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三平這麼做,就是想要讓他知道,只要他願意,隨時隨刻都能取他的狗命。

經過剛纔那差點要了他的命的驚險一刻,讓高二虎徹底的忌憚起葉三平的非人手段。他心裏自然清楚,就剛纔那一刀,完全可以直接要了他的小命,他也知道對方這是有意的在警告他,讓他不要輕舉妄動!

“你最好還是不要打什麼歪主意,否則下次你可就沒有那麼的走運了!”葉三平轉過身來冷冷的說道,眼神當中盡是滲人的殺伐之氣!

“原來你早就猜到我會幹什麼了!你究竟是什麼人?”高二虎隱隱的感覺到,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外表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年輕男子,絕對不是個簡簡單單的普通人!

“老子是什麼人,就你這樣的人渣,根本就不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的狗命現在還掌握在老子的手裏,老子要是想幹掉你,就像踩死一隻螞蟻那麼的簡單!”葉三平陰沉的說道,說話的語氣就像是被加工過似的,聽起來都是那麼的陰冷刺骨、不寒而慄!

高二虎聞言,頓時一陣虛脫,彷彿全身的力氣被抽光似的,軟綿綿的,恐怕就只剩下一絲驚恐和顫抖的力氣了!

葉三平看着高二虎那副像是死了爹似的的衰樣,語氣略有緩和的說道:“不過你也不要絕望,老子向來都是對那些言聽計從、不耍花招的人,留一個活下去的機會的,你自然也不會例外!只要你能按着我說的去做,也許我會考慮也給你個同樣的機會!”

高二虎一聽,對方願意給他一個活下去的機會,頓時前一秒鐘那萎靡不振的表情立馬又活躍起來,跟打了雞血似的。


“只要你不殺我,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去做!”高二虎眼泛精光的對葉三平搖尾乞憐道!

葉三平其實早就看透了眼前這個地痞流氓,壓根就是沒有任何節操可言的社會敗類。要不是看在他還有那麼一點用處的份上,他早就忍不住一刀結果了他了! “好,那老子就給你一個機會。看見地上的這塊鐵板了嗎?”葉三平指了指他腳下踩着的那塊鐵板說道。

高二虎用力的點了點頭,心中頓時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只要抱着它,跟我一起出院子,等老子安全離開這之後,就放你一條生路!”

高二虎心中頓時一怔,暗自恍然道:原來這傢伙是想借助這塊鐵板,用來躲避那個躲在暗處的殺手的子彈。

此法雖說很平常,只要是人都能夠想得到,但也不失一個保命的好法子!

雖然說,高二虎心中有一千個一萬個的不願意,但是眼下自己的小命還捏在人家的手裏,沒辦法只能是按照他的意思照做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再說吧,最要緊的還是要先把命給保住了!

只要他還活着,日後就一定有機會討回這口惡氣的!

只見高二虎牙關一咬,挽起袖子,只能是被逼無奈的上前使出全身的勁去抱起那塊鐵板。

高二虎也算是一個身強體壯的大漢了,當他張開雙臂抱起那塊鐵板緩步向前移動的時候,已然是步履維艱了,可見這塊鐵板着實不輕!

高二虎懷抱鐵板,剛踏出門口幾步遠,一直躲藏在暗處的柱子那夥人,突然衝了出來!

“老大,趕緊把鐵板給扔了,兄弟們一起上,肯定能幹掉他的!”從側面殺出的柱子,緊握鐵水管子,一臉的狠色。

高二虎何嘗不想把懷裏的這塊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廢鐵板給扔了,可是眼下還不到時候。再者就是,自從他剛纔見識過葉三平的飛刀絕技之後,已經在他的內心深處烙下了不可磨滅的忌憚。指不定那飛刀現在已經暗自的瞄準了他的後背,只要他再敢輕舉妄動,必然頃刻之間就要了他的小命了!

“你們都給老子退後,他媽的想害死老子不成嗎?”高二虎紅着臉破口大罵道。

柱子一夥人因爲害怕自己會被隱藏在暗處的狙擊手給幹掉,原本就打算一直躲藏着不出來的。可是看見高二虎正抱着鐵板從房間裏出來,已經脫離了那傢伙的挾持,爲了日後不被高二虎找到削他們的藉口,只能是硬着頭皮出來裝裝樣子了。

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高二虎竟然直接要他們退後。雖說柱子他們搞不清楚高二虎究竟爲什麼會這麼做,但是老大的話他們還是要聽的。

實際上,他們心裏還巴不得高二虎這麼做呢!這要是真的打起來的話,指不定腦袋上多個窟窿的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個!

試問這個世界上,有誰是真正不怕死的呢?更何況,柱子一夥人雖說是一夥玩命的混混,但是混混也是人,是人就有自私的一面。正所謂,人不爲己天誅地滅!

既然老大發話了,只能是照做了。

緊緊跟在高二虎身後的葉三平,自然是心知肚明高二虎爲什麼會這麼做了。

“算你還知道進退!就在剛纔,你的一句話算是救了你自己的一條小命了!”葉三平眯着眼睛,冷冷的說道。

“你也看見了,我可是一切都按照你的指示去做的,等事成之後,希望你能放我一條生路。”

“別廢話了,趕緊走!等老子安全了,一切都好說!”葉三平不耐煩的催促道。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左右的時間,二人一前一後又重新回到了舊廠房的大門口。

“二哥,你們還在嗎?”葉三平隔着鐵板朝院子外喊道。

話音剛落,便傳來了孫東的迴應聲:“葉老弟,我們都還在的,你還好吧?”


“嗯,一切都還好!現在我要過來了,你和兄弟們依舊躲在原地,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千萬不要露頭,等我過去了之後再說!”葉三平接着喊道。

“好的,我們都聽你的,絕對不會露頭的,你就放心吧!”

交待好孫東之後,葉三平調整好鐵板的位置,對準好東南偏東的方向,便壓着高二虎踏出廠房的大門口,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朝院子的正中央走去,同時將自己的整個身體緊緊的倚在高二虎的身後。

一切都在葉三平的掌控下,朝着他們有利的方向穩步的邁進!

眼看二人就要行至先前那個女人屍體所躺的那塊空地的時候,突然,高二虎眼睛一亮,直接想和懷裏抱着的那塊鐵板一起向前撲倒。

然而他猛地發現,他的腰間已經被一雙勢大力沉的大手給緊緊的鎖住,根本就使不上任何的勁。

可是當他發現的時候,已經什麼都來不及了。

“哄!”的一聲,那塊鐵板隨着他的潛意識已經被他給推倒在他的前方了,他的整個身體頓時暴露在茫茫的夜空之下。

實際上,葉三平早就料到高二虎會有此一招,早就想好了應對的辦法。

由於高二虎的身材要比葉三平高大不少,眼下即使是沒有了鐵板的庇護,藉助高二虎的身體,也依然能將他的身體完全的擋在身後,而不露出半點的破綻。

所以,現在該着急的反倒是失去掩護的高二虎了。

眼見自己的身體完全的暴露,高二虎原本是想跟那塊鐵板一起向前撲倒,然後再抱着它翻個身,這樣一來既可保他自己安全無虞,又可將葉三平暴露無遺,真可謂是一箭雙鵰的好計劃。

這個計劃其實早在廠房裏的那個房間裏,葉三平讓他抱起那塊鐵板的時候就已經成型了。當時他心中還暗自得意來着,要不然在柱子一夥人從暗處殺出的時候,他早就可以佔着人數上的優勢,將葉三平給活活的幹掉了。

雖然說他那時對葉三平手裏的飛刀還是有一定的忌憚,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躲避的,他懷裏抱着的那塊鐵板就是一個很好的掩護盾牌。只要他當時一個轉身,就可輕而易舉的躲過他手裏的飛刀。就算他的飛刀再鋒利,他的手法再厲害,也不可能刺穿那塊足足有一釐米後的鐵板的!

然而,聰明反被聰明誤!

高二虎原本想借刀殺人,沒曾想如意算盤落空,眼下他自己反倒是成了名副其實的活靶子了。

他可不想就這樣被一槍給爆頭,眼下還有一絲希望! 只見葉三平掏出手機,打開屏幕,撥通了任菲菲的電話號碼,然後又將手機遞給了方雅男。

“你還是趕緊給你表妹回個電話,報個平安吧!”

景園小區葉三平的住處。

任菲菲和朱芸二女等待葉三平的消息,整整等了一個晚上,直到凌晨五點鐘的時候,實在是困得不行了,竟然靠在沙發上,不知不覺的睡着了。

突然,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任菲菲猛地從睡夢當中驚醒過來,拿起始終緊緊拽在手裏的手機一看來電顯示,原本滿是睏意的俏臉頓時精神起來。

“喂,你怎麼還沒有回來?”任菲菲第一時間焦急的開口就問。

“菲菲,是我,你表姐!”

“啊,表姐,真的是你,你沒事兒了?”任菲菲一臉激動的問道。

“嗯,真的是我!我已經沒事了,是他救我出來的!”

“太好了,表姐!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那行,先這樣吧,等我回公司之後,咱們再說吧!”

“嗯,好的!”

任菲菲掛了電話之後,情緒明顯愉悅了很多,這時候靠在一旁的朱芸也醒了過來!

“小芸,我表姐沒事了!”任菲菲滿臉激動的對着正打着哈欠的朱芸說道。

朱芸一聽,頓時也是睏意全無,臉上的表情已然是震驚無虞。

她原本認爲此事今天一定會被警方介入的,沒想到那傢伙就出去一個晚上而已,竟然把菲菲的表姐給救了出來,着實大大的出乎的她的意料!

在震驚之餘,她也愈發的對葉三平感到好奇,甚至可以說是驚奇,特別是昨晚發生的事兒,更是深深的勾起了她心底的好奇心!

到底昨晚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等那傢伙回來,一定要問清楚才行!朱芸心中暗自打算道。

“小芸,昨晚真的謝謝你了,讓你陪了我整整一個晚上,改天我和表姐一定請你吃飯!”任菲菲一臉感動的看着朱芸深情的說道。

“菲姐,你就別跟我客氣了,能看到你表姐安然無恙,我也爲你們感到高興!”朱芸嫣然一笑道。

“那行,那我先回去了,等會還得去上班呢!”

說着,任菲菲就急匆匆的朝客廳的門口疾行而去。

等任菲菲走了之後,朱芸看了看牆壁上的掛鐘,時針已經指向清晨的六點半了,她也該收拾打扮一下,去學校了!

初秋的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的時候,天都這座美麗繁華的都市又迎來了它嶄新的一天。

東方剛露出半張臉的朝陽,就像是剛出生的嬰兒般,充滿着蓬勃的朝氣。然而卻在東南方向飄來了一朵黑色的雲彩,大有越積越大的趨勢!

葉三平本來想讓孫東送他到金豪大酒店的附近,因爲昨晚他的那輛黑色的舊式桑塔納轎車還停在那兒。

可是,孫東一再要求要帶他去見他的大哥孫九,最後葉三平實在是推辭不掉,只好先跟他去豪情了。

至於方雅男,爲了以防她再一次的被綁架,也只能讓她跟着他一起先去一趟豪情了。

半個小時之後,孫東一夥人回到了豪情。

將車停到地下停車場,孫東交待了狗子幾句之後,便帶着葉三平和方雅男從停車場的內部通道直接上了豪情大廈的頂樓——第十二樓!

這十二樓當然是豪情的幕後大老闆孫九的辦公室了。

剛從十二樓的電梯裏出來,迎面就上了兩個身着黑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鏡,手持對講機的彪形大漢。

“二哥,你可算回來了,九爺等您的消息都等急了,打您的電話又一直都打不通!”其中一個大漢警惕的瞄了一眼站在孫東身後的葉三平和方雅男,然後摘下墨鏡畢恭畢敬的對孫東說道。

“嗯,我知道了。大哥他人在辦公室嗎?”孫東十分淡定的說道。

“在的,您還是趕緊進去吧!”

可是在孫東沒走幾步的時候,身後就又響起了剛纔那個大漢的聲音。

“兩位,請留步,我要搜身!”

葉三平聞言,頓時虎軀一震,暗自不屑道:靠,有必要搞得那麼緊張嗎?老子又不是來刺殺你們九爺的!

“放肆,給老子閃開,你小子知道他是什麼人嗎?”孫東回過身滿臉的惱怒道。

只見那大漢急忙將已經伸出去的手又趕緊縮了回來,滿臉愕然的表情!

“記住了,他可是老子的救命恩人,以後要是再這樣對他無禮的話,別怪我這個當二哥的不客氣!”孫東毫無留情的訓斥道。


“是,二哥,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那大漢處事不驚的對孫東說道,接着又轉過身來給葉三平深深的鞠了一個躬,致歉道:“恩人對不起,是我有眼不知泰山,還望您原諒!”

葉三平不禁有些受寵若驚,連忙擺手道:“恩人可不敢當,不知者不怪!兄弟大可不必如此。我和二哥已經是兄弟了,以後咱們之間也還是以兄弟相稱吧!”

那大漢一聽對方所言,頓時對此人好感倍增!

“行了,老弟,跟我一起進去,見我大哥吧!”

葉三平隨即朝那兩個大漢微微笑了笑,便跟着孫東的身後一起朝總經理的辦公室走去,方雅男也緊跟其後。

經過剛纔的那出小鬧劇之後,使得葉三平的心裏對那個即將要見面的“九爺”愈發的感興趣起來。

就其設置的安保措施而言,就已經是讓普通人望爾項背了。

這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