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玉龜雙手捂眼,好似在害羞似的,讓噬哈哈大笑。

隨後,白玉龜化成了一道光消失在前方,噬心有所動,快速跟上。

由於之前的幾道古殿群落中的禁制等都毀的毀,破的破,所以噬並沒有被其所組織,現在所要做的是與時間賽跑。

既然有了第一批人能夠找到這裡,那就說明隨時會有第二批第三批等,到時候就應接不暇了,所以要儘快打開這許多禁制,避免其中神丹等被人搶奪或分享。

「第十重禁制只是幻境?呵呵,還真是沒有什麼難度!」

噬來到第十重古殿群落旁時不禁笑了,竟然是幻境,要知道噬陷入了一種難言的道境中,靈台好似有一柄拂塵時常清掃,最不怕的就是幻境。

這裡的禁制陣法雖然十分神奇,但時間實在太久遠了,威力已經不足全盛時期的一半,雖然對天人都有一定的威脅,但對噬來說,卻是簡單不過的東西,甚至都不用破解,一路就闖了過去。

當然了,三級神葯更是此術的行家,對小白玉龜也是無所阻擋,那小傢伙左衝右突,甚至比噬還要快了一步就已經來到了古殿的邊緣。

只是,小白玉龜並沒有在此停留,似乎是還想要穿過這一重院落,這讓噬一陣驚異,難道小龜要的東西在下一處?

「算了,這裡竟然有五百座古殿,這廣場之大能容納數萬人,太多了吧,裡面肯定有掉落的藥瓶等,說不定就有神丹在其中!」

噬搖了搖頭,而後瞬間沒入其中明顯比周圍古殿大了許多的主殿中,只是可惜,與之前的一樣,主殿中有不朽的葯櫃百多處,但上面的藥瓶等早已被人收取一空。

「又是白忙活一場?」

噬低語,語氣有些不滿,而後搖了搖頭,又朝著周圍的古殿衝去! 這裡宮闕林立,古殿橫陳,蘊含無上造化,不缺靈丹神丹等,乃是一處登仙之地,孕有古來最大的奇迹。

不老神殿!

外形似殿宇,實際上乃是一座浩大的世界,單單一處煉丹之地,就已經坐落古殿過萬,氣象恢弘,讓人無法猜度其深淺。

傳聞中的不老神殿,疑似從仙域中墜落而來,曾經一代仙王的行宮,不可捉摸。

「可惡,這裡比上一重宮殿群多了一倍多,但是搜尋到的靈藥等不比上一重宮殿中多多少!」

看著面前數十個玉瓶,全都是以萬年溫玉雕琢而成,上面隱隱有符文閃現,即便過去了十萬年計,但依然閃爍著光芒,對抗著時光,始終不朽。

「不過靈丹的質量要好上不少,基本都是絕頂靈丹,一枚又一枚渾然道生,不摻雜一絲的雜色,而且因為是萬年溫玉保存,所以其中的藥效只揮發了四成,堪稱奇迹。」

畢竟已經過去了數十萬年,但其中的藥效等不能以剛煉製的來相比較。

萬年溫玉並不算多麼的珍貴,但是其中保存的靈藥神葯等起碼數萬年絲毫不失其藥性還是能做得到的,而且外壁雕刻有奇異的道紋等,更加延緩了靈丹儲存的時間,這才經過這麼多年還依然保持有強大的藥性。


「半神丹,煉製的過程中加入了神葯的枝葉等,擁有神葯的部分特性,已經是惜珍了,一下得到數十顆,好像也沒什麼好遺憾的了,神丹啊!」

雖然這樣說,但噬此時依然一副肉疼的模樣,眼光又瞥向下一重古殿群落,賊兮兮的樣子任誰都看得出。

「或許,下一重院落中便有了神丹等,咦?小白呢?」

噬眼睛雪亮,突然想起,好像方才開始就不見了那小傢伙的蹤跡,來到了此處之後,白玉龜便一頭扎進了最裡面的古殿中,難道其中有什麼珍惜的東西吸引了它?

神葯,具有一定的靈性,三級的神葯更是已經擁有了飛天遁地的能力,或許同為神葯之間的吸引,讓小傢伙悶頭往裡面衝去。

「時間不等人啊,我有一種預感,未來將有大難,此刻必須要儲存保命的東西才行。」

收起地上的瓶瓶罐罐,噬突然起身,腳下紋路展開,迅速的掠過身旁的古殿朝著下一重群落邁進。

「你大爺的,這是要嚇死人么?」

等噬來到近前,頓時被嚇到了,這裡太不一般了,是一處浩大的廣場,周圍有八百古殿環繞,隱隱組成一個巨大的古陣,不帶有絲毫煙火氣,好似連時間也沒有將其斬斷磨滅。

「坑爹啊!我敢肯定,裡面有神葯!」

目瞪口呆之下,噬不禁喊出了小獸的口頭禪,實在是太坑爹了,別說是御天境修士,就算天人境的來了,神道初期的來了都不管用。

「百花盛放,像是諸神的後花園,萬紫千紅,讓人見之欣喜異常!」

這是噬的眼睛看到的,實在太漂亮了,花團錦簇,不像是煉丹的神殿,而更像是來到了神話世界,其中仙光蒸騰,一簇一簇的,美的讓人心顫。

「但若是靈識足夠靈敏就會發現,那一朵朵的嬌艷花朵分明就是一個又一個布滿殺機的古陣,還有沒有天理了,這樣的大陣,至強者來了都得死,與周圍的地勢大殿等連成了一片,簡直就是一處絕殺地!」

噬咋舌,有些不敢邁步,就算身上有許多至寶都在顧忌,這些殺陣實在太多了些,簡直就是要人老命啊!

『嗖』

便在此時,一道白光從那花園似的『魔窟』中向著噬飛來,嚇得噬趕緊後退,脊背生出細密的汗珠,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差點就要掉頭逃跑。

幸虧,到了近前後才發現,那竟然是白玉龜,這傢伙竟然在其中來去自如?

「不對啊,你怎麼會不受大陣約束?能夠自由來去?不對不對,按照之前的殿宇情況分析,這裡每往裡邁進一重宮殿群,其陣法的力量會相對較大了許多,但是也不可能這麼誇張吧,上來就連神靈都要斬掉?有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方才就一直覺得,這處地方給人的感覺怪怪的,經過白玉龜這一打岔,頓時發覺了其中的端倪。

「難道這都是虎人的?竟然能夠欺騙人的靈識不成?」

噬帶著怪異,一抹清氣浮上額頭,那是青石的能量,帶有點點的清涼,頓時讓噬的靈識之力暴增,雖然只是暫時的,但是卻可以一觀其中蹊蹺!

「果然有問題,嚇死我算了,會是如此,竟然大部分都是障眼法,能夠迷惑人的靈魂,是殺陣與幻陣的結合,奪來大造化,太完美了,造就此處禁制的人簡直就是個天才!差點讓小爺以為這是針對至尊布下的殺局呢,不然也太過逆天了。」

噬震驚了,通過至寶青石的力量了解了此處的端倪,眼中清氣逸散,此刻滿臉的愕然,這裡的布陣技巧超出了人類所能認知的極限。

「陣法之道,無形無相,世間修士只知陣法連環,彼此相嵌,卻不知,將不同的法陣熔煉為一,才是真正的陣道集大成者!」

「難道傳聞中的不死仙王還精通陣法?此處有殺陣九九八十一重,重重可斬天位境,八十一重結合,即便是天人也難有生理。」

「而幻陣生一,原本是一片生機,但卻因為與殺陣融合,成為最要人命的東西,恐怕就算神道出現,也要被幻陣迷惑,久而久之,只有被煉化一道。」

並不是說,噬已經窺破了此處玄機,而是因為對這個地方了解越多,越是讓噬心驚膽戰,因為『陣中套陣,陣中環陣,陣與陣相容,相容又相生』,根本就無解。


這已經不是能否破解的問題的,而是根本就無從下手,這像是完美的大陣結合,除非是有超級高手出馬,以大能力借來天地之力,反手之間將這處陣法熔煉掉,否則,即便是陣法大師來也不見得就能破解。

「只是初級的陣紋而已,只能對天位境的修士有威脅,但是經過那陣法高手凝練之後,八十一處大陣合一,散發出的威力絕對能夠煉死一片高階修士,該怎麼辦?以力破法根本無用,這已經超出了御天境甚至是天人境修士所能夠達到的極限了。」

噬急的團團轉,原本他就不善於陣法一道,而今看到祖宗級的高手所布下的大陣,更是一籌莫展。

「周圍太浩大了,綿延數十萬里,八百古殿橫陳,周圍全都被這奇異的陣道整合為一了,想要進去,真比登天還難,除非有進去的鑰匙!」

「可惜啊,難道小爺要被阻在此處?我敢肯定,其中絕對有神葯,而且不止一枚,都為不世之奇珍,竟然與我無緣?」

噬心中發狠,想要祭出幾樣至寶對著此處一通亂轟,但是心有忌憚,因為先不說能否將那大陣轟開,單單所爆發出來的動靜,恐怕這方圓數十萬里內所有的生靈都會生出感應。

到了那個時候,將不是大家來奪靈丹等了,而是殺自己搶奪至寶。

因為噬身上的至寶實在太多了,隨便拿出去一件,都能讓世間跟著顫動,絕對是驚世級的,其他人很難想象。

「這也是一種法,高深處可以證道,若是有熟練陣道之人在此,恐怕不易於得到上古仙珍,就好似普通修士獲得至尊功法一般,此陣若大成,天下之大,可縱橫馳騁!」

噬低聲喃喃,這絕對不是妄言,這還只是初級的陣法之道相互結合產生的威力而已,就已經能夠威脅到神道高手了。

一旦將更加高級的陣法層層疊加進去,而後熔煉為一,恐怕神道絕巔甚至是聖道的高手進去,也只有被困死的下場而已,絕對震驚世人。

「可是,為什麼小白能夠輕易的進入?」

只是,在噬一籌莫展之際,腦中靈光一閃,他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貌似那白玉龜方才是從陣中躥出來的吧?

只是因為方才感嘆這種熔陣之道的彪悍,一時間將最簡單的問題忽略掉了而已。 一處奇陣,為何神葯能夠往來自由?

白玉龜一雙小眼疑惑的看著噬,好像在說:我本來就可以隨意穿梭大陣的呀!

「神葯通靈,天生對於幻陣一道精通,以此為突破口達到破陣的目的,而且,這世間哪裡有真正完美的東西?」

「此處大陣,看似完美無瑕沒有破綻,但仔細想來,其實看起來完美就是它本身最大的破綻!」


噬開心了起來,因為他突然之間悟通了許多,就連體內剛剛凝結的魂胎也在這一瞬間都顫動了幾下,好似有生靈要從那橢圓形的魂胎內超脫而出。

「所以,普通人不能破這大陣,但白玉龜肯定可以,世上又有幾人能與神葯做朋友?而且還能來到這神殿中?只要跟著白玉龜走,定然可以自由穿梭大陣!」

噬喃喃自語,而後將白玉龜喚道身前,仔細叮囑,以靈識傳音,告訴它前面帶路,要穿梭大陣而行,進到裡面!

白玉龜點頭,四隻小爪子扒拉著,在天空中遊走,此刻放慢了腳步,就像一隻小烏龜在水裡面遨遊般,讓人看了想發笑。

「小傢伙還挺機靈!」

噬微笑自語,那白玉龜似乎怕噬跟不上,而故意主動放慢了速度,只是那樣子十分可愛,呆萌呆萌的,總是讓人忍俊不禁。

「左九后六進五右七,依照規則而行,與地面方磚的格子相似,簡直神了!」

噬仔細跟隨著小龜前進,不停的在腦海中計算著白玉龜行進的步伐,沒想到竟然有規律可循。

「地面方格有千萬,延伸向另一端,如果不知道正確的走法,要麼在一瞬間被大陣擊成虛無,要麼在能夠暫時抵住大陣的同時,很可能會沿著方格再次回返!」

「鑄陣之人心有大慈悲,不忍修士踏入其中輕易枉送了性命,故意留下這樣的方格指引,即便知道方格是陣法的破綻也沒辦法破解,因為根本就摸不清規律,最終只能是原地踏步。」

噬搖頭輕嘆,感慨這鑄就大陣之人真是古之大賢人,知道自己的陣法之道動輒會要人性命,因此竟然不惜放水,噬對這種人從心底里佩服。

「只是可惜,你還是小看了人們的貪婪之心,八百宮殿為一體,於大陣中邁步,相當於遊走在八百宮殿中,為了其中的靈丹神丹等,許多人寧願犧牲千萬人性命而在所不惜。」

噬為此而擔憂,為那古之大賢嘆惋,或許這不經意的指引會造成生靈塗炭。

破陣之道,由內而外最是容易破除,若是一方大陣實在無人能解,世人往往會走極端覓來邪術破陣,那邪術幾乎百分百能破天下大陣,而那樣的解法卻被天地所不容。

因為,但凡陣道,莫不是以殘害生靈而目的的,當然,守護陣法比較籠統,至今不好定義。

陣道本是殺道的一個延伸而已,根據記載,在古時,每當有有驚世殺陣出世,必然渴飲生靈血,只要有足夠的血祭,大陣往往不攻自破。

傳聞,在某一段黑暗的歲月中,有傳世大教布下驚天殺陣禦敵,但最終被蓋世魔頭以億萬生靈血祭而破之,當時震驚天下,號為一大慘案。

也是在那一事件后,天下各大勢力才結成聯盟,並且共同協定廢除此等破陣之法,因為這樣的辦法太過兇殘,有傷天和,為世間所不容,並相約誰若違背則天下共伐之。


只是,那一盟約的簽訂早已過去無數年,真正能夠遵守的實在不多,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若大陣真的不能破,說不定就會有絕世殺神驅趕億萬生靈來血祭。

當然了,這裡的陣法雖然通神,到還不至於有億萬生靈血來祭祀那麼誇張,但是根據這陣法的程度來說,雖然不需要億萬生靈血,起碼五百高階修士還是能做到的。

也就是說,這裡的大陣,只需要向大陣獻祭五百天道境修士,那大陣不攻自破。

這絕對不是沒有可能的,比如說之前看到的那個亦魔亦佛的羅剎,血屠數千修士,將一個演武場內殺的雞犬不留,鮮血匯聚成河,著實駭人聽聞。

若那人來此,別說獻祭五百天道修士,就算五千五萬他也絕對不會眨一下眼的。

「嘿,如今小爺泥菩薩過江自身都難保,竟然還有閑工夫擔心別人如何破陣?唉,別人生死與我何干?」

想到秘境只剩一年時間即將關閉,噬的心中就感覺沉甸甸的,到時候肯定會有諸多大教全天下的通緝自己與紫衣,甚至還有小獸。

尤其是那羽化仙門,雙方早已是不死不休,他們定然不會放過自己,所以到時候盤查肯定會十分嚴格,噬至今都還沒有想好究竟要怎樣離開。

當然了,本源之力有偷天換日的能力,可以模仿別人的本源波動。

但是,這種程度的模仿,根本就騙不了能夠人道合一的天人,而且,噬敢肯定,如今的外界有神道高手駐紮,噬更是逃不了。

「數千米的廣場,上萬的走法,若是一般人恐怕一輩子都無法記清,更何況是單獨的行走與其中?幸虧自己的意志靈識等已經堪比最驚艷的御天境修士,否則,輕易進入,必定要被那殺伐磨滅個乾淨。」

噬邊走邊記憶著入陣的步伐等,更是仔細體悟著大陣的各類原理,越看越能感覺到布陣者道行的高深莫測,簡直就是驚天地泣鬼神之作,乃是陣道史上的瑰寶級人物。

這種奇思妙想,非絕世人物不可為,噬甚至在猜測,能夠如此驚艷者,必定是曾經掌控過不老神殿的幾位至尊之一。

「最多三千步,便能抵達對岸,這簡直先是橫跨一段歷史,體悟陣道的浩瀚與廣博,我從來沒想過,陣法之道,竟然會如此的淵博與繁複,甚至比修行還要更加艱難。」

噬喃喃自語,眼中有精光在閃爍,此時,他心中竟然存了學習陣道的意願,因為感受到了他的廣博,所以為之傾倒。

「原來,陣法之道並非如此簡單,不止是單純的道紋等簡單的排布,它可以是數種大道的疊加,也可以是毫不相連的兩種大道的融合,更是要下尋地勢龍脈走向,上探虛空星斗移形,涉獵太過廣泛了,若是能將陣道吃透,那在修行上感悟等要容易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