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男子看着眼前的漂亮女孩,臉上帶着激動和興奮,不過似乎在其中,還夾雜着一絲不安和恐懼。

要知道,眼前這個女孩的身份可不簡單,她叫張涵煙,是東海市地下三大霸主之一張天雄的女兒,是青幫的公主!

衆所周知,青幫的掌舵人張天雄沒有兒子,只有張涵煙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對她寵愛無比,絕對稱得上是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

即便是自己背後也有一座大靠山,可是一想到張天雄這個名字,這個中年黑衣男子心裏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他知道,張天雄要是知道了是自己想要綁架他的寶貝女兒,估計自己的下場絕對會生不如死。

不過,想到他背後人的承諾,只要他抓住了張涵煙,就給他一大筆錢,安排他去國外。

只要到了國外,張天雄就算是再有本事,他的觸手也休想到達那裏,他們也就意味着安全了,可以享用大批資產。

幹這行的人最講究說到做到,一諾千金!要是說過的話不做到,手下的兄弟們怎麼可能會信服?

因此,這名黑衣男子並不擔心自己背後的靠山會出爾反爾。

“你們……你們想要幹什麼?你知不知道我父親是誰?”雖然張涵煙漂亮的大眼睛中閃爍着害怕,不過依舊瞪着這些圍住自己的人,努力使自己內心平靜下來。

“我們當然知道,張天雄張大幫主嘛。”一個黑衣男子發話了,嘴上帶着殘忍的笑容。

“就是放在平常,我們自然是不敢對張大幫主的寶貝女兒下手,不過兄弟們也無奈啊,手上實在缺錢花,只好鋌而走險了。”

“別人付錢讓你們來對付我?”張涵煙聽到黑衣男子的話之後頓時急忙開口,“你們要多少錢?我可以給你們,雙倍都行!”

這名黑衣男子聽到張涵煙的話之後,目光頓時有些閃爍和猶豫,要是不抓張涵煙就能拿到錢,他當然不想得罪東海地下世界的霸主。

“蠢貨,你想什麼呢!你想害死我們是吧?”爲首的黑衣男子看到自己手下眼中的猶豫,不由得怒罵一聲。

“你覺得我們還有退路嗎?殺了這小妞這麼多個保鏢,你要是現在退縮了,我保證,不只是張天雄不會放過我們,就連我們的老闆也會收拾我們!”

黑衣男子瞬間驚醒過來。

綁架了張天雄的寶貝女兒,只要有腦子的都知道,張天雄絕對會對肇事者不死不休,就算是此時放棄也晚了。 再者說了,他們要是真的膽敢放了張涵煙,他們背後的老闆絕對會把他們千刀萬剮,對於這一點,他們深信不疑。

看着瞬間的堅定下來的黑衣男子,張涵煙原本眼眸中的希望瞬間破滅!她清楚的明白,這些人費盡心思想要抓自己的目的。

只是因爲她是張涵煙,張天雄的女兒!

只要抓住了她,這些人就可以通過自己從而威脅自己的父親張天雄!

“老大,這裏還有一個陌生人!”一個黑衣男子把目光看向站在一邊的卓陽,然後對爲首的黑衣男子說道。

“清理乾淨,不要留活口!”

爲首的黑衣男子語氣淡漠,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在他們看來,普通人的性命不過螻蟻!

他們的手上,哪一個不染上幾條性命?

聽到爲首黑衣男子下的命令之後,在他身後,頓時站出來一個壯漢,目光看向卓陽,充滿殺機。

“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這名壯漢舔了舔嘴脣,眼神中滿是憐憫之色。

“你說你幹嘛不好,偏偏來這裏,還碰到我們辦事,放心吧,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無妄之災!

卓陽原本只是打算看看好戲,根本就沒打算出手。

這並不是同情心不足或者冷漠,而是他清楚的明白,這個世界有它自己的生存法則,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在適應這條生存法則,弱肉強食!


再者說了,眼前這雙方的關係他都沒有搞懂,誰就能一定確定現在這個看似弱勢的女孩就一定是好人呢。

基於這個想法,所以卓陽剛纔也沒說話,一直靜靜的看着。

不過,樹欲靜而風不止。卓陽不想刻意惹事,事情卻找上了他。真是不知死活!

卓陽心裏冷笑。

“你們抓我就行了,幹嘛還要牽扯上無辜的人?”

聽到爲首的黑衣壯漢的話,張涵煙頓時臉色一變,她萬萬沒想到,自己還會牽扯上無辜的人。


“張小姐,我們也是爲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啊,畢竟我們得保證萬無一失不是?要怪就怪這小子命不好嘍!”爲首的那名男子咧嘴一笑,不過卻是掩飾不住的殺機和冷漠。

張涵煙聽到這個回答之後,不由得輕輕張大的誘人的紅脣,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畢竟她自己等會兒也會是階下之囚,哪裏會有討價還價的權利?

這麼想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卓陽,眼眸當中滿是內疚和抱歉。

卓陽眼眸當中卻閃過一絲詫異之色,他沒想到眼前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會對這些人向自己求情。

不是他內心陰暗,而是見過了太多的冷漠和無情。

面對死亡時,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他自己,哪裏會顧上別人?

可是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明明自己都有生命危險,卻還想着保住自己的性命,這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

而且,卓陽的眼神非常毒辣,從這個女孩子的神態中,他可以確定,這個女孩是真心希望他可以脫離危險。

倒是有趣,卓陽嘴角上揚,劃過一絲幅度,對於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他心裏有了一絲好感。

在這個時候,那名打算出手對付卓陽的黑衣男子已經來到了卓陽面前,臉上佈滿了殘忍。

他可以想象得到,下一刻,眼前的這個青年眼神當中就會充滿絕望,然後痛苦的死去!

想到等一會充滿血腥的場面,他就忍不住興奮起來,舔了舔嘴脣,手上一揚,一把短匕首出現在他手裏。

“小子,下輩子記得學乖一點,不要到處亂跑!”

說完,黑衣男子不再猶豫,揮動手中的匕首。

“嗖!”

一道輕微的破空聲,匕首劃破空氣,劈向了卓陽的脖子!

看向劈向自己的匕首,卓陽臉色淡漠,眼眸微微眯起,伸出一隻手。

“叮!”

一聲清脆的金屬聲響起。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吸引住了目光,當看到現場的情形時,不由得一個個目瞪口呆。

只見在他們看來是普通人的卓陽,此時伸出一隻手,不,準確來說是兩根手指。

在這兩根手指之中,夾着一把錚亮的匕首,在陽光下,這把匕首閃爍着刺眼的光芒,他們感覺眼睛一片刺痛,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幕。

自己同伴用盡全力的一劈,居然被兩根手指擋住了?這個結果讓他們難以置信!

“你說你們做你們的事,我看我的,雙方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擾多好,可是你們偏偏要招惹我!”卓陽手指夾着匕首,語氣平淡,彷彿在跟好朋友說話一般。

“裝神弄鬼!”出手對付卓陽的那個黑衣男子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心裏滿是恥辱,他認爲剛纔的事情只不過是意外,自己大意了,沒想到眼前這個傢伙是個練家子。

他二話不說,擡起腿想要踹向卓陽,挽回自己剛纔失去的尊嚴。

可是,卓陽比他更先一步,還沒等他擡起腳,卓陽早已經一腳踹了上去。

這名攻擊卓陽的漢子瞬間如同炮彈一般倒飛射出去,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可以清晰的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

一招敗敵!

這會兒,不僅是其餘幾個黑衣男子目瞪口呆,就連張涵煙不由得張大了小巧誘人的紅脣,漂亮的眼眸當中閃過一絲不可思議。

她也沒想到,因爲自己的事情而被牽連的一個普通的陌生人,武力值居然如此爆表!

爲首的那個黑衣男子感覺臉色有些僵硬,看了一眼半天掙扎也起不來的同伴,嘴角不由的扯了扯。

碰上鐵板了。

爲首的黑衣男子清楚地明白,就算是憑藉自己的身手,也休想這麼輕鬆的把自己的那個同伴打敗。

“小兄弟,我想我們可以談一談。”

爲首的這名黑衣男子目光看向卓陽,沉聲說道。

“剛纔是我們考慮不周,只要你答應我這件事情當做什麼都沒看到,那我們可以放你走,你覺得怎麼樣?”

這名黑衣男子說完,爲了讓卓陽知道自己的實力,他特地運氣把自己手臂上的衣服炸裂開,露出粗壯有力的胳膊,顯示自己並不是害怕,而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覺得不怎麼樣。”卓陽眼神淡漠的看着眼前的這些黑衣男子,嘴角露出一絲嘲諷之色。

剛纔把自己當成是螻蟻,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殺,現在見識到自己的實力了,就想着求和,世界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卓陽的意思明顯不過了!

爲首的黑衣男子聽到卓陽的話之後臉色陰沉,他萬萬沒想到,就當事情即將成功的時候,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出來。

不過,就算是程咬金在世,擋着他們的路,他們也會讓他變成死人!

“上,一起砍了他!”

一聲命令之下,剩餘的4個黑衣人紛紛轉頭出手,氣勢洶洶的撲向卓陽。

蟻多咬死象!更何況自己這些人不是螞蟻,卓陽也不見得是一頭大象。

張涵煙看着這4個黑衣男子如狼似虎般撲向卓陽,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住地祈禱這個陌生人能夠活下來,雖然這可能性在她看來非常渺茫。

這些黑衣人的實力她之前已經見識過了,個個都是以一挑幾的好手,不然自己身邊那些保護自己的保鏢也不會這麼輕易的被幹掉了。

看着氣勢洶洶的的這些人,卓陽嘴角露出一絲嘲諷。

有的時候,真不是人多力量大。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浮雲!

不過他也懶得向這些人解釋什麼,事實是最好的證明。

還沒等這羣黑衣人近身,卓陽已經快速的衝上前,拳腳並用。

乒乒砰砰的聲音不絕如耳,張涵煙忍不住閉上了漂亮的大眼睛,不忍心再看下去。

這麼多人衝上前去,那個被自己牽連的陌生人可能已經慘死在當場。因爲自己的原因,又一個無辜的人失去了生命。


戰鬥來得快,去得也快。一分鐘不到時間,乒乒砰砰的打鬥聲消失不見,只剩下慘叫和哀嚎聲。

張涵煙輕輕的睜開了眼睛,她以爲自己會看到卓陽會流淌着鮮血,倒在地上。

可是眼前的一幕讓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想象中的卓陽一個人倒在地上的情況沒有出現,恰恰相反的是,在場還保持站立的,除了自己以外,就只剩下卓陽!

那些想要挾持自己的黑衣人,此時一個個都倒在地上,哀嚎不斷,鮮血灑落,滿地狼藉,由現場便可以看出當時打鬥的慘烈。

“這……”張涵煙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目光非常驚異的看着卓陽,彷彿要把眼前的這個人看透一般。

終於,她回過神來。

“謝謝你救了我。”張涵煙心有餘悸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頓時一片波濤洶涌,卓陽的目光不由得有些被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