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君、你好美…..”初次品嚐此中滋味地蕭青山,低頭看着臉色羞紅嬌豔、氣喘吁吁地林婉君輕聲說道:“我喜歡你、婉君記住我曾對你說過得‘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這是我對你的一個承諾!!!”

“我也是啊、青山哥哥小婉我也好喜歡你的。”林婉君吧自己的頭靠在蕭青山寬闊的肩膀上,真摯的地說道:“青山哥哥你知道嗎,自從小婉我離開你以後,沒有一時一刻不在想念着青山哥哥,現在、以後,青山哥哥都不要拋棄小婉好不好?”

“好!”雖然只是簡簡單單地一個字,但是從蕭青山口中這麼說出來,卻是令林婉君感到無比的欣慰與信心,她知道在自己身前的這個男子、是多麼的重情重義。

蕭青山不由自主地使勁把林婉君往自己的懷抱中抱去,就似好像要和林婉君融爲一體似的,“婉君、我也是時時刻刻在想念着你……”

在兩人緊緊地擁抱了好長時間之後,突然林婉君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輕聲一笑、接着輕輕地言語道:“對了、青山哥哥你是怎麼遇到這個呂波還有容姐姐的?”

一時拿不住林婉君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的蕭青山,在愣了一會兒之後,乾笑着說道:“婉君、你放心我和貂容真的是沒有什麼的..我…”誰知當蕭青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責備林婉君輕聲的打斷道:“哎呀、青山哥哥、小婉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我就是想知道青山哥哥爲什麼會在這裏遇到他們?”

“哦…..”如釋負重地蕭青山在輕輕吁了一聲,便對着林婉君簡練的敘述說道:“這個說起來還真是有原因的,婉君你知道嗎,當初我也只是在這裏路過、但是卻不想這裏剛好是遭受到山匪的迫害、我就循聲過來了。”

“那後來呢?”林婉君明顯是被蕭青山這句話給一起了興趣來,便小聲的詢問道。

蕭青山伸手輕輕撫了撫林婉君的柔順地秀髮以後,繼續接着說道:“在我過來的時候,說巧不巧地就是剛好碰上了這邊呂波和貂容家正被山匪欺負着,起初這點事情我還沒有想直接出面幫助他們,但是當我看到呂波這小子對待貂容的那真摯感情、以至敢以身相護地時候,我不忍看到這世間如此重情重義的人就此喪命,所以…..”

“所以青山哥哥你就出手幫助了呂大哥和貂容姐姐是不是?”林婉君一雙美麗地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蕭青山輕聲問到着。

點了點頭後、蕭青山則是微笑着說道:“是啊、我實在是不忍心看到這對相知相戀的倆人就這樣喪生在山匪的手裏,所以便出面、出手幫助看了他們。”

頓了一頓後,蕭青山凝望着林婉君一雙美麗清純天真的大眼睛,充滿愛意地輕聲說着:“但是婉君你知道嗎,單是這一點還不足以讓我直接露面,你想不想知道只讓我出面的主要原因是什麼嗎?”

林婉君一見蕭青山在此兜起圈子來,頓時嘟着粉嫩地小嘴,朝着蕭青山撒嬌般的說道:“青山哥哥、這個我怎麼知道呢、小婉我知道青山哥哥最好啦,嘻嘻…..還是青山哥哥告訴小婉我吧。”

蕭青山一副被林婉君打敗的樣子,苦笑了一聲、隨即開口解說道:“這個比較重要的原因就是看到了呂波和貂容、讓我想起了婉君你和我,還有就是我想試探試探他呂波。”

“嗯?青山哥哥、小婉我大體是知道了青山哥哥你看到了呂大哥和容姐姐會響起我們倆人,但是這個青山哥哥你想試探試探呂大哥是爲什麼啊?”

笑了笑、蕭青山看着一臉疑惑的林婉君輕聲笑着解釋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了,就是想着試探試探他呂波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喜歡貂容。”

不等林婉君迴應,蕭青山則是真摯的看着林婉君說道:“其實最主要的就是在當時我看到呂波和貂容後,被他們倆這相互守護的那份真愛所感動,更加想到了你我、婉君我以後也會這樣對你不拋不棄的,婉君你相信我嗎?”

在聽到了蕭青山這麼說以後,林婉君一個勁兒的猛點着小腦袋同時輕聲的跟着說道:“嗯、小婉我相信青山哥哥的、還有小婉我也相信我們的未來一定會是很美滿地。”

“婉君…..”

“青山哥哥…..”

如此說着、說着,回想起剛纔那種身心交流地熱吻、情動不已地倆人更是深陷其中,而林婉君則是輕輕地閉上了眼睛,蕭青山也是慢慢地低下了頭來…..

“嘎嘣!”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好,但就在這時,突然一聲樹枝斷裂地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緊接着正當蕭青山準備喊些什麼的時候,卻聽到林雲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隨着微風輕輕地飄來。

шшш★TтkΛ n★Сo

“小婉、你在哪裏嗎?”

“啊、雲姐姐,是雲姐姐啊。”林婉君一聽這是林雲的聲音頓時有些臉紅焦急地輕聲呼喊起來。

蕭青山則是根本沒有想到這突然來的人會是林雲,在疑惑一陣後,看着滿是焦急林婉君則是關心的問道:“怎麼了婉君?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這人是雲姐啊”

“哎呀我知道是雲姐姐啦,但是青山哥哥我這個樣子讓雲姐姐見到還不丟死人啦。”林婉君羞紅着臉輕聲對着蕭青山焦急地說着。

隨着林雲的腳步聲越來的越近,林婉君更是有些扭捏不已,連忙伸手推着蕭青山說道:“青山哥哥、你能不能先放開小婉我啊?這樣子讓雲姐姐看到、小婉我真的很丟人啦。”

伴隨着林婉君的這句話,蕭青山才明白過來林婉君爲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了,連忙在朝着林雲走來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後,快速的鬆開了還在環抱着林婉君的雙手、同時轉過身來擋住林婉君朝着盈盈走來的林雲高聲喊道:

“雲姐、你什麼時候過來的?婉君在這裏呢。”

蕭青山的話音剛剛落下,便聽見林婉君地聲音接着響起道:“雲姐姐、我和青山哥哥在一起散散步而已、你還怕小婉我丟了不成嗎?還是怕我青山哥哥能吃了我不成?嘻嘻…..”

林雲在深深地看了一眼蕭青山之後,轉眼看向林婉君、輕聲訴道:“小婉你啊、還好意思說呢、就你這天真樣啊、說不準馬天就讓人家給佔了便宜還不知道呢。”林雲說完之後還不忘朝着蕭青山的方向瞄了一眼。

而正是林雲這有意無意的一眼只把蕭青山看的是有些尷尬不已,而林婉君則是羞紅的說道:“哪有啦、雲姐姐又在開小婉我的玩笑了,有青山哥哥在這裏陪着小婉我纔不怕呢!”

“說不準還就是有某些人,正在惦記着呢,你說是不是青山?”林雲沒有直接回應林婉君這話語,而是朝着蕭青山露出一臉古怪笑意的、輕聲這麼一問。

蕭青山一聽林雲這話裏有話地話語,一時間尷尬不已地站在那裏,思索着怎麼迴應她,卻聽見林婉君輕聲的喊道:“哎呀、雲姐姐你又來啦,小婉我先那邊一下了哦…..”

看着林婉君的身影消失在河邊的樹林中,轉眼看到林雲依舊是帶着一臉古怪笑意地看着自己,蕭青山則是尷尬地撓了撓頭輕聲說道:“那個雲姐、剛纔小婉和我還提起你來的….”

“哦、是嗎?說我什麼了?”

“小婉說你的比她的大……”蕭青山正在腦中想着林婉君說的這句話,當林雲這麼一問的時候,蕭青山不由自主的就這麼說了出來……

“你個流氓!……” “你個流氓!…..”蕭青山一臉尷尬地表情看着氣得臉色有些冰冷的林雲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說些什麼,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蕭青山小心的看着林雲的臉色輕聲解釋道:“那個雲姐我不是這個意思啊、其實這是小婉說的,我也不知道你的是不是比她的大….”

“什麼?!那照你的意思還是想驗證驗證是怎麼地?”林雲並沒有聽蕭青山的解釋,而是直接就這麼怒氣衝衝地朝着蕭青山吼了這麼一句話。

蕭青山也是沒有想到單單就是因爲這一句話,便鬧的這般地步、在一陣的尷尬和沉默之後,蕭青山想了想後還是覺得該把這件事情給好好的解釋一下,隨即輕輕咳了一聲張口說道:“那個雲姐你先別生氣好不好,其實你應該明白的我真是不是這麼一個意思。”

林雲這是不知道心中再想些什麼、慢慢睇擡起頭來盯着蕭青山輕聲說着:“那好啊、我今天還就要好好聽聽你有什麼解釋。”

既然能聽勸鞥聽進去就好,就怕你不聽我解釋啊,這是蕭青山纔是心中所想到的。

稍微頓了一頓後,蕭青山略微的理了一下思緒,張口輕聲解釋道:“雲姐、雖然咱倆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我想你應該明白、知道,我蕭青山是什麼樣的人。”

見林雲點了點頭後,蕭青山再次接着說道:“至於剛剛我所口不擇言的那句話,我首先對你表示歉意,我一時口快還請雲姐原諒我的毛躁,再者這件事情那個、那個….”

說着、說着,蕭青山竟然找不出什麼理由來解釋這件事情,就這麼卡殼了…..

讓蕭青山沒有想到的則是、林雲在見到了他的這般囧樣後,輕聲一笑,臉色羞紅的看着蕭青山小聲的說道着:“好了、好了,青山我知道這件事情不能怪你、肯定是小婉那個小丫頭一時口快、口不擇言說的讓你無意間聽到的,吶、你可聽好了,這件事情就到這裏爲止打住了,以後不許再提了知道嗎?”


蕭青山怎麼也想不到在這個讓他尷尬不已的時刻,林雲竟然會給他來一個這麼大的轉變,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直接讓他喜出望外、眼中充滿驚喜地望着林雲高興地說道:“雲姐你真好、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平時看起來一臉冰霜的雲姐,還有着這麼善解人意的一面呢,呵呵;放心吧雲姐這間事情我以後是再也不會提起的。”

說完之後、滿是驚喜頓感一身輕鬆地蕭青山、不知不覺的眼光就落在了林雲的胸前,這一看立馬讓他在心中驚訝地胡思亂想到:“額、看樣子倒是不小哎,就是不知道是不適合婉君所說的那樣、比她的還大…..”

暫且不說蕭青山在心中想着什麼齷齪地事情,但是他一直緊盯着林雲胸前怔怔地不言不語地表情,可是全落在了林雲的眼中,在林雲看來,蕭青山那充滿這驚訝地眼光正盯着自己的胸前高峯,這讓她不由地感到一陣臉紅。

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林雲區在心中想到:“他這個樣子、難道不知道對我來說是很不禮貌的嗎?還有啊我應該是感到生氣纔對啊、但是爲什麼在心中我卻有着一絲的一絲的、哎呀羞死人了…..”

“喂!我說你看夠了沒有啊、你難到不知道這樣對人很不禮貌嗎?!”林雲也不知道怎麼就對着蕭青山說出了這句話來,只是在平時顯得冷漠的聲音則是在這時候顯得有些羞澀不已。

咳、咳….

蕭青山頓時臉色一紅,伸手撓了撓頭,連忙把緊盯着林雲胸前的目光轉移開來,轉移話題的說道:“嗯、對了雲姐這麼晚了,你還找過過來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急事兒啊?”

林雲儘管知道蕭青山這是在轉移話題,也不點破隨即順着蕭青山的問話說道:“要緊的事兒倒是沒有,就是惦記着我家的小婉、你也知道天晚了啊?我還就是怕我家小婉心思單純天真、在一不小心被人給騙了那可就不好了….”

“這不是在暗中說我嗎?哎、我蕭青山難道就長得那麼像壞人?”苦笑着的蕭青山在心中如此想着但是在表面上他卻不能這麼說出來,而是在快速地思考了一下後,對着林雲說道:“嗯、雲姐說的極是、我這不正想帶着小婉回去嗎?這沒有想到就讓雲姐你給碰上了。”

靜靜地聽着蕭青山把這段話說完,林雲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伸手點了點蕭青山的腦袋、但是在他做完這個動作以後,林雲覺得就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好在蕭青山在愣了一愣後並沒有說些什麼,這才讓林雲平靜下來。

“裝、還在這裏給我裝呢?”林雲似笑非笑的看着蕭青山、見他正是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林雲緊接着說道:“你剛纔對小婉所做的那些事情我可都是親身看在眼裏的…..”

不等林雲接着說下去,蕭青山忙伸手打斷林雲的話語說道:“雲姐、這件事情可就是你做的不對了啊、你居然在這裏偷看啊、這、這….”

“怎麼了?難道說你還想對我做些什麼嗎?”林雲則是就這麼靜靜地看着蕭青山、直直地說出這麼一句似是示強又似是等待的話語。

而林雲這突如其快來的動作話語頓時讓蕭青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地感到有些驚訝和疑惑,暗自在心中想道:“雲姐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說的一些話都是這麼的令人費解。”

其實不止蕭青山在心中這麼想道,就連林雲在說出了這句話後,也是臉上帶着羞紅色地在心中想到這:“哎呀、我今天這是怎麼了,居然能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雲姐、我對小婉是真心的,就算我今天晚上對小婉做了什麼事情,我也會負責的!”蕭青山在想了想後還是覺得自己和林婉君的事情、要比今天晚上顯得有些令人費解的林雲重要的多,才如此說着。

而林雲則是在點了點頭之後,略有深意的說道:“我知道的、其實換做是誰又何嘗不想有着這麼一個人能深愛着自己、永遠守護在深愛的額那個人身旁呢…..”

蕭青山在聽到了林雲的這顯得比較有深意的話語後,更是覺得有些疑惑,想也沒有多想的便朝着林雲試探着問道:“雲姐?那個你沒有事吧?是不是心裏在想什麼?”

林雲看着一臉疑惑的蕭青山不說也不做什麼迴應,就這麼盯着他看了一會兒,在心中輕嘆一聲,卻是暗自想到:“我也不知道此時的我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就算是我心裏有事情你又能幫了我嗎?我這麼想也不知道是對是錯….”

“徒弟啊、這個女娃子不錯、很不錯…..”就在蕭青山疑惑的看着林雲地時候,炎生那久違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腦海中響了起來。

“咦?師傅、師傅?您老這話是什麼意思啊?哎、師傅?…….”

“沒有、你不要多想了,”林雲搖了搖頭、像是突然間響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似的、隨即出聲詢問道:“今天下午的時候、我見你在說關於崔師兄的事情時好似有些事情是有意隱瞞啊,你可不要在編那些不着邊際地話語來框我、我相信我的直覺。”


蕭青山一聽林雲這句話、頓時也顧不得爲什麼在這個時候炎生會突然對着他說出這麼一句話後便再也沒有了動靜,而是在靜靜地盯了林雲一會苦笑一聲說道:“看來有些事情還是瞞不過雲姐的眼睛啊、我承認今天下午的這件事情我是有意隱瞞的。”

“爲什麼?”林雲皺着眉頭、顯得滿是疑惑的輕聲詢問道:“難道說這裏面還有什麼隱情不成?”

在一陣的沉默、蕭青山也在考慮着究竟要不要把事情的緣由敘說一下的時候、便聽到了林雲緊接着詢問的那句話,世道如今蕭青山知道在瞞是瞞不過去,無奈地聳了聳肩說道:“是有一些隱情、但是我要提醒的雲姐你的是在聽我敘述的時候,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啊。”

林雲沒有顯得高這裏面還真的有着隱情,隨即朝着蕭青山點了點頭說:“嗯、好的你放心的說吧,我心裏有數的。”

“那就好,”蕭青山見林雲這般後、在稍微的理了下思緒後說道:“崔承志卻是是在追殺那個山匪的時候遇到我的、而那個山匪也是我親自放走的並且我還打傷了他!”

見林雲並沒有過多的表現出震驚後,蕭青山接着說道:“我還曾想着要斬殺與他!”

“你爲什麼要放走那個山匪?還有是因爲什麼原因想讓你斬殺他崔承志?”林雲在聽到了蕭青山這緊接着說出來的話語後,再也是控制不住心中的震驚而脫口朝着蕭青山問了出來。

“那個山匪於我的一個朋友有恩,再者說這次這個山匪在我的教育之下已有悔恨之心,我便順道着幫我的那朋友還了人情、讓他悔過自新;至於他崔承志?哼!他該死!”說道最後蕭青山終是沒有忍住心中的憤慨怒吼了出來。

林雲一見原本平靜的蕭青山在說出了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那充滿着憤慨的神情、小聲的試探着說道:“我想這裏面是不是有這什麼不爲人知的誤會呢?” 哼!蕭青山此時就如變了一個人似的,一臉冷漠的沉聲唸叨着:“不爲人知的誤會?對!這裏面是有着一些不爲人知的誤會、只不過這誤會我想是崔承志永不想讓人知道吧? 總裁的定制新娘 !”

林雲在初聽到蕭青山講話的時候還是有些明白,但是越聽不免越覺得有些個不可思議,甚至這件事情已經到了讓她完全不能理解的地步,在皺着眉頭沉思了一會兒之後,林雲便對着蕭青山張口詢問道:“怎麼越說越是複雜了呢?難道說這裏面還有些別的事情嗎?”

“何止是別的事情,簡直就是和‘特別’的事情!”蕭青山無奈地鬆了聳肩膀、自嘲般的笑道:“我和崔承志之間的這件事情說出來,那是積怨已久、更是不可逆轉,這注定是無法化解的恩怨了。”

聽着蕭青山這般自嘲地話語,林雲不知道該怎麼去說,只能靜靜地等待着,蕭青山來把這些事情的緣由一一揭開、敘述。

“我不知道你現在知不知道我曾經居住過的小山村被山匪屠村之事、還有婉君父母慘死。”蕭青山說着、說着,臉色逐漸變得竟有些猙獰,在到後來盡是一片冷漠地神情說道:“我像你永遠也不會猜測道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是因爲我教訓了崔承志一家吧………….”

“那個、我都已經知道了,但是撒謊那個詞崔承志師兄回家的時候,我和小婉曾經囑咐過他讓他幫忙打探他父母和你的消息,最後崔承志師兄卻說因爲山匪屠村………”

“山匪屠村、一個人都沒有剩下是不?哼!”蕭青山不等林雲把話說完便接過來說道:“當初我在青雲鎮教訓了他的胞弟崔金輝、沒有想到這居然就是他勾結山匪對付我的開端!再後來我僥倖大難不死、反擊、擊殺所有曾經屠村的那些山匪。黑虎山、崔家盡數被我剿滅”

林雲一臉滿是震驚神色的看着面前的蕭青山,在心中更是震驚的無以復加地想到:“這還是不滿二十歲的少年嗎?黑虎山儘管不是什麼大的勢力,但是這一帶也算的上是一個不容小覷地勢力,但是就這樣被他給剿滅了,還有這裏面竟然和崔承志師兄一家有所牽連,難怪師父會說崔承志師兄的爲人不怎麼樣…”

就在林雲如此震驚地想着這般事情的同時,只聽蕭青山接着說道:“至於雲姐你所說的那次崔承志回家,遠遠是不知這麼簡單、而是因爲當初他崔家正在千方百計的算計迫害與我,卻始終不敢拿我怎麼樣便召回他崔承志試圖殺我、斬草除根!”

“等等、”林雲一等蕭青山的話音落下便迫不及待地喊道:“有一點我弄不清楚的便是、你說當時你一人就剿滅了崔家和黑虎山?當然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多一點點的瞭解罷了。”

蕭青山也是在此輕聲苦笑了一聲說道:“說句實話、當時的我還尚且不是他崔家和黑虎山的對手,但是幸好有着一位朋友的相助、這就是我前面所提到的那位也就是曾經在黑虎山作爲幫客的那人。”

“那如此說來這人還是不錯的嗎,”林雲也是對於蕭青山的遭遇有所感慨同時又慶幸在那種時候,有着一位這麼古道熱腸的人對蕭青山施以援手。

“嗯,”蕭青山點頭應了一聲,隨即滿是感激的說道:“真是因爲有着張大哥的出手援助、我才能輕易地剿滅崔家和黑虎山,也正是因爲如此、在上午的時候我從那個山匪口中得知他竟然曾經幫助過我張大哥,便有了雲姐你所知道的事情了。”

“哦、這些事情我明白了,但是上次崔承志師兄回家的時候、直到回來以後就你所說的事情是音質沒有提起啊、他只是悲痛異常的說陸剛師兄在路上慘死、至於死因卻是從沒有對外提起過。”林雲慢慢理清了思緒、大體事情的經過後,對於一些還是不解的地方看着蕭青山說道。

蕭青山則是冷笑一聲說道:“雲姐、你覺得這些事情他會細說嗎?據我所瞭解、崔承志這個人心機頗重,善於僞裝、隱忍。”

林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輕聲說道:“這倒也是、只不過當初是怎麼和他又結下怨恨地呢?”

“他崔家父子當初想要置我於死地、我又是豈能束手待斃?當他崔承志趕到的時候我已經把他崔家整個剿滅、當然一些無關的人我還是沒有錯殺、任由他們散去……….”

“難怪、難怪!”林雲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蕭青山和崔承志居然結怨如此之深,想到這裏後林雲輕嘆一聲說道:“我還道崔承志師兄爲何一見到你就要一幅非得你死我活的樣子呢,原來這裏面還有着如此的原因。”

“哼!要不然你以爲他是因爲什麼原因呢?”蕭青山並沒有因爲林雲對於崔承志會有這樣的做法以及行爲的感嘆而多說一些什麼,只是冷冷地擡首望着天空自言自語的輕聲說道:“我蕭青山絕不會因爲別的小事情、而去拿平凡之人的性命不當回事。”

在倆人有意無意的一陣沉默之後,林雲重視打破了沉默對着蕭青山輕聲問道:“那然這些事情的起因羣是皆因我崔承志師兄的所作所爲,那麼你接下來會有什麼打算呢?”

“哎”蕭青山先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沉聲說道:“事已至此、我與崔承志之間的事情一時無法化解,就算是他能放棄對我的仇恨、我蕭青山也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雖然蕭青山在此時說出這些話來,但是他也是比較明白、因爲崔承志的胞弟崔金輝勾結山匪殘害那些村民以及崔萬德千方百計的想置他於死地,最後卻反被蕭青山所殺,這個仇怨已是永不得解更何況崔承志也不是那種明事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