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金舉起馬鞭,指着前方樹林,說道:“這林子沒有什麼灌木,間隔又大,倒適合跑馬,老大,既然是打獵,那先立個規矩如何?”

程明一邊撫摸緊貼着自己的美人裸露的光滑,一邊說道:“什麼規矩……啊,你個小妖精,摸我哪呢!”

老金也在對懷抱的玉人佔盡便宜,引得玉人嬌笑不已,直到李一然咳嗽幾聲,老金這才說道:

“規矩嘛,誰的獵物最少,他的女伴就要跳舞,哈哈,不穿衣服跳最好。”

四名女子紛紛嬌嗔不已,尤二良大笑補充道:“哈哈,我加一條,可不準使用靈力,要不然我們三個加一塊都不是李哥的對手。”

李一然點頭附和道:“我同意,只爲開心,用靈力作弊就沒意思了,好了弓箭拿好,美人們吶喊助威也好,幫忙打獵也罷,走嘍!”

有美人相伴,時間過的飛快,到了中午,衆人清點收穫,都還不少,最終程明以兩隻野兔三隻野雞排名最後,老金則以獵得一隻大棕熊排名第一。

衆人來到一處湖邊休息,李一然讓老金帶着程明和四名美人去一邊收拾獵物準備燒烤,自己則和尤二良坐在湖邊草地討論事情。

李一然問道:“你父親對周老頭的位子有沒有想法?”

“……,李哥,你怎麼這麼問?”

“周老頭不好意思問,和我隱晦的暗示過,我不可能直接問你父親,所以問你嘍。”

“呃,我也不瞞李哥你,我爹他,是有那想法,誰都想往高處爬,不過,既然已指定周老的孫子了,也只好斷了念想。”

“嗯,不過我有些好奇,我對你們的商會分級不太理解,你不是說正幫你爹在拉攏人嘛,難道不是爲了周老的位置?”

“哈哈,李哥你想岔了,周老和我爹之間還差了好幾個級別,我爹現在是會長,是商會在煉器聯盟的負責人,最近隔壁的紅葉帝國的負責人被人暗殺了,職位空缺,我爹想爭取一下,會長級別掌管兩國商會事務也不是沒有先例。”

李一然恍然大悟:“哦這樣啊,嗯,被暗殺,和你爹的級別一樣,有那麼容易被暗殺嗎,不會是你爹出手……”

“李哥!這可不能亂說。身居高位得罪的人更多也更厲害,被暗殺也不是什麼稀奇之事,嗯李哥你應該深有體會吧。”

李一然看了一眼尤二良,撿起草地上的石子扔進前方的湖面,良久說道:“是不是有人找過你們?”

“沒錯,那九神堂不知從哪得到消息,知道我們和李哥你交好,他們雖然實力雄厚但我們身後的商會也不是吃素的,最後派說客來,讓我們放棄李哥你而轉幫他們,他們條件還沒說就被我爹趕出去了。”

“是嘛,呵呵,你們是商人,做生意的,難道不先聽他說完,對比下?”

“李哥,你這就是埋汰我們了,我和我爹意見一致,雖然商人一切以利益爲主,但是交情也是很重要的,再說李哥你的實力比他們也差不到哪去,我相信周老也這麼想的,嗯他們也應該找了周老。”

“那就謝謝你們的支持了……再問你一件事,那山澤國有關的你還知道什麼消息?”

“……,那邊的我知道也不多,不過,這邊,嗯這幾天忘憂城來了不少生人,而且有人一直給我遞帖子想請我吃飯,都是平常不怎麼聯繫的,這些算不算。”

“呃,這些不好說,沒準想攀關係的,你自從上次luo奔……哈哈出名…….呃,老金叫我,我去看看什麼事。”

不等尤二良發飆,李一然趕緊跑開,老金還真找他有事,那隻打到的棕熊肯定是吃不完的,老金想李一然用能力把它冰封住帶回去以後再吃。

“老大,你先幫忙把熊掌切下來,烤着吃。”

“你確定?這玩意處理麻煩的很,還是都留着回去找大廚做吧,免得浪費,就烤這些野兔野雞,嗯二胖他不是射到只小鹿嘛,烤鹿肉也很不錯的。”

“那,行,不過這扒鹿皮也要功夫……早知道拉個廚子過來,嗯女廚子應該也有。”

“……,你也太懶了,把東西拿着去湖邊,我來清理。”

老金把獵物都拿到湖邊,假裝客套幾句然後就跑去一邊和四位美人調笑去了,尤二良和老金聊了幾句,走了過來,想要幫忙。

“李哥,我來幫你,那兔子給我,我來洗,別看我現在家境不錯,以前也過過苦日子的。”

“喲,是嘛,嗯這幾隻我皮剝好了,給你……用這冰刀把它們剖開,把內臟扔了……嗯雞肝是好東西別扔了。”

尤二良肚子有些大,蹲着吃力,站起來活動下雙腳,手上拿着涼嗖嗖的冰刃,笑着說道:“李哥你這能力倒挺方便的,匕首菜刀都不用帶了……呃,怎麼了?”

“你來時有派護衛跟來嗎?”李一然擡頭望着面前平靜無波的湖面。

“沒有啊,跟李哥你出來,還帶什麼護衛,出了什麼事?”

“那就有意思了,”李一然站起身,拉着尤二良朝老金快速靠攏,“老金別笑了,有敵襲!”

老金剛大叫一聲,平靜的湖面忽然炸響,十幾道人影從湖水中衝出,一個信號箭呼嘯着衝向天空。


砰!

地面隱隱震動,後方有不少人騎馬趕來。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等到李一然老金和湖裏衝出的殺手交上手,那四名美人才反應過來,驚慌尖叫,拉着程明和尤二良的衣服顫抖的躲在他們背後。

殺手目標明確,四人纏住李一然老金,剩餘十名圍向尤二良等人,李一然踢開面前殺手想要瞬移到尤二良身邊。

可是百試百靈的瞬移居然失效,電光火石間李一然注意到幾個殺手手腕上戴着同樣的手鐲,都散發着莫名的波動,難道……

不急多想,李一然大喝一聲,一條巨大的冰蟒瞬間形成,極速朝尤二良等爬去。

轟隆聲,砰砰聲,眨眼間巨大的冰蟒掃清四周,冰軀盤起蛇頭朝外,將尤二良程明等人護住。

程明看着四周高達四米的冰牆,撫摸着面前栩栩如生‘冰鱗’,歡呼起來:“哈哈,真厲害!太霸道了,尤二哥你怎麼不高興啊?”

尤二良翻了翻白眼,心想這小子怎麼是個暴力狂啊,被人偷襲還興奮成這樣,耳聽撞擊聲不斷。

沒過多久,面前冰軀遊動,冰牆撤開,尤二良這才見到了李一然老金二人,前方十幾處坑洞,地上躺了幾具屍首。

程明剛想誇厲害,這時看見不遠處黑壓壓一片,嚇了一跳,乖乖,幾百人坐在馬上看着他們,前排有不少人正舉着弓箭瞄準他們,戰況一觸即發! 程明嚥了咽口水,小聲的對面前李一然說道:“老大的老大,他們,人,有點多了,要不帶我們瞬移走?”

“晚了,”李一然沒有回頭,眼睛一直盯着前方,“他們準備了空間干擾裝置,還是便攜式的,呵呵,真是下了血本,用不了瞬移了,小子你不是喜歡打架嗎,今天正好,隨了你心願。”

“啊!我……”

程明還未說完,前方有一人催馬走出隊列,大聲喊道:

“我家主人只想請尤公子吃頓便飯,無關人等請自行離開,我們絕不爲難。”

尤二良走到李一然跟前,看向他,李一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示意他放心,擡頭大聲迴應道:

“你們就不怕死嗎?我這麼大個冰蟒杵在這,你們都不怕?”

“呵呵,體型大一般是攻擊高,不過靈力消耗也高,閣下又能堅持多久,如今此處空間已被我們鎖住,你的瞬移和尤公子的玉簡求救都沒了作用,我只要避戰你又能堅持多久,還是乖乖離開吧,我家主人不會難爲尤公子的。”

“是嘛,但我還就不信邪,嗯程明你先上!”

“我,我艹!”程明一時轉不過彎來,“我上什麼我,老大的老大,你別害我啊,他們,一波箭雨就把我搞定了,你,你笑什麼,怎麼這麼滲人?”

這時前方殺手中出現異動,一個坐在馬背的殺手被突然竄起的‘土繩’拉進了地裏,馬羣嘶聲不斷頓時sao動不安起來。

片刻間,那名殺手從程明旁邊地面被‘吐’了出來,程明和同行的四名美人都被嚇了一跳,巨大的冰蟒身軀凸出一根冰刺刺向那名殺手肩膀,噗,濺起一溜血花。

李一然聲音響起:“他受傷又中了寒毒,實力如今和你差不多,別怪我不給你機會,殺了他!”

說完李一然手一揮,程明和那名殺手被一陣風力吹向後方,與此同時,上方巨大的冰蟒頭顱轉來,朝程明二人吐出寒氣。

須臾間,程明和那殺手被困於面積約一百平米高約三米的透明冰屋之中。

尤二良愣住了,疑惑的看向李一然。

李一然說道:“放心,你別管……程明!你不把它殺了,我是不會放你出來的,這冰封之屋空氣可是有限,抓緊時間了。”

前方,殺手們已經注意到李一然的舉動,雖然有些驚懼他的詭異手段,但他們本就是亡命徒,刀口tian血,因此沒人有任何退縮之舉。


這時剛纔那位殺手首領傳下命令,三個十人騎從左中右奔襲過來。

老金呼嘯一聲跳出阻擋,剎那間他全身雷電環繞,噼啪亂響,速度奇快,左出右突,三十騎士俱被擋在距離李一然十丈之外,人仰馬翻灰塵四起,場面一時膠着起來。

李一然知道老金應該無事,於是精神主要放在程明身上。

冰屋中那名殺手年紀中等表情兇悍,儘管對自己如今的處境感到十分屈辱,但他知道只有儘快把面前的程明擒住,以他爲質或許有一線生機,心中計定,立即出手,左手一揚短刃飛出!


程明算是打架老手,用力一跳躲過襲擊,可是幅度太大差點撞上一旁幾近透明的冰牆,忙穩住身形還未慶幸,有人影欺近,右拳揮出,擊了個空。

接着腹部受到重擊,程明顧不得呼痛,一個驢打滾躲過後續攻擊,這時腳踝一痛像是被利刃劃過,未等站起又有風聲襲來。

程明急中生智靈力催動數道水箭發出,不求擊傷對手,只求換來片刻喘息機會。

右腳疼痛應該受傷不輕,程明半跪在地看向前方,嗯?沒有人影,糟糕!剎那間脖間一涼已被對手製住!

那名殺手是右肩受傷所以左手持刃架在程明脖頸,此刻他的右邊半個身軀幾近麻痹,忍着痛苦,對着冰屋外的李一然大聲喊道:

“聽着,要想救他性命,把這禁制撤開,放我走,要不然……”

“要不然怎麼着,”李一然冰冷的聲音透過冰層清晰傳來,“他實力不濟被你抓住是他活該,想殺隨便!”

“你!!”

這時,殺手感覺身邊靈力波動,於是手上用力想要程明老實一點,一道水繩突然出現拉住他的手腕,殺手左手抖動震散水繩,準備繼施壓,地面又有兩道水繩來扯他的雙腳,無奈只好腳尖一點翻身跳走。

程明雙手掐着法訣靈力頓時消耗一空,大喝一聲:“波濤滾滾!”

一浪高過一浪的波濤形成,片刻間不大的冰屋被水充滿,幸虧腳下地面不是沙地沁水的速度不快。

程明一邊在水中躲避對手襲擊,一邊催動水流給對手製造阻礙,期間不忘利用水系能力給自己多送來幾口空氣。

而那殺手寒毒攻心又呼吸困難,最終憋屈的被水淹死!

李一然放開一邊冰牆禁制,程明被大水衝了出來,劇烈咳嗽大口呼吸着新鮮空氣,隨後渾身shi透一瘸一拐的走到李一然面前。

此刻前方老金的戰鬥也到了尾聲,正一拳將三十騎士最後一人擊飛。


李一然大聲喊道:“好了,老金,回來!”

前方殺手首領也大聲呼喝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我……”

話未說完,只見剛回去的老金隨着李一然等人突然瞬間消失。

殺手首領大驚,不是已經干擾空間了嗎,怎麼還能瞬移走,難道是買的是假貨?殺手首領氣的大罵不止。

… …

另一邊李一然八人瞬移回到了忘憂城,李一然讓那四位受驚的美人先行離開,等她們走後,他說道:“二胖,要不要我送你回府?”

“……,不用了,這裏他們不敢亂來,再說他們也沒想到我這麼快回來,嗯,李哥你的瞬移能力怎麼又能使用,空間不是被feng鎖了嗎?”

“呵呵,那個叫干擾不叫feng鎖,區別還是有的,老金剛纔威風的時候我偷偷布了個陣法穩固身邊的空間,呵呵,我剛纔搞那麼大條冰蟒出來就是爲了吸引他們注意力的……哈哈,那二胖你早點回去,我們找個地方給程明換衣服。”

尤二良告辭離開,李一然在附近找了家客棧開了個房間讓程明進去換衣服,自己則和老金找了個空桌聊天。

老金剛纔大戰神威還沒盡興,不免牢sao起來:

“老大,既然能隨時跑,幹嘛這麼早收場,最近我可受了不少窩囊氣,正好有機會發泄,你又……”

“少來,你在人姑娘身上發泄還不夠啊,還有估計你沒注意到,他們已經有人偷偷摸到我們後方和頭頂準備來個突其不意的,帶着程明和二胖可不好太過託大的。”

“這樣啊,那好吧……對了,老大你說他們這次抓尤二,會不會和你幫忙那事有關?”

“不好說,不過他們既然準備了空間干擾裝置,想來是專門對付我的,我們此次是臨時起意,他們那麼快就趕到,看來是有內鬼。”

“…..,你是懷疑那幾個女的?”

“嗯,我剛纔一直留意她們四個,不過沒有什麼異常,要麼在等最後致命一擊,要麼她們也是無辜的,畢竟二胖找她們的時候可是大張旗鼓的。

好了,不提了,剛纔烤肉沒來得及,什麼都沒吃成,害我白白忙活了半天,小二!來點菜。” 點了八道菜讓小二趕緊準備,李一然這時想起程明腳還受傷着,於是拿出一瓶藥膏遞給老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