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詩慧加入戰團兩分鐘後,十八名異能者就只剩下了六名,其中死在林詩慧手裏的就有五個,剩下七個都是被巫穹殺死的。

剩下的六名異能者不敢再戀戰,四散而逃,丁牧出手留下兩個,要用他們來打探更多的消息,剩下的四個就不管了,反正也不會對他構成什麼威脅。

從兩個活口裏得到了想要的消息之後,丁牧就直接滅口了,沒讓他們受太多的折磨,然後朝着異能議會總部的方向走去。

……

異能議會總部別墅。

紅心K把剛纔發生的情況說了一遍,末了又說道:“現在大家應該都能看出來這三個人的實力了,那個身高超過兩米二的大個子十分厲害,我們一個武裝隊伍加上三支精英小隊都奈何不了他,那個女人也很厲害,若是我們不出手,恐怕沒有人是那個女人的對手,還有那個能御劍飛行的男人,摸不清底細。”



joker點頭,問道:“他們的身份,查清楚了嗎?”

“來自華國,今天剛下飛機就衝我們來了,目標很明確,我懷疑和我們之前搗毀的S組織的據點有關。”

“華國?”

joker露出了嚴肅的神色,“事情不好辦了。單看這三個人的實力,恐怕需要我們之中六個人以上一起出手才能擋住,若是對方還有什麼底牌沒用出來,說不定我們出手也要吃虧。都說說吧,這次我們要不要和這三個人過過招?”

黑桃K發出一聲冷哼,“要!必須打!上次他們過來,把南美獸盟給滅了,這次過來就敢找我們異能議會的麻煩,若是我們這次退讓了,諸位覺得他們下次會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所以必須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附議!”

“附議!”

…… 正常的套路都是打了小的出來大的,打了大的,出來老的,異能議會倒也乾脆,丁牧這邊剛滅了三隻精英小隊,異能議會的十三名核心成員就全都跳出來了。

不是異能議會沒有人了,而是他們知道應該如何去應對各種危險,這個時候繼續讓武裝小隊或者精英小隊上,就是送死,既然如此,爲什麼不拿出他們最強的力量,一舉擊敗丁牧三人?

所以丁牧在接近異能議會總部的時候,就被十三個人攔住了去路,丁牧通過身形和容貌對比,很快就確定了他們的身份,心裏一下就樂了起來,這次挺好,不用他再去找了。

joker在最中間,左邊是黑桃和梅花六個人,右邊是紅心和方塊六個人。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跟我們異能議會作對?”

“沒有原因,就是看你們不順眼。”丁牧的回答很乾脆,因爲他不可能把S組織說出來,哪怕對方已經猜到了他的來歷,只要丁牧不承認,對方就不可能去找S組織對峙,這也是丁牧行動的最大優點,事後耍無賴,反正就是不認賬,你能把我怎麼樣?

joker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就知道丁牧必然和S組織有關係,丁牧不承認,他也樂得高興,因爲S組織代表的可不單單是一個組織,如果丁牧表明了身份,他根本不可能毫無顧忌地對丁牧出手,就跟他們對S組織的據點出手的時候,要做一些僞裝一樣。

有些事可以做,但絕對不能說,同理,只要丁牧不說出自己的身份,丁牧和異能議會行事就不會受到太多的約束。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們異能議會出手無情了!”

joker打了一個手勢,剩下十二名核心成員散開,將丁牧三人包圍起來。

丁牧笑了,指着joker說道:“你們一共十三個人,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殺死你,再隨便殺死六個人就足夠了,是你們自己決定誰來送死,還是讓我出手?”

“笑話,你以爲我們會和你單挑嗎?”紅心K發出一聲冷笑,“我們十三個人在這裏,難道你們三個還能跑了不成?”

丁牧掃了他們十三個人一眼,又拍拍巫穹的肩膀,“上吧,就按照我說的,殺死joker在內的七個人就行了,給他們留一條生路。”

巫穹嘿嘿一笑,朝着joker走過去,joker發出一聲冷笑,從腰間抽出兩把匕首,在手裏抖了兩下,鋒刃上露出絲絲寒光。

“你們華國有句話,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你的身體再強壯,沒有速度,在我看來都是擺設!看招!”

巫穹根本聽不懂joker的話,眼看joker衝上來,也不躲閃,對於剩下十二人的攻擊同樣不管不顧,任憑joker的匕首刺到自己的胸口,然後一把抓住joker的兩個手腕,稍稍用力,便聽到兩陣骨折的聲音,joker發出一聲慘叫,被巫穹隨手丟到一邊。

“丁牧,這貨剛纔說什麼了?”

丁牧憋着笑,說道:“沒啥,他說他很快。”

巫穹呸了一口,“快,有毛用?”

剩下還沒來及動手的十二個人都愣住了,joker能成爲異能議會十三名核心成員中地位最高的人,是有原因的,因爲joker的速度真的太快了,兩把匕首又極爲鋒利,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和joker單打獨鬥都不是joker的對手,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異能者根本沒有看清joker出手就死在了joker的匕首之下。

他們怎麼想不明白爲什麼joker在巫穹這裏竟然變得這麼不堪一擊。

其實這也是很正常的,因爲joker是技巧型選手,而巫穹就是以力破巧型的選手,他們兩個之間的戰鬥,一般不會有什麼花哨的交手動作,全看誰的實力更強。

joker技巧過硬的話,就可以輕易避開巫穹的反擊,通過遊鬥擊敗巫穹;巫穹力量和防禦足夠的話,就可以無視joker的一切攻擊,所以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明明非常厲害的joker,在巫穹手裏連一招都堅持不下來。

這些道理丁牧很輕易就能看明白,但是異能議會剩下的十二個人卻看不明白,他們只知道最厲害的joker都栽了,他們怎麼可能是巫穹的對手?

一時之間十二個人誰也不敢出手,巫穹覺得無趣,隨便選了距離最近的一個人衝上去,因爲丁牧說過除了joker,還要再殺六個。

被巫穹鎖定的那個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巫穹的身影就出現在自己面前,急忙擡手抵擋,但是巫穹的力量又怎麼可能是他能擋住的?

又是一陣骨折聲傳來,這人發出一聲慘叫倒地,巫穹就停手了,因爲他覺得太沒意思了,一點反抗都沒有,還不如之前和那些精英小隊的人打架的時候痛快。

“丁牧,不玩了,沒意思,這些人怎麼這麼慫啊,你確定他們就是異能議會的核心成員?”

“不會有錯的,他們一共十三個人,已經被你解決兩個了,還差五個。”丁牧笑着說道,更加沒有了出手的意思。

說實話,遇到這種情況也讓他覺得很意外,他記得之前和南美的異能者交手的時候,對方可沒有這麼不堪,至少也能他過上幾招,這次過來也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沒想到異能議會的十三個核心成員竟然這麼不堪一擊。

還真是有夠讓人失望的。

剩下十一個人也聽不懂丁牧和巫穹之間的對話,但是看兩個人的態度也知道對他們表達了各種不屑,臉上都露出了生氣的神色,但是卻不敢上來,他們也沒有把握能夠戰勝巫穹。

最後還是林詩慧走出來,“丁牧,不如就讓我來試試?”

丁牧點頭,“行吧,你去吧,放手去打,有我在,沒人能傷到你。”

林詩慧對着丁牧露出一個笑臉,起手佈置了一個迅捷陣,激發融合之後,速度、身體協調能力獲得了大幅度的提升,然後才朝着距離她最近的方塊Q衝上去。 林詩慧出手的時候就看出了異能議會的底蘊,至少他們確實是些本事的,能夠在南美製霸一方,只可惜他們遇上了丁牧和巫穹這兩個變態。

有了迅捷陣的加持,林詩慧的速度提升了許多,雖然沒有趁手的武器,但是在遊斗的時候她又佈置了飛劍陣和巨力陣,強大的力量配合飛劍陣的攻擊,讓她赤手空拳就能發揮出強大的殺傷力,和方塊Q糾纏幾分鐘後,抓住一個機會,右手成刀,劃過了方塊Q的脖頸。

還剩下十個人,他們互相看了一眼,知道這個時候再退縮肯定會死,便齊齊出手,沒想到丁牧竟然突然激發劍域,劍域的威壓讓他們的身形同時止住了。

“你們若是一起上,就一起死,一個一個來,你們只要再死四個人就行了。”

丁牧語氣冰冷,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

這番話是用英語說出來的,他們十個人自然都聽清楚了,紛紛後退,生怕被林詩慧盯上。

林詩慧也不會刻意去選擇攻擊誰,而是看到誰在自己身邊就出手,在飛劍陣、迅捷陣和巨力陣的加持下,她能爆發出來的戰力已經達到了神合境第十重,加上異能議會的核心成員身體素質並不強,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十分鐘後,又有四個人倒在地上,異能議會核心成員就只剩下了六個,林詩慧這纔回到丁牧身邊,從巫穹的揹包裏取出一瓶水,當着他們的面用水把手上的血跡沖洗乾淨。


丁牧很是不耐煩地揮揮手,“行了,你們幾個可以走了。”

剩下六個人如蒙大赦,頭也不回地逃跑了,巫穹則是隻和joker和被他打得骨折的那個人說道:“丁牧,他們兩個怎麼辦?直接殺了嗎?”

“殺了吧,留着也沒用,就當是給他們一個教訓了。”

於是joker和另外一名核心成員就被巫穹踩斷了脖子,根本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這些人,也太差勁了吧。”巫穹還是忍不住抱怨,他本以爲這次過來能找人好好打一架,沒想到竟然是這樣,還不如在崑山和咼熊打架的時候痛快呢。

丁牧失笑,“我也不想啊,誰知道異能議會竟然衰落到這種程度了,最強的joker也不過就是和出竅境練氣士相當,其他人大概就是神合境的水準,這種實力,在現在的華國,根本什麼都不算。”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回去嗎?”

丁牧搖頭,“先不回去,我記得南美還有一個好玩的地方,剛好帶你們去轉轉。”

“哪裏?”

“復活小島。”

……

飛機緩緩降落在復活小島機場上,林詩慧的心情變得格外愉快,因爲她知道丁牧帶她來這裏不是爲了執行什麼任務,而是來玩的。

復活小島是南美著名的旅遊勝地,每年來這裏旅遊的人都很多,丁牧三人過來的時候,機場上的人還很多,可見這裏的旅遊業有多麼發達。

林詩慧在飛機上的時候翻閱了一些關於復活小島的介紹,下飛機之後就拉着丁牧到處遊玩、參觀,巫穹搖身一變,成了兩人的跟班加保鏢。

等林詩慧玩夠了、看夠了,丁牧才帶着兩人來到酒店,說出了他來這裏的真正目的。

復活小島可不僅僅是旅遊勝地,還充滿了很多現代科技都無法解釋的謎題,就比如那些高大的石像是怎麼建立起來的,再比如復活小島上出現的特殊文字到底是什麼意思,甚至有某些考古學家認爲復活小島這些石像代表了一個文明。

當世界上無數專家爲復活小島這些未解之謎頭疼的時候,丁牧作爲目前唯一的知情者,把這些謎題的答案告訴了林詩慧和巫穹。

復活小島在兩千多年前確實存在了一個比較強大的文明,藉助當時濃厚的天地靈氣涌現出了不少異能者,其中最強者甚至能夠和入禪境的練氣士相媲美,所以丁牧纔會有一種異能者也挺厲害的錯覺,結果這個錯覺在今天被打破了。

丁牧之所以能夠發現這個文明,是因爲兩千多年前他曾經追殺過一個入禪境的魔修,那名魔修被丁牧打敗,從華國逃了出來,丁牧不肯放過對方,乘船出海,一路追蹤來到了復活小島,才發現了這個異能者文明。

他們通過建立各種高大的石像佈置陣法,來提升異能的威力,而且還發明瞭他們特有的文字,只可惜這個文明僅僅持續了一千多年,就突然間滅亡了,就連丁牧也不知道這個文明是如何消亡的,就好像丁牧也不知道他們的文明是如何誕生的一樣。

巫穹對這些不感興趣,倒是林詩慧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丁牧,你的意思是說,復活小島上曾經出現過異能者文明,所以你這次帶我們過來,並不只是爲了玩?”

丁牧點頭,“沒錯,剛纔我不是說了嗎,復活小島上的異能這文明對陣法有一些研究,這些巨大的石像就是陣法的陣基,只可惜這麼多年過去了,陣法早已經不復存在,我這次過來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們對陣法研究的一些筆記或者記載,也許對你修煉融陣訣有幫助。”

林詩慧覺得心裏暖暖的,原來丁牧帶她來這裏不單單是帶她來玩,還有這一層深刻的意思。

“走吧,現在已經是晚上了,在外面遊玩的人不多了,我們去外面轉轉,也許有什麼收穫也不一定。”

三人抹黑走出來,所幸三人五感過人,這種黑暗對他們的影響並不大。

在丁牧的帶領下,三人很快就離開了觀光區,朝着無人區走去。

說是無人區,其實也不是沒有人,而是不對外開放罷了,每天都有很多考古學專家在無人區進行研究,研究這些石像是怎麼建造的,研究這些奇怪的文字符號,甚至每天都有一些進展,只不過不會對外公佈罷了。


在深入無人區十幾裏之後,丁牧三人發現了一個山洞,裏面還有微弱的燈光,很明顯這個山洞是某些考古專家的休息處。

丁牧看向林詩慧,林詩慧馬上明白,當先一步走進去,施展她剛剛入門的玫幻訣,讓山洞裏的考古小隊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雖然林詩慧修煉玫幻訣時間不長,但對付普通人,還是足夠的。 當丁牧三人走進山洞之後才發現他們是多慮了,山洞裏確實有幾個考古學的專家,但是他們都已經休息了,只要丁牧他們不發出太大的聲音就不會吵醒他們,所以林詩慧的幻術也沒發揮什麼作用。

丁牧爲了讓這些人睡得更沉一些,發出數道靈氣,讓他們進入更深層次的睡眠,然後纔開始在山洞裏尋找他們的研究成果。

這裏和其他地方不一樣,不可能有人比這些專家更瞭解復活小島上的情況,所以丁牧根本不需要費勁去尋找各種遺蹟,只要翻看他們的研究成果就可以了。

林詩慧和巫穹就不用看了,他們兩個一個完全不懂,一個對英語的掌握遠遠達不到能夠自由翻看這些記錄的程度,所以只能是丁牧翻閱資料。

幾分鐘後,丁牧發現了一張草圖,上面的圖案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陣法圖,通過筆記上的記載和丁牧之前來到復活小島時候的所見所聞,丁牧已經可以確定這個草圖的原型就是巨石陣。

巨石陣,就是復活小島上那些巨大石像所佈置出來的陣法,只不過因爲時間太過久遠,巨石陣已經徹底失效,無法再發揮出任何效果,但巨石陣的威力卻一點都不能小覷。

這是一千多年前異能者文明的智慧結晶,幾乎融合了各種基礎陣法的功能,包括聚靈陣、巨力陣、迅捷陣等等這些陣法,而且巨石陣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隨着佈陣之人修爲的提升,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乍一聽,越是全面的陣法就越是雞肋,因爲不可能有陣法能做到面面俱到,巨石陣也同樣如此,但不得不強調的是,巨石陣雖然在但一方面拿出來比不上巨力陣、迅捷陣,但也不會相差很多,如果換成其他陣法師發現了巨石陣,可能就是覺得有意思,而不會去深入研究,但是換成林詩慧就不一樣了。

林詩慧是修煉了融陣訣的,她學會巨石陣之後,只要佈置一個巨石陣,激發、融合,就可以得到全面的增幅,更過分的是林詩慧可以同時融合多個陣法,所以巨石陣在各個方面比較均衡的短板,到了林詩慧這裏就變成了優點。


就好比玩遊戲,一個是全屬性加成四成,一個是單一屬性加成五成,要怎麼選,真的不需要想太多,而對於林詩慧來說,不存在選擇的問題,她全都要。

所以丁牧在發現巨石陣的研究資料時,也是覺得很欣喜的,只要能把巨石陣研究出來,對於林詩慧絕對是一個質的提升!

拿出手機把關於巨石陣的筆記全都拍下來,然後再把筆記放回去,丁牧三人又朝着山洞深處走去。

往裏面走了幾分鐘之後,丁牧就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因爲這個山洞裏面很乾淨,明顯是被打掃過的,走了一千米之後,山洞突然變得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大片空地,在這一片空地上,竟然還有幾十個小一號的石像!

這些石像和復活小島景區裏的那些石像有九分相似,排列順序乍一看是雜亂無章,但實際上卻暗含了某種規律,只是丁牧也無法摸清其中的本質罷了。

林詩慧盯着這些石像看了許久,說道:“丁牧,你有沒有覺得這些石像也是一個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