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也忍不住蹙眉,百合這樣說顯然不像是在欺騙他們。

而且百合也沒有欺騙他們的必要了。

更重要的多一點,秦淮八豔似乎根本不會告訴百合任何有關於她們行蹤和祕密的消息。

想一想,如果百合能夠知道秦淮八豔現在的居處,剛纔那兩個人還會那麼毫不留情的拋棄她嗎?


至少也會擔心一下百合是否會背叛,爲了這一點,她們也不會走的那麼不留情誼吧。

“她說的是真的。”蜜糖淡淡道。

王聰可沒有蜜糖考慮的那麼周全:“她說的你相信?我覺得就是因爲我們沒有對她用刑,她纔不說實話呢!”

“你想怎麼樣!”百合還沒等王聰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就警惕的尖叫出聲。

王聰被她的高聲嚇了一跳,一時間竟然語無倫次:“你……我……蜜糖,我們憑什麼相信她?”

“我相信她說的是有理由的。”蜜糖道:“如果她知道秦淮八豔的行蹤,那兩個人是不會扔下她不管不顧的。”

蜜糖這話讓百合的心情從谷底直接落進了地獄。


歸根結底,她會被拋棄,不僅僅是對於秦淮八豔來說沒有利用價值,還因爲她對敵人也沒有利用價值。

這的確是一件讓人非常難以接受的事情。


至少百合無法接受這種事情。

“那你們打算如何處置我。”失落的心情下,百合甚至是放棄了反抗,當然,她也很清楚,沒有了落日弓的她,更不可能是對方兩人的對手。

尤其是這個叫蜜糖的女孩,已經擊敗過她一次了。

蜜糖看了看王聰,似乎是想要他拿主意。

王聰無奈的聳了聳肩膀,他們還能拿她怎麼樣,總不能殺了她吧,也不可能囚禁她吧?除了放她走之外,再也沒有任何選擇。

“你走吧。”王聰雖不心甘情願,可也是無可奈何。

百合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王聰的話。

“走啊。”王聰道:“別等一會兒我後悔了,到時候你想走也走不成了。”

“你們真的就這樣讓我走?”百合疑惑的問道。

王聰點點頭:“不然呢?你只知道秦淮八豔在上滬市,又不知道具體位置,把你當做冰冰的交易籌碼又不夠分量,不讓你走還能怎麼樣?”

百合錯愕,這個男人遠遠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令人害怕,他是個善良的人。

而且還有一點讓百合很感動,即便是冰冰的處境如此危險,他們兩個人都沒有打算放棄冰冰。

“你們一定要去救冰冰嗎?”百合面對他們兩人已經沒有了恐懼感。

“當然要去。”王聰一點猶豫都沒有。

蜜糖也堅定的點點頭:“不論多困難,我們都會想辦法找到她們的。”

百合不解:“爲什麼?”


“因爲她是我們的夥伴,我們當然有責任去保護我們的夥伴。”王聰道。

蜜糖補充道:“她對我們來說是珍貴的夥伴。”

珍貴……王聰愣住了,沒錯,是的,冰冰的確是他需要珍貴的!冰冰和蜜糖都是他的夥伴,都是他的家人!

人的一生之中,其實沒什麼是需要去刻意追尋的,尤其是最珍貴的那些,更不需要刻意的去尋找。

一些珍貴的其實一直就在身邊,而王聰現在絕不能讓人將他身邊珍貴的夥伴給帶走!

絕不!

“即便是拼上性命,我也一定會救出冰冰。”王聰不苟言笑的對百合道:“我們可不像你那些夥伴一樣,隨隨便便的就將自己的家人放棄!” 王聰最後這句話給百合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她居然潸然淚下。

百合這一哭還真是出乎王聰的意料,畢竟是男人,女孩的眼淚永遠都是最致命的武器。

“我也沒說把你怎麼樣,我都讓你走了,你還哭什麼呀!”王聰一時間竟不知所措了。

蜜糖看的出來,百合的內心是善良的,她和秦淮八豔不一樣,雖然她不像冰冰那樣可以憑藉自己的意志去做事,可百合卻對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而自責,她的內心對那一切都是牴觸的。

“這跟你沒有關係。”蜜糖道:“其實你沒有必要自責。”

百合萬萬沒想到蜜糖居然可以看穿她的心思,她的確是自責,爲冰冰的事情而自責,爲剛纔發生的事情而自責。

畢竟剛纔她的箭矢傷害了王聰。

想到這裏,百合再一次不自覺的看向王聰因爲保護夥伴而受傷的雙手。

令百合震驚的是,王聰那雙剛纔還讓人觸目驚心慘不忍睹的雙手,此刻居然已經完好無損了!?

那些潰爛的血泡沒有了,那些燙焦的皮肉恢復了!

百合的水瞳圓瞪馬上引起了蜜糖的注意,蜜糖順着百合的目光看向王聰的雙手,也忍不住驚訝的伸手捂住了嘴巴。

“怎麼了?”王聰被兩人的表情搞的莫名其妙,一頭霧水。

“你的手……”蜜糖不可思議的驚呼道,她記得很清楚,剛纔王聰的雙手傷的非常非常嚴重!

就是因爲王聰雙手被百合和馬湘藍嚴重弄傷,蜜糖纔會勃然大怒,用超負荷電流將百合擊昏的。

可現在王聰的雙手居然完好無損!

王聰這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因爲剛纔一直都很緊張,注意力全部都沒在自己的雙手上,就連他自己都居然不知道自己的雙手已經痊癒了!

“臥槽……”王聰擡起雙手放在自己面前,驚訝程度顯然絕不亞於當年克里斯托弗·哥倫布發現了美洲大陸!

這顯然是碉堡了!實在是太酷了!

蜜糖更是迫不及待的掀開王聰破掉了衣袖,王聰那被百合冰箭所傷的肩膀也已經痊癒了!

牆面上那被冰箭穿透的黑洞還在,王聰卻安然無恙了……

呼!這絕對是一個全新的發現!

自愈能力啊!

王聰看過《精鋼狼》,也看過《死賤》,他們都有這種超級炫酷掉渣天的無敵超能力!

“你是怎麼做到的?”百合陷入深深的震撼之中,若非親眼所見,肯定不相信這是真的。

王聰搖搖頭,他若是知道的話,那他剛纔就真沒什麼好怕的了。

當然,他還是有痛感神經的,知道疼痛的感覺,這一點就有些不夠酷了。

疼痛原本是起到自我保護作用的一種生理反應,通過神經反應傳導將危險信息告訴大腦,讓大腦判斷準備應對措施。

通俗一點說,一個人背後被捅了幾刀,如果不知道疼的話,血都流乾了也沒去醫院處理,那就掛掉了。

而知道疼的話就好辦了,打個急救電話,去醫院搶救室縫合一下,輸點血,一切就都解決搞定了,養上一個月的傷口,下個月就又能活蹦亂跳的去酒吧夜店泡木耳咯。

但這對王聰而言根本不需要,就算被人捅兩刀,他也能在短時間內自愈,所以疼痛的信號對於他而言就沒意義了。

“你還真的是太特殊了。”蜜糖既驚訝又驚喜。

當日顧媚的蛇戒之眼如此烏黑而長久不褪色,就證實了王聰異能力的不俗。

而基博士會給王聰定一個“SS級基因變異者”的身份也真的是一點都不誇張。

“你究竟有什麼能力?”百合對王聰至今都特別好奇,剛纔他能轉瞬之間就將她的所有寒冰箭矢全部抓下,這種極速已經讓百合爲之驚歎了。

可現在看來,王聰不僅僅是有那一個能力。

“麒麟臂。”王聰晃了晃自己的右手,突然一拳砸向牆面,整面的承重牆轟的一聲就裂開幾道巨大裂痕。

雖然王聰借了畢朝喜幾千塊,也答應了儘量不會破壞他的房子,但這一刻心情激動,仍然還是沒有忍住興奮就給了一拳。

百合再次被王聰給震驚了。

如果王聰想要傷害她的話,簡直是易如反掌,這種速度和這種力量,可以輕鬆將她秒殺!

即便現在王聰已經不僅僅是這一條右臂充滿了力量了,他仍然會用麒麟臂這個稱呼。

就好像至今他都很喜歡撕蔥俠這個稱號一樣。

“你叫什麼名字……”百合本來是不好意思詢問的,但還是沒有忍住。

王聰回答的很自然:“王撕蔥。”

百合顯然對這個名字有些懷疑,但蜜糖又認真的向她補充道:“他的記憶已經被你們組織的人取走了,這是他給自己起的名字。我們都叫他阿蔥。”

“阿蔥。”百合謹言慎行的叫了王聰一聲:“我……我能不走嗎?”

“不走?”王聰一怔,沒明白百合的意思:“哦,你不想走就不走,反正是畢朝喜請你們在這裏住的。我們現在就走了。”

百合情急之下上前拉住王聰的衣袖:“我是說我能和你們一起嗎?”

這下就不只是王聰不知所措了,就連蜜糖都感到非常的意外。

“你要和我們一起?去上滬市?”蜜糖不解的問道:“爲什麼?”

“還用問爲什麼嗎,當然不可以啊。”王聰對百合嚴肅道:“你是秦淮八豔和那個萬惡組織的人!我們是對立的,我們肯定不會帶你去壯大對方的實力,你想都別想!”

“不,我不會去幫她們了,我想要幫你們。”百合說出這番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並非衝動之舉。

王聰瞠目結舌。

蜜糖對百合的答案也感覺到非常的意外。

“我想站在你們這邊,幫助你們去救冰冰姐。”百合道:“可以嗎?”

“你以爲我們會相信你嗎?”王聰的頭搖的像是一隻撥浪鼓:“我們沒有理由相信你!”

百合在王聰這裏吃了閉門羹,又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蜜糖。

蜜糖和百合對視了大約三、四秒鐘的時間,才輕聲開口:“你能給我們一個理由嗎?”

百合鼓足勇氣,再次看向王聰:“因爲你剛纔那句話,即便是拼上性命也要救出冰冰姐。因爲你說你不會像她們一樣將自己的家人放棄……僅此而已。”

王聰竟然無言以對,蜜糖也被百合的話震撼了。

“我求你們相信我,我是認真的。”百合又道:“我和冰冰姐也是朋友,我也不希望她會出什麼事情。”

“你覺得呢?”蜜糖詢問的目光看向王聰。

王聰撓撓頭,咧嘴道:“我覺得她是看到我的能力碉堡了,抱着‘既然打不過就加入’的心態才這麼說的。”

蜜糖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傢伙也真是沒誰了。

“我真的是認真的,阿蔥,你可以不開玩笑嗎?”百合的表情相當嚴肅。

只不過王聰剛纔真的沒有開玩笑,他剛纔是真的那麼認爲的,他也是真的以爲自己的能力碉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