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們躲在暗處,反而可以保護張敏跟白峯他們。

一旦孫大強對付張敏跟白峯他們,葉城跟孫嬌嬌在暗處進行反擊,但他們這樣做的後果就是,此刻讓張敏跟白峯他們都非常的慌張。

“葉城他們到底在哪啊,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出現啊?”

白峯急的都快要哭了,張敏安慰他道:“放心吧,葉城一定不會放棄我們的!”

聽到張敏的這番話,白峯只好點了點頭,只見孫大強開口衝着他們三人喊道:“別躲在叢林當中了,趕快給我出來!”

“我數三個數,如果不出來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孫大強說着,直接讓手下們用武器對準了張敏跟白峯他們,孫大強有好幾名手下,此刻手裏都拿着槍。

張敏跟白峯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只好從叢林當中緩慢的走了出來,然後孫大強又補充道:“將你們手中的弓弩給我統統丟掉,要不然我直接讓所有人攻擊你們了!” 3591開導

盛凌雲在哭泣,江帆沒有安慰也沒啃聲,先讓她發泄一下也好,這麼些年也夠其實她折騰的也夠辛苦的。

等了一會見女人消停的差不多了,江帆這才溫和的歉意道:「凌雲,真對不起,我不知道其中的情況不該亂猜!」

「不管你的事,對不起,我不該對你凶的!」盛凌雲情緒有些低落,不好意地道。

「凌雲,你愛那個男人,可與他又有仇,看來他對你的傷害的應該是很深,不過我在想,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能不能說說怎麼回事,我幫你參考一下如何?」江帆試探地問道。

「誤會?不可能!」盛凌雲一愣隨即冷笑道。

「凌雲,這可說不一定了,有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說說吧,憋在心中也怪難受的,說出來會好受些,如果真如你說的,那個男人確實不對不應該,那我一定替你報仇!」江帆勸說道。

「你或許對蒙克族不太了解,蒙克族能不被三大勢力吞併有它的特殊依仗,我要是豁出去的幫你,既是符神主也是有辦法對付的!」接著江帆誘貨道,只有這樣才可能讓她開口。

「哦,什麼依仗?」盛凌雲一楞心中一動來了興趣,蒙克族的事知道一點點,來的匆忙沒顧得上多了解,只知道三大勢力與蒙克族有約定,互不侵犯,似乎三大勢力忌憚蒙克族。

這幾日覺得十分奇怪,三大勢力為何不敢對蒙克族輕舉妄動,地盤不小資源豐富為何不下手?蒙克族族長聽說只有符神聖實力,似乎再有什麼特殊本領與符神主符神帝相比還是相差太大。

「呃,凌雲,這我就不好說,一說了就的等於背叛蒙克族了!」江帆故意露出十分為難之色。

「真的有辦法可以抗衡符神主?」盛凌雲皺皺眉有些鬱悶,想了想問道。

「騙誰也不能騙你啊,否則我沒必要這樣對你吧,你要相信我的人品,我真要有什麼不好的心思,完全可以對你用強,或者用藥生米煮成熟飯的也未嘗不是一種辦法!」江帆有些不滿道。

「好吧,那我就跟你說說!」盛凌雲覺得似乎有道理,沉默了會道。

反正這是符神界,在這自己沒有親人沒有朋友,也不認識誰,說說也沒關係,過不了幾天就要這裡,現在也只能相信這個蒙特使了,最好能得到他的幫助。

盛凌雲把在人界、修仙界、仙界、神界、符神界與江帆的恩怨講述一遍,說道最後已是淚流滿面泣不成聲,還咬牙切齒充滿憤恨。

除了一些地方盛凌雲帶有主觀色彩外,整件事基本客觀,沒怎麼篡改添油加醋,江帆想了想道:「凌雲,你確實受了很大的罪過,也很委屈,令人同情!」

「不需要你同情,你說這是是不是怨他?」盛凌雲不領情的問道,她迫切的想得到江帆的認可。

「凌雲,你與他的是很複雜,中間牽扯的事太多,我作為外人只能客觀的評價,就事論事的給你說說,不管對錯你都別激動好不好?」江帆笑了笑打預防針的要求道。

「好,你說吧,我聽著不激動就是!」盛凌雲一愣想了想應下。

「我覺得你看整個問題有些偏激了,不少方面有些自私,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顧別人的感受!」江帆盡量把握分寸溫和的評價道。

「我怎麼偏激了,怎麼自私了,那裡只顧自己不顧別人了?」盛凌雲頓時激動地質問起來。

「呃,不是說好了不激動的嗎?你看你,我才一說你就發火了!」江帆鬱悶地提醒道。

「好,你繼續說吧!」盛凌雲一愣皺皺眉吸了口氣道。


「問你一下,你覺得在人界的時候,你盛家是好人還是壞人?是善良之輩還是邪惡之輩?」江帆點點頭問道。

「這…不算好吧!」盛凌雲有些尷尬彆扭了,猶豫了下有些避重就輕道。

「那江帆與你家作對是正義的還是非正義的?」江帆又問道。

「你扯這些幹什麼,我不想聽!」盛凌雲沉默了會逃避的不滿道。

「不想聽是吧,好,換一種說法,你喜歡一個持強凌弱,欺男霸女,危害社會和國家的人嗎?」江帆有些鬱悶,腦筋轉了轉道。

盛凌雲不吭聲,被說中了軟肋,江帆繼續道:「反正我是不喜歡,你家對江帆多次下死手,從哪方面說江帆與你家為敵並沒錯,即使他不那麼做也會有人做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你家作惡多端有那種下場很正常,只是你的遭遇太令人心痛了,整件事中江帆顯然把你與你家人區分開來,但你過不了自己的心結,賭氣逃避死扛著才出現那種狀況!」接著江帆又道。

「當然江帆也有不對的地方,他應該再心細些,應該追查你的下落!或許他認為你當時不可理喻,一時生氣就暫時的冷落你才導致災難發生,這是他失誤的地方!」江帆話鋒一轉自責道。

「其實江帆對你還是很有情意的,你多次找他報仇,給他添堵搗亂甚至傷害他,他卻始終沒對你下手,處處留情,說明他對你的遭遇很內疚!」江帆為自己辯解道。


「多少年過去了,你早已不是從前的你了,以前的盛家不存在了,你不應該耿耿於懷始終活在過去,活在本就不應該不正確偏激的仇恨中!」接著江帆開導勸說道。

「你完全可以重新生活,那樣你可以得到你應該擁有的美好生活,我想江帆一定還愛你,他會補償你這麼多年來的痛苦,更加珍惜你的,這才是你應該做的!」最後江帆鼓勵提醒道。

盛凌雲聽完後面色陰晴不定,時而痛苦時而憤怒時而沮喪羞愧,最後有些茫然自語道:「難道我真的錯了?」

「凌雲,你好好想想,嘗試著站在一個旁觀者角度審視與江帆之間的事,或者換個角度,把自己擺在江帆的位置想想你又會如何做?」江帆見女人似乎思想有鬆動之意頓時大喜,忙開導道。

江帆明白,這就是以一個陌生旁觀者身份與她說的好處,兩人無恩怨,還救了她,她自然沒有戒心,多少能聽,否則作為當事人的自己現身與她說,絕對認為是狡辯,她已經先入為主了。

盛凌雲陷入沉思中,江帆也不打擾,心中欣慰,太難得了,能讓她冷靜的考慮那段恩怨真是不容易,只要去想,講理的客觀的看待問題應該是能想通的。

正在竊喜之際,忽然盛凌雲抬起頭一臉迷惑不解的問道:「好像不對,有的東西我沒說,你怎麼知道當時我盛家多次對江帆下死手了?」

「還有你是憑什麼說我家持強凌弱,欺男霸女,危害社會危害國家的做盡壞事?」接著盛凌雲又是質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第539章 雙雙受傷

孫大強也不是傻子,他看到張敏跟白峯他們手裏面,都拿着弓弩。

雖然弓弩的殺傷力跟槍完全不值得一提,但是弓弩也是有威力的,孫大強也擔心張敏跟白峯他們,突然利用弓弩攻擊自己。

只見葉城跟孫嬌嬌此刻也緊張了起來,孫嬌嬌急促的衝着葉城說道:“葉城哥哥, 要不我們現在衝出去跟他們拼了吧!”

“現在我們的戰鬥力還可以,這樣跟孫大強他們拼了, 最後也未必是我們輸啊!”

孫嬌嬌還是想的太天真了,之前他們幹掉孫大水他們,僅僅用了十幾個人,就幹掉了孫大水接近三十個人。


但那次葉城非常的清楚,孫大水是疏於防範,是他們正在休息的時候,自己跟元浩他們將孫大水擊敗的。

如果孫大水他們一開始就有防備,最終的結果絕對不會這麼容易的!

葉城語重心長的看着孫嬌嬌道:“現在我們出去應該就是送死,雖然我們現在的戰鬥力不弱,但是跟孫大強他們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孫大強有接近五十名手下,而且他的手下們也有槍,我們現在出去,即使能幹掉幾名孫大強的手下,我們呢?”

“最終也會死的!”

聽到葉城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孫嬌嬌瞬間明白了葉城的意思。

她只好一句話都不說,看着遠處,只見張敏跟白峯他們都從叢林當中出來了,孫大強還以爲是誰躲在叢林當中呢,沒有想到居然是孫大龍的手下們。

只見孫大強說道:“呦,這不是我的表妹張敏以及白峯嗎?”

“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孫大龍他們呢,正好讓他們出來,跟我的這些手下們比試比試啊!”

孫大強這次帶的人手比較多,所以就連孫大龍都不畏懼,此刻他竟然當面挑戰孫大龍。

我是瘋狂原始人

張敏淡淡的說道:“我不知道我表哥孫大龍在哪,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就直接說吧!”

張敏不想跟孫大強他們廢話,只見孫大強壞笑道:“你說我能幹嘛?”

“我們已經來到這座島嶼上很多天了,一個女人都沒有見到,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只見當孫大強剛說完這句話以後,白峯就氣的不行,甚至想撿起地面上的弓弩直接射擊孫大強,孫大強簡直破就是太噁心了!

葉城此刻也是這種心情,他甚至想直接幹掉孫大強,但是他現在沒有辦法這麼做。

不過反倒是張敏比較淡定,她衝着孫大強說道:“你可真不是個東西!”

“孫家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東西,我就搞不懂了!”

雖然現在孫大強他們的勢力很龐大,但是張敏也是不會屈服的,即使被孫大強他們控制住,張敏也不會任由孫大強擺佈的。

她已經想到了最壞的結果,但是葉城又怎麼會這麼看着,張敏被孫大強他們控制住呢?

孫大強聽到張敏在罵自己,內心也是極其的憤怒,他直接猙獰着臉,衝着張敏喊道:“難道你就不怕我直接將你們三人,直接幹掉嗎?”

“居然敢這麼說我,你不想活了是吧?”

孫大強現在的勢力龐大,如果他想的話,還真的能很容就幹掉張敏跟白峯他們三人,但是張敏卻回答道:“是嗎?”

“其實這附近,不止我們三個人!”

“如果你現在幹掉我們三人的話,我相信你最後的結果,一定會死的很慘!”

張敏知道自己跟白峯他們被孫大強他們幹掉,葉城是絕對不會放過孫大強,但是孫大強認爲張敏在欺騙自己。

他已經派幾名手下觀察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發現任何人,此刻張敏說出這種,簡直要快讓孫大強笑掉大牙了。

他直接笑着衝着張敏道:“我的表妹啊,你都已經死到臨頭了,還居然說出這種話……”

“行了,我也不想跟你繼續扯淡了,今天就讓我直接送你們上路吧!”

孫大強看到張敏這麼倔,也知道只有幹掉他們了,畢竟如果讓張敏還有白峯他們或者,對自己也是一種極大的威脅。

而且孫大龍的勢力是最強的, 如果能解決掉孫大龍一些勢力,對於孫大強也是極其有利的。

隨後他直接讓手下們準備好攻擊,張敏跟白峯他們此刻雖然看到孫大強要幹掉自己,但是現在他們無能無力。

只要他們現在蹲下去撿起地面上的弓弩,就會直接被孫大強他們幹掉。

而葉城此刻汗水都流了出來,他知道救張敏跟白峯他們也就在一瞬間,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那麼張敏跟白峯他們,就會被孫大強他們直接幹掉。

只見孫大強直接一聲令下,然後命令手下們直接將張敏跟白峯他們幹掉,孫大強的手下們一起的發射弩箭,甚至是一起開槍。

張敏跟白峯他們出於畏懼,直接趴在了地面上,只見白峯唯一的手下,此刻直接被孫大強一槍打死。

而張敏的手臂,也被弓弩直接射中了,雖然僅僅是刺穿了皮肉,但這一下讓張敏疼的不行,甚至眼淚都快流了出來。

她的皮肉也隨即流出了很多的鮮血,而葉城看到這一幕以後,實在也是忍不下去了。

他沒有想到,孫大強居然這麼果斷,直接命令手下就幹掉張敏跟白峯他們,葉城看了一眼孫嬌嬌,兩個人就直接從樹木的後面站了出來。

隨後葉城就快速趕到了孫嬌嬌的身邊, 不過葉城跟孫嬌嬌一直都是俯身,孫大強他們並沒有察覺。

但是孫大強他們也不是傻子,就在這個時候,孫大強一名眼尖的手下,將葉城跟孫嬌嬌的身影告訴了孫大強。

孫大強此刻也震驚了,他沒有想到張敏說的話是真的,附近真的有他們的人。

不過孫大強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不過是兩個人而已,現在過來豈不是送死嗎?

孫大強剛剛已經看到,白峯的手下被自己幹掉了,即使是張敏跟白峯,現在都已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勢。 白峯的大腿被孫大強的手下,直接用弩箭射中了,而且這一下讓白峯傷的不輕,葉城來到張敏跟白峯兩人的身邊以後,先是檢查了一下他們的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