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身化殘影。

蕭易閃電般衝進人群,逼近齊天佑。

「不想死的,都給我滾開!」

怒喝聲好似炸雷。


蕭易踏步躍居至半空,元府鼓動,《憾山拳》瘋狂運轉開來。

唰唰唰!

看熱鬧的眾人,見蕭易發狂。頓時一鬨而散,讓出空間。

幾乎同時間。

蕭易身體四周的空氣,變為紊亂。元府運轉噴發的元氣,隨著《憾山拳》路徑,在拳頭表面,衍化出一圈圈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

伴隨之的, 我家夫人身價過億 ,轟然爆發。

咚!

空氣震動。

《憾山拳》兩倍疊加,強大的力量,使得虛空發出了低吟的顫動之音,在飯堂里來回激蕩。

一道由元氣凝練而成的尖銳能量波,直衝齊天佑而去。

「不!」

齊天佑尖叫,頭皮發麻。

他怎麼都沒想到,蕭易竟然敢當眾殺他!

這雜種難道不怕死在血獄塔里嗎?

他哪來的狗膽?

哪來的狗膽!!!

齊天佑心肝俱裂,渾身顫抖。想要逃跑,卻發現自己雙腿灌了鉛一樣沉重。

眼睜睜看著元氣能量波,衝到身前,沒入自己的胸口。

「咔嚓——

——轟!」

齊天佑胸膛嚴重向里凹陷,身體連連往後倒退,仰天狂噴鮮血不止。

嗖!

不給齊天佑反應的時間,蕭易施展《穿雲步》再次逼近。握拳,狠狠打出。

這一次,他發揮出了十層力道。

澎湃元氣自元府里瘋狂席捲而出,衍化可怕拳勁,疊加雙倍,命中齊天佑胸口。

咔咔咔——嘭!

[綜英美]男神們的女友都不是人 ,最後乾脆爆裂開來。把整個胸膛炸的四分五裂,殷紅鮮血,夾雜碎肉斷骨,拋灑當空。濃重的血腥味,瀰漫全場。


一拳之下,齊天佑,死!!!

… 靜。

偌大飯堂忽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瞪大眼睛,張大嘴巴,滿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獃滯無聲。

齊天佑死了。

胸口被蠻力打穿,露出一個血淋淋的大洞。

人卻還站著!

腦袋下垂,似乎臨死前的剎那,想看看自己的胸膛變成什麼樣。

呼!

一陣清涼的山風,透過飯堂兩面的窗戶,吹拂而進。呆愣中的所有人,被這陣風一侵襲。立即打了個寒顫,回過神來。

「蕭……蕭易殺了齊天佑?蕭易竟然殺了齊天佑!」

鴨子一般的嗓音,在現場響起。

所有人「轟」的一下,炸開了鍋。

「瘋了!瘋了!蕭易瘋了!」

「當堂殺人!蕭五郎哪來的勇氣?他這是在挑釁宗門的威嚴嗎?」



「嘿,要是我,我也會殺了齊天佑!」

「你是說,是齊天佑指使楊文瑞陷害蕭易?」

「當然!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反正都要進血獄塔了,何不把齊天佑一併幹掉!」

「呃,貌似也是啊。蕭五郎這一殺,太爺們了!」

「厲害!」

「佩服!!」

「霸氣!!!」

……

清醒過來的眾人,議論紛紛。

蕭易站在齊天佑的屍身前,淡漠處之。對周圍的討論,彷彿沒聽進去一般。

聰明人哪裡都不缺。

自己殺齊天佑的緣由,居然被猜個正著?

果然,飛雲宗里人才濟濟!

「師弟,還愣著幹什麼?快跑啊!再不跑執法堂的人就來了!」

段二猛從人群中衝出,對蕭易焦急喊道。

「跑?」

蕭易啞然,淡笑道,「多謝師兄,不過,我沒打算跑。而且,即使逃跑,也跑不出飛雲宗的追捕。」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

一聲低沉的冷喝,忽然從飯堂大門口傳來。

便見一隊身穿血色戰袍的壯漢,在一名白衣紅領的青年男子帶頭下,大步走進飯堂。

「是執法堂首座,周蒼!」

「嘖嘖,居然是周蒼帶隊,齊天佑可以瞑目了。」

「據傳這周蒼元氣修為逼近大師姐姬雨菲,差半步就是一名武宗。」

「武宗親自來押人,蕭五郎霸氣側漏啊。」

……

飯堂里的眾弟子,低聲議論。

蕭易聽在耳中,眼睛微微一亮。元氣修為半步武宗,確實了得。

執法堂是飛雲宗里的一個特殊存在。

負責飛雲宗一切刑法。堂內人員都是野蠻兇悍、桀驁不馴之輩。穿著的服裝,清一色血色戰袍。

只有四大首座,是白衣紅領。

除了最年輕的周蒼,是半步武宗修為外。其他三大首座,都是武王!

「你就是蕭易?不錯,不錯。 都市極品保鏢 ,而面不改色。比傳聞中的強多了。」

周蒼走到蕭易面前,冰冷的眼眸透射陣陣寒意,「不過,你殺了人,就得受到懲罰!」

嘩啦!——

一條兩指粗的黑色鐵鏈,自周蒼手裡浮現。幽光閃爍中,就往蕭易身上套。

「等等。」

蕭易後退一步,「我跟你走,上鎖就免了吧。」

周蒼沒說話,盯著蕭易,眸中閃爍精光。

蕭易毫不畏懼和他對視。

兩人對視半響。

周蒼點點頭,收回鐵鏈,淡漠道,「行,我給你留個臉面。不上鎖,跟我走吧。」

話畢,轉身往門口走去。

身穿血色戰袍的壯漢卻沒動,眼睛發光盯著蕭易。

對此。

蕭易微微撇嘴,看向段二猛安慰道,「師兄不用慌,我沒事。一個月後,我肯定出來。」

說完,拍了拍段二猛肩膀。在他呆愕的目光注視下,大步走向門口。

殺氣騰騰的壯漢們,這才收回氣勢。

鼻孔朝天,眼神桀驁,哼哼了幾聲。跟在蕭易身後,快速離去。

飯堂里。

眾人先是一陣沉寂,緊接著,轟然炸開了鍋。

「他娘的,我沒聽錯吧?蕭易竟然說他一個月後出來?真的假的?」

「切,當然是吹的!血獄塔存在千年,你見誰進去后還能活著走出來?蕭易這般說,不過是為自己仗勢罷了!」

「老實說,蕭易天賦並不差。最多一年,就能晉陞武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