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果童子剛想要藉機糊弄過去,但見李浩然徑直問了起來,遲疑了一下,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簡單的為李浩然介紹了起來。

煉獄是一個層疊世界,總共有三層,每一層有九萬里之遙,是金剛寺初代主持發現的一處隱藏在時空裂縫中的世界,裡面天生蘊含佛法之力,故而在初代主持修成真佛之後,在這個地方布置下了金剛曼荼羅十方囚天陣。

此陣之下,唯有修行佛法的佛門弟子,才能夠在內中發揮出全部的力量,更能夠藉助內中天然的佛法之力,開發揮出更為強大的攻擊。

而外人進入內中,不僅會被壓制修為,且還會受到陣法的限制,讓他無法施展出全部的力量。

起初,這裡被作為一座囚牢,專門供給金剛寺的諸位大能鎮壓十惡不赦之人所用。

到了後來,金剛寺將此處煉獄,作為了門下弟子試煉之所,一是讓佛門弟子能夠在戰鬥中掌握武道精髓,二是讓這些進入內中的弟子消耗殺死內中被囚禁的罪犯。


當然,事情也並非是完全絕對的,也有一些心性較弱的弟子會被內中的罪犯鼓動,最終會成為罪犯的幫凶,亦或是傀儡……

他看著李浩然嘆了口氣,接著說道:「方才那一道煙柱,被稱之為煉獄狼煙!一般都是煉獄中的罪犯發生暴動的時候,才會生出!三丈狼煙是小範圍的,十丈狼煙表示第一層暴動,百丈狼煙表示第二層暴動,千丈狼煙表示第三層暴動!倘若是狼煙衝天,破去了蒼穹,引動了我金剛寺萬佛護法金光的話,那就表示著煉獄徹底暴動……」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不會沒有手段應付這些吧?」

李浩然心頭一沉,下意識看向了煉獄的方向,對著善果童子問道。

善果童子一嘆,搖頭說道:「因為鎮壓的人太多了,導致裡面怨氣衝天,起初我佛門強者還能夠進入裡面鎮壓,到後來金剛寺出現了叛徒,那個叛徒妄圖釋放所有的犯人,最後雖然被阻止,也因此讓我金剛寺損失慘重!之後,萬佛之山諸位山主一致決定,限制了進入煉獄之人的修為境界,也限制了進入裡面的人數!」

「不過我金剛寺,為了防止他們變動,在煉獄內布置了三座城池,裡面鎮守的都是一代武君強者,更在每一個城池內布置了數萬僧眾,來鎮壓和抓捕內中的囚犯!所以,三座城池內都布置下了一座破城狼煙,此狼煙也正是煉獄狼煙,三城皆破,表示裡面的佛門弟子,都已經……哎!這也是劫數了!先代們只知道鎮壓教化,卻忘了有些意志堅強的人,你越是鎮壓他們越是反抗……」

善果童子一句句的說著,眼中露出了一抹嘆息和惋惜,說到最後的時候,徑直來到了平台的邊緣,站在這裡看著前方的一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李浩然看著善果童子的小小背影,微微一動,他心中泛起了一抹凝重,接著問道:「那煉獄會不會被破?」

「呵呵!當然不會!……不過,你可要倒霉了!這種事情,以前也出現過,金剛寺為鎮壓暴動,派出了大量的佛門弟子,結果損失慘重!後來他們想到了一個方法,就是盡量的結識一切武道強者,邀請他們作為客卿,等到了這個時候,這些客卿將會許以重利,讓他們幫忙鎮壓……」


善果童子忽地轉過身來,眨動著一雙丹鳳眼,看著李浩然神秘兮兮的說著。

話音落下,李浩然一震,不由失聲說道:「我勒個去……為了不讓自己宗門的實力損失,竟以他人的性命為代價……不對,我可是未來佛山的第一客卿……」

說道最後,李浩然愣在了那裡,臉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表情,心思一動,竟要轉身離去。

啪噠!

不過,善果童子卻攔住了李浩然,他看著李浩然笑著說道:「其實這也是一次機緣,想想啊!金剛寺鎮壓了多少高手,又得到了多少寶物!我們只修佛,不修其他的,你若是能活著從裡面出來,得到的好處,可是別人一輩子都無法得到的啊!」

「切!那也要有命來拿才好!」

李浩然不悅的說著,他看了眼擋在身前的善果童子,嘆了口氣,轉身看向了遠處,金剛寺的深處。

啪噠!啪噠!

善果童子嘻嘻笑著,一步踏出,走到了李浩然的身前,笑著說道:「這樣吧!你幫我做一件事情,我告訴你如何在煉獄不死的方法!」

「不死的方法?你騙三歲小孩的吧?」

李浩然一動,看了眼嘻嘻哈哈的善果童子,搖頭說道。

嗡!

善果童子手中光芒一閃,拿出了一枚令牌:「此令乃是我佛門的護法之令,可以勾動煉獄的金剛曼荼羅十方囚天陣,你只要在關鍵時刻使用此令,就可以依託囚天陣的力量,來保護自己!不過, 紮紙匠 !且每隔一個時辰,才能夠施展一次!」

「這……好!你說吧,我幫你做什麼?」

李浩然心知自己恐怕是逃不過這一關了,看著善果童子手中的令牌,他心神一動,認真的問道。

未來佛山之上僅是彌勒的人,且個個都是強者,倘若李浩然想要逃的話,第一個就避不開善果童子,就算是善果童子肯讓他離去,恐怕他也離不開蓮台鎮。

畢竟,整個未來佛山都在彌勒的注視之下,李浩然無處藏身,無處可逃。

善果童子哈哈一笑,將令牌遞到了李浩然的手中,認真的說道:「我有一個妹妹,她叫兮兮!早年也是山主的弟子,在進入煉獄試煉的時候,被人殺死了,埋在了煉獄第三層,這是地圖,希望你將她的遺骨帶回來……」

說到最後,善果童子眼中儘是哀傷之情,他的神色略顯安然,抬手一番拿出了一張破舊的地圖。

看地圖的樣子,顯然是被經常拿出來翻開。

李浩然看著善果童子的樣子,接過了地圖,嘆了口氣說道:「對不起!我或許不該問這個問題,但我還是想要知道,你為什麼不找其他的人?」

「你又怎麼知道我沒有找過!……可是,那個地方魔氣太重,尋常人根本無法靠近,就算是我佛門的大武宗進入了那裡,也仍舊會受到魔氣干擾的!你不同,你修鍊出了儒家純正的浩然正氣,又懂得儒門真言之術,且還懂得幻術,進入了那裡不會有事的!」

善果童子的情緒先是一激動,接著平緩下來,沉聲說道。

李浩然一嘆,從善果童子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痛苦,也不在多問。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約一個時辰之後,離去的彌勒又一次歸來,在他來到的時候,善果童子被安排出去,著急未來佛山其他的客卿前來。

「浩然,這一次煉獄出現的大暴動,我金剛寺布置下了一個專門針對你們客卿的任務!這個任務的獎勵很豐厚,你要不要去做?」

彌勒走到李浩然跟前,抬手取出了一張木桌,兩個蒲團,待兩人都坐下之後,他才笑呵呵的看著李浩然問道。

李浩然早就聽聞了善果童子說給他的話,心中也有了注意,看著彌勒直接說道:「去可以,我有兩個條件!」

「……看來善果那傢伙,都告訴你了!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彌勒並沒有任何意外,他看著李浩然接著問道。

李浩然一笑,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第一個,保護好我的家人,我不希望我回來以後,他們受到任何的欺負,就算是受到半點的傷害都不行!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動他們一根頭髮,都不行!」


「這個我答應你!未來佛山之內,膽敢對付他們的人,我必重罰!」

魂穿劉芹

接著,李浩然笑了,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身邊的這些人,如今得到了彌勒的答應,他心中忽然一輕:「第二個要求,我聽說裡面對於我們這些外來人有極大的壓制,我需要不受內中陣法壓制的方法!」

「這……可以!我這裡有一枚佛骨舍利,此乃我金剛寺真佛遺留,憑此舍利,在煉獄之內,你的修為不會受到佛法的壓制!不過,你的元氣攻擊,我沒有辦法保證……」

彌勒思量了片刻,抬手拿出了一顆閃爍著晶瑩光芒,如同一顆寶石般的指骨舍利,舍利內中蘊含著一股溫柔如水般的力量。

看著桌上的佛骨舍利,李浩然心神一動,他忽然感覺到,體內的天道壁壘,似乎因為這佛骨舍利的原因,出現了一絲晃動。

這種晃動,讓李浩然心頭巨震,他沒有任何猶豫的拿起了佛骨舍利:「好!就這個了!」 第三百六十二章以防萬一

「呵呵!佛骨舍利雖然珍貴,可也並非是稀缺的東西!我這一截並非凡品,乃是傳說中未來佛的一截指骨,內有未來佛的浩然佛光偉力,更有我留下的三道力量!這三道力量相當於我全力出手三次,你可一定要善用啊!」

彌勒對李浩然的表現並未有任何的驚訝,他平靜的看著李浩然,淡淡的說著。

聽了彌勒的話,李浩然也是一笑,他看著彌勒接著問道:「聽說這一次的獎勵很豐厚,不知道都有什麼?」

「……我還以為你會問我裡面的情況呢!這樣我且聽我給你講述一下吧……」

彌勒並未馬上回答李浩然的問題,而是為李浩然介紹起了煉獄裡面的情況。

如今煉獄內駐守的僧眾都已經被屠,僅有少數的一些僧眾還活著。根據金剛寺的記錄,煉獄內總共有三十七萬八千六百五十一個囚徒,其中武帝十尊,武皇二十人,武君三十六尊。

這些人強大的人物,基本上都被封印在了煉獄的各個角落裡面,他們身上有金剛寺聖者打造的囚元困心鎖,若非是武聖進入內中,根本無法破開一身枷鎖。

而除卻他們之外,剩下的人中有一百多人是武王,武侯、武將約有三萬多人,剩下的都是大武宗和武宗。

「……這一次將有十位武君帶隊,三百多位武王,武侯有百人,武將有百人,武宗和大武宗約有五千多人!這些人中,我金剛寺僅出六位武君,一百武王!當然,為了以防萬一,將會有一位山主進入內中主持大局!你們的任務就是將反抗的囚犯殺光,將投降的囚犯抓捕,並重新奪回三座主城!……」

彌勒細心的為李浩然說著,他的話語沉穩有力,略帶磁性。

還不帶彌勒說完,李浩然心頭一緊,他目瞪口呆的看著彌勒沉重的問道:「……到了那裡,我豈不是成了炮灰……」

「呵呵!這還不是最壞的……因為你是我未來佛山第一客卿的原因,所以你在裡面會受到其他客卿的挑戰,且這一次帶隊進入裡面的山主是琉璃袈裟佛山之主琉璃。我建議你,在踏過境界之後,立馬捏碎此玉!憑藉此玉中的力量,你可以瞬間被傳送到第三層!」

彌勒呵呵笑著,在開口的時候,露出了一抹尷尬的表情,抬手將一枚古樸的黑色玉片放在了桌子上。

聽了彌勒的話,李浩然忽地站了起來:「不去了!我不去了……」

「哎!不去不行!大主持下了死命令,各大佛山的第一客卿必須前往,其他的客卿若無原因,也必須到場,否則將視為判處金剛寺論處!」

彌勒又是一嘆,也不去看李浩然,抬頭看向了天空。

這也是金剛寺的大主持為了防止有人故意不去,而設下的一個規定。彌勒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決定如此決絕,且他已經將第一客卿的身份給了李浩然,卻是不能夠在這個時候調換,除非他肯捨棄未來佛山這一份基業。

李浩然聽后長長一嘆,眼中泛著一團急切的看著彌勒說道:「多給我一些護身的東西吧!我若是死在了裡面,你以後可就少了一個能夠為你帶來巨大財富的人了!我的畫兒名冠天下,相信不久其他宗門,包括天朝的人也會來這裡求畫拍賣的!」


話音落下,彌勒眼中露出了一抹詫異,幾個呼吸之後,他一咬牙從懷中逃出了一枚紙人。

這是一尊兵陣紙符,不過此符的樣子乃是一尊明王相,看起來凶神惡煞的樣子,比李浩然先前得到的那一尊要強大了許多。

「此紙符乃是老衲的一尊的明王化身,擁有武帝的力量,只能使用一次!我會在裡面留下一道力量,作為你的護法明王,若非你受到生死危機,它決然不會出來為你一戰的!……」

彌勒肉疼的看著手中的紙符,不捨得將它放到了桌子上。

看著桌子上的紙符,李浩然心頭怦然只跳,他微微一笑,覺得放心了許多:「如此的話,我就放心了!」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這寶貝價值無算,我也僅有一枚!這樣吧,你成功歸來以後,將有三次進入金剛寺藏寶閣挑選寶貝的機會,我要你的一次機會如何?」

彌勒看著李浩然的樣子,心中肉疼不已,抬手一抓,將紙符從李浩然的手中招回,淡淡的說道。

看他的架勢,倘若李浩然不答應的話,恐怕就要收回這紙符了。

李浩然也不知道藏寶閣內都有什麼,也沒有在意,沒有猶豫的笑著說道:「就給你一次機會!」

「好!你能如此通情達理,我很高興!你且先回去吧,三天以後,我會派善果童子去招你的!」

彌勒微微一笑,將紙人扔給了李浩然。

李浩然接過紙人,嘿嘿笑著就要離開,剛走了兩步,忽地停了下來,扭頭看著彌勒問道:「你還沒說金剛寺許諾了那些寶貝?」

「三次藏寶閣的機會!一次進入藏經閣的機會,外加前往金剛寺百刃山悟道的一次機會!」

彌勒呵呵笑著,高聲說道。

李浩然聽后,並未看到任何實際的東西,可他也知道,這藏寶閣和藏經閣還有那百刃山定不是普通的地方,想必裡面會有極大的好處,也沒有仔細的去問,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半個時辰之後。

李浩然回到了學堂裡面,經過彌勒的安排,現在的彌陀寺的後院,已經建設成為了一座極為華麗的學堂,且學堂內更是布置了一套極為厲害的防禦陣法。

「浩然,你回來了啊!」

正在李浩然走入了學堂的時候,坐在學堂內走廊裡面正擦拭著手中武器的鄭普扭過頭來,看著李浩然笑著說道。

看著鄭普的樣子,李浩然一動,不由問道:「你這是要出行?」

「嗯!黑巫山脈的蠻族有一些動靜,我應悟念的邀請,前往那裡去探查情報!」

鄭普點頭,他看著李浩然高興的說道。

其實他並非是一個能在一個地方待久的人,若非是這裡有他想要見的人,恐怕早就離去了。

這一次正好接到了這次任務,讓他沉寂的心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呼!你什麼時候出發?」

李浩然看著鄭普,接著問道。

「七天以後!」

鄭普看著李浩然微微一笑,抬手將正擦拭的抬起,看了看上面的鋒芒,淡淡的說著。

李浩然點了點頭:「明天晚上,將大家都喊回來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