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產生的是兩個鬼物,一個純黑色金眼睛的骷髏,另外一個是類似恐龍的大型魔獸的骷髏!

“可惡,怎麼一次比一次要厲害。”蘭德斯懷疑,這個夢魘是不是萬能的,怎麼製造出來的東西,都這樣的生猛呢!

沒有容蘭德斯多想,黑色金眼睛的骷髏,一聲鬼嘯,身體一晃在原地消失,在一出現已經到了蘭德斯的身後,赫然是那個假瞬移的技能。

蘭德斯還沒有做出動作,那個骷髏魔獸,三隻獨角之間,產生了一個人頭大小的黑色光球,還噼裏啪啦作響,一聲嘶吼之後,光球以雷霆一般的隨度想蘭德斯激射過來。

這樣一前一後成爲了夾擊的陣勢。

“我怕了你們嗎!”蘭德斯一個橫移就躲開了兩個人的攻擊範圍,兩把寶劍揮動如風,把兩個鬼物圈住。

一聲聲震動,一次次轟鳴,一道道粗大的劍氣,在場中飛過,一人兩鬼打的天昏地暗,地面都塌陷了有一米!

Www◆ Tтka n◆ ¢o

就在最激烈的時刻,一聲脆響,之後冰花飛濺,那個骷髏就變成一堆碎末,飄飛在場中!


沒過多久一聲天地之間的轟鳴,一陣土石飛濺,那個巨大類龍骷髏,被碾壓成碎屑,死得不能再死了!

“你的新技能還真好用啊,這次比前兩次都利落!”暗夜君王在高空,猶如看錶演一般,有時還做出評論。

“不是我贏的輕鬆,而是着兩個怪物變弱了,缺少了很強的再生能力,所以沒打幾次就死掉了!”

蘭德斯疑惑的說道,同時讓暗夜君王找出通道。

“這個很自然啊,夢魘知道困不住你,所以降低了鬼物的能量,保證自己的優勢,它的能量也是有限的!”

暗夜君王想着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飄去,兩人通過一個通道順利的到達了下一個夢境!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蘭德斯有經歷了三場噩夢,但就像蘭德斯說的那樣,一次比一次的怪物弱小,到最後一次,只有一對小怪物想是騷擾一般的攻擊。

蘭德斯站在一堆碎骨頭之上,面對着一道銀色的月亮門,大門敞開,像是在歡迎蘭德斯到來。

而頭上的暗夜君王,眉頭凝重的皺在一起,好像在擔心什麼事情!

“我怎麼感覺不到,那裏面有什麼,按說夢魘不可能逃過我的追查的!”暗夜君王接着說,“而且裏面沒有任何的元素波動!”

“在怎麼掙扎,也只是個五級的鬼物夢魘,不會有什麼大出息!”

蘭德斯冷哼一聲,大大咧咧的向門裏走去,腳下被碾碎的骨頭髮出,慎人的咯吱聲!

離大門只有三米的時候,蘭德斯停下了腳步,雙手齊動,兩把寶劍一起揮舞,甩出兩個黑暗十字,還有數道劍氣直奔銀色門裏而去。

蘭德斯立刻急速啓動,以曲線的方式,向放着銀忙的門裏跑去。

蘭德斯踏入到了門裏,還沒來得及看看是怎麼樣的地方,就有一道優雅的聲音,傳入到了耳朵裏。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這裏面可以成爲你的天堂,當然也能成爲你的地獄!”

蘭德斯循聲看去,在自己對面不遠處,站立着一個優雅的男子,身穿銀色袍服,紫黑色的短髮顯得乾淨利落,銀色的眸子綻放出絢麗的光芒,雙手倒剪在身後,嘴角劃出最優雅的笑容!

在蘭德斯看來,最會貴族禮節的人,都沒有這名男子笑的好看,笑的優雅,整個人看去像是一個優雅的紳士。

可這裏應該是夢魘的老巢啊,怎麼會出現一個這樣的人呢,蘭德斯全神戒備,但心頭長生了一層迷霧。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貝爾·克里斯托弗森·伊迪·阿什普朗特,能夠認識你我是非常高興的!”

這人非常客氣的給蘭德斯施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節,然後開始了自我介紹,可蘭德斯聽了一遍,眉頭緊緊皺起!

“我說什麼爾什麼費森啊,你的名字有點太長了,來個簡短點的吧,你這是在考驗我的記憶力啊,可這偏偏就是我的弱項,還有一個小問題!”

蘭德斯對於那麼長的名字根本就記不住,也不想記住,耽誤之極就是找到夢魘和喬娜的下落。

“請說,有什麼要求我都可以滿足你,因爲我是貝爾·克里斯托弗森·伊迪·阿什普朗特!”

一臉開心的笑容,浮現在這人身上,一點都沒有第一的樣子,但這就更令人感到疑惑。

“就是我的朋友被夢魘抓到這裏來了,所以我在找我的朋友和那個可惡的夢魘!”蘭德斯現在有點彆扭,本來一肚子怒火,見到夢魘就要開打,可偏偏遇到一個毫無敵意的傢伙,這讓蘭德斯現在的表情,有點奇怪!

“哦我先來回答您以前的一個問題,親愛的先生,您可以叫我小朗特,以前的主人就這麼叫我!”

這人微笑一直沒有停止,好像他的內心也在微笑一般。

“接下來是關於夢魘的事,如果我們說的是同一種東西的話,因爲我更想叫它魔影分身!”

這人對着身後的空地,大量一個響指,一個淡淡的黑色霧狀出現在眼前,幾乎沒有固定的形態,就是一團霧氣,但在霧氣中有一對黑色陰暗的眼睛。

“就是他的本身,怎麼沒在喬娜的身體裏!”身旁的暗夜君王一聲驚呼,他原本以爲這個鬼物,應該在喬娜的身體之中。

“哦抱歉,我還望了歡迎這位朋友,這個討厭的魔影分身,怎麼能佔據這麼美麗的女士身體呢,着簡直就是犯罪,滔天的大罪!”

這小朗特一個勁的搖頭,好像在極力的否認着什麼事情一般,臉上出現了罪責一般的表情,好像還在深深的懺悔着!

“這位美麗的女士,就是你們要找的吧,她很安全,起碼現在時很安全!”小朗特又一聲響指,在他身後的空中,出現了一個銀色的透明球體。

喬娜靜靜的躺在裏面,好像睡着了一般,恬靜自然!

“你快放了喬娜,不然我可就沒這麼客氣了!”蘭德斯看見喬娜沒事,多少放了點心。

但是這人捉到喬娜,肯定他有着什麼原因,不會向她說的那麼好,其中肯定有什麼關鍵的地方存在。

“哦您說什麼?放了她?那可不成,我等了那麼久,纔等來個引子,怎麼能放呢,她要爲我偉大的主人而犧牲!”

說到放喬娜,小朗特臉上出現焦急的神色,還有意思猙獰出現,雖然很好的控制住了,但還是沒有逃過蘭德斯的雙眼!

“我猜不管你的主人有多強大,動我的朋友就是不成!”蘭德斯看到這人的本相暴露無疑,也不想聽什麼原因之類的,因爲那都是沒有用的解釋。

趁小朗特還想在說些什麼的時候,蘭德斯突然擺開雙劍,劃出兩道美麗的黑色彎月,激射向小朗特!

在黑色彎月形成之時,就有一股死寂的感覺伴隨而來!

正在準備說些什麼的小朗特,好像沒有看到兩道黑色死寂一般的彎月,象自己射來一般。

接着開口說道,“我的主人沒有名字,他的信徒都叫做他爲持劍賢者,他自己也喜歡這個稱呼,但是偉大如我的主人,也沒有逃過生老病死的循環,一萬年的短暫人生裏他造福了很多人!”

話音還沒有完全落,兩道死寂彎月就到了跟前,可是這個小朗特,只是一瞪眼,眼裏銀色精芒一閃,兩道彎月震盪一下,就這樣消散在小朗特的面前。

“什麼!”蘭德斯十分震驚,自己的黑暗劍氣就被這讓以瞪眼就化解了,看樣子還是小事一段,換誰也該震驚一下。

蘭德斯沒有再次進攻,而是新平新河的問道,“好了我知道打不過你了,不過你爲什麼捉住喬娜,爲什麼要引我到這裏來!”

萊德斯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這個小朗特的對手,所以還不如光棍一點,聽聽事情的原委呢!

“我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知道一萬年前我猜醒來,醒來之後發現,整個組織就只剩我一人了,這讓我狠傷痛,但主人留給我了一段口訣,告訴我一週別難過偉大的方法,可以讓他復活過來,從新通知這個世界,哦抱歉我們的組織和我的主人是同一個名字,持劍賢者!”

說道自己的主人,小朗特眼神中含有了一種敬意,一種瘋狂的癡迷,隨後他接着說道。

“看我,沒有說偉大主人的事蹟,沒有說我們組織怎麼統治世界,我的的介紹簡明扼要,誰都可以聽懂,這麼說的主要原因,是我從這個可愛的女士腦子裏知道了一件事,現在的年代,已經不是我們的那個年代,你們把我們的那個偉大年代叫做荒古。與我們相比,你們太落後了!”

“我們的落後是有原因的,也許你會感興趣的!”蘭德斯想到永恆之門,不知道這個小朗特,聽了會是什麼反應,沒準還會幫助自己呢!

“你不要白費力氣了,我不想聽到除了主人意外的事情,也許主人醒來會聽你的解釋!”小朗特不耐煩的打斷了蘭德斯話語,接着說道,“我近些時候按照主人給我的指使,開啓了重生祭壇,準備讓我主人重新活過來,不過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我答不到!就是需要大量的鮮血,非常大量的鮮血!”

“月亮石和月之精華都是你故意放出去的,好引來人,來完成你這個小小的要求是嗎?”

蘭德斯聽到這大致明白了事情,要是開啓那個所謂的重生祭壇,就需要大量的血液,可小朗特沒有,於是藉助來着裏冒險的人們,把這裏有月亮石的消息散發出去,這樣給予能引來大批的冒險者,他的血液也就有了着落!

蘭德斯心中還有一個疑問,“月亮石是你放出去的嗎?”

“你說的如果是小型月之改造石的話,那的確是我故意放出去的,想要獵物上鉤,就要有一定的投入是吧,看你疑惑的眼神,我應該知道你不瞭解這個勢頭的作用把,我就好心的給你講講!”

小朗特好像給蘭德斯上課一般,認認真真的把所謂的月亮石的功能,都完整的講了一回!

月亮石其實是一種增強的道具,但增強的地方或者說增強的種類,太過於吸引人了,那就是靈魂的增強,和精神力的擴容!

在現今的魔幻大陸,沒有任何修煉靈魂的方法,月亮石的出現,意味着什麼蘭德斯在清楚不過,讓就是大批的真神級和神級,有可能得到突破。

但也可能找來永恆之門執法隊,把現在魔幻大陸所謂的高手,來個大清洗!

出現後邊一種,是蘭德斯不願意看到的!

“那月之精華是什麼?是更強力的靈魂增強道具嗎?”蘭德斯又想起了火龍拉米,讓自己一定要拿到月之精華的事來,所以還在問個清楚。

“對的,你真是個聰明人,小石頭是引誘普通血液的,至於那顆大石頭,是引誘淨化血液的,但這些都和你無關了,你需要的話,我甚至可以給你月亮石的配方!”

小朗特很是無所謂的說道,但蘭德斯心裏一動!

“恐怕你要落空了,因爲這次前來的人,最高的也只有大劍師和大魔法士的水準,可能還不到你所說的精血的標準!還有你不可能給我那個配方的!”


蘭德斯有質疑的眼神看着小朗特,還想再說你說的都是假話一般。

小朗特聽到蘭德斯的質疑,不慌不忙說道,“首先你認爲的精血和我認爲不同,認得潛質不同,潛質高的就是我所說的精血,潛質低的就是普通的血液,想你和喬娜,都是很不錯的精血!”

小朗特說完之後,單手一擡,一道銀光射出,不是射向蘭德斯,而是射向了異變的夢魘!

蘭德斯疑惑的看着小朗特的舉動,之間這道銀光射進夢魘的體內就停止了,沒有爆裂沒有任何動作,好像一個光球一般嵌在夢魘身體之內。

“說了那麼多,我要說說你的任務了,你的任務就是在這裏死去,似的越悽慘越好,我要讓喬娜清醒過來,看着她唯一的希望死去,這樣才能讓他喪失希望,讓他做好引子該做的工作!”

“什麼要我死去?我看你是做夢,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引子是什麼?”蘭德斯心裏已經做好準備,準知道等着自己的不是什麼好結果。


“這就簡單了,我們偉大的主人,持劍賢者剛剛復生需要一個身體,這個喬娜就是最好的,作爲未來主人的身體,開啓祭壇的第一滴血液,也要是她的,所以他叫引子,我給你一個希望,就是如果能打敗夢魘,沒準可以救喬娜,看到裏面那個銀色的卷軸了嗎?那就是月亮石的配方!”


小朗特指着夢魘一字一頓的把話說完,嘿嘿一陣奸笑,隨後身影慢慢淡去,沒有在聽蘭德斯的人和話語。

就在小朗特消失的同時,一邊安靜的夢魘,發出一聲淒厲的鬼嘯,隨後身體一震,把屋子裏面的一副盔甲吸到身前。

夢魘神祕的闖入到這幅盔甲之中,原本鏽跡斑斑的盔甲,頓時變得明亮異常,有種奪人耳目的效果,最可惡的是,這幅盔甲竟然是全身的,也就是說,只留有眼睛在外面。 夢魘的驚人之舉還沒有結束,兩隻銀燦燦的盔甲手一張一合,一旁武器架子上飛出一柄長柄斧頭,屬於勢大力沉的武器,但早已繡的不成樣子,恐怕你使勁都會碎掉。

但夢魘雙手之間突然冒出大量驚人的死氣,緊緊的把斧頭纏繞,不但武器一下子光亮如新,而且死氣也沒有驅散,就附着在上面,斧子有死氣加入威勢更加強大。

剛纔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小朗特身上,對整個屋子都沒有掃視,現在將要進行生死大戰,地形當然很重要。

蘭德斯快速的掃視了一圈!

這是一個門廳,很大很寬敞,進來時的月亮門,就是大門所在,長方形的大廳兩邊,放着裝飾用的盔甲和武器,在緊裏面有一個二層小平臺,平臺上面有一個銀色四方大門,哪裏應該是出口,屋頂之處還鑲嵌着血多發光的寶石,在銀光中整個屋子,顯得那麼神聖!

“君王我覺得這個夢魘有古怪,剛纔那個小朗特明顯是神聖系,可他怎麼能製造出這麼邪惡的東西,再說夢魘附體之後才能戰鬥,可看看這個的戰鬥方式很奇怪!” 蘭德斯一連幾個疑問,同時準備開打,不過在這之前,偷眼看了看在空中銀色浮球之內的喬娜,還沒有甦醒的跡象,“小朗特真是一個混蛋,要喬娜看見我死,好放棄自己的希望。”

夢魘一聲鬼嘯,響徹整個大廳,一種陰曆的氣氛頓時取代了那種神聖的感覺,一股股淡淡的陰風,在蘭德斯周圍掛起來。

離得蘭德斯還有十幾米甚至更遠的距離,夢魘就在空中虛晃大斧子,一臉幾個猙獰的鬼頭,憑空產生,帶着絲絲的嚎叫,拖着死氣的尾焰向蘭德斯衝來。

雖然速度不算很快,但沒前進一分,就有很強大的死亡之感,向蘭德斯籠罩過來,如果是旁人,被籠罩住恐怕連戰鬥都不用就會趴下。

可是面對的是蘭德斯!

“哼!”一聲冷哼之後,蘭德斯右手九皇天極劍一擺,身體同時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死寂之感,隨之黑暗鬥氣全面爆發,但寶劍直甩出去一率劍氣。

現在蘭德斯四種鬥氣,都具有一種特性,黑暗鬥氣就是死寂,任何能量遇到只要低於蘭德斯等級,就會變得失去活性最後消散掉,關鍵在於這種特殊的不是劍意,而是一種屬性,只要黑暗鬥氣發出,這種屬性就會存在!

這道黑色彎月並不大,只有半米不到,但好像可以控制一定的區域,三米之內都能感受到那種死寂的可怕感覺,正好三米之內也完全把幾道鬼頭完全籠罩在內。

鬼頭也就人頭那麼大,張着嘴咆哮着,但突然速度緩慢下來,身影慢慢淡去,最後幾乎消散掉!


幾道鬼頭在經過黑月時,只有一道鬼頭迎面撞上,最後消失,剩下的雖然減弱了不少,可是還在想蘭德斯衝擊而去。

“看來這個夢魘,可能在四級應該不是五級,要不然不會那麼弱的死氣!”蘭德斯主要是試試對方的強度,看沒有三米威脅,雙腿一瞪,如同一道黑色閃電,劃出一道美麗的曲線,直奔夢魘襲擊而去。

從遠處看,就好像是兩個人在短兵相接,因爲罩在一身銀色盔甲中的夢魘,更不看不到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