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鈺彤則是嚇得小臉慘白,一隻手緊緊抓着王媽媽的手不放,一隻手在王媽媽面前做着手勢,似乎是在詢問王媽媽:“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王媽媽把林鈺彤護住,一臉緊張的說:“鈺彤啊,他們是壞人,不過你不用怕,有王媽媽在,誰也傷害不了你,王媽媽會保護你的。”

“哈哈,保護她,你還真是聖母心啊,老婆子!”侯三在一旁冷笑,說着,看着王棍:“我說王棍,這老婆子是你媽,你自己處理,我收拾那女孩。”

“我告訴你啊,你可別讓你這老媽子耽誤我賺錢,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侯三這會眼珠子都紅了。

在王棍的煽動下,侯三已經認定林鈺彤是個大家小姐,很有身價,所以,巴不得立刻綁架了林鈺彤,然後好大家勒索一番,這樣一來他就有錢啊。

別說那幾十萬的高利貸,就連日後的賭資都有了。

王棍其實跟侯三是一衆人,甚至於比侯三還要變~態。

“放心吧,老子比你更想賺這筆錢!王棍咬牙罵道,隨後,轉眼看向王媽媽。

衝着王媽媽罵道:“你個該死的老不死,我跟你說啊,這裏沒有你的事情,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媽的,耽誤了老子掙大錢,我特麼弄死你!”

此刻的王棍,簡直就是畜生附體。

“王棍啊,當媽求你了行不,別傷害鈺彤,鈺彤也是可憐的孩子!”

王媽媽望着王棍,臉上立刻露出祈求之色,就差給兒子下跪了。

可惜啊,她即便如此,依舊挽回不了王棍的人性。

“去你媽的,可憐?可憐的人多了!老子現在最可憐,要是在弄不來錢,我特麼就得讓收債的人活活砍死,你要是覺得我還是你兒子,就特麼別擋着。”

王棍說着,邁步朝着王媽媽走去。

侯三也同時動手,衝上去,一把扯住林鈺彤的胳膊,往自己懷了撤。

林鈺彤自然奮力反抗,可惜她體弱多病,哪裏有什麼力氣。

沒兩下就被侯三給控制住。

“呀,你們這幫畜生,住手!”而王媽眼見着林鈺彤被侯三抓住,眼睛都紅了,立刻變成一頭護食的母獅子,也不知道哪裏生出來的力氣,忽然撲向侯三。

然後,王媽竟然生生把侯三撲到在地。

兩個人直接翻滾在了一團。

“鈺彤,快走,快走啊!”

林鈺彤嚇得夠嗆,只覺得雙腿發軟,渾身發顫,不過她還是聽話的。

聽見王媽媽讓她跑,她二話不說,立刻掉頭就跑。

“媽的,往哪裏跑!”王棍見狀,立刻在後面直追,一邊追,一邊怒吼:“媽的,小丫頭片子,你給老子站住,給老子站住,再跑,老子打斷你腿!”

“王棍,我草泥馬,你這媽是瘋了媽,快點幫我!”

不過王棍沒跑多遠,卻被後面的侯三叫住。

原來王媽媽把侯三撲到在地之後,立刻瘋了一般,抓着侯三的胳膊就咬,因爲用力,侯三的肩膀都被咬的鮮血橫流,疼得這貨嗷嗷直叫。

看來,王媽爲了保護林鈺彤,也算是拼了老命了。

“草泥馬的侯三,你個廢物!”王棍自然不想管侯三,捨不得就這麼放過林鈺彤,但是看着自己老孃阻止他們辦事,立刻氣不打一處來,生出了殺心。

“你個老婆子,我看你真是越活越特麼回去了,胳膊肘往外拐,好,既然這樣,媽的留下你也沒有什麼意思了,老子我就送你上西天!”

王棍當即停下腳步,轉身朝着侯三和王媽處走,同時從口袋裏掏出一把小刀。

“草泥馬的瘋婆子,處處擋老子的道,老子今天就特麼廢了你!”

說完, 小小繼承人:總裁,偷你一個寶寶 ……


……

“救救,救命……救救,救命……”

跑出大街上的林鈺彤,看見人流之後,第一時間呼喚救命,只不她剛剛能開口說話,語句都不連貫,口出根本不清,救命兩個字被她說出來,根本就沒有幾個人能聽懂,最主要的是,別人看着她倉惶的模樣,都不敢接近。

加上這世道沒有幾個人願意平白無故惹麻煩。

這個世道,大部分人都已經習慣了明哲保身。

所以,沒有幾個人願意搭理林鈺彤。

見到林鈺彤,都怕事的遠遠閃開。

而林鈺彤見此一幕,這下可把她急壞了。

一着急,一上火,身體立刻就吃不消了!

腳下一軟,栽倒在了地上,張嘴噴出一大口血來。

身體本來就孱弱,這一下可倒好,反而牽扯到了舊傷了。

整個人,立刻奄奄一息。

“鈺彤,鈺彤!”

而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一個急剎車,停在了林鈺彤面前。

林辰一腳剎車,停住車,隨後從車上直接跳了下來。

說巧不巧,林辰正好趕來。

他離開沐家之後,便開車來別墅,想着看看林鈺彤,結果無巧不成書的,開車經過這裏,然後,便眼睜睜的眼看着林鈺彤倒在馬路上。

跳下車之後,林辰一個箭步衝到林鈺彤身邊,一把將林鈺彤抱在懷裏。

看着奄奄一息的妹子,林辰的心都在滴血。

混蛋,到底是誰,是誰讓他原本就孱弱的妹妹,倒在街上吐血的。

不管誰誰,殺!


這一刻,林辰的殺心涌動,殺意爆棚!

不過現在他更清楚,此時還不是被憤怒衝昏頭腦的時候,必須先把林鈺彤救過來,當即,伸手按住林鈺彤心臟的位置,往心包經裏面灌入真氣。

利用真氣,促動林鈺彤的心臟跳動。

大約十數息之後,林鈺彤的心臟終於恢復了正常的跳動,人出了一口氣,睜開了眼睛,而當睜開眼的那一剎那,看到了林辰,林鈺彤立刻驚喜無以復加。

“哥哥,哥哥來了,我就,我就知道,你,你會來……” 林鈺彤倒在林辰的懷裏,緊緊抓住林辰的手,面上轉而又露出焦急之色:“哥哥……哥哥,救救,救救……王……媽媽,救救……”

因爲口齒實在不靈光,說道後來,林鈺彤立刻手腳亂舞,比劃起來。

別人可能聽不懂林鈺彤說的是什麼,但是林辰一下就聽懂了。

“王媽媽出事了,在什麼地方,快帶我過去!”

“在,在那邊……”

林鈺彤連忙拿手一指她剛剛跑出來的那個衚衕。

林辰抱起林鈺彤,二話不說,順着她手指的方向,邁步便衝了過去,幾步便衝進了衚衕,而當走進之後,正巧看到兩個身影朝着他這邊狂奔。

林辰一眼便認出其中一人,不就是王棍。


“原來是這個混蛋!”

王棍也看到了林辰了,第一時間,臉色大變啊。

“我擦,他怎麼來了,快跑!”

王棍就跟見了鬼一樣,嗷嗷的一聲怪叫,掉頭就跑。

上一次林辰揍了他一頓,讓他領教了林辰的厲害,所以輕易不敢惹。

跑得那叫一個快啊,甚至於比起兔子也不遑多讓了。

侯三這貨也是個精明的傢伙,見王棍跑了,他雖然有些懵逼,但還是第一時間跟着掉頭就跑,邊跑邊罵道:“王棍你大爺啊,那小蹄子不就在眼前嘛!”

“草擬大爺,知道個屁,那小子惹不起,是個會功夫的!”

王棍回嘴大罵。

“功夫!”侯三聞言,轉頭看林辰。

這一看可倒好,差點沒給他嚇死。

就見林辰抱着林鈺彤,已經緊追了上來,而且那速度簡直快的堪比流星了。

“我擦,這傢伙不會是個運動員吧,跑得也太快了!”

侯三差點嚇尿了,不過這傢伙也恨,畢竟是道上混過,心一橫,咬牙道:“草,會功夫又能怎麼樣,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老子先特麼捅了他!”

說着,侯三不跑了,反而一把從懷裏抽出小刀,回身朝着林辰一刀捅了過去。

這是準備反殺了林辰啊!

王棍可沒他那麼衝動,眼見着侯三向林辰出手,他也不說什麼,反而跑的跟快快,趁着侯三對上林辰,一步衝出衚衕。


巧的是,這會正有一個出租車停在路口。

他二話不說,直接一頭鑽進了一輛出租車裏。

“我擦,大兄弟,你特麼有病嘛!”

出租車大哥被王棍上車的姿勢嚇了一跳,立刻沒好氣的罵了起來。

要是換做平時,王棍一定罵回去,甚至於跟出租車大哥好好的幹一場,但是這會他可沒有這個心思,或者說沒膽,丟給司機一百塊,把人給打發了。

隨後,乘坐者出租車撒丫子就跑。

侯三還不知道王棍跑了的事那,衝到林辰面前,一刀朝着林辰的腹部捅去。

林辰根本連看都懶得看,一腳飛起,果斷的踹在了侯三的手腕上。

咔嚓!

伴隨着一聲清脆的骨裂聲,侯三的手腕直接被林辰一腳踢得細碎,這還不算,林辰一腳灌出的力道,立刻沿着侯三的手腕,沿街而上,直達整條手臂。

咔嚓咔嚓咔嚓……

一連串的碎骨聲,就好像是炒豆子一樣,接連響起。

侯三整個人都驚呆了,等到眼看着自己整條右臂都廢了,這才感覺到疼來!

“啊!”立時爆發出驚天的慘叫聲,隨後,侯三倒在地上,打起了滾來。

林辰可不會可憐他,上前罩着侯三補了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