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玲兒見到自己親人這麼的擔心自己,心中涌出一份暖流,微微一笑,說道,“父親、母親還有哥哥,你們擔心玲兒,玲兒真的很開心很欣慰,但是其他家人不是也一樣擔心自己女兒的安慰麼?蕭大哥說了,她們很有可能都還沒有出事,那個蒙面女人需要抓足了一定的人數纔會動手,而且蕭大哥和曼兒妹妹聯手,定然能將蒙面女人給捉捕,”

聽到徐玲兒的話語,林蕭心寬,他說得再怎麼好聽都沒有當事人來說要更容易讓徐衛他們承受了,由此,林蕭對徐玲兒這種以身試險的胸襟表示讚許,她這個弱女子,可能比有些大老爺們都還要堅強許多。

徐衛他們聽到徐玲兒的話語一陣的無奈,女兒都這般說了,他們能將其困住不讓她動麼,再說,還有可能救出那些失蹤的閨女,他們心中生出一絲支持徐玲兒的舉動。


就這樣,白天要引誘蒙面女子,晚上要保護兩個未嫁閨女,一場與蒙面女人的忍讓較量也就這樣不溫不火的進行。 接連三日,一如往常,連蒙面女人的蹤跡都沒有看到,今日已是第四日了,林蕭微微看着遠處的徐玲兒,心中都生出絲絲退卻之意,如若蒙面女人不出現,一切瞎想都變成泡影,所謂的遠古強者的遺蹟也就成爲虛幻。

而若,林蕭可以自行尋找,這是偌大的地方又是如此僻靜,不知要尋找到什麼時候也不一定能將其找到,再說,八九不離十的事情也有可能不是真的,付出不能得到回報,一切信心似乎都要被淹沒。

見到林蕭的模樣,李曼兒輕柔一笑,“蕭哥哥,不要着急,急也急不來,結果只會讓自己的信心銳減,或許蒙面女人就是在等我們鬆懈的時候。”

林蕭聽聞李曼兒的話語,信心急速返回,目光如炬仔細的打量着前方徐玲兒的身影。

縱然間,一道紅色身影閃現,瞬間波動兩人的心脈,天空之中,鳴兒嘶聲鳴叫,瞬間俯衝而下,將紅色身影籠罩在它的靈動眼神之中。

林蕭見到那紅色身影如鬼如魅,速度極快,林蕭知道是蒙面女人無疑,這時,他終於露出一絲絲笑容,腳步一蹬,以極快的身法向紅色身影而去,隨即,李曼兒也是緊跟其後,兩人聯手才能將這個練有奇異功法的女人給擊敗。

途中,林蕭與李曼兒皆不敢施展攻擊,一旦蒙面女人將徐玲兒拿來當靶子,他們就後悔莫及了。

紅色身影速度極快,瞬間就來到徐玲兒的身邊,她依舊用絲巾蒙着臉面,不過卻可以看到那絲巾微微擠動了一下,她居然咧笑開來,目光凝望遠處的林蕭與李曼兒的身影,眼神之中頓然閃現一道極快的紅色身影,較小而又犀利。

鳴兒一躍千里,速度極快,如一道紅色的光芒,瞬間而至,小嘴丫子微微張開就要噴吐出一道吞噬靈火。

蒙面女人手掌一探,輕輕的就將身旁的徐玲兒給舉起,要拿來作爲擋箭牌,鳴兒紅色的小眼珠上赫然出現徐玲兒的身影,而且還在徐徐放大,嘴中就快要吐出的火焰硬生生的給吞了回去,撲扇翅膀又騰了起來,等待林蕭與李曼兒及時到來。

被蒙面女人提起的徐玲兒哪裏見到這種情況,身體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掌撐向半空,嚇得身體都有些顫抖,她微微扭頭看着馬上逼近的林蕭與李曼兒,這才放鬆許多。

而後,林蕭與李曼兒快速到來,林蕭目光森然,狠狠口中大喝出聲,“放下玲兒,否者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蒙面女人美目大張,定眼看了看林蕭、李曼兒和剛剛停在林蕭肩膀的鳴兒,她嘖嘖一笑,大聲說道,“我倒是想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話畢,她做出讓林蕭與李曼兒同時驚訝的舉動。

只見她輕輕一砍徐玲兒的肩背,徐玲兒瞬間被她的掌力給擊昏了過去,不過氣息平穩,沒有什麼大礙,她將徐玲兒往一旁一扔,就傲然站立定目看着林蕭與李曼兒。

這般舉動着實怪異,讓林蕭與李曼兒驚訝的同時也是生出絲絲疑惑,女人沒有像他們預想中一般,捉到徐玲兒就馬上隱身離開,相反,她還坦然面對兩人,一點也不畏懼,呈現出莫大的氣勢。

蒙面女人身體微微一動,原本白皙如雪的手掌變得異常通紅,在手掌之上赫然出現一座血紅的山峯,如金字塔一樣,顯得巍峨壯觀,氣勢非凡,這座山峯之前林蕭就見過,只是那時見到的山峯不是赤紅無比,而是綠油油的,氣勢要弱上不少,現在一看這血紅的如金字塔一般的山峯在蒙面女人的血紅手掌心上不斷的旋轉,呈現的氣勢鋪天蓋地,將周圍一切的生機都給絞斷。

“不好,是‘血煉大法’,以血祭練功法,成就邪惡法門,能增加很大的戰力,血紅渲染空氣,吞魂噬力,練到極致可以涌現出莫大的吞噬慾望。”腦中龍魂驚訝說道,給林蕭提供莫大的消息。

“血煉大法?”林蕭驚訝出聲,定眼看着蒙面女人手中旋轉的山峯,力道全部涌上這座山峯之上,一絲絲紅色氣流不斷的圍繞着山峯旋轉,氣勢更是增加得前所未有。

絲巾嘴角出又是一陣擠動,弧度很大,蒙面女人將剛剛練就的‘血煉吸魂大法’視爲自己的驕傲,傲然之間,手掌之中的山峯如一座有萬噸重量的破殺氣勢,她手掌一擡,山峯輕鬆飛出,速度之快,讓人匪夷所思。

山峯如血紅金字塔,飛出之後急速變大,將半邊天空給渲染得異常的紅豔,下面形成一道紅色的陰影將林蕭和李曼兒給罩住。

“快跑。”林蕭拉着李曼兒急速閃開,一道巨大的紅影瞬間壓了下來,鋪天蓋地,嚇人心魄,迫使林蕭使出極限速度要躲避着強大血紅大山。

‘嘭’

一陣巨響,天空鋪天蓋地的升騰起澎湃大灰塵,灰壓壓的一片直襲天際,然而,地面瞬間出現幾十米長寬的深坑,如一道無底之洞,血紅山峯力道飄散,將周圍的生機盡數掐斷,林蕭與李曼兒驚訝未定,龍魂聲音在林蕭腦中響起。

“這‘血煉吸魂大法’是用處子血液爲引子練就出來的邪惡功法,初成就可以大幅度提升其攻擊力道,將功法裏面的血煉氣息融入其它功法之中,威力更是不可輕視之,我們須得聯手,儘快將這個女人拿下才是。”

龍魂微言說出,也說明這‘血煉吸魂大法’的厲害之處,就像林蕭習練的‘五行’一般,可以附加的自身修煉的功法之中,更是增加了氣勢,要制勝,必須聯合龍魂和鳴兒。

林蕭蹙眉一下,形成急閃,瞬間祭出凍流劍,冰冷氣息急速向外覆蓋,把周圍的空氣給凍結住,隨即,林蕭意念一動,切割之力把空氣給斬出一道裂縫,急速向蒙面女人而去。

與此同時,李曼兒右手一招,鋒芒劍也急速飛出,與林蕭的凍流劍成爲雙飛劍,同時向蒙面女人砍去。

蒙面女人,美目一瞪,一道凌厲的光芒投射而出,手指一撮,手中又是形成一道氣流漩渦,氣流漩渦纔開始很小,不過肉眼不見,而後,蒙面女人一掌推出,那道氣流漩渦轟然變大,隨即又是一道血紅覆蓋在漩渦裏面,擋在蒙面女人身前一米處。

‘吱吱’

兩道清脆的響聲傳向半空,兩把利劍都生出絲絲火花還不能將這股漩渦力道給擊破,林蕭與李曼兒膛目結舌,驚訝看着又返回而來的兩把利劍,意念又是一動,控制着利劍的走向,再次急速攻擊蒙面女人。

“斬。”

林蕭大喝一聲,右手急急推出,一道破天手掌轟然形成,向蒙面女人急速馳去,要將她身前的血紅氣流漩渦給擊破。

“林蕭,這女人又在凝聚血紅山峯了,離她近一點,我要發動攻擊了。”龍魂話語響起,林蕭急忙看過去,蒙面女人手掌上果然又出現一座血紅色的山峯。

鳴兒急速廢物,小嘴赫然張開,一道火焰急急飛出,數股力道同時擊在氣流漩渦上,發出一道震天響聲,隨即力道盡數消散。

不過蒙面女人的又一道攻擊已經飛來,頭頂碩大的山峯把下來壓得紅亮亮,林蕭與李曼兒被籠罩在下面,隨即就連呼吸也變得粗糙起來。

兩人知道不能躲過這座血紅山峯的壓迫了,極力發出撐天一掌,要把頭頂紅亮亮的山峯之力盡數破除,以免遭到壓迫之力將身體壓爲肉餅。

轟隆隆,轟隆隆…

一道道響聲如雷霆咆哮,擊在山峯之上的力道把血紅山峯給擊得紛紛潰散,然而在潰散之間,依舊毫不停歇的往下壓來。

‘嘭’一聲脆響。

林蕭與李曼兒的身體硬生生的抵擋住向他們想來的山峯餘力,隨即,兩人嘴角溢出一絲鮮血,林蕭定目看着對方,身體一閃,急速而去。

“好勒,越快越好,發出你能施展而出的最大力道吧。”龍魂之音赫然響起,林蕭嘴角一咧,剛纔擊散了山峯的不少力道,而自身的罡體也抵禦了餘力的多半力道,嘴角雖然溢血,但是傷勢絕對不重。

林蕭目光鎖定,把握住機會身體快若華光,瞬間就來到蒙面女人身邊,手中手掌已然探出,要將蒙面女人瞬間制服。

“不好!”蒙面女人大吼一聲,看着林蕭已經探來的手掌就是一陣驚訝,現在施展功法已然來不及了,於是急急推出手掌硬生生的打出一道掌風,要把林蕭給擊斃。

‘嗤嗤’

林蕭意念控制凍流劍,一劍就把蒙面女人的掌風給切割成了兩半,力道瞬間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是林蕭馬上抓來的手掌。

蒙面女人未想到是這般後果,自己練成‘血煉吸魂大法’,自身的攻擊力又提升了一個階段,而且自己的修爲還要比林蕭高上一階,就算林蕭與李曼兒同時攻擊她,加上一隻不起眼的小鳥,她自信也能夠戰勝,可是變化一瞬間,手掌就要探來。

她毫不猶豫,右手一揚,就要使出逃命的功法,一片血紅之色瞬間升騰而起,隱身大法再度施展就要逃命,瞬間,血紅色彩消失,蒙面女人的身體在林蕭的手掌下安然消失。 血紅渲染的色彩異常的顯眼,正和蒙面女人身上穿的衣服顏色一樣,只是更是紅得發光,隨着她身體的消失,林蕭的胸口冒出一陣帶着金芒的氣流,氣流的速度極快,林蕭這等修爲要將其捕捉都是難入登天。

金芒一躍上天,隨即又鋪天蓋地的向下面壓去,籠罩着下方方圓千米,形成一道如氣場一般的氣流罩子,能將萬物的本來面貌照得透徹。

瞬間,林蕭眼神凝聚一方,身體急速而去,手中利劍挽出一道圓形劍花,在空氣中凝集成實,林蕭不做絲毫停頓的橫斬而出,劍氣橫陳而出,攻向一道紅色身影。

“不好,隱身之法居然失效。”蒙面女人大大驚訝,肉眼可見的劍氣向她急速而來,她手掌一推,一道掌風瞬間破去,然後,這道硬生生拍擊而出的掌力怎麼可能抵擋得住林蕭竭盡全力斬出的劍氣。

劍氣割破掌風,力道減去部分,不過依舊如洪水暴發一般,瞬間就觸及到了蒙面女人的身體。

‘嗤,啪啪..’

怪異的聲音響起,就如玻璃擠裂時所產生的聲音一般,只見覆蓋在蒙面女人身體之外的罡體瞬間潰散,然後一道割破聲音有響起,女人的整個身體倒飛了出去,而且半空中還揮揮灑灑的飄着幾滴鮮紅。


李曼兒擦拭掉嘴角的鮮血過後就急急奔馳過來,這變化實在太快,當她來到林蕭身旁,就是看到蒙面女人的身體已經倒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鳴兒也從天空降落下來,小小的紅色眼珠中映出女人身體飄飛的模樣,它‘嘰嘰喳喳’感到慶幸,終於將這習得一聲強勁功法的女人給擊敗了。

林蕭身體急忙閃了過去,來到蒙面女人的面前,一劍抵達她的咽喉,嘴角咧笑開來,曉得很是燦爛,乾涸的血液塊塊掉落在地上。

而此刻,李曼兒急忙來到徐玲兒落地的地方,將她身體輕輕一拍,徐玲兒悠悠轉醒,搖着腦袋看着眼前的李曼兒。

“曼兒妹妹,蒙面女人抓住了麼?”徐玲兒首先問道最關鍵的問題。

李曼兒微微點頭,如蔥一般的手指指向林蕭,只見林蕭此刻正是持劍逼迫重傷的蒙面女人。

“還是乖乖的說出,你將那些黃花大閨女給藏到哪裏去了?據聞你練就‘血煉吸魂大法’需要處子鮮血爲引子,你不會將她們統統殺了吧?”林蕭狠言狠語,不帶半分表情。

蒙面女人眼神射出一道恨意,定眼看着林蕭,想要將他給一口吞進肚子裏去,她恨意蔓延,不說一句話語,就那麼恨着林蕭。

“難道你想受寫皮肉之苦才肯說?”林蕭嘖嘖搖頭,“我林某人就是對女人有些下不了手,不過你咬牙堅挺,我倒是可以嘗試一下在一個女人身上施展極刑的效果。”

林蕭說完抿了抿嘴,光芒射出即使公分遠,看着蒙面女人的挺拔山峯,隨即就是舔着嘴皮,似狼見到羊。

“你這個無恥之人,要殺要剮我還怕了不成。”女人說話膽怯,真是很怕林蕭那道赤.裸.裸的目光和舔嘴皮的動作,女人看似有些矜持,這種目光對她來說或許讓她明白了林蕭接下來應該做什麼。

“如若你敢這般對我,我化爲厲鬼也要食你血肉。”蒙面女人聲音很冷,對林蕭恨之入骨。

“哈哈,機會不會多給,如若做不說,我也沒有什麼耐性了,定要把你奸了殺,殺了奸。”林蕭瞬間露出淫.蕩表情,擠出一滴口水滋潤着嘴皮,討厭的動作周而復始。

“你居然這‘血煉吸魂大法’的習練法門,那麼你還問我做什麼?問了她們也不能起死回生,最終還不是隻能化作一堆白骨。”

“你、你果然將她們盡數殺害?”林蕭一陣驚訝,伴隨着走將過來的李曼兒與徐玲兒瞬間石化,嘴巴張得很大。

“是又怎麼樣?我要成就無上法門,定然要有些普通之人做出犧牲,世間之道便是如此,能者生存,強者逆天,只要我‘血煉吸魂大法’大成,諒你十個化身也不是我的對手,現在我落在你的手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蒙面女人很有氣勢,除了林蕭要想侮辱她,她寧死不從外,斬殺她,她不會皺動一下眉頭。

林蕭咧嘴嗤笑,“殺你?哈哈,殺你固然簡單,不過我還有許多事情需要你的幫助,你可不要拒絕了,否者,你是知道後果的”林蕭又露赤.裸.裸的光芒,隨即又是說道,“當然,你可不要挑戰我的耐性,我這個人做事經常不懂腦中,把我惹怒了,後果真的很悲哀。”

聽到林蕭的話語,蒙面女人蹙眉,“你要我幫忙?我有什麼可以幫你的?”

林蕭一笑,“你將那些死去的女孩們都藏在了哪裏?帶我去看看。”

蒙面女人看了看林蕭,見他恢復了冷漠,這才淡淡的說道,“人都已經死了,你還要看麼?”她眼神一轉,“這‘血煉吸魂大法’異常恐怖,我要吞食她們身體裏面所有的精血,匿藏她們的地方更是如修羅場一般,你還要去看麼?”

林蕭咧嘴嗤笑,回頭看了看李曼兒與徐玲兒,“曼兒,如修羅場一般的地方你去麼?”

李曼兒抿了抿嘴就微微一笑,“蕭哥哥,你去我就去。”李曼兒自然知道林蕭心中的想法,蒙面女人特意說得這般恐怖,就是想打消林蕭的念頭,不讓林蕭到藏匿那些失蹤女人的地方去,然而,很有可能的是,藏匿那些失蹤女孩的地方就是遠古強者遺留下來的遺蹟,這纔是他們最大的目的。

聽到李曼兒的回答,一旁的徐玲兒也是微微開口,“我也要去看看,我有很多好姐妹都被抓了去,如修羅場一般的地方也阻止不了我見我姐妹們的最後一面。”徐玲兒是個清純的女孩兒,如水中的蓮花一般純潔,然而,她又是一個非常堅強的女孩兒,克服恐懼也要看看與她交好的姐妹的最後一面。

李曼兒聽到徐玲兒的話語,一陣震撼,她很欣賞這個清純而又堅強的女孩子,沒有見過多少世面,就沒有太多的陰謀藏在心中,這個女孩定然會受到很多男人的愛慕。

林蕭微微點頭,“我還真想看看如修羅場一般的地方,身爲一個鬥士不就是應該多見識一下麼?不要挑戰我,起來帶路。”

林蕭說完,射出一道狠芒,將蒙面女人嚇得打了一個抖擻,她微微起身,林蕭的利劍停留着她的頸項喉管處,蒙面女人一旦有舉動林蕭就會立即將其制住,可以肯定的說,蒙面女人不會自己割破自己的喉嚨尋死。

之前,蒙面女人看是面對死亡毫無畏懼,不過想想也明白,她是在爲自己壯膽,有誰會嫌棄自己的命長了?還有不少人爲了多活些年歲而滿世界尋找增長壽命的靈藥,蒙面女人堆強大的追尋就可以看出,她也怕死,剛纔只是故作鎮定,林蕭的劍橫在她的喉嚨,她哪有不怕的道理。

微微起步向前而去,心中卻是在思忖着逃跑的辦法。

與此同時,李曼兒與徐玲兒也是緊緊跟着兩人的身旁,蒙面女人已經受了重傷,一旦有所動靜,李曼兒也可以將其制服。

……………..

幽幽大山,山體碧綠,花草樹木皆是繁茂異常,呈現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大山高聳至雲霄,山頂峯雲霧環繞,像一座仙山。

“華穆山。”來到這裏,徐玲兒驚訝的喊道,死人停下腳步,看着高聳雲霄的山峯,巍峨無比,氣勢嫣然,山峯之上透發着絲絲強大的氣息。

“玲兒姐姐,你知道這座山峯?”李曼兒看過山峯微微問道。

徐玲兒點着腦袋,“這座山峯與我們清靈村和浦喇村呈現三角形狀,我們兩個村的村民幾乎都知道這座山峯的存在,而且這座山峯還有一個傳說。”


“一個傳說?”林蕭抿嘴問道。

徐玲兒微微點頭,“是的,傳說中說,這座山峯的某一處住着一個無上強者,擁有無上神通,他可輕鬆上天入地,也可輕易劈開一座山峯,甚至這一切的生靈都被他所掌握,所以,他就是一個如神一般的存在。”

徐玲兒回想着兩個村莊都廣爲流傳的傳說,他們縱然沒有見過大神通者,但是先輩留下的傳說,他們都會當成瑰寶來傳給後人,一代一代的傳下來,也是他們的驕傲,這個僻靜村莊的不遠處曾經有神一般的人物住過。

徐玲兒輕聲說完,然後又神往的看着百米外的大山。

聽完徐玲兒的話語,林蕭心中一片高興,“看來還真是有一道遠古強者遺留下來的遺蹟,清靈村先祖留下的傳說,應該就有絲絲足跡可尋。”林蕭心中想着,眼神放光,緊緊看着這座巍峨的大山。

“林蕭,這裏指定有遠古強者留下的遺蹟,裏面寶貝也不會少。”龍魂舔着他的光影舌頭,很是虛幻,卻是帶着無限的嚮往。

林蕭心中一動,更是興奮起來,拍着蒙面女人就大聲喝道,“快,帶路。”

蒙面女人怨恨的看了看林蕭,最後還是輕啓腳步,向山腳走去。

而這刻,林蕭很是憧憬,馬上,一道遠古之墓將展現在他的面前,快速提升修爲顯得唾手可得!不過,這遠古之墓裏面的東西就真的這麼容易得到? 眼上是一座聳立在這裏多少歲月的古老山峯,它巍峨壯觀,古樹盤桓,花草碧綠,一副自然的美好景象,山體送入雲霄,有千丈高,頂峯雲霧環繞,有莫大的氣勢,更是將這座古老山峯渲染得氣勢磅礴,霸道絕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