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嘯恭敬的點頭說道。

“知道,你不說,我也會告訴你,剛纔幹嘛非要一言不合把我抓了呢?”


張林無語,他也不想,不是怕這傢伙會反抗嗎?

“這些不重要,直接說重點。”

虎嘯點頭。

“首先,我知道你來這裏的目標,不過這白主神,你估計要失望了,鑰匙在虎主神身上,不過星空通道被吞噬之力佔據了,你恐怕是拿不到了。”

張林原本以爲虎嘯會說黑暗組織的事情,可沒想到他居然先說了鑰匙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鑰匙在虎主神哪裏。”

虎嘯解釋道。

“第三把鑰匙雖然分開成了四分,被四部主神拿了,可背後也有人控制這一切。黑暗組織的倆個人,一個是虎主神,一個是武主神,他們應該都有一部分鑰匙。”

虎嘯前面分析的沒什麼,不過後面的話,到是有點意思。

北部的武主神果然不是個好傢伙,上次居然還讓自己從萬里江山圖中出來,原來是黑暗組織的人。

那次他估計是想借用天古的手殺自己,只不過被自己給發現了而已。

虎嘯看着張林的表情淡然,微微愣了一下,看來張林猜測到了一些。

武主神確實是寂無的手下,同屬於黑暗組織。

既然張林有所猜測,那他也沒有必要說太多了。

“白主神估計去北部找武主神對付你了,我就知道這麼多了。”

張林點頭,不在意的揮手道。

“你可以走了,多謝提醒。”

虎嘯正準備離開,思考了一下說道,

“你要去北部主神殿吧!我提醒一下,那個傢伙可能在哪裏,我勸你小心點。”

說完,虎嘯快步離開了這裏。 張林站立在空無一人的主神殿,看着虎嘯遠遠離開。

他並沒有絲毫着急,如今第三把鑰匙,四塊鑰匙,他算是拿到了倆塊。

有一塊在星空通道,鑰匙拿不到,還有最後一塊,估計就在武主神哪裏了。

對於白主神逃離的消息,他也不在意,沒有鑰匙,進入不了一環市區,他沒地方可以逃。

剛纔虎嘯說的那個人,他已經猜到是誰了。

龍主神跟天古,都屬於天聖教的,他們是一個派系的。

而這武主神,背後依靠的是寂無,他們都屬於黑暗組織,這傢伙估計已經在北部主神殿等着自己了。

一環市區的三大勢力,神獸門比較特殊,應該算是一個四不理的勢力。

天聖教跟黑暗組織,纔是他需要注意的,這倆個勢力,已經跟自己徹底結了仇,化解不開了。

不管寂無來沒來,他得都去看看,黑暗組織這邊,他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思考清楚了這些,張林收了萬里江山圖,快速朝着北部主神殿奔去。

這次去北部主神殿,恐怕會有一場硬戰。

如今雖然提升了一些實力,他能跟日月層次的寂無一戰嗎?

之前打傷天古,他依靠的是萬里江山圖,這次跟寂無的對碰,萬里江山圖估計用不上了。

北部主神殿還有一件很麻煩的七十七等着他去處理。

思考着,不知不覺,他已經來到了北部主神殿。

停留在北部主神殿的廣場,直接他便是在這裏殺了青主神立威,躲入萬里江山挑釁天古。

沒過多久,他如今又來了北部主神殿的廣場。

在廣場上方的一顆大柱子上,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被捆綁在上面。

那是玄主神,之前他有所猜測,不過不確定武主神就是敵人,因此也沒管玄主神這邊。

可如今從虎嘯那邊得到消息,武主神既然是敵人,那他自然不會放過玄主神。

這時,白主神從大殿走了出來,得意的說道。

“哈哈哈,張林,沒想到吧!還想殺我,這是你逼我的。”

張林懶得理會這個小人物,他時刻注意着四周的環境,想找出寂無的身影。

這時,武主神走了出來,淡然說道。

“不用找了,對付你,還不用寂無大人出手。”

張林冷喝一聲。

“哪吒,大聖。”

隨着他的大喝,渾身火光的哪吒流光站立在張林的右側。

渾身金光的大聖流光,如意金箍棒搭在肩膀上,站立在張林的左側。

武主神一見到張林有所移動,立馬對着大柱上的玄主神打了一擊。

“張林,我知道你很強大,不過你若是想玄主神死在你面前,就儘管動手吧!”

張林握緊了拳頭,冷冷的看着武主神,明明能打的過,可他卻不能出手。

白主神大笑着說道。

“張林,你現在給我廢掉雙手雙腳,否則我們殺了玄主神。”

張林一雙靈動眸子,閃爍着殺氣,這倆個傢伙實在可惡。

之前被天古追殺,沒想到這一層,現在玄主神有難,他也只能眼睜睜看着。

寂無那傢伙絕對在附近,他雖然沒有找到,不過卻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時,身在萬里江山當中的雀主神,感受到了外面的一切,她趕緊傳音道。

“張林,我可以幫你救人,不過你得先把你的指點江山筆借給我。”


張林一臉焦急,正在思考怎麼做,腦海裏卻想起了雀主神的聲音。

他表情微微閃爍了一下,立馬恢復了正常。

達到了宗師級別這個等級,是可以意識傳音的。

張林目前只是鑽石巔峯,他無法意識傳音,不過雀主神身爲宗師級別強者,是可以傳音給他的。


只是猶豫了一下,他便把指點江山筆交給了雀主神。

雖然有些不放心,可也只能這麼做了。

他是個重情義的人,玄主神幫助過他,他自然要救玄主神。

哪怕指點江山是他現在保命的東西,可爲了救玄主神,他已經顧不上那些了。

萬里江山當中的雀主神,接過了指點江山筆後,先是愣了一下,大感驚奇,張林居然這麼相信她。

一瞬過後,雀主神神色堅定,看向遠處重傷的玄主神,開始計算起位置來。


張林這邊的傳音,白主神倆人自然是沒有發現,對於張林半響不爲所動。

白主神一把抓住玄主神,用手掐住他的脖子道。

“張林,我數三個數,你若是在不自廢雙手雙腳,我立馬弄死他。”

張林又沒法給雀主神傳音,也不知道他準備的怎麼樣了,現在也只能爭取時間了。

“自廢雙手雙腳,那不如我現在不動手,你們直接來殺我不是更好,還有,既然寂無那傢伙都來了,何不讓他出來。”

張林這番針鋒相對,讓得白主神倆人憤怒不已。

這傢伙這麼強大,他們怎麼敢去殺張林,至於寂無大人,那自然是看準時機在出手,不給張林逃跑的機會。

而讓張林自廢雙手雙腳,也是故意製造一個好時機。

白主神沒在說話,而是看向了一旁的武主神,他纔是寂無的人,他說了纔算。

武主神也是有些無語,寂無大人說這樣安排的,可張林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他能怎麼辦,現在只能請示寂無大人了。

武主神趕緊傳音給附近的寂無大人,他正在傳音,也就是這一瞬間。

雀主神突然出現在玄主神面前,一腳踢飛了白主神,然後把玄主神收入了萬里江山圖。

張林見到這一幕,表情怪異,這雀主神居然會瞬移,看不出來,手段很強大嗎?

白主神還沒有反應過來,結果人來被救又了。

這一切都在瞬間發生,誰也沒預料到這一幕。

救走了玄主神,那接下來就好辦了。

張林冷喝一聲。

“寂無,不用在躲了,一直站在房頂上,你就不覺得累嗎?”

剛纔武主神傳音給寂無的時候,輕微的意識波動,他便感應到了寂無躲藏的地方。

一道無比洪亮的聲音響起。

“被發現了,沒意思,看來得大戰一場了,天古那廢物居然殺不了你。”

一道偉岸的身影,從房頂上飛了下來,不屑的看着張林。 同爲日月級別的強者,可寂無卻沒有把天古放在眼裏,足以見得他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寂無出現的那一刻,風雲鉅變,引動了空間的震盪。

張林一左一右的哪吒流光跟大聖流光,上前一步,擋在他的面前,阻擋着寂無的威壓。

空間居然都引起了變化,他心中有些震驚,看來萬里江山圖也不見得一定安全。

當一個人的實力強大到可以撼動空間的時候,他的萬里江山圖也擋不住對方的攻擊。

主神世界的空間,可以說是最強大的空間了,可寂無居然能引發輕微震動,足以看出他的強大。

現在他唯一不確認的便是,這寂無究竟掌握了空間力量沒有。

如果寂無掌握了,那他奪取萬里江山圖也沒用,寂無完全可以破了萬里江山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