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然:“鬼、鬼鳥?額~其實我是有發現她是妖人,但我們也是啊,所以沒太在意啦!”

鶴子:“這跟守仁的魂魄玉有啥關係啊?”

然然一本正經的普及到:“咳咳~這個魂魄玉,就是人類精神能量集中後凝結成的東西,鬼鳥妖擁有把這個東西抽出來的能力!”然然停頓了一下,接着說:“唉~據說被抽走魂魄玉的人,會變成一副沒有意思的軀殼!”

鶴子叫到:“如果不把他的魂魄玉找回來,那守仁不是等同於掛逼了嗎?!糟了,該怎麼辦?”

然然堅定的說:“平時都是守仁保護我們,今天我們也要拯救他!我們去把他搶回來吧!”

兩人來到溫泉池,假裝泡着溫泉,悄悄的討論着接下來的計劃……

鶴子問到:“可是,我們要怎麼拿回魂魄玉啊?”

然然不愧是學霸,不僅學習成績好,而且對很多類型的妖人都有一定的瞭解!她回答說:“鬼鳥一族的弱點就在頭頂上的盤子,把他盤子裏的水都舔乾淨的話,她就動彈不得了!”

鶴子斜眼看着她,說:“咦~這麼說起來,你還有一定的優勢咯?不過這樣一來的話,不就變成了一場奇怪的戰鬥嗎?”想到然然會舔老闆娘的,鶴子不由得打了個冷顫,“不過,她拿魂魄玉幹嘛呀!”

然然也很疑惑,“對啊!這個我還真不瞭解,守仁那玩意兒有那麼好嗎?他可是不太愛乾淨啊。”……

兩人正聊着天,忽然從背後傳來老闆娘陰冷的聲音:“你們別猜啦!我是要把它們戴在身上,當裝飾品!”

“哇~啊~”。鶴子和然然被老闆娘的出現嚇得尖叫起來!

老闆娘笑眯眯的走進了溫泉池,說:“呵呵~你們不用害怕,我是不會抽走妖人的魂魄玉的啦!但是,如果你們想要妨礙我的話,那就不一樣了喲!呵呵~”。

鶴子焦急的問到:“那守仁的魂魄玉也是?”

老闆娘慢悠悠地抽出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赫然帶着一個類似鑽石的戒指。“看吧,很美是不是?”

“老闆娘,那是守仁的嗎?你能不能換給我們啊?可以的話,我們希望用不着戰鬥就能拿回來!”劉然然對老闆娘是否善良還存在一絲絲期許,所以直到現在都很客氣。

老闆娘微笑着說:“呵呵~唉~,果然你們會這樣啊!那就沒辦法咯…”

正在這時,然然感到水下有隻手在摸她,而她身邊只有鶴子,於是尷尬的說:“哎呀!我說鶴子,都什麼時候了,還開這種玩笑?”

鶴子一臉無辜的說:“我什麼都沒幹啊?”

老闆娘:“呵呵~,你們太大意啦,不知道鬼鳥的手能伸長10多米嗎?”

還沒等然然反應過來,老闆娘的手已經遊弋到了然然的後腰,然然驚叫道:“哇~怎、怎麼回事?啊~救命~”

老闆娘冷冷的說:“雖然要抽走妖人的魂魄玉不太容易,但我會努力的喲!呵呵~”。

然然被老闆娘的手既粗暴,又溫柔的處置着,她露出了既痛苦又享受的表情。很快,她意識到自己可能堅持不住了,於是朝鶴子叫到:“鶴、鶴子~趕、趕快逃啊!”不出所料,然然剛把話最後一句話說完,就被抽走了魂魄玉,自己也自然而然的失去了意識,倒在了溫泉池邊。

鶴子驚恐的喊道:“然然,你醒一醒,你也昏迷了的話,我該怎麼辦呀!”

老闆娘站了起來,手裏拿着剛剛抽走的然然的魂魄玉,邊把玩着邊說:“如果你們當初相信守仁是泡溫泉泡暈倒的,不就沒事了嗎?現在,呵呵~一切都晚了啊。”說完,老闆娘向鶴子發起了攻擊,“讓我來看看你的長什麼樣吧!”

鶴子已經盡全力想要逃離,但她根本不是老闆娘的對手,兩三下就被控制住了。在這危急時刻,鶴子尖叫着,屁股上的眼睛也出現了!

現在輪到老闆娘驚恐了,“這,這不是~”。話還沒說完,鶴子屁股上的眼睛閃出一陣強光,當強光結束之後,老闆娘停止了進攻。鶴子回過頭來,居然發現老闆娘已經失去了意識,並且成了一個提線木偶般很聽她的話。於是,她把守仁和然然的魂魄玉都要了回來,老闆娘都很輕易的配合。

鶴子摸着自己的屁股,心想:是它發動了力量嗎,如果是的話,我來試一試能不能讓老闆娘做些好事……

鶴子對木偶般的老闆娘說:“聽好了,老闆娘!”老闆娘點了點頭,鶴子接着說:“現在,你就去把被你抽掉的魂魄玉,全都還給原來的主人!全部還完之後,你要把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全都忘記掉!知道了嗎?”

老闆娘空洞的回答:“是~”

鶴子:“還有,從今以後不要再抽人家魂魄玉了,你就過着普通人的生活吧!”

老闆娘:“知道了…”說完,老闆娘快速的離開了溫泉池,往外面跑去了。

鶴子癱軟在池子裏,長舒一口氣,“得、得救了~”。

……

就這樣,因爲鶴子的靈光閃現,一行三人都得救了,而溫泉旅館的靈異事件也得到了圓滿解決。可是那次之後,守仁雖然找回了魂魄玉,但內心卻留下了陰影,他經常一個人蜷縮在回家的大巴上,想着那天晚上和老闆娘的遭遇……

鶴子看在眼裏,安慰到:“算了啦,守仁!別難過了,捉妖師偶爾有一兩次失誤也是正常的嘛,不用太過在意啊!”

守仁低着頭,說:“真、真的嗎?那、那種事情也沒關係嗎?”

然然也不解到:“是啊!你在苦惱個什麼呀!都過去這麼久了。”

守仁站起身來,走到然然面前,雙手搭着她的肩膀使勁搖着吼道:“你懂什麼!我一個大男人,被箇中年女人騷擾,而且被這麼一摸,居然昏過去!你讓我的臉往哪裏放呀?”她轉過頭來,對着鶴子撲通一下就跪下了,哭訴道:“鶴子大人!拜託你用眼睛的力量,把我的記憶也抹除吧!我真的太難啦~”

鶴子堅定的說:“不要!堅決不要!你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啊,人家老闆娘可是要樣貌有樣貌,要身材有身材啊!你小子不吃虧,對吧然然?”

然然:“對!對啊!鶴子說得有道理,哈哈~”

“哇~啊~我不想活啦~”……

一行三人就這麼離開了溫泉旅館,另外一邊,被捆綁的相聲兩姐弟則被遺忘在旅館的房間…… 學校下課後操場邊。

“哦,是這樣啊~,原來犯人是旅館老闆娘啊”。聽完守仁講述了在溫泉旅館的“悲慘”遭遇,溫長空並沒有感到有什麼驚訝。


守仁好像已經走出了陰影,笑着說:“沒錯!嘿嘿~如果我早知道犯人是鬼鳥一族的話,我也好早做準備嘛。”

長空:“嗯嗯~我還以爲不是呢,原來真是鬼鳥一族啊!”

聽完長空的話,守仁先是一愣,然後激動的說:“原來你早就知道嗎?”

長空依舊是那麼的淡定,回答到:“嗯嗯~我也只是猜測,沒有證據,所以就派你走一趟咯。”

守仁這纔回過神來,心想:對哦!這老小子不是害怕那種黏黏糊糊的妖人嗎?鬼鳥一族恰巧就是啊,難怪這老小子會拿錢給我去泡溫泉啊,果然沒安什麼好心……

守仁繼續哭訴道:“你知道犯人是什麼妖人,爲什麼不告訴我啊! 重生之軍嫂撩夫忙 !”

長空:“你先別激動,我這不是沒證據嘛,不過,看起來你還是不行啊,居然被鬼鳥都能搞成那樣,這樣子的話我根本不敢交給你下一個任務咯……”

“下一個任務?快告訴我,是什麼妖?”剛纔還很激動的守仁,一聽到還有其他任務要給他,立馬就興奮起來,畢竟,身位捉妖師的守仁,還是要靠收服一隻只厲害的妖人才能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以及得到別人的認可。


長空:“是裁心妖。”

守仁失望的說:“切!不就是能看穿人心思的妖嘛,我還以爲是什麼厲害角色啊!”

長空叉着手,接着說:“他叫王力洪,就在我們隔壁學校上學,我總有一天會處置他的,所以說你如果碰見他,最好不要去惹他!”


守仁:“你的意思是說,我遇到他要趕緊逃跑嗎?”

長空的回答很乾脆:“是的!我擔心你啊!”

守仁傲嬌的性格肯定不能服輸啊!身爲捉妖師,這點基本的臉面還是要的,於是他吼道:“什麼!你的意思是我打不過他咯?我什麼陣仗沒見過呀!切!我還怕他?老子非把他治得服服帖帖不可,讓他跪地上叫爺~”。守仁越說越激動,長空卻一臉冷靜,根本不想搭理他。

長空堅定的說:“你一定會輸的!”於是轉身離開了操場,並且補充到:“你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是每一次都這麼好運氣喲~”

“可惡~”。守仁看着長空慢慢離去,一個人待在操場邊生着悶氣。

放學的路上,守仁依然很生氣,不斷的向鶴子吐槽:“那老小子可以婉轉一點吧?可能我的實力的確有待提升。”他學着長空的口氣,說:“他居然說:你一定會輸給他的!可惡啊!開什麼玩笑,我——金牌捉妖師會輸給區區一隻裁心妖嗎?”

鶴子安慰到:“算了嘛,別生氣了,可能溫老師也是在擔心你吧,那個裁心一族的確蠻難對付的,據說在跟它們戰鬥之前,就已經被知曉下一步動作了。”

守仁驚訝的說:“這麼說來,溫長空那老小子也不是對手咯,哈哈~”

鶴子繼續說:“那可不一定,溫老師心態很好啊,戰鬥的時候可以進入無我狀態喲!”

聽完鶴子的話,守仁笑容也逐漸消失,心想:狗日的溫長空,的確是強得可怕啊……

他們走着走着,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鶴子,我能跟你說點事嗎?”原來是手下敗將金採風啊!

金採風失去了往日的囂張,臉上倒是多了很多傷痕。看到這些,守仁問到:“金採風?你的臉怎麼了?”

金採風都這樣了,嘴炮還是蠻厲害的,回答到:“幹你屁事兒!你給老子快滾吧~”。就這一句,反而把以嘴炮功夫見長的守仁懟得啞口無言。

鶴子也不得不說話了,畢竟金採風找的人是她,“你、你又想幹嘛啊?守仁在旁邊也可以說!”

金採風猶豫了一會兒,說:“沒有啦…其實…”

鶴子本來就討厭他,現在又扭扭捏捏的,於是很不耐煩的吼道:“到底什麼事?”

被鶴子這麼一吼,金採風也變回原來酷酷的樣子,他轉身離開,說到:“算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就這樣吧,我走了…”

鶴子:“他到底怎麼了?不像他的行事風格呀!”

守仁也同意鶴子的說法,“是啊!根本不像他呀!而且他臉上多了很多傷痕,肯定是發生什麼事啦!你先回去,我跑過去看看先。”說完,守仁就把書包丟給鶴子,自己一溜煙的跟了過去。

鶴子生氣的說:“臭小子!怎麼可以讓女生幫你拿包啊~真是的…”

傍晚學校附近的公園。

守仁跟着金採風來到了公園的偏僻處,在那裏,一個梳着中分頭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正等着他。

中分男坐在椅子上,冷冷的望着金採風,問到:“你動作太慢了..那個女孩呢?沒帶過來?”

金採風失去了往日的囂張氣焰,唯唯諾諾的說:“這、這個嘛…”

“哦~我知道了,你還惦記着她,所以纔不想把她交給我對吧?”中分男上去就是一拳,重重的把他打翻在地,“鐮刃雙斬金採風?切~你還不瞭解我的實力嗎?還想再嚐嚐我的厲害咯。”

金採風眼看就要吃苦頭了,立即下跪求饒,而這一幕被躲在樹後的守仁看得清清楚楚,心想:這小子是怎麼啦?之前被我揍得那麼慘都沒這麼慫郭,而且鐮刃一族的實力本來就很強啊!現在居然害怕這種人,肯定有古怪……

金採風跪在地上哭訴道:“鶴子是我真心喜歡的女孩,我實在是沒辦法把她交給你啊!學長,您就饒了我吧,求您了~”

中分男一臉的不屑,低着頭看着他,說:“嘖嘖~你不是已經被她甩了嗎?那有什麼關係?”隨即不耐煩的轉過身來,邊走邊說:“切!給你一天時間,明天晚上8點,把那個赦目一族的女孩給我帶過來!如果你不照做,就給我到地獄裏去品嚐我裁心一族的厲害吧!”

“裁心一族!”守仁對這個詞可以說是深惡痛絕啊!畢竟老小子溫長空有讓他一定要躲着。在回家的路上,他依然覺得沒什麼關係,畢竟金採風是自己的手下敗將!如果他要敢來騷擾鶴子,他依然會毫不留情的痛扁他一頓!不過,讓他鬱悶的是,怎麼什麼事情都能牽扯到鶴子呀,她還蠻受壞蛋們喜歡的嘛…….

翌日晚上。

金採風如期來到鶴子家,他猶豫了一陣子,還是沒有翻窗進來,一個人默默的離開了鶴子家。看起來他是放棄了,而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早已在家裏準備好的守仁觀察着。

守仁心想:這金採風這個人雖然看起來很壞,還是有些優點啊,是打算一個人面對裁心一族吧……

金採風如約來到了和中分男約定好的地點,看到他一個人前來,中分男並沒有感到奇怪,斜靠在椅子上,冷冷的說:“嗯~ 你果然還是沒帶她過來啊,我早就猜到了,你真是作死啊。”

金採風不敢正面看他,唯唯諾諾的說:“力洪學長,我…”

王力洪打斷他道:“嗯嗯~我知道了,原來你覺得與其把喜歡的女孩子交給我,不如殺了我對吧?”

金採風趕緊否認,“我~我不、不是的,您別這麼想。”

王力洪冷笑道:“哼哼~既然你的心思都被我看穿了,你就束手無策了吧,那麼你這種蠢貨一定要死一次才能學乖啊~”

金採風趕緊求饒:“學、學長,您就放過我這一次吧~”

“呵~那是沒用的!他可是蠢得到死都學不乖呀!”守仁帥氣的走了出來,算是給金採風暫時解了圍。

“你~你來幹、幹什麼?”金採風顯得很吃驚。

守仁回答到:“呵呵,我就是喜歡你的蠢勁兒,纔會出來幫忙的啦!雖然的確是個蠢蛋,哈哈~”

王力洪就這麼靜靜的看着他裝逼,突然他好像看出了什麼,說:“捉妖師!?”

守仁露出了久違的邪魅笑容,說:“嘿嘿~算你小子識貨!看來我不用自我介紹了吧,真是方便溝通啊~”。

…… 三人就這麼對峙一小會兒。

王力宏:“捉妖師,你有什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