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林風站穩。

眼眸灼灼,身體不動如山。

燼魔槍火紅的槍身閃過一分炙熱,林風望著那正是下落的丁菅,右手一道罡氣閃過。

「啪!」失去知覺的丁菅落在地上,一片塵土飛揚。

但……

落地前的那道緩衝,使她並未傷上加傷。

林風眼眸中閃過一道jing光,旋即閉上眼睛,輕輕搖了搖頭。雖然戰鬥中對丁菅毫不留情,但一事歸一事。自己…始終還是有點心軟。起碼,她並未對自己做過太出格的事。

「算了,何必太在意。」林風心道。

「這次她受的傷不算輕,也算替萱兒出了口氣。」

林風睜開眼睛,右腳踏地,旋即飛出鬥武場。



休息室中。

裴紅眾人一片歡騰,熱鬧。

雖然清楚知道林風能贏下這場比賽,但真正面臨勝利的時候。卻還是忍不住激動的心情。

第三輪,獲勝!

進入jing銳比武大會前兩百強!

對一直來都是墊底一輪游的彩翡宗而言。這是歷史xing的突破。裴紅緊握著雙拳,眼中jing光爍爍,原先將參賽名額讓給林風實是無奈之舉,但現在看來,當時卻是太明智!

歪打正著。

雖然林風並非彩翡宗弟子,但他這一次。卻是扎紮實實替彩翡宗打響了名頭。

彩翡宗,不再是廢材宗!!

「嘩!」林風的身影乍現,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休息室內眾武者無不帶著分忌憚的眼神,直望著林風。

三戰過後,林風已是用他的實力。完全證明自己!

他,很強!

「走。」林風踏過過來,微笑道。

既是完成了比賽,便無謂多呆,此時距離下午的比賽,還早的很。

「林大哥不看一下第四戰的對手么?」裴青訝道。

「沒必要。」林風淡然一笑,輕輕揮手,旋即便是踏出門外。彩翡宗眾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無不感到一分心之悸動,這份淡定從容的自信,足以讓人驚然。

……

倒影樓中。

「林大哥,你第四輪的對手出爐了!」小璐大喊道。

「哦?」林風輕訝,微微一想點了點頭。

也對,眼下參賽武者人數少了一大半,比賽進行速度自然是快。

「是誰?」裴紅睜大眼睛,焦急道,「是金沙派的費靳還是麟火谷的姬會?」

對戰的順序,早已出爐。

所看的,只是二選一的答案。

「是麟火谷的姬會。」小璐連道。

霎時間,裴紅和裴青面se無不一變。


林風淡然一笑,並不在意。

事實上,無論是費靳也好姬會也好,自己都早已經看過資料。

正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走。」林風一把拉過裴紅,「練槍去。」

「啊?」裴紅有點楞然,「林風你不準備一下么?姬會可是雁翎府少有的火靈師!」

「是啊,林大哥。」裴青擔憂道,「那姬會去年可是一匹大黑馬,以星河級七階打入百強,今年更是修鍊至星河級巔峰,傳言距離突破星海級僅僅只差一線之隔而已。」

「他不是我的對手。」林風淡然而笑。

眾人無不愕然,沒想到林風會說出這等『狂傲』的話語,而此時,林風早已拉著有點發懵的裴紅,直接走入練武廳。

萬界冥魂之主

需要擔心么……

(狀態超級不好,這章從下午2點碼到現在,碼一會兒困一會兒,頭疼的厲害,鬱悶死小小了……)(未完待續。) ()丁菅面se瞬時慘白,嬌軀氣的直是發顫。

大庭廣眾下出如此洋相,丁菅頓時無地自容。

然而彩翡宗眾女卻是噗嗤一笑,見的丁菅如此模樣,頓感一陣愉悅歡快。便連衛海都是感到一分心爽,他一直對丁菅不喜歡,只是礙於她的身份特殊,沒有辦法。

但眼下,林風卻替他出了口氣。


「人很聰明,可惜…一副蛇蠍心腸。」衛海輕輕搖頭。..

丁菅出身名門,資質比丁情更勝一分,但偏偏愛走捷徑,故而成就不高不低。

「林文,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丁菅氣的緊咬嘴唇,直是跺腳。

但林風卻完全視若無睹,對於眼前這貌若桃花的少女,心中沒有哪怕一分好感。正是愛屋及烏,恨屋同樣及屋,對於萱兒這個師姐,光從她剛才的表現看來,便已知其xing格。

美人計?

對自己…有用么?

該動手時,自己決不會猶豫!



經過兩輪的淘汰,6號區160個武者已是jing簡到40個。..

所剩下的無不是jing英中的jing英,隨著比賽臨近,此時一個個正摩拳擦掌,集中所有jing神。

距離百強,只剩兩戰!

這時候失敗,和第一輪被淘汰沒有任何不同,唯有進入百強,才算真正從『jing銳比武大會』中脫穎而出。獲得『jing銳武者』的稱號,對這些武者未來在綠煙城的前途,幫助極大!

這道關卡,所有人都想邁過去。

但……

又豈是那麼容易?

很快

啪!!林風倏地睜開眼眸,站起身來。

此時,懷中身份牌已是閃耀。靈動而輕躍。

代表著第三輪的比賽,正式開始!


除了林風之外,6號區中有七個武者的身份牌都在同時亮起,其中包括丁菅。神se不斷變化,丁菅的眼珠子連連轉動,望著林風飛馳而去的背影。緊咬著嘴唇。

「嘩!」林風進入鬥武場。

神se平淡自若,彷如一棵老樹盤根。

「這次安靜多了。」林風淡然一笑,這次進入,觀眾席上再沒有那嘈雜聲音。

自己見好就收,900斗靈幣已是入手。正所謂事不過三,眼下自己都快引起公憤,也沒必要再賺這種錢。再說了,一場或許是運氣,連贏兩場。更一招秒殺李良,自己的實力早已經暴露。


對丁菅這一戰,賠率已變的極低。

畢竟論實力,丁菅遠遜於李良。

「來了。」林風目光一灼。

光膜輕微閃動,破開,丁菅的身影落入眼眸。

那張帶著微微蒼白的臉龐,看起來我見猶憐,不知道的人或許會受騙。但林風……

卻心知肚明!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么?」林風心中微忖。

這女的也著實厲害。懂得發揮和利用自己的優勢,那病態的模樣確是將女人『柔弱』的一面完全發揮。


而此時

「嘩!」白衣男子霎時出現

未等其開口,林風便已往後一躍,如微風蕩漾,直落在那既定的圓柱體光圈之中。

「重複一遍規則,擊敗對手。或將對手擊出鬥武場範圍便是勝利。」

「點到即止,在對方失去反抗之力時不得弒殺,殺人者將取消資格,受到處罰。」

白衣男子望著林風和丁菅,眼眸粼粼。「鐘聲后,比賽正式開始。」

言罷,白衣男子便是離去,卻是來無影去無蹤,而在他離去的瞬間,清亮的鐘聲錚然響起。

「當!」林風眼眸頓時綻亮。

戰鬥,開啟!

宛如一道旋風略過,林風霎時間疾沖而前。

沒有半分保留,正如與李良之戰一樣,先下手為強!

無論對手是誰,都一視同仁!

「舜皇罡氣!」林風輕喝。

霎那間,強烈的天地之氣凝結,如螺旋形般纏繞在身體四周。伴隨人魂心的轉動,天賦黑霧瞬間凝聚而起,以身體為中心極具擴散,形成一個完整而獨特的空間範圍。

近戰威力,發揮到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