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是因爲先入爲主,有禿驢在大荒城留下法咒,禁錮鬼物,讓鬼物無法走出大荒城肆虐。

所以在看到同款光頭,江沉也忍不住心生親切。


“到底是什麼人再說話!”

禿驢並沒有看到江沉,他依舊大聲喝道:“大膽妖孽,竟然戲耍貧僧!”

“大威天龍!”

吼!!!

少年光頭頭頂之上的金色神龍,發出一聲嘹亮的龍吟,然後一個俯衝……衝到了江沉的身後。

江沉:“……”

女鬼收起笑容,她那雙慘白慘白的眼睛裏,爆出兩道血光,無比兇狠的瞪向江沉,似乎是在警告他。

“原來是在虛張聲勢,你不敢靠近我……”

江沉立刻就明白過來,他有傘大爺護身,諸邪不侵,區區女鬼而已。

情不自禁的,江沉嘴角彎出一個笑容,然後他伸出手來,手心向上,慢慢的收回了四根手指,之留下一根食指。

“你過來啊——”

江沉朝着女鬼勾了勾食指,大吼一聲。

女鬼伸出她那猩紅的舌頭,輕輕的舔了舔禿驢的光頭。

“原來是你這個妖孽!”

“大威天龍!”

“世尊地藏!”

“般若諸佛!”

“般若巴嘛哄!”

“飛龍在天!”

“去!”

禿驢又開大招了。

那條已經撲空的金龍再度凝現,張牙舞爪的朝着江沉撲了過來。

這一次,金龍的落點十分精準,不偏不倚,目標正是江沉。

“草率了。”

江沉扯了扯嘴角,他猛的掄起手中的傘大爺,帶起一道凜冽的刀光,就朝着那金龍劈了過去。

轟——

浩瀚的巨力襲來,江沉的身軀如同一根枯葉一樣被掃飛出去,重重的撞在神殿的一個不知道是牆壁還是柱子的東西上。

“這禿驢好大力氣!”

江沉的身軀成一個‘大’字,正正的鑲嵌在疑似牆壁之中。

“妖孽,再吃某家一棒!”


這個時候,禿驢大踏步而來,他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根碗口粗細的大棒。

大棒掄起,直直的朝着牆壁中的江沉砸了過來。

“媽蛋,本爸爸要救你,你卻要打我!”

江沉也怒了。

在這暗無天日的鬼地方,難得見到一個活人,結果這活人竟然被女鬼蠱惑了。

此時,江沉隱隱間有些後悔了。

好好的,幹嘛要離開慕傾雪那溫暖的懷抱,就是因爲要強,還是那一點微不足道的自尊心?

什麼讓自己強大起來,全是放屁。

慕傾雪一顆神丹就能讓霍天擘成爲封號神武,自己隨便從慕傾雪那裏那幾顆丹藥,修爲還不‘噌噌噌’的往上竄。

純粹就是爲了那麼一丁點屬於男人的自尊而已。

從江沉決定自己釣魚,從諸神大學的學生身上薅羊毛,努力自學的那一刻,他的軟飯大計就有點變味了。

變味就變味吧,誰讓自己是個男人了。

真·男人!

這樣想着,江沉猛一發力,從牆壁之上掙脫下來,險之又險的避過禿驢那恐怖的一棒。

轟——

整面牆,也許是柱子,都在禿驢那恐怖一棒之下,發出劇烈的震顫。

“禿驢,本爸爸怒了!”

江沉怒吼道。

這一刻,他體內的造化真氣轟然間運轉。

黑金色的麒麟影像破體而出。

“好你個狗頭妖,還敢自稱爸爸!”

禿驢也怒了,他怒聲叱道:“今日本大師若是不打爆你的狗頭,本大師的名字倒過來寫!”

轟——

那根大棒之上,金龍纏繞,再一次朝着江沉砸了過來。

江沉體內真氣已經全力爆發,《造化·逆神篇》的麒麟法全力催動,道道刀光凝結成麒麟,狠狠的與禿驢的大棒碰撞在一起。

這一刻,江沉的虎口炸開,雙手之上鮮血淋漓。

但是他卻一步不退,並且邁步向前。

手中的長刀瘋狂劈砍,一頭一頭黑金色的麒麟長嘯,瘋狂從刀光之中衝出。

“好厲害的狗頭妖!”

“大威天龍!”

禿驢大吼。

他的身軀被震退,手上的盤龍棒卻依舊虎虎生風,金龍交織,與麒麟瘋狂撕咬。

“大你.媽個頭!”

江沉戰力全開,他的口中瘋狂咆哮。

這禿驢的實力,還在張天澤之上,比張天澤強了不止一籌。

此刻的江沉,全靠着胸中一口氣撐着,否則他絕對不是禿驢的對手。

這禿驢絕對來自神界,而且修煉的功法,恐怕不弱於江沉……更重要的是,他的境界遠超江沉。

禿驢雖然沒有達到神武境,但至少也是萬象。

真氣歸墟之後,化身萬象,包羅萬象。


但是江沉肚子裏的一口氣提起來,整個人也進入瘋魔狀態,這是一股不要命的氣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慕傾雪重生之前,江沉就是靠着這股子氣,屢次送死亡邊緣掙扎出來,扶搖直上。

這一世,江沉的這股子氣,終於被這個禿驢激發出來。

江沉的雙目赤紅,他手中的刀漸漸的沒有了章法,全靠着第六感支撐着,或劈砍,或格擋,但無論如何,江沉就是不肯退後。

不是什麼尊嚴或者血性。

因爲他知道,一旦自己退了,心中的這口氣也就退了,在這個禿驢面前,他將再無還手之力!

呼!

突然間,那黑色的火焰再現,燃燒在江沉手中的傘大爺之上。

這一刻,江沉每一次劈砍,都能激發出黑色的火光。

禿驢背上的女鬼陡然間發出一聲慘叫,她的身軀飛速離開禿驢的後輩,逃竄到了半空之上。

禿驢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冷顫,當他看清楚對面的江沉時候,瞬間呆滯了。

“等等,你不是狗頭妖,你是什麼人!!!”

禿驢失聲大叫。

“我是你爸爸!”

江沉一步上前,一刀把禿驢手中的盤龍棒劈開,然伸出腳來,一腳踩在他的光頭之上。

還在懵逼中的禿驢,被江沉踏翻在地。

再然後,江沉就對着這禿驢猛踹。


本爸爸這輩子也沒做過什麼好事,今日偶爾善心大發,想要救你這個禿驢一次,結果你非但不領情,還要打爆本爸爸的狗頭……呸,人頭。

本爸爸不狠狠的踹你一頓,還是江沉嗎!

禿驢的慘叫聲響起,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把盤龍棒丟在一邊,任由着江沉猛踹了。

禿驢也不是傻子,他立刻就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他被鬼上身,矇蔽了感知!

若非這個少年出手,恐怕他一身陽氣就被惡鬼吞噬,有死無生了。

禿驢心懷感激,也不敢還手,甚至把真氣收回,唯恐真氣反震,傷了江沉。

到最後,禿驢乾脆趴在地上,崛起屁股,把肥厚的臀部伸到江沉面前,任由他踹。

江沉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禿驢的大屁股,然後呸了一下,把腳收了回來。

“阿彌陀佛!”

“多謝施主救命之恩!”

感覺到江沉收手,禿驢才從地上爬起來,腫着一張臉,對着江沉躬身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