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也算是兩人成熟的一部分,雖說之前兩人可能也會想到這一點,但肯定不會這麼快的就想到,如今在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他們二人還是非常有提高的。

周冉和徒遠決定從度假村的高層人員入手,因爲昨天徒遠在高層人員開會的時候在場,所以對於高層人員的相貌還是都有所瞭解的。

原本按照周冉的打算,兩人完全可以找兩個高層人員,將他們暫時先藏在一個地方,然後由徒遠將兩人易容成他們的樣子,這樣他們便可以很快的瞭解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可是,徒遠直接就否決了周冉的想法,因爲在臥底這一方面,徒遠比周冉的經驗要多的太多了。

如果直接就找兩個高層人員,他是有信心能夠將兩人都易容成高層人員的樣子,但是對方可不是普通的經理,而是八隻眼組織真正的核心成員。

兩人雖然在相貌上能做到一致,但是在生活習性上和處事方式上恐怕是做不到這一點,如果被八隻眼組織的人看出了一些端倪,恐怕兩人不但會暴露。

可能很有可能會交待到這裏這樣就太不值得了,對於特別行動小組和姚佳麗而言,都將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打擊。

就算是徒遠,這麼多年的臥底經驗,也沒說自己能夠完全的矇混過關,現在又加上了一個周冉,雖然周冉各個方面都很優秀,但還是無奈經驗太匱乏了。

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不僅僅是表面上的那點功夫,是真的能完全的接受各種實踐經驗考驗的。

而且,無論是誰,都肯定要承受失敗的苦果,現在的這個時機,顯然周冉和徒遠都有些賭不起,如果真的出現了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那無疑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所以最終兩人想以高層爲調查對象的方案,也只能暫時的先擱置了,還是準備打算從最底層的人開始做起。

最底層的人知道的不會多,而且受關注程度也不會有高層人員那麼高,所以選擇最底層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雖然這樣可能會延緩兩人調查的進度,但事情都不是絕對的,萬一底層人員也能知曉一些祕密呢。

最重要的一點,底層人員基本上都不是八隻眼組織的成員,這纔是真正的關鍵所在,只要不涉及到八隻眼組織的成員,相信八隻眼組織的人也不會太過注意兩人的動作的。

兩人後來又重新規劃了一下今天上午的任務,最後經過徒遠的提議,周冉也認同了徒遠的觀點,兩人決定上午着重觀察一下底層的人物。

目地很明確,就是用這一上午的時間來了解兩人想要代替的對象,看看對方的行事風格以及處事方式。

周冉從來沒有想過,原來選擇代替者的目標也是一件非常值得考究的事情,因爲這裏面也是有很多的學問存在的。

首先,你必須要選擇一個話題度比較低的人,說白了就是沉默寡言,不喜歡與人交流,獨來獨往的那種人,這種人受關注程度比較低,就算是真的有人將他給代替了。

因爲大家幾乎都與他沒什麼來往,所以也不會有人在意他是否有什麼性格或者行事風格上的變化。

其次,你必須要選擇一個重要的位置,能聽到一些風聲的,如果你選擇的代替者,他的職業是與世隔絕的,那代替與不代替好像還真的沒什麼差距了。

因爲代替者必須要了解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纔可以,不然,兩人打探消息的目地也就是作廢了。

最後,也是最爲關鍵的一點,那就是必須要選擇一個能與高層人物有接觸的身份,如果與高層人員一點聯繫都沒有,又怎麼去打聽兩人想要的消息呢。


所以,雖說只是簡單的尋找一個替代者,但這其中的門道可是非常的多的,根本就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說清楚的。

周冉今天也算是漲了見識了,這也算是他第一次親身經歷這樣的事情,之前雖說對於這方面也有過了解,但也都只是皮毛。

根本沒有一點核心的內容,而現在自己所知曉的,纔算是真正的核心知識,這一點,周冉是完全從徒遠這裏學到的。

現在的周冉,真的是越來越佩服徒遠了,雖說現在姚佳麗將兩個人的能力放在了一個水平之上,有什麼事情都是讓兩人一起行動。

但是周冉心裏明白,徒遠纔是姚佳麗永遠最放心的那個人,而之所以把自己也給加上,目地就是在鍛鍊自己,希望自己能學到更多的經驗。

這一點,其實早就能夠看出來的,因爲姚佳麗讓徒遠單獨執行過很多的任務,可是卻一次都沒有讓周冉單獨的去完成一些比較沒有把握的事情。

所以周冉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而且,自己與徒遠想比,還是要幸運不少的。

雖說自己的父親周明在自己二十歲生日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自己,但自己這一路還是非常幸運的,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學,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工作。

並且憑藉自己的努力,也算是成爲了這個行業裏不可多得的人才之一了,就算是現在因爲姚佳麗設計讓周冉蒙受了不白之冤,但自己現在還是得到了更好的發展。

而且,他現在越來越捨不得現在的這個身份了。 而徒遠則不一樣了,從小就遭受了最艱鉅的考驗,十六七歲正是叛逆的年紀,就已經開始了在生死邊緣徘徊。

他現在所掌握的所有技能,都是用他一次次歷經生死的考驗換回來的成果,所以徒遠比周冉優秀,也是理所應當的,而周冉佩服徒遠,也是真正的內心想法。

雖然徒遠給周冉說了這麼多,但是周冉也沒有膨脹,知道自己現在只是理論上的瞭解了,至於真的是否懂了,還是要看實踐的。

所以周冉還是決定跟徒遠一起行動,讓徒遠幫助他挑選適合自己代替的人選,這樣的話,自己可以學到更多有用的知識。

原本徒遠也是這麼想的,只是爲了讓周冉沒有別的想法,並沒有說出這一點,雖說兩人的關係根本不會計較這個,但是習慣了替別人多考慮一點的徒遠,還是沒有直接表達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不過,既然周冉自己提出來了,那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煩了,兩人便開始搜尋自己的代替者,以便於對八隻眼組織針對蜂組織動向的調查。

徒遠爲了讓周冉能有更深刻的理解,並沒有直接做主周冉該代替誰的這個決定,而是選擇將這個機會交給了周冉自己。

一方面,是看看周冉的接受能力,自己傳達的東西他是否都完全的給吸收了,另一方面,也是想着讓周冉能儘快的成長起來。


俗話說的好,“站在岸上學不會游泳,”自己或許今天給他分析完了,並直接就把合適的人選給他選好了,周冉今天也能理解了。

“但這並不代表明天他也能夠理解,後天他也能夠理解,這是徒遠這麼多年來自己學到的一個經驗,別人說的永遠不如自己親身去體驗一下的體會好。”

周冉本身就很聰慧,一下子就明白了徒遠的用意,對於徒遠真的是越來越敬佩了,這真的是非常值得開心的一件事情。

因爲徒遠現在的表現,真的可以說用無可代替來形容,周冉敢肯定,自己如果是姚佳麗的話,一定會選擇徒遠做爲自己的老公。

穿到星際養包子

最起碼不管怎麼說,被別人認可都是對自己的證明,無論出於什麼樣的考慮,都是非常值得開心的一件事情。

“你覺得保安的位置怎麼樣,我看走在保安最後的那人就非常的不錯,我想選擇他做爲我替換的對象,不知道你是什麼樣的意見?”

徒遠讚賞的看了一眼周冉,難怪姚佳麗會對他青睞有加,周冉如果單論天賦,或者說接受能力的話,恐怕特別行動小組是沒有人能跟他比的。

這是與生俱來的東西,就算徒遠現在比周冉優秀,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而且,徒遠相信,假以時日,周冉一定會變得比自己還要優秀的多。

看着徒遠只是盯着自己,卻是一言不發,周冉還以爲自己選擇上出了什麼問題呢,隨後又急忙開口詢問道。

“怎麼回事,怎麼不說話了,難道是我說的哪方面出現了不對嗎?”

“沒有,我只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有這麼好的領悟能力,如果這要是我的話,恐怕根本不會想到這一步。”

“那按照你所說的,我這個位置應該就是選擇對了,那我就準備代替他了。”

“你先彆着急,你選的身份很好,不過你選的人恐怕是存在着一定的問題。”

“選的人嗎,我怎麼感覺沒有什麼問題呢,你快點跟我說說我選人上究竟是出了什麼樣的問題。”

“你來看昂,你選擇的這人,無論是從身高還是體形上真的都與你相差無幾,可是有一點不知道你注沒注意到。”

“他看似是整個保安隊伍中最不喜歡說話的,可是恰恰相反,他應該是保安隊裏最能說,也是大家最爲了解的一個人。”

“這怎麼會呢,我觀察了他半個上午了,根本沒見他說過幾句話,其他人卻是交談的都不錯,他怎麼可能會是最受關注的那個人呢?”

“這你就不明白瞭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因爲這兩天情況特殊,保安對長應該特意的跟他叮囑過了,讓他這兩天少說話,不過雖然你看他不怎麼言語,其他人一直都是在議論紛紛。”

“但是你有沒有發現,其餘人在說話的時候,目光可是都會不由自主的看向最後排的那人,顯然能讓他們交流的對象,就是你看中的那人。”

對於徒遠如此細緻的分析,周冉瞬間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聽徒遠這麼一分析,好像還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那按照你來看,這裏面誰纔是我最應該替換的對象呢?”

“我想再給你個機會,你從剩餘的這些人中,看看能否找出 你應該代替的對象,相信這次你應該會有一些把握了吧。”

周冉心裏其實還是沒有一點底的,不過既然徒遠已經這麼說了,周冉索性也就又有了一些個信心。

怎麼說自己也算是特別行動小組中有些能力的存在,所以周冉還是希望自己能夠證明一下自己。

不然,徒遠都這麼說話了,周冉如果不拿出應有的實力來,還真的有些說不過去了。

其實徒遠只是隨口一說,因爲周冉和徒遠現在的關係非常的不一般,所以徒遠這句話是對周冉實力的認可,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這句話也是他隨口說出來的,因爲周冉現在給他的感覺,隨着兩人越來越多的接觸,發現周冉真的是非常厲害的一個人物。

而且相信假以時日,一定會是特別厲害的存在,只是因爲現在時機還沒到,經驗也不是特別的足。

不過周冉也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他之所以敢答應徒遠的請求,還是因爲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定的認可。 周冉此時精神非常的專注,因爲這次的事情也是非同小可的,雖說就算自己再選錯了,按照徒遠他們兩人的關係,以及周冉對徒遠的瞭解,最終也不會說什麼的。

但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所以還是要說到做到的。

現在這個隊伍中一共有十個保安,不過位於最後位置的那名保安此時已經算是排除在外了,剩下的就是在其餘的九人中再找出一個能夠完美代替的對象。

周冉剛纔雖然是挑選錯誤了,但還是找到了一些方法的,吃一塹長一智,而且經過剛纔徒遠的分析加上他自己的領悟能力,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只不過周冉認爲自己剛纔觀察的還不夠仔細,現在也只是過了半下午的時間,所以還是有半上午的時間可以運用的。

現在剩下的九人中,周冉還真的不能確定誰會是最終的理想人選,因爲其餘九人在周冉的眼裏,好像並沒有什麼不同。


但周冉知道一定還是自己觀察的不夠仔細,如果還能觀察的再仔細一點,肯定會看出一些不一樣的地方的。

所以周冉隨後又是仔細的觀察了起來,這羣人在巡邏了半個上午之後,便開始找地方進行休息了。

周冉知道,這會纔是自己的最佳觀察時機,可能上班的時候,有規定不能釋放自己的小毛病,就像自己看走眼第一個人一樣。

可是一休息肯定就又有所不同了,肯定會暴露出一些自己剛纔觀察不到的細節,所以這個時間自己一定要仔細的觀察才行。

徒遠對於周冉的舉動也是完全的看在眼裏,對於周冉的能力又不禁點了點頭,此時的確是觀察這羣人的最好時機,看來周冉對於時機的把握還是非常的到位的。

果不其然,周冉在不遠處細心的觀察着這羣人的動向,這羣人在休息的時候,也都將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表露出來了。

只見一開始被周冉認爲是自己可以代替的那人,在休息的時候顯然成了衆人的焦點,一羣人都是圍繞着他來聊的。

這樣的人,肯定所有的性格特點都是被大家所熟知的,如果自己真的選擇這樣的人的話,恐怕還真的有些不好應付。

周冉不禁在心裏感到慶幸,好在這次是與徒遠一起行動,如果是自己一個人行動的話,恐怕還真的會出現一些其他的問題也說不定。

確認了這人的習性之後,周冉要做的就是尋找自己真正可以代替的對象,這個時候衆人的性格就完全的暴露了出來。

有三四個人一直都在圍繞着剛纔被自己確定的人選交流,其餘的人對幾人顯然是沒有幾人那麼親近。

這讓周冉也有了一個大致的判斷,這裏人也從他的候選人中排除掉了,這樣的人性格都太過於張揚了,幾人彼此之間肯定也是相互瞭解的。

所以對於周冉的隱藏肯定是非常不利的,說不定哪句話說錯了,或者哪裏表現不對了,就會引起他人的懷疑。

於是周冉又將目光對準了其他的人,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有些活躍但又不算很活躍的人,周冉知道,自己必須要在這羣人中找到自己適合的人選。

那些年,曾與你擦肩而過

難保不會出現什麼其他的意外,自己在的話,最起碼還是有一個應變能力,雖說周冉也有這個能力,但還是經驗太少了,自己在身邊總歸是沒有錯的。

不過徒遠還是希望能夠讓周冉自己做出選擇,如果不對的話,自己還可以再進行改正,這樣會讓周冉有更深刻的印象。

其實不只是姚佳麗,徒遠對於周冉也是寄予重望,自己雖說在各個方面都還算優秀,但無奈沒有領導的能力。

對於這一點,徒遠是非常明白的,因爲領導需要所有的事情都必須方方面面的都要想到,根本不能有一點地方出現問題。

按理說徒遠也是有這個能力的,只是他並不喜歡這樣去過這樣的生活,他還是享受現在這樣的日子。

自己只需要知道讓自己接下來去做什麼就行了,至於如何去執行,後果會有什麼,就都不需要他來考慮了。

周冉一直都在細心的觀察着剩餘的幾人,雖說兩人已經觀察了保安一上午,但是周冉和徒遠都非常的自信,不會有人將兩人給盯上的。

這一點,是對自身實力的充分認可,不過兩人也確確實實是有這樣的實力的。

此時周冉觀察了一會,還是發現了一些問題的,這裏面有一個人,好像都被大家有意無意的給隔離開了。

雖然他臉上也是掛着笑容,但是卻與幾人的笑容還是有所區別的,當然,這也是需要非常認真的才能看出來。

之前的周冉還是沒有發現的,不過,既然發現了這一點,周冉自然而然的就不可能放過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