕,不想讓你們糟蹋了這麼好的孩子,”李佳穎也連忙笑着解釋着說道:“好了,你們先玩吧,我就先把他帶走了。”

說着李佳穎就看了我一眼,讓我快點跟她離開,不過就在我倆要走出包廂的時候,萍姐忽然就喊道:“佳穎,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只想帶着你女婿自己去玩,不想跟我們一起玩嘛?”

李佳穎聽到了這個話,身體猛然一震,隨後她就驚訝的看向了萍姐那邊,而我也驚訝了,因爲她們這個意思,明顯是知道我跟李佳穎的關係。

“你們在開什麼玩笑呢,什麼女婿啊,”李佳穎故作輕鬆的笑着對着肥胖的萍姐那邊說道。

雖然李佳穎表情挺輕鬆的,可是萍姐和綠髮貴婦那邊卻是滿臉嚴肅的表情,再也沒有了之前那個和氣的樣子。

“李佳穎,少裝蒜了,我們已經找人調查清楚了,這個鄒運,就是你女兒的老公,也是你的女婿,”綠髮貴婦得意的笑着看着李佳穎說道。

“是啊,丈母孃點陪酒的點到了自己女婿,而且還開房了,你說要是這個事情說出去的話,該是一個多麼轟動的消息啊?”萍姐說着便是冷笑着看向了李佳穎。

我聽到了這些話,這才知道了,難怪這幫貴婦單獨點了我一個人過來,原來是爲了算計李佳穎,他們知道了我和李佳穎的關係,所以才這樣做的。

“你們口說無憑!”

李佳穎冷聲對着憑藉那邊說道。

“誰說口說無憑?”


萍姐拿出了手中的手機,只見上面播放着剛纔她們推搡我跟李佳穎接吻的畫面,難怪她們剛纔要讓我親李佳穎,就是爲了坐實我跟李佳穎在這種場合做這種混亂的事情。

李佳穎顯然也沒有想到這個情況,她臉色立刻就冷了下來,然後看着面前的萍姐說道:“你們要做什麼?”

“做什麼啊!”

萍姐得意的笑了一聲,臉上的肥肉都抖了兩下,然後她便是說道:“佳穎啊,不瞞你說,我們雖然家裏條件不錯,但是應該都比不上你有錢。”

“你們想要錢,是嗎?”

李佳穎冷聲對着萍姐那邊說道:“好,想要多少錢,我可以給你們,但是你們要把視頻刪掉!”

“痛快,我就知道佳穎你是個爽快人,”萍姐一聽李佳穎答應給錢,立刻就得意的笑了起來,然後說道:“卡號我給你發過去,你現在就把錢給我打過來。”


萍姐一邊說着,一邊就把卡號發到了李佳穎的手機上,李佳穎看了一眼手機,她也沒有着急打錢,而是說道:“你要先把視頻刪掉。”

“不行!”

萍姐連忙冷聲對着李佳穎那邊說道:“我先刪掉了,你要是不給我錢怎麼辦?先給我錢打過來,我再刪掉視頻!”

“媽,別給她錢,她不可能刪掉視頻的,”我連忙低聲對着李佳穎說道。

“我知道!”

李佳穎也無奈的深吸了一口氣,她估計也沒有想到本來是出來玩,結果卻搞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嘀咕什麼呢?果然是女婿知道疼丈母孃啊,有事情了還知道關心一下,”綠髮貴婦看到了我跟李佳穎說話,這才笑着對着我倆說道。

“告訴你們,想要我先刪掉視頻不可能,必須先把錢打過來,不然我讓你們兩個搞破鞋的事情,明天全網都知道,”萍姐冷聲對着我和李佳穎說道。

李佳穎無奈的嘆了口氣,終於還是打算給那個萍姐的賬號打錢了,我看到這個情況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如果事情真的傳出去了,肯定會對李佳穎有很不好的影響。

“錢打過去了!”

李佳穎深吸了一口氣,看着萍姐那邊說道。

“是嗎?”

萍姐看了一眼手機,說道:“還沒到賬。”

“一百萬,估計到賬會有些延遲,你可以把視頻刪掉了,”李佳穎沉聲對着萍姐那邊說道。

萍姐眼珠子轉了一下,然後便是說道:“那不行,萬一你騙我怎麼辦?等到到賬了再說,你們可以坐下來一起等。”

“你——!”

李佳穎明顯也沒想到會這樣,可是她也沒有辦法,畢竟有把柄在她們手上,她也只好無奈的坐在了一邊。

我看這個情況,我知道就算是到賬了,這個胖女人也不能刪掉視頻,畢竟一次敲詐成功了,她肯定還會繼續敲詐的,正當我想着的時候,萍姐一臉嫌棄的看着我喊道:“你可以滾了。”

顯然,她們利用完了我,現在不需要我了,我看了一眼李佳穎,她似乎不想讓我離開,畢竟我在的話,有什麼其他的狀況還可以照顧她,可是我猶豫了一下,還是離開了這個包廂,在我離開的時候,我就看到了李佳穎的眼中似乎閃過了一抹失落。

醫品聖手 ,就來到了倉庫,這裏也有各種各樣的面具,翻找了一下之後,找到了一個可以把臉全部遮擋住的小丑面具,隨後我就換了一套衣服,確定別人認不出我了,我才離開了這個倉庫,向着李佳穎所在的包廂裏走了過去。 我之所以從李佳穎的包廂裏離開,就是因爲我知道我留下也沒有辦法幫助她什麼,畢竟我還需要在歡夜的這個工作,所以我不能用我自己的面目出現。

我現在換了一個小丑面具之後,我就可以用另外的身份去就李佳穎了,畢竟她現在被人捏住了把柄,那幫女人還不一定會要求李佳穎做什麼過分的事情,畢竟李佳穎幫助了我許多,我不能見死不救。

來到了李佳穎所在的包廂門前,我直接推門便是走了進去,裏面的幾個貴婦,看到了帶着面具還忽然闖進來的我,她們立刻都愣住了一下子。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萍姐原本還有說有笑的臉,立刻就變得冰冷了起來,對着我這邊不爽的喊道。

我現在戴着小丑面具,也不怕暴露身份,所以我根本沒有理會她的話,直接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我就用腹語說道:“手機!”

上次我戴着面具跟李沁說話也是用的腹語,跟我的聲音太不一樣了,所以她們根本沒有聽出我的聲音。

“什麼手機?”


萍姐冷聲說道:“我讓你滾,你聽不懂嘛?你要是再不走的話,我可要叫保安了!”

我也懶得跟她廢話,畢竟在方四爺的地盤,越是拖延的時間久的話,越不方便脫身。

我直接一把就從她的手裏把手機搶了過來,然後我就直接伸手拉起了愣着的李佳穎,用腹語說道:“跟我走!”

“哎哎哎,你幹什麼你?”

萍姐看到我搶走了她的手機,她連忙就起身要過來跟我搶,可是我可管不了這麼多,我直接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臉上。

啪!

萍姐的臉上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響聲,然後我就冷聲對着這個萍姐警告說道:“我警告你,以後再敢招惹佳穎的話,我饒不了你!”

萍姐估計沒有被人這樣打過,尤其是我還戴着面具,再加上腹語這個陰沉的聲音,她一下子就被我嚇到了。

接着我就拉着李佳穎離開了這個歡夜夜總會,我拉着她一路走到了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我直接把手機砸了個粉碎。

“好了,那個視頻沒了,你可以放心了,”我用腹語對着李佳穎說道。

“你是小運的朋友?”

李佳穎也沒有聽出我的聲音來,她這才試探着的對着我問道。

“算是吧!”

我用腹語隨意的說着,隨後我就轉身離開了這裏,李佳穎還喊我問我的名字,可是我也沒有回答她的意思。


我摘掉了面具扔到了路邊的垃圾桶裏,然後我纔回到了歡夜夜總會,又是換回了自己的衣服,當我出來工作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不少保安正在挨個包廂搜查。

“出什麼事情了?”

我連忙對着保安隊長那邊問道。

“有人打了咱們店裏的客人,一個戴着小丑面具的傢伙,”保安隊長也跟我解釋說着。

我就知道那個胖女人肯定會找保安,正當我想着的時候,就看到了方四爺正陪着那個胖女人萍姐走着。

“你放心,我肯定把那個戴着小丑面具的傢伙找出來,媽的,活膩了,連萍姐你都敢招惹,”方四爺也裝作一臉憤怒的樣子對着萍姐說道。

“好,你找到了就告訴我,我倒要讓他看看,招惹了我的下場,”萍姐連忙氣憤無比的說着,正說着,她就看到了我了。

萍姐立刻就氣憤的向着我這邊走了過來,她擡起了肥胖的手,直接狠狠的一巴掌就打在了我的臉上,喊道:“我問你,那個戴着小丑面具的人,是不是你找來的?”

我這麼被她打了一巴掌,我也沒有辦法反抗,我只能搖頭說道:“什麼小丑面具的人啊?”

“還裝?不是你找人的話,那個傢伙怎麼一進來就找我要手機?”萍姐瞪着牛眼睛看着我喊道。

“我真不知道啊,”我現在只能裝作不知道,畢竟只要我不承認,她就拿我沒辦法。

萍姐還想要動手打我,可是方四爺卻攔住了她,說道:“萍姐,你先消消氣,估計是李佳穎身邊跟着保護她的人吧,畢竟李佳穎母女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那好吧,畢竟他是四爺你的人,打狗還要看主人呢,我今天就給你四爺這個面子,”萍姐冷哼了一聲,便是白了我一眼,急匆匆的走掉了。

方四爺目送着萍姐離開了之後,他立刻就冷眼看向了我,說道:“鄒運,我可聽萍姐說了,你好像剛纔的服務不太好啊,客人的話你都不聽,你還想不想在這裏幹了?”

“我當然想了,”我連忙對着方四爺說道。

拐個總裁當老公 想做的話,以後就給我機靈點,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你再做不好的話,立刻就給我滾,聽懂了嘛?”方四爺冷聲說了一句,便是轉身離開了。

我被方四爺訓斥了一頓之後,我才終於明白了,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只能夠任人踐踏,誰想要踩我一腳,就可以踩我一腳,連想要混口飯吃,都要低聲下氣的。

在家裏我要被李沁當成狗,好不容易覺得自己抱上了方四爺的大腿,結果他也只不過是在利用我,把我當狗一樣使喚而已。

我的心裏真的是越想越氣憤,我真的有些受夠這樣的日子了,正當我越想越氣憤的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我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正是李佳穎給我打來的電話,我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接通了電話。

“媽,你走了嗎?”我明知故問的在電話中問道。

“小運,你怎麼回事?上次我就跟你說了,讓你快點辭職,你怎麼還在那個夜總會?”李佳穎十分不悅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出來。

“我……我很需要這個工作,”我猶豫了一下,在電話中說道。

“需要這個工作?”

李佳穎氣憤的在電話中說道:“你妹妹要治病,我給你錢了,平日裏我也會給你零花錢,你至於去做這麼丟人的工作嗎?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李佳穎顯然是真的生氣了,激動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我也知道這個工作很丟人,可是我實在是受夠了李沁的氣了。

“不過你還算有點良心,沒有丟下我不管,還知道找人救我,”李佳穎輕聲在電話中說道:“你跟沁兒的事情,我會再跟她談,只要你們有孩子了,你就不用再繼續工作了。”

我也連忙答應了一聲,而李佳穎那邊也掛斷了電話,畢竟我倆也沒有什麼好聊的了,繼續聊只會更尷尬,畢竟我倆兩次有過這樣曖昧的經歷了。

我現在想想自己的經歷就一陣尷尬,我也沒有心思工作了,跟紅姨請了假,我就換上我正常的衣服,離開了夜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