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的一聲巨響,一個氣爆在大衛和瓊斯兩人中間炸開。強大的衝擊波瞬間就將兩人遠遠地拋開。

兩人重重地摔在地上。大衛傷了左肩和左半邊身子,肋骨斷了兩根。瓊斯傷了右肩和右半邊身子,肋骨斷了三根。

奸計得逞,郝仁嘿嘿地冷笑。

從確認這龍鳳胎的身份開始,郝仁就知道他們搶嬰兒是幹什麼的了。

之前,郝仁聽首相璽文說過,這對龍鳳胎很多年前就被湯姆.德古拉逐出家門。既然逐出家門,就是沒人管了。既然沒人管,大衛和瓊斯想怎麼睡,就怎麼睡,想怎麼以生,就怎麼生。反正他們那個國家也沒有計劃生育這一說。

一般來說,如果是一對正常夫妻的話,從年輕到九十歲,他們起碼也應該生育十幾個孩子了。可是,大衛和瓊斯屬於近親結婚,他們生下的孩子殘疾的可能性很大,甚至有可能是死嬰。

結婚幾十年,沒有一個健康的孩子,甚至是沒有一個活著的孩子,可想而知瓊斯對於孩子的渴望。

郝仁猜想,大衛和瓊斯一定是在天獄森林裡看到人家的兒孫滿堂,自己家十分冷清,慢慢的開始討厭那個地方,所以趁著六月七日這天天獄森林開放,他們就回到了外面的大周國。

從天獄森林出來之後,大衛和瓊斯才知道他們的德古拉家族被滅了,而且罪魁禍首應該是周王。因為當初德古拉就是從周王的祖上手裡奪的權。

於是,他們趁夜闖進周王府,當他們看到傻子一樣的周王和世子,也就無心殺人。恰好世子的兒子那麼可愛,激起了瓊斯的母性,於是她殺了世子的老婆和丫環,把這個孩子抱走了。她要把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兒子來養,要不,她也不會一口一個「兒子」地叫。

在王府的時候,郝仁還以為孩子的丟失是一個政治事件,現在看來,這只是一個刑事案子。

基於上面的猜想,郝仁看到他打造的葯人被瓊斯廢了之後,他就想出這麼一個法子,把孩子弄醒,讓他哭,用哭聲引來大衛和瓊斯。

等兩人走得近了,郝仁一個太極球解決問題!

這件事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郝仁圓滿地解決了,他禁不住有點自鳴得意!

眼看著兩個吸血鬼都倒在地上,郝仁毫不猶豫地沖了上去,他要先拿下一個。只要抓住一個,另一個就算是現在跑了,肯定還會再回來。到時候,他只需要守株待兔就行了。

眼看著郝仁還要打落水狗,大衛急了。 至尊狂神 ,搶在郝仁之前,一把抓著瓊斯的肩膀:「瓊斯,快走!」

「要走一起走!」瓊斯說道。

只見瓊斯用她還沒有受傷的左肩,搭住大衛的右肩,兩人都站了起來。

「想走,沒那麼容易!」郝仁一個箭步沖了上來,雙拳前沖,向兩人****擊去。

瓊斯和大衛使了個眼色,他們一齊出腳,和郝仁的拳頭撞上。

「哇」,人常說,胳膊拗不過大腿,可是郝仁的胳膊就是能拗過瓊斯和大衛的腿。這兩人被他拳頭上巨大的力量一震,不由得又吐出一口鮮血。幸好,郝仁的力量把他們推了出去,二人就借著這股力量在空中滑翔,瞬間失去蹤影。

雖然損失了一個葯人,但是周王的孫子終於找到。郝仁和墨玉對視一眼:「就這樣吧,回家!」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火煉星空》更多支持!

太可怕!


滅世魔神的力量,極端的恐怖。,

不僅攻擊速度極快, 絕色謀國 ,力量之強嘆為觀止。那一拳雖非林風全部實力,然七寸拳的威力已然足夠強,但還是無法抵擋得了。

不過……

僅僅只是受了點輕傷!

「呃?」林風動了動發麻的手臂,嘴角咧起一抹驚喜之色。

目光落在胸前那古樸陳舊的鎧甲上,莫名的快意浮上心頭,卻是忍不住想要笑出聲來。這套在盤古梯上所得的『盤古鎧』儘管無法契合,然其防禦力之強竟是強悍如斯!

遠遠超出想像之外。

自己,只是受到了一點衝擊力而已!

滅世魔神經七寸拳削弱后的攻擊,無法破開盤古鎧的防禦!

「果然不愧是盤古大能留下的鎧甲。」林風眼眸閃亮,心之大爽,衝擊力對自己的**來說算不得什麼,發麻的手臂復原亦是很快,分身的恢復力相當之驚人,盤古鎧雖不起眼,然防禦能力奇佳,連帶著那濃郁的死亡之氣都『消化』得了。

相當的厲害!

「雖說滅世魔神此次攻擊要比上次弱,死亡之氣也遜色許多,然……」

「可見盤古鎧的防禦力。更勝真實之盾一籌。」

「而這,還是未契合的狀態下。」

林風點點頭。

天之異寶,雖在斗靈世界首屈一指。無可比擬,但那只是在斗靈世界,在磅礴無垠的星空世界卻算不得什麼,單單是這套不起眼的盤古鎧就勝過真實之盾一大籌。

有此寶物護身,自己信心更足!

近在咫尺的攻擊,滅世魔神都殺不了自己!

這顯然是不折不扣的好消息。

「再試試!」林風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淡然而笑。起身再次『挑釁』滅世魔神。

蓬!蓬!蓬!

一次又一次,林風遭受到了滅世魔神強烈的反擊,少說挨了幾十次攻擊。然每一次都只是**的『輕傷』,大部分的威力都被盤古鎧所抵擋,而且盤古鎧依然毫髮無損。

嗷!吼!!!

引得滅世魔神怒吼連連,面目猙獰極致。

然其卻也不蠢。幾十次攻擊過後再不管眼前這打不死的人類。集中精神攻擊禁制,顯然祂很清楚眼下什麼對祂更重要。

「不蠢,但也聰明不到哪裡去。」林風心之輕忖,眼眸粼粼。

足足攻擊幾十次才反應過來,看來正如自己所推測的,眼前這尊滅世魔神的『智力』有限,靈之成長大概在幼童期,比之依附在大聖身上的『靈』要弱一等。

「看來。大聖是成功了。」林風微然一笑。

倘若大聖失敗,灰色大聖只怕早已歸來。而且從奎天遠的記憶中看的出,灰色大聖的靈是能夠『回歸』滅世魔神體內的,但現在灰色大聖既未歸來,滅世魔神的身體內靈也遠不如灰色大聖,答案已然很明顯。

這是一個好消息!

靈越弱,意味著滅世魔神所能發揮的實力就越弱。

不過……

就算是眼下的力量,只怕當滅世魔神脫困而出時,自己也難以匹敵。林風目光落向禁制,眼見著光芒黯淡,剛是緩和少許的心情再次凝重起來。毫無疑問,禁制被破是遲早的事,單從禁制能量逐漸的減少便可判斷。

滅世魔神,畢竟吸收了足足五個月的能量!

祭奠,已經舉行大半。

怎麼辦?

林風邊是繞著滅世魔神轉圈,邊是眉頭緊鎖暗自沉思,思索著辦法。自己就不信,面對一頭困獸,會想不出一個辦法來!既然連老天都在幫自己,滅世魔神沒理由無懈可擊。


祂,必然有破綻!

破綻在哪?

林風雙瞳光澤粼粼,心之沉悟,目光落向滅世魔神,再是瞥向禁制,倏地——

能量!

「對,能量!」林風猛一拍手,眼眸精光閃動。

「禁制有能量,滅世魔神也有能量,我也有能量!」林風重重點頭,眼前就好似一片黑暗中打開一道大門,自己彷彿能看見遠處的光亮。禁制的能量在不斷減弱,等到減弱至冰點時就會破碎。

自己的天地之力倘若消耗一空,實力自然十不存一。

那滅世魔神呢?

死亡之氣!

祂,靠的就是這墓園中的死亡之氣!

「祂之所以能無止境的去消耗禁制力量,便因為這裡有耗之不盡的死亡之氣。」林風心中冷靜判斷,「一旦沒了死亡之氣,祂還能剩下什麼?或許,其若是靈智完美,祭奠能量也是吸收完全,成為一個真正的超強者,自身便能循環產生『死亡之氣』,但……」

「不完美,靈智發育尚在初期的祂,十之**沒有這種能力!」

「只要我能截斷其能量補充的源頭……」

林風雙瞳閃亮,心之雀躍。

結果會如何?


沒有死亡之氣的補充,滅世魔神再強也只是沒有能源的一台機器,或許其仍有身體力量,但能否破開禁制還是一個未知之數。自己若能徹底摧毀整個墓園,死亡之氣耗盡,或許……

滅世魔神,將會永世長眠!

想法,的確完美。

然,動手遠比動腦要難的多,知易行難。

墓園的死亡之氣從何而來,是如何形成的循環。卻是讓林風費勁腦袋,兜兜轉轉得不出一個結論。倘若多多在自能解開疑問,然眼下沒有人能夠依靠。林風唯是靠自己。

「我原以為其是同地心之火一樣的中立能量,但顯然不是。」

「此次進入墓園,死亡之氣的濃郁程度超出過去十倍以上,這絕對不是巧合,而是一種『變化』,主動的變化。」

「是祭奠的開啟!」

林風點點頭,四處探測著。

並不難判斷。就自己所知墓園發生的變化唯是此一項。

事出反常必有妖,顯然祭奠的開啟令的墓園死亡之氣變的截然不同,而要遏制其最大的關鍵顯然便是——墓園正中心。但。在墓園正中心的哪裡?是否與滅世魔神有關?

禁制呢?


林風緊抿雙唇,十分猶豫,卻是得不出一個肯定答案。

目光落向禁制所在,沉思連連。 總裁的首席小甜妻 。有些難以分辨,然自己第一次進入墓園時卻是不同,那時的死亡之氣並未有這般濃郁,關鍵在哪裡?

是什麼讓的死亡之氣變化?

祭奠的開啟,到底在哪方面影響著死亡之氣?

「唔……」林風百思不得其解,輕輕嘆息一聲,心之放鬆下來不禁想到墓園外圍,霎時一怔。不禁苦笑搖頭,「百密一疏。一直想要遏制死亡之氣的源頭,其實死亡之氣雖存在於墓園之中,但…卻與妖皇島,也就是大型聚靈陣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它們,形成一個穩定的循環!」

林風心之輕動。

第一次進入墓園時自己便已發現其中部分端倪,雖無法完全肯定,但沒有九成也有八成,墓園與妖皇島有著無比緊密的聯繫,由大型聚靈陣所吸收的靈氣其中一部分便是進入墓園之中,轉化為死亡之氣。

如何轉化的,自己的確不知道。

但,要是將大型聚靈陣破壞又如何?

想到這,林風心之大動,眼眸頓時亮起。

反正大型聚靈陣自己帶也帶不走,眼下用處也不大,暫時更不會安排人類進入無盡海域與滅世魔神做『鄰居』,之後的事之後再說,眼下任何事都要為『滅世魔神』讓路。

暴殄天物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