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女子,美的傾國傾城,嘴又甜,守護者被她說成守護神,聲音甜絲絲的,沒有幾個男人禁受得住美人計!

果真男子抬起頭來,那是一張俊秀有加的臉,白嫩的肌膚,看上去青澀又純美,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小鮮肉一枚!

他面對著兩人,可是手指卻仍然不停,在琴弦上健步如飛,弦律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好聽!

我靠,神人!

歐陽紫玥第一時間對這塊小鮮肉下了定義!

男子點點頭,「在下確實是守護著第四層。」

雲若曦見狀,眸子激靈的一閃,立刻過去,手拽住那小鮮肉的胳膊,「公子,可否……可否讓讓人家,行個方便?」

歐陽紫玥真是瞠目結舌,這雲若曦真是進可攻,退可守,高傲得時候可以氣死三個女王,低聲下氣的時候,可以嗲死一隻成年公象,不過這樣的性格,她倒是挺喜歡的!

那男子笑得親和,手上的琴音仍然不停。

「在下一向護花,對女子確實是下不了手……」

歐陽紫玥一見有戲,也學著雲若曦的樣子,「公子,你真是貌比潘安,心似菩提……」

巴拉巴拉一大堆,總之好話說盡!

那男子對於歐陽紫玥又是截然不同的態度,冷冷道,「她可以上去,你不行!」

「為毛?」歐陽紫玥動了氣,她好歹也是閱盡無數撒嬌技巧的人,難道她的撒嬌不行?

男子冷冷道,「這姑娘乃是閨中佳人,你……」

他突然不說了,話中意思不言而喻。

歐陽紫玥呆立如同石像,這男子還能看出究竟是不是處/女?

記得原來別人有跟她說過,看雙腿距離就能分辨得出,咳咳……

歐陽紫玥短暫的怔愣之後,轉為憤慨,指著男子,忿忿不平道,「看不出你啊,長得人面,其實是獸心,你歧視已婚婦女是不是!是不是啊!」

那男子的臉色愈發難看,雲若曦見他不可放過歐陽紫玥,自然也不會自己一人上去,於是她繼續拉扯他的袖子,「公子……」

「不可!規矩不可破!」

「規矩不可破?這規矩誰定的?天定的,地定的?還是你定的?」歐陽紫玥沒好氣的說道。

「好好好!」那男子被她氣得瑟瑟發抖,手突然抬起,歐陽紫玥也不是省油的燈,做出迎戰姿勢!

誰知道……男子的手突然停住,嘆口氣,「在下是不打女人的。」

「那……」歐陽紫玥的大眼骨碌骨碌轉著,豈不是要放她過去的意思?

眼瞅著她小心挪步,那男子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世人封我天下第一博學多識,通聞公子,所以,在下就跟你不比武,比文。」

「您居然是全天下赫赫有名的通聞公子,久仰久仰!」雲若曦這會兒雙手合十,眼裡的崇拜不像是假的!

(感謝親的打賞,今天加更一張,么么噠!) 「您居然是全天下赫赫有名的通聞公子,久仰久仰!」雲若曦這會兒雙手合十,眼裡的崇拜不像是假的!

歐陽紫玥忍不住鄙視她一眼,見色忘姐!

不過比文總是要比武好,武功,一層比一層厲害,她連雲若曦都打不過,所以也不見得打得過眼前這位看著像小白臉的通聞公子!

通聞公子見她答應,微微一笑,勝似花開。

「既然在下被奉為天下第一博學多識,那麼在下便讓你選擇比試什麼吧!」說得好似讓了歐陽紫玥一大步,但其實很大氣狂妄!

歐陽紫玥也不以為意,不答應是傻子,這位通聞公子雖然是這個時代很有才的,但是呢……

她忍不住露出壞笑,她穿越古今這麼千年,不是白穿越的……

現代的事他難道也知道嗎?嘿嘿,隨便出幾個腦筋急轉彎就可以考倒他了嘛!

—————————————————————————————————————————————

此時,藏寶閣外, 山村小神農

風霆學院面積很大,翻山越嶺的,綿延數十里,縱使君無邪他們一個個輕功都甚好,但也招架不住這麼尋找!

一個時辰下來,就已經極費體力,尤其君無邪的身子,更是經不起這麼折騰!

他此刻雖然風姿看上去風華無雙,可是似乎體力在一點點衰竭,就連他都能清晰的感覺出來!

就連走路腿都是軟的,頗有些疲乏……

君無殤雖然平時老是跟他鬥嘴,但卻是最知曉他的人,他硬撐,他全都看得出來!

他忍不住出聲,「死鴨子嘴硬,你就安心把找玥兒的事交給我們,你留在這裡休息便可以了!」

君無邪執著的搖頭,「不,不親眼看著她,我不放心。」

他不知道這身子還能支撐多久,可如果生命的盡頭,都見不到她,那該有多殘酷!

烈焰一直低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歐陽紫玥的失蹤,他們還以為他是在為她擔心,誰知道他猛地抬起頭來,眼眸閃亮,「bingo!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

君無邪期待著走過來,烈焰和歐陽紫玥在一起時間最久,莫不是最了解她的人!

「請說!」

「我大膽的猜測,毒蛇如果知道你的病情,她會去哪兒?」

「不……她不可能知道。」君無邪苦笑,自認為自己將一切隱瞞得很好。

烈焰搖搖手指,「這你就不懂了……我和毒蛇一樣,是屬於很粗線條的人,平時可能對一些事總是渾渾噩噩,但唯獨對自己愛的人卻會別樣的細心和細緻。就像花花,他如果有什麼事瞞著我,我會敏銳的感覺出來,猜東猜西,不得安寧,然後掘地三尺,也會挖出真相!」

君無邪沉默,難道玥兒真的知道?

花非語因為有孕在身,烈焰沒讓她參與找歐陽紫玥的事,但是她也在一旁出謀劃策,「我知道風霆學院有一個地方,可能有治癒你的葯!」 花非語因為有孕在身,烈焰沒讓她參與找歐陽紫玥的事,但是她也在一旁出謀劃策,「我知道風霆學院有一個地方,可能有治癒你的葯!」

「哪裡?」幾個人齊齊異口同聲的問出口。

「風霆學院有一座大陸上最大的藏寶閣,很多奇珍異寶都藏在其中,如果歐陽紫玥知曉你的病情,她或許會去那!」

「藏寶閣?」這一路過來,他們並沒有看到什麼藏寶閣啊,甚至原來都沒有在學生中間聽說過有關藏寶閣的事!

「那是因為藏寶閣非要你達到一定等級才能看到,所以你們必須使用靈識,用盡全力,才能看到!」花非語上前一步,一身紅袍,大氣而張揚。

變成女人之後,她比以前更柔,更魅,腰纖柔得彷彿一折就斷,世間所有女人看到她恐怕都會自慚形穢!

烈焰狗腿的走上前,手爪子伸出來,任由花非語一搭,簡直就像是太後身邊的小太監!

「花花,你準備幹什麼?不,不會是運功要讓藏寶閣顯現出來吧?」

花非語睨他一眼,頗有點君臨城下的氣勢,手指頭一勾起他的下巴,「那當然,要不然指望你這個小可憐兒,等到太陽落山,藏寶閣,都不會顯現出來!」

君無邪:「咳咳咳……」

君無殤:「咳咳咳……」

就連菁兒懷中的雅兒也忍不住用小手扯了扯襁褓,遮住自己的眼睛!

某中二的漫畫家

烈焰心如鹿撞,可是還是伸長了脖子,「這樣……這樣會不會傷到寶寶?」

「放心,我自有分寸!」花非語眼眸一閃,接著一道絢麗的光芒在袖子間閃過,她的身形柔軟,就像跳舞一般,風姿搖曳著,如同風中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高貴典雅,然後無聲的盛放!

如同海市蜃樓一般,影影綽綽,讓幾人迷了眼,一開始只是模模糊糊的場景,到最後漸漸的清晰起來!

映入眼帘的一座高聳入雲的寶塔,巍峨大氣,氣勢宏偉雄渾!

君無邪心急如焚的走上前,想要推開寶塔的門,結果剛一觸上門,身子微微一墜,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從台階上摔下來!

「君無邪——」

———————————————————————————————————————————

「既然你把自己說得這麼神乎其神,那麼我就考你一些問題,看你究竟是不是像百科全書一樣!」歐陽紫玥自信滿滿的開口。

通聞公子笑得儒雅,「當然沒問題,不過……」


他眼眸一閃,「三局兩勝,若是你贏了,你就可以上去!若是你輸了,那麼你就輸給我一樣東西!」

一樣東西……歐陽紫玥敏銳的捕捉到這四個字,這個定義太模糊了,她一定要弄清楚才行,避免這個通聞公子鑽空子!

「一樣東西是什麼東西?」

「比如,你的一根手指頭,你的一條腿啊……」通聞公子笑得見牙不見眼,從他的嘴裡說出來,絲毫沒有血腥感,他就像在菜場里買了棵大白菜一樣平靜的口吻! 「比如,你的一根手指頭,你的一條腿啊……」通聞公子笑得見牙不見眼,從他的嘴裡說出來,絲毫沒有血腥感,他就像在菜場里買了棵大白菜一樣平靜的口吻!

歐陽紫玥和雲若曦齊齊縮了縮脖子,說好的只文斗不武鬥的呢!

這藏寶閣的守護者無論怎麼變,果真都會變成一樣的德行!吃人不吐骨頭!


雲若曦扯扯歐陽紫玥的袖子,「依我看,還是算……」

還沒說完,就聽見歐陽紫玥聲如洪鐘的聲音,「好!我答應你!」

她就是有一股倔性,不撞南牆不回頭!

別人偏生看不起她,覺得不可能,她偏要去嘗試,證明自己!

更何況,她怎麼可能輸呢?

「好,開始了!」歐陽紫玥想了想,腦筋急轉彎也是分級別的,既然如此,她找個最難的!

「咳咳,聽好了,五個小孩子吃一塊糕點,只能切三刀,如何平分?」歐陽紫玥出的題令雲若曦也陷入苦思冥想中!


「五個孩子,三刀……還要平分……」她想了很久,還是沒有想出個究竟,不由得懊惱的撓了撓腦袋,「這……這怎麼可能嘛!」

歐陽紫玥一直盯著那位通聞公子的眼睛,但見他一直沒有任何慌亂的表情,一直在笑!

這讓她的心「咯噔——」一下,有些不好的預感!

可是她兀自強壓住,應該不會?他一個貨真價實的古代人怎麼可能有現代人那麼高端的思維?

「通聞公子,時間已到,得出答案沒有?」

雲若曦雖然沒有想出答案,但卻很為歐陽紫玥高興,因為歐陽紫玥出的題越難,那麼她們就可以直接通過了!

通聞公子眼眸含笑,一字一句緩慢說道,「當然知道。」

「答案就是——」

「一刀殺死一個小孩子,然後第二刀橫著切,第三刀豎著切!」

「啊——這是什麼答案!好血腥!」雲若曦忍不住叫道。

血腥對通聞公子剛才說的切手指,切腿,再不為過!

可是歐陽紫玥卻是暗暗心驚!他居然會知道答案!

她信心滿滿的純現代腦經急轉彎,他為什麼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