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凌一怔,山貓的人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是一切將他給吸引到了。

因爲自己的一切連鎖反應,現在導致一些人死掉,蠍子這樣的人死掉,其實就將很大一部分力量空缺出來。

要知道這個世界的壞人是源源不斷的,因爲人的慾望是沒有停止的。

山貓就是爲了利益來的。

於此同時,唐三龍坐着直升機成功潛入到深山之中,然後就轉移一下位置,迅速乘車跑了。

半天之後,他纔是找到一個地方。

在一個極其隱祕的房間這種。

“你的人都死了?”

唐三龍看着上面坐着的男子,滿臉都是顫抖,驚恐道說話的聲音其實都是顫抖的。

“都死了。”

坐在上面的男子冷冷的聲音。

聽到這樣的聲音,唐三龍是徹底被嚇壞了,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抖動起來。

自己只是合作一下,那些人負責保護自己,最關鍵的問題是,一切問題的出現,完全不是因爲合作的問題,而都是因爲他的。

突然,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迅速站了起來,朝着他就走了過來。

“唰在!”

“啊!”

一聲慘叫,然後就看到唐三龍的耳朵被割下來了,他捂着耳朵痛苦的叫着。


“閉嘴。”

男子滿臉陰冷,看着手中的耳朵,笑道:“我的人都死了,而你竟然沒事,這是絕對不可以的。”

唐三龍顫抖着。

“我知道錯了,我願意出錢來補償你。”

一聽到這話,轉而男子又是一臉冷酷,猙獰道:“你這是用金錢侮辱我嗎?”

唐三龍崩潰了,爲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不給任何一點面子。

“山貓,已經將一切調查清楚了。”

此時一個手下站了出來,稍微打斷了一切,淡淡道:“這次行動的人是紅細胞特針隊。”

“紅細胞特戰隊。”

山貓唸叨這個名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可是十分特殊。

“不錯不錯,如果要是不讓這個紅細胞特戰隊知道我們的實力,或許他們永遠都是會破壞我們的生意,竟然是殺了我的人,那可是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

“將這個紅細胞特戰隊的所有信息給我調查清楚。”

“是。”

男人退下,而此時這裏的人都知道,事情一定是會嚴重的,因爲他們之中只要是有人死了,山貓都是不會有任何客氣的,一定是會報仇的,這一點是不用想的。

起碼要有一個人付出代價。

“夏國的特種兵,我倒要看看究竟有什麼樣的力量,是否真的敢對我動手!”


在國際上,以前可是有太多的犯罪分子不將夏國的特種兵當做一回事。

而外國那就更加猖狂的,比如說墨西,在哪裏的販藥組織,可是比正規軍都更加的瀟灑,武器裝備也是十分的陷阱,這就是這羣犯罪分子最猖狂的對抗,真是直接就開始反擊! M省。

一羣人坐在會議室之中,對於這次行動開始做總結。

“這次行動是我的錯。”

薛飛站起來,滿臉愧疚道:“我沒有想到唐三龍竟然還有這麼一羣人,讓你們處於危險之中,我願意讓出這個位置。”

林凌一陣無語。

總是有一些人,他們盯着烏紗帽,而當自己犯錯之後,只是認爲將自己腦袋上的烏紗帽摘下來就可以沒事了嗎?

行動可以說是相當失敗,只是住了一些小人物,可真正的人竟然是沒有抓到,這纔是最尷尬的問題。

如今薛飛也開始對M省進行處理,一些和三龍會有關係的人都開始被請進去,即使沒有找到唐三龍也沒有人任何事情。

“薛局長,這件事情根本就不願意。”

龔箭站了起來,然後目光就朝着林凌看着。

林凌稍微稍微有點迷糊,這麼看自己做什麼,難道這次行動還是因爲自己失敗的嗎?

“林凌,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

果不其然,龔箭竟然還是真的說自己,林凌就是稍微有點迷糊了,不過他沒有任何的反駁,整個人還是一副相當瀟灑的樣子。

“這次行動你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誤嗎?”

龔箭滿臉怒色,怒道:“在沒有準備好一些的話,你爲什麼要衝上去,你可是要知道,第一次你就好懸將王豔兵害死,後來你將大家都帶入到危險之中,這是一場戰爭,並不是你個人的英雄主義,你難道想要看到戰友死掉嗎?”

“你看看何晨光,如果當時插的不是腿,如果要是脖子呢,現在他就是一個死人了。”


何晨光面色一變,這也太不給機會了,簡直是讓人覺的有點無語。

“他也是有着家人的,如果他要是死了的話,那麼多少人會傷心,你知道嗎?請問你賠償他的父母,賠償他的家人嗎?你給我他們當做兒子嗎?”

龔箭滿臉怒色,似乎沒有任何一點緩和的態度,整個人憤怒到極致了。

“你等着回去之後,接受處分。”

薛飛面色一變,趕緊說道:“龔少校,這次行動所有責任都在我的身上,和林凌兄弟沒有任何關係,雖然沒有將唐三龍抓住,不過我們M省的問題也是解決一大部分,我會和組織上說的!”

龔箭仍舊是一臉怒色。

“這就是他的問題,他不僅僅將隊友帶入到危險之中,甚至直接導致這次行動的失敗。”

“不不。”

薛飛趕緊說道:“是我們的問題。”

……

這裏的任務結束了,他們一行人坐車開始前往機場。

“龔少校,這不是你們的問題,是我們的問題,一切責任我們承擔。”何晨光一臉笑容的學習着。

其他人也是哈哈大笑。

龔箭滿臉冷酷道:“你們還笑,這次行動失敗,而且你們也確實掉入到危險之中,如果他們要是推卸責任的話,你們都給我滾回家。”

這次行動確實是他們衝動了,沒有行到對方竟然是這麼一羣人,全部都是訓練有素。

即使在最後搶奪槍支,看似只是一分鐘的時間,但如果要是給這些人一點反應的機會,他們都是會死的很慘,一點希望都不帶給的,這纔是真正讓人陷入到絕望的問題。


“這次行動似乎不簡單,那個叫做山貓的人似乎對我們有仇恨。”林凌淡淡道。

按理說山貓是絕對不可能針對他們的,一切只是機緣巧合之下遇到的。

那麼山貓這樣的人,顯然是在和唐三龍合作,這些國際上的罪犯,竟然開始採用如此的方式進入到夏國嗎?

龔箭長舒一口氣,朗聲道:“其實上面已經開始注意到一切了,有一些在國外的犯罪分子,竟然開始進入到夏國,而他們在夏國是沒有犯罪的,可他們在國際上都是十分可怕的人。”

“暫時不能對他們做什麼,但是也在時時刻刻的盯着他們,這纔是最危險的事情。”

其他人都是一臉認真看着。

爲什麼這些國際上的罪犯,竟然開始進入到夏國,這還是一些看見的,那麼看不到的有多少人呢。

隨着夏國發展,經濟和科技都快速的發展了,而這樣的地方自然會別一些犯罪分子盯上,畢竟這樣的地方獲得利益是十分容易的,基本上是沒有什麼難度的。

“放心,他們要是敢做任何事情,傷害人民的財產和安全,我會讓他們死的很慘。”王豔兵一臉堅定。

何晨光則是相對於沉穩一點,淡淡道:“你到時候別被嚇唬了就行。”

林凌一直都沒有說話,他可知道山貓是什麼樣的人,這個傢伙心思細膩,而且一直都是將挑釁夏國作爲原則,同時也是夏國和外國連同的犯罪分子。

如今他的出現,顯然是來打通夏國的道路。

那麼所來的人,必然是可怕的。

“我們還是注意一點吧,不僅僅我們自己,我們的家人也是要稍微注意一點。”

林凌突然的話,也是讓他們一怔。

作爲紅細胞特戰隊的人,他們的信息是被保密的,也是爲了提防一些犯罪分子的報復,但是總有一些特殊的方式,會讓一些犯罪分子知道信息。

曾經就發生過一件事情,一位特種兵的信息竟然是被一位門口賣冰棍大爺給泄露了。

這位特種兵也是和大爺聊聊天,吃吃冰棍,結果可怕的事情就放生了。

犯罪分子知道一切信息之後,可是找到這位特種兵的家人,將這一家人都給綁架了,最後雖然是動用了所有的力量,可還是沒有任何用途的。

一家人就這麼死了。

所以對於保衛國家的這些人,而且還是直接和犯罪分子對抗的人,國家是嚴格保密的。

龔箭看着所有人,認真道:“你們都稍微注意一點,任何事情上都稍微注意一點,犯罪分子無處不在,他們爲了自己的目地,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做的出來!”

衆人紛紛點頭,他們在保家衛國的同時,也是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家人,這也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當然家人也是無比重要的。 林凌等人重新回到隊伍。

這一次的行動失敗,讓他們吸取很多教訓。

鐵拳團狼牙特戰旅紅細胞特別行動小組,此時都站在原地,他們等待着訓斥。

李二牛笑道:“怎麼沒有你們二牛哥哥,你們就任務失敗了嗎?真是讓我失望,看來以後我還是一直帶着你們吧,真讓人不省心。”

其他人聽着李二牛的話都想要揍他,簡直是要氣死人了。

何晨光瘸着腿就給了他們一腳,李二牛哈哈的笑着。

“怎麼,你們很開心嗎?”

一道聲音,頓時讓他們沒有任何聲音了,範天雷滿臉陰冷的看着他們,突然暴喝道:“現在還可以開心嗎?一次行動的失敗,那都是都有可能隊友的喪命,難道你們想要看到隊友死掉嗎?”

“這一次你們十分幸運,可以回來了,那麼下一次呢!”

林凌等人寂靜無聲。

在每個人的臉上同時瀰漫出一種緊張和認真,對於他們來說,行動的失敗確實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