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到,整個房子莫名生出了一股冷意,這股冷意令在場所有的人都不由打了個寒顫。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周董這邊的人全都躺在了地上,除了沒有生命之危外,全部都有所損傷。

就在這時……

“拜見龍神!”

數十人單膝跪地,一聲龍神,震懾全場。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只見秦飛緩緩擡頭,一雙眼眸宛若兩道利刃,無人敢與之對視,林雅更是在他的注視下,面露驚恐。

“你……你到底是誰?”

秦飛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道:“我還要感謝你,若不是因爲當年事,我也不會成爲龍獄島的主人。”

龍獄島?

周董聽到這三個字,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滿面驚駭,顯然是對它有所瞭解的。

“秦飛我錯了,是我的不該,我千不該萬不該得罪於你,求求你,求求你饒了我這一次,哪怕是給您當牛做馬,做僕人都行……”

“呵,給本尊當牛做馬?你還不配。”

秦飛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今日,本尊不殺你,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自己去我父母墳前懺悔。”

說完,秦飛與林雨晨手牽手離開了這裏。

出了林家,林雨晨嚴肅的看着他:“秦飛,你真的是龍獄島的主人?”

“假的,那些人是我僱來的,怎麼樣,演技還行吧?”

林雨晨嘆了口氣,有些失望的看着他:“你已經不是當年的大少爺了,不要輕易招惹別人。你有這錢,不如好好的收拾一下自己。”

“是是是,以後再也不會了。”秦飛笑着說道。

“你有住的地方嗎?”

林雨晨雖然有些生氣,卻沒再說什麼,哪怕時隔五年,可她心中一直有秦飛的身影,否則也不可能五年未嫁。

秦飛剛回封城自然不可能有住的地方。

無奈之下,林雨晨只好帶他回家。

林家在封城也算一個二流家族,可林雨晨住的地方,竟是有些偏遠的一處公寓,面積不大。


秦飛怎麼也沒有想到,林雨晨竟然會住在這種地方,這讓他更加下定了決心要去好好的守護這個曾爲自己默默付出的女孩。

門一打開,林雨晨的母親李芳就走了出來。

沒等她說話,她就看到了一旁的秦飛,眉頭不由一挑,質疑的問:“你是誰?” “媽,他叫秦飛。是我的男朋友,剛剛從外地回來,要暫住我們家。”林雨晨道。

“什麼男朋友?這不就是乞丐?你把他帶回來幹嘛?”

李芳面色一沉,看向秦飛:“去去去,快滾出去,我們家不是慈善所,不收留乞丐。”

“媽,你亂說什麼呢?”林雨晨憤怒的說道。

“我說什麼?你看看他這個樣子?渾身邋里邋遢,不是乞丐是什麼?趕緊讓他滾出去,不要進這個門,不然待會兒我還要收拾。”

說着,她一把將林雨晨拉了過去,嫌棄的看着秦飛:“滾滾滾,這裏可不是你能來的地方,要飯去別的地方要去。”

“伯母,我這次回來,是爲了娶雨晨的。”秦飛不卑不亢的說道。

“什麼?”

李芳聽到這話,語調頓時拔高了至少八度:“就憑你這個樣子?你也有臉說娶我女兒?我看你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怎麼回事這麼吵?”

就在此時,林雨晨的父親林立從廚房出來,可還沒等他看到秦飛,就被李芳給罵了回去:“什麼怎麼回事?關你屁事?趕緊滾去做你的飯去!”

“叔叔阿姨,我來看你們了,晨晨在家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問候從秦飛身後傳來。

只是,他看到面前的秦飛立刻皺着眉道:“哪兒來的乞丐,拿着這十塊錢滾開,別擋在門口。”

陳浩宇從兜裏掏出十塊錢丟在地上,蠻橫的撞開秦飛走進屋內。

“阿姨,這是我從國外給您帶的一瓶香水,味道還不錯,我猜您應該會喜歡,所以就給您買回來了。”

他又看向林父道:“對了叔叔,我看您平時不怎麼喜歡穿正裝,所以我就隨便給您買了一件,您看合不合適。”

“哎呦,這香水兒肯定很貴吧?”



李芳嘴裏這麼說,臉上卻已經樂開了花。

“阿姨,怎麼能說貴呢?這款香水名叫心動,國外的貴婦都是用這款香水,倒也不貴,才十萬出頭而已。”

“十萬?”

李芳被這個數字給嚇了一跳:“哎呦,這個太昂貴了。”

“沒事兒阿姨,只是一點小禮物。”

說着,他看向林雨晨:“雨晨,我給你買了一條項鍊,送給你。”

說話間,他已經拿出了包裝精美的首飾盒,打開一看,映入眼簾的便是一顆通體蔚藍的藍鑽。

Wωω •ттκan •¢O

李芳立馬就激動了:“太漂亮了,小陳啊,這應該不便宜吧?”

“嗯,價值五十萬,雖然貴是貴了點,但只要雨晨喜歡,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芳非常滿意的點頭,結果發現秦飛竟還沒走,不由得呵道:“你怎麼還不走?就憑你,拿什麼娶我女兒?”

“你也不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人家小陳隨手一送就是幾十萬的禮物,可你呢?別說幾十萬了,你連個幾十塊的禮物都沒有,你還好意思跟我說你要娶我女兒?”

秦飛看向林雨晨手上戴的冥王之心,不由得啞然失笑。

才幾十萬的東西而已,又怎麼能跟價值百億的冥王之心媲美?

“阿姨,你說這個乞丐揚言要娶雨辰?”

見李芳點頭,陳浩宇一臉諷刺的看着秦飛,不由得哈哈大笑:“哈哈,你告訴我,你是哪兒來的自信說出這句話的?”

“就憑你,也想娶雨晨?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你配嗎?”

秦飛輕輕一笑,語氣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秦飛,任何人都不配娶雨晨爲妻!”

“噗嗤,這麼自信?那好啊,既如此,那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我們就來賭一賭,雨晨到底是選擇嫁給你這個乞丐,還是選擇嫁給我。”

說着,陳浩宇的臉上掛着一抹冷笑。

“我是不會拿雨晨來賭的。”

秦飛的話讓林雨晨心生感動,她看着陳浩宇,認真說道:“你是好人,不過,秦飛說的對,你還是放棄吧,我此生非秦飛不嫁!”

“雨晨,你說什麼胡話呢?”

李芳聽到這話,當下就急了。

本來近兩年女兒在林家就被打壓,如果還嫁給一個乞丐的話,那她將再無出頭之日,這是她絕對不允許的。

“雨晨,不要說得這麼絕對,今天來我可是帶着誠意來的。”

說完,他連忙拿出一張卡,放在了李芳的面前。

“阿姨,我知道你們遇到了困境,雨晨最近被林家趕出來,不就是說她吞了公司賬上的兩百萬嗎?這裏有五百萬,填補賬上的空缺綽綽有餘,這作爲我的彩禮,誠意足夠了吧?”

“夠夠夠……”

李芳心頭大喜,她沒想到陳浩宇出手這麼大方,一出手就是五百萬,饒是他們整個林家,一年的總利潤,也不過這麼多。

“雨晨,你還在猶豫什麼啊?像小陳這麼優秀,長得又帥家裏又有錢的人可不多了,你還不快答應?”李芳急着道。

“我此生非秦飛不嫁。”

林雨晨重複了剛剛的話。

“你是想氣死媽媽不成?”

聽到這話,李芳大怒不已。

“沒事兒,阿姨,這件事兒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陳浩宇看着秦飛滿臉鄙夷道:“你纏着雨晨,不就是爲了錢嗎?你要錢可以跟我說啊,這裏是一百萬,拿着滾蛋吧。”

他從兜裏另外拿出一張銀行卡直接丟給秦飛,囂張到不行。

李芳的眼睛都直了,這可是一百萬啊,相當於林家一個季度的純利潤了,白白便宜秦飛這個乞丐了。

林雨晨緊張的看着秦飛,她真的擔心秦飛會爲了這一百萬答應離開,因爲緊張甚至連掌心都出汗了。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秦飛從地上撿起卡。

這一幕,讓林雨晨的心都跟着碎了,眼中滿是失望,自己最終還是敗給了現實嗎?

“這就對了,有一百萬就知足吧,這筆錢或許你一輩子都不可能賺到,拿着錢滾吧,以後別他媽出現在我跟雨晨面前。”陳浩宇大笑道。

“錢?”

秦飛看着卡,淡淡一笑,隨手丟在外面的垃圾桶裏。

“對於我來說,錢只是一個數字而已,雨晨需要錢,當然應該由我來出,還輪不到你。”

說完,他從兜裏掏出一張暗金色的卡,上面有一頭金色的巨龍,做盤旋狀,看上去栩栩如生。 “這張卡里有十億。”

這張卡名叫金龍黑至尊,在全世界,持有人也不超過十人,而他赫然便是其中之一,只是他手中的這張是副卡而已。

像這樣的卡,他兜裏少說還有百十來張,而且還是全球各銀行通用的。

十億?

這個數可把李芳等人給嚇了一跳。

陳浩宇只是驚愕了一瞬,可下一秒他便不住大笑道:“哈哈,當真是可笑,阿姨,你見過這樣的卡嗎?”

“這種玩具卡我十塊錢能買二十張,那豈不是每一張都有十億?有本事的話,當場驗驗?”

“驗?”

秦飛無所謂:“隨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