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斌哥你給小弟燙的髮型很時尚的!”

靈斌看了看青年頂着一炸雷一般的窩棚頭髮並不作聲,忍住因抖動而酸澀的腮幫子。



“斌哥,小弟知道,小弟那是自願奉獻的,小弟知道斌哥扔過來的飛鏢是對着小弟面前的水蛇去的,小弟是自己想爲斌哥爭取時間……”


看着滿臉殷勤的狠幽,靈斌再也板不住那嚴肅的面孔,笑聲迴盪在整個山谷,這般討好的狠幽他還是頭一回見,這一幕要是被羽涵看見,非得說他沒骨頭才肯罷休的。

靈斌倒也沒將事情說的如此詳細,只是跟羽涵簡單提了一嘴他們沒有事情,還有所收穫。

“是什麼?”

“額……也沒什麼,只是一枚三階的未知屬性晶石……”

“三階麼……”

“什麼!!斌哥!三階呢!!小弟我就知道,斌哥神勇無敵,神一般的隊友!!”

“……”

羽涵看着這一副討好嘴臉的青年,輕捻着眉頭,全當做沒看見一般。

“這晶石還沒決定要不要給你呢,你沒聽族長說,他要根據你們的體質給你們定晶石麼……”

靈斌說完竟出神的喃喃自語道:“族長難道沒有晶石麼……”但聲音輕微的其餘兩人愣是沒聽清。

靈斌扶起女子,也不回頭就向冰封等人的方向走去。

“誒……斌哥怎麼知道的……”

羽涵看着果斷離開這片狼藉之地中年人怔了一下。倒是一旁的狠幽將話茬子接了下來。

“知道些什麼?”

話語在空氣中飄蕩了得有三五分鐘,幾人間的氣氛頓時低了不少。

“哦,沒什麼……看着湖水的顏色,是個傻子也應該知道與妹子你有關了……”

那魅惑般華美的嗓音再次流轉在衆人耳畔,衆人有些癡了。

“爲什麼?”

青年卻是一臉疑惑的問着,但那眼角的笑意卻是絲毫沒有掩藏。

“傻子都知道……”

“喂!!涵!你怎麼這麼說你愛人!”

“誰是你媳婦!”

“我只說是愛人,可沒說是媳婦……嘖嘖看來涵你還是想給我當媳婦的……”

“狠幽!!!”

“哈哈,你追我吧,這是我的榮幸!!”

“欠揍!!別跑!”

看着兩個年輕人嬉戲打鬧靈斌也是欣慰的點點頭,一想到當他給這幫小傢伙們上完最後一課,就要各奔東西,心中也是有些酸楚,雖然那都是不久以後的事情了。

靈斌看着手中的定位裝置,看着不停移動的冰封幾人,嘆氣。

‘也不知道那邊傢伙怎麼樣了。’

就在靈斌等人正準備和冰封幾人匯合的時候,正巧遇上了藏匿於附近的冰封等人。

靈斌有些詫異的看着手中的定位裝置,又看了看冰封幾人,確定自己是否是眼睛跟自己在開玩笑。

“你別瞅了。”

“事情都辦妥了??”

看着靈斌點點頭,冰封也是重新振作精神,艱難的起身。

“你受傷了?”

“不礙事,他們的傷不能拖,剛剛爲了奪晶石,妹子又傷了筋骨,那小子也估計不怎麼好受。”

“恩,是時候結束這趟旅程了。”

靈斌和衆人分別掏出最初帶進來的空間晶石,靈斌把它們聚集在一起,強壓了一口逆血噴出。

血霧滴滴點點的附着在空間晶石上,靈斌手上結着法印,口中喃喃着什麼,再下一瞬間這斷魂谷又恢復了之前的其樂融融的景象,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伊蛛翻起的地面宛如初態,折斷倒塌的樹木也都竟數矗立在原來的地方。

只有那血瀑再也恢復不到從前……

斷魂谷送走了這幫麻煩的客人,谷中一切都在休養生息……

還沒等衆人緩過神來,一陣狂蕩的笑聲就將衆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恭喜你們小傢伙們,看來在收穫之餘都有着不小的傷呢!”

冰封和靈斌聽到前者的話,感受着話語中的壓迫感和氣流大氣都不敢出,只能默默地聽着。

“好了,不愉快的話就先不提了,好好養傷……”

“天空宇331年,亞嵐帝斯大陸,雲碧平原,天空一族,晶石之旅,泗篆雲轉,2月30日。”

冰封聽着族長記錄着重大事件,但恍然間似乎是想起來什麼,忙拍着身旁靈斌的肩膀:“靈斌,已經二月底了……要是沒記錯……”

“啊……”

wωw✿тt kan✿¢ o

還沒等靈斌把話語接過去,兩人間的談話就被正奮筆疾書的天罰給中斷了:“是啊,八月中旬,就是要舉辦靈剎榜的日子了,這麼快都要五年過去了。”

“看看你們不經意間面容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仔細瞧瞧嘖嘖,和剛來的時候可是大不相同呢,回去好好看看自己吧,小傢伙們!”

“我去,小爺我都快25了,真是歲月催人老啊!”

“你們這幾天收穫頗豐,把你們所得的晶石上交。”

靈斌和羽涵剛想把晶石交給冰封,卻被天罰制止了,天罰盯着羽涵看了好久,沉聲道:“讓羽涵給我帶來吧。”

“知道了。”

“我在我房間等你。”

“我知道了。”

“好了,你們趕快把傷者弄回去吧!”

天罰揚揚手隨後瀟灑轉身離去,就算聽到後面的清冽的聲音也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

“族長!有高階治癒晶石麼!!”

“……”

“……有!”

本以爲不會得到回答的穆雨剛剛露出失望的表情,但聽到天罰猶豫的回答後立刻表情複雜起來,看了一眼遠處在水畔發呆的誠實,嘴角卻有了微笑。

是啊……五年了……自己還不能原諒他麼……

穆雨看看自己的手心,又看看那湛藍的碧天,心中滿是感慨。

“妹子。”

冰封看的出他一直關切的妹子有些動心了,可能是誠實潛移默化的結果,靈沐軒的事情估計也應該好好找她談一下了。

冰封知道自己這雖然有幫那少年的嫌疑,但這一切也是爲了不想讓自己關切的妹子糾結下去。

就在他們出發準備尋覓晶石的時候,冰封在翻看天空一族情報網的時候,猛然看見了當年靈沐軒和穆雨的情況。

上面並沒有什麼多餘的廢話,只是簡簡單單的說靈沐軒是靈瑞和魔靈巫師的兒子,是想爲振興魔靈巫師這個古老宗族而來加入天空一族,通過一些手段借天空一族之手滅掉其他宗族。

靈沐軒曾經借穆雨之手想要給天罰下毒都被天罰識破並一筆帶過,但最後竟不惜控制穆雨,借天罰因穆雨身世而不想對其出手,想將穆雨製成人肉**,但還沒等計劃實施就被半路殺出的誠實給打斷。

冰封看到這則情報驚出了一身冷汗,原來靈沐軒早就有所圖謀,也真是當初涼嶼說的那樣,一切都是個陰謀,但只有穆雨還在這個陰謀之中不能自拔。

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爲零,這一點果然不假。

穆雨和冰封促膝長談了很久,直到深夜,當穆雨從斷壁上離開的時候,精神都是恍惚的,冰封倒是開始自責起來。

‘自己真是嘴欠,幹嘛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有些事情是祕密豈不是更好……’

穆雨走下斷壁的時候,正巧迎面碰上了那個五年間在她身邊來回轉悠默默守護的少年。

她看着少年那平靜的眼神,看着他已經慢慢開始留起鬍鬚,又看着他那無力下垂的手臂,想要張嘴說些什麼但喉嚨裏像卡着刺一般,只是嗡嗡了幾下,卻一句話也沒說出。

少年見她這副樣子,倒是也不再多想,正好省的他再去找少女說了,遇上了便說了吧……

“我要走了,我知道我欠你的很多,不求你原諒,本來要默默守在一身邊一輩子的,可是現在的我沒有了那個能力和資本了,有緣我們還會見的,到時我再彌補我的罪過……”

看着呆呆的女子,誠實眼眸中淌過一絲不捨,但腳步卻沒有遲疑,兩個人就此擦肩而過。

可能這就是兩人最後一次見面了。

穆雨並不相信少年會從自己的身邊就此消失,但事實上確實如少年所說,他確實走了,走的乾脆不拖泥帶水。

他像一陣風,就連晶石都沒有帶走,但當他想回來取的時候自會取走。

兩人之間的遭遇就到一段落,倒是羽涵那邊進入到了最後的晶石刺青的階段。

【衆人都收穫頗豐,據靈剎榜還有半年之久,五年時光一晃匆匆,靈沐軒隱藏的真相,誠實和穆雨的分別,晶石刺青即將到來,究竟又會有什麼意外,敬請期待。】 女子靜靜的坐在窗前發呆,滿腦子中都是天罰白天和她的對話。

天罰的話一直在她的小腦袋裏打着轉,估計沒有什麼比聽到這類的話更震撼了。

“這枚晶石不適合你的,雖然級別高達五階,但你體質偏柔,這晶石的力量足以沖垮你。”

“看着晶石的架勢應該不是天然而成的,像是出自魔靈巫師的手筆……”

天罰那四個大字從那時起就在女子腦袋裏不停的沖刷着女子的神經。

“魔靈巫師麼?”

女子喃喃着,看着朔月在浩空掛着,看起來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呢。

女子不再多想就那樣倒牀上輕閉上眼,在那漆黑一片的夜裏,女子和牀板間不知什麼東西閃亮了一下,隨即消逝,這個朔月之夜一切又恢復平靜……

天空一族集訓地後山

“今天是爲大家挑選匹配晶石和經行刺青的日子,現在看看就只有你們做好這個準備了是麼?”

中年人身着古典的中山裝,看起來又有追憶過去的情懷在,威懾力的氣魄襯着有棱角的臉頰,真是可以迷倒衆多小姑娘,成熟的大叔氣場不言而喻,凹凸有絡的指骨上帶着一枚龍囚戒,看上去確實有些淒涼了,手中亙古不變的記錄冊,卻在今天換成了藏典。

“族長一切都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