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妞,看我抓!”就在此時,一個鬼頭從她右手牆壁鑽了出來,接着是整個人鑽出來,像利箭一般射向她,向她撲來。

“去死!”安然尖細的聲音已經變爲女人聲,在這個時候她就是想竭力控制自己讓聲音粗一點都不可能了。現在她是自身難保!

早知道這樣她也就不做什麼靈異顧問了,這是害死人的節奏呀!

“小妞!”

這邊鬼魅躲閃消失,可是在她腳下又鑽出一個鬼頭正仰頭對她笑,而且鬼魅雙手正捉住她的雙腳。

“天靈地靈,滅!”現在的安然使出渾身解數,可是鬼魅實在太多了,這邊對付完那邊又來了。而且不論怎麼對付失蹤都讓他們跑了,至今她都沒能殺死一個。

所以安然苦不堪言,原本就是個半吊子道士,現在好了,半吊子對全職鬼魅,而且還是惡向膽邊生的衆多男鬼!

宋德華來到瑪麗亞醫院外的時候似乎聽到鬼魅的慘叫聲,接着又聽到嘲笑聲,這讓他有些鬱悶,不知道里面又在玩什麼花樣。

“德華……”當宋德華來到李靜身邊的時候,原本還在發呆的李靜纔在王同示意下反應過來,呆呆看着他。

“鬧鬼?”宋德華看着李靜的臉,接着皺眉。這個女人是真的病了,臉色蒼白無血,吐出的氣息虛弱如絲,軟而無力。還有的就是她的三魂七魄有走散的跡象。

不過宋德華掩飾了自己的吃驚,而是指了指醫院道。

“恩,隊長說要請你過來……”李靜說到這裏停下,那意思也再明白不過。弓長張應該發現宋德華的真實身份,或者說知道宋德華有本事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宋德華點頭,表示明白過來。同時他的眼睛四下張望尋找起來,眼睛看着附近每一個人,尤其是脖子位置宋德華看的更仔細。

“隊長就在那邊。你要不要現在過去?”李靜見宋德華有些魂不守舍,不知道他在幹嗎。之前進去一個道士,不過好像瑪麗亞醫院裏面出什麼狀況了,剛剛她在外面看到四層某個位置的燈光老是閃爍。

閃爍中她看到一道影子在揮舞着兵器對虛空比較或攻擊。想來那是道士在做法,也許在和鬼魅打鬥。但不管如何,這個人似乎有些麻煩,顯得吃力。

“不急,我先治好你的病再說。”宋德華最後目光看向身邊的王同脖子位置。在他的脖子上有尊觀音玉佩。色澤有光,證明已經有了靈性,所以佩戴玉佩的人有福。

可惜現在宋德華倒是沒心思想太多,他現在要將李靜的三魂七魄穩住。三魂七魄少了任何一個都不行,到時候不是瘋了傻了呆了就是成植物人或者死。

只不過現在李靜的表現更接近死亡,這也就是宋德華樣子急切的原因。

“我、我沒事……”李靜倔強,低頭道。

有事沒事宋德華一眼都能看出來,所以李靜想掩飾,在宋德華面前沒有用。

傷及魂魄就如病入膏囊,其中的意思自然不言而喻。現在發現的早,救治有希望,只需要碎一玉就是了。

以靈玉爲其代過,玉碎人好,斗轉星移乾坤意。

“李靜,你怎麼能說沒事?你朋友能、能幫你治的話還是讓他看看的好。” 豪門歡:冷少的霸寵前妻 王同在旁邊插話,這話他早想說了。

王同說話的時候不時偷偷打量宋德華,他感覺,他見過這個人……

到這裏,李靜沒再說話,低頭。

李靜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宋德華一時也不清楚。不知道是因爲死而復活類似鬼上身,所以魂魄和肉身在長時間下有了排斥的可能。還是李靜的魂魄中還有李可欣的魂魄,然後就有了鳩佔鵲巢的情況,或者不融合而互相排斥起來……

但不管如何,李靜的魂魄不能散,散了後她連鬼都做不成。

“能把你的玉佩借我用嗎?完事後明天我給你一塊新的。”玉佩倒沒什麼,說個不好聽的,這只是一種稀少石頭而已。

可是,玉雖然如石頭氾濫,可是養玉人才是玉佩真正的價值所在。宋德華佩戴玉的時候就等同在養玉,玉的好壞和色澤如何都和佩戴的人有關。

命好的人佩戴任何東西都能使它變的成爲滋潤,光澤奪人。

命不好的佩戴金銀飾品或者玉器只會讓它們失去光澤,變成黑色、暗色……這也就表示這個人養不了玉,也沒有好未來。

眼前這個人挺好,富貴命,所以觀音玉佩光澤動人,栩栩如生。

“好、好……”王同想都沒想應答。雖然不知道這個人爲什麼要自己這個從小戴到現在的玉佩。

說着,王同將玉佩取下遞到宋德華手上,眼看着宋德華轉身向東方走去,並且讓李靜站在他眼前。

行爲和樣子都顯得詭祕,王同看到這裏皺眉,不知道這個叫德華的人到底要做什麼。還有讓他不明白的是,這個人居然說明天給他一塊新的玉,難道他拿在手上的玉佩等下會不見不成?

心中疑惑萬千,王同瞪眼看着,想看點什麼苗頭出來。一切太奇怪了,從沒見過。

“站好,閉眼。等下身體感到任何異常都不要張開眼睛,用平常心對待就是了。”

李靜點頭,表示已經明白。

這時宋德華纔將之前從王同手上取下來的玉佩放在右手掌心。觀音正面對天空,另一面在掌心貼着。

左手指天,右手掌心玉佩徐徐上升到宋德華胸口位置。隨即宋德華纔將舉天左手緩緩放下,左右手互相合在一起,將玉佩完全包裹其中。

“玉中有顏,玉中有道。魂魄,合!”

隨着宋德華的聲音,手中玉佩居然懸空虛浮起來,觀音正面對着李靜,緩慢向李靜額頭位置靠近。

這個動作沒人看到,連王同也沒看到。現在的宋德華和李靜面對面,所以王同只看到宋德華的後腦勺,卻看不到玉佩懸空,並且已經來到李靜額頭位置,只差一點就貼了上去。

可是玉佩沒再動,就這樣停留。而且有人看天眼的話肯定能看到玉佩和李靜額頭之間的縫隙有一道白色氣體從李靜額頭位置鑽入玉佩裏面,源源不斷如長龍吸水,從緩慢到急速。原本細小的氣體也在頃刻變成玉佩大,被玉佩猛的吸食着。

李靜現在感覺很奇怪,先是感覺到額頭冰涼,似乎有什麼東西貼在上面帶來的冰涼感。然後她又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吸着她,總感覺自己額頭有什麼東西不斷流失,被吸食着。

好在這種吸食沒有帶給她恐懼感,反而很舒服。整個腦袋在吸食一會後感覺無比的輕鬆,豁然開明的樣子。之前的頭暈腦重腳輕等等各種互相交替的凌亂感也在此時漸漸變的好轉,讓她全身感覺到舒服,舒服感還在繼續。

她很好奇爲什麼會這樣,幾次想睜眼看看宋德華在做什麼,爲什麼會有那麼奇妙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那種不舒服和生病的感覺正被一點點抽走,遠離她。

可是她一想到之前宋德華說的話,她原本打算張開的眼睛又不得不緊緊閉上。縱然再好奇,她還是把持住了,沒讓自己好奇睜眼。 宋德華看着原本帶着靈氣的玉佩變的光澤全部,暗淡下去後知道差不多了。

“啪!”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玉佩發出輕響聲一分爲二,掉落在地。

再看李靜,臉色紅潤,神清氣爽,額頭有紅光。完全由病怏怏變的健康十足,並且滿臉紅光的,接下來她的身體肯定不會出現其他問題,甚至運氣也比一般人要好上許多才是。

拿出紅紙,宋德華將玉佩包裹其中並放到自己口袋。

“好了,可以張開眼了。”宋德華之前做的主要還是鞏固李靜的三魂七魄,並且讓玉佩在李靜全身做了個檢查,讓其有脫胎換骨的感覺。主要還是魂魄,只要魂魄好,人的精神狀態乃至身體都會好起來。

“好、好了?”李靜如做夢一般張開眼睛看着宋德華,不到十分鐘她的精神狀態完全有了質的飛躍。變化太大了,甚至讓李靜一直以爲自己在做夢。

之前的不舒服和難受頃刻消失不見,換來的是全身舒暢舒服,連精神狀態也達到頂峯飽滿狀態。完全沒有大病初癒的虛弱感等等。

而且前後不到十分鐘就將她自己都感覺要死的她完全從死亡邊沿拉了回來,到底是什麼神奇的東西?

李靜巴巴看着宋德華,希望他能透露一些消息。

可是宋德華根本就沒有這個打算,所以只是對着李靜微笑,沒說話。

“德華,告訴我你是怎麼辦到的?”最後李靜還是忍不住詢問。

宋德華搖頭,表示自己不會說的。

“德華,你就說嘛。你要什麼好處?我都給你!”李靜砸鍋賣鐵問到底。身體的康復讓她興奮,又有好奇心的情況下,李靜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只要宋德華告訴她,他是怎麼辦到的。

“不要好處。有些東西能說,有些不能。我只能跟你說,這是你運氣好,換成別人可不見得能像你一樣得到靈玉幫忙。”

我的老婆是女神 宋德華的話讓李靜鬱悶,最後只是把靈玉兩個字聽了進去,隨即又想起之前宋德華有向王同借玉佩……

“玉佩?難道玉佩還能救人?而且功效如此?”李靜喃喃自語,心中萬分疑惑。

最後李靜覺得這完全是不可能的,玉能治人的話還要醫生做什麼?而且這也太玄乎了,讓人難以置信……

宋德華看到李靜沉思後輕笑起來,他知道這個女人在猜什麼。不過,她是不會知道的,即便李靜想破頭都沒用。

王同在一邊怪異的看着,可他始終看不出宋德華在對李靜做什麼。只是錯開的時候王同居然看到李靜龍精虎猛正纏着宋德華。

看到這裏,王同只能用兩個字形容眼前的事情:神了!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剛剛還病的不輕的李靜轉眼就好了?這個叫德華的人到底用了什麼手段?醫術嗎?可是又怎麼可能有這種醫術?有的話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不是醫術的話又是什麼?神丹妙藥?失傳多年的鬼門十三針?

王同現在是想破頭都想不到爲什麼眼前的宋德華可以這樣!最後他也就只好歸納宋德華果然與衆不同,也許這就是隊長一直在等待宋德華的原因。那是因爲這個人,不一般。

“說嘛,你只要告訴我,你要我什麼都可以。真的!”李靜說到這裏臉上微微紅潤。通常在女人說這種話的時候男人都會想入非非,到時候只怕宋德華會提出約會、做女朋友之類的話。

可是宋德華讓她失望了,他只是搖頭依舊保密的樣子,最後才轉身向王同走去。

李靜呆滯,想不到自己說的那麼坦白宋德華都沒會意,要知道女人不會隨便在異性面前說這些話的。說話要負責的,這不是兒戲。

只是,明顯宋德華沒有說出李靜想聽的話,或者說宋德華根本就沒明白李靜的意思。

“感謝了,你的玉佩很好,是從小開始戴的嗎?”靈氣如此的好,在場那麼多人也就眼前王同的有。通常這種玉佩都是從小開始佩戴的,幾十年的靈氣聚集,當然非同一般。

“恩。”王同有些茫然,不知道宋德華爲什麼要這樣想。

玉佩確實是她從小就有的,是他七歲生日時父親送的,一戴就接近二十年。

“玉佩碎了,你將他埋葬你家住房陽臺,最好是你睡覺的臥室。還有,用菜地泥土,種上花草什麼的就行了。”

碎的是玉,靈氣倒是還在,着也就是紅紙包裹的原因,爲了不讓靈氣消散。這種從小戴到大的玉佩很稀少,尤其是這種靈氣充沛的。所以就這樣毀在宋德華手上,宋德華自己都不放過自己。

“啊……”王同有些反應不過來,接過紅紙,捏着裏面有硬物。

硬物應該就是玉佩,可是玉佩已經變成兩塊,這讓王同有些失落。從小佩戴的玉佩要說沒感情是不可能的。可是,現在碎成兩塊……

擡頭看了看向自己走來的李靜,看到李靜精神飽滿,走路有力如虎獅,狀態良好……

最後王同默默將紅紙放到口袋並對着宋德華點頭。雖然留戀玉佩,可是它卻讓李靜好起來,這足夠了,起碼玉佩有它的價值,而不是純碎被他佩戴的一個裝飾品。

“李靜,你朋友來了也不介紹介紹?”此時,弓長張匆匆趕了過來,來到李靜和宋德華中間位置笑着道。

李靜看着隊長弓長張悽悽一笑。明明就知道,現在卻假裝不知道……

“德華,我來介紹,這是我們隊長……”

接下來是李靜的介紹時間,包括王同在內,統統介紹。

“隊長,你的意思也是裏面鬧鬼?”宋德華假裝三不知,在他想來眼前除了李靜知道他的身份外就沒別人了。

“恩。我辦案多起,所以知道一些靈異事件,而且裏面還有我們的靈異顧問在裏面。”弓長張耍大槍,假裝不知道宋德華的身份,現在只是警告宋德華不要靠近,裏面鬧鬼。

現在最可憐的人是李靜,她是唯一知道宋德華和弓長張兩人都在說謊的人,並且感覺到很無賴很可憐。

宋德華和弓長張都在撒謊,都在假裝不知道。可偏偏大家都知道,而且可以算是同道中人。

“李靜,你身體好點沒?好點的話就由你和王同先到裏面巡視一遍,照看病人情況以及彙報給我。我好讓上面知道情況後做出相對應的措施。”

弓長張也不想這樣兜轉玩心計,可是他知道一些有本事卻平時低調和普通人無異的人大多不喜歡有人干擾他們原先安靜的生活。如果誰刻意將他的生活搗亂,也許還會被對方記恨。

所以現在他利用李靜爲由,讓出手。這樣後面若是有機會談及這些,那麼彼此合作的機會就大很多了。

明輝道長深懂此道,所以一直告誡他,遇到玄道高人,一定不能讓對方知道你發現他有道法。如果需要幫忙如果不能用利益解決就需要“假裝”……

其中道理氣勢弓長張也不是很明白,不過明輝道長這樣說總有他的理由。

“是!隊長!”李靜心中鄙夷了弓長張一回,不過他的命令李靜還是必須執行的!

“王同?”見王同臉有餘悸,弓長張詢問。

“是、是。隊長……”王同別無選擇。雖然他內心害怕,雖然他不經意感覺自己雙腿又開始疼痛,可是,他還是沒有選擇。

宋德華笑而不語,看着李靜對他眨眼後向瑪麗亞醫院裏面走去。

“德華,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去指揮其他人展開行動了。”弓長張口是心非道。說完轉身向等待着的手下們走去。

他在有無非是給宋德華機會進入,他就不相信宋德華不保護李靜。上次的事件足以證明一切,所以這樣已經足夠了。

“先生,此人有陰謀。”劉仁才站在宋德華的旁邊,一直有在觀察弓長張。這個人長相憨厚老實,不像是個耍心計的人。可是之前他和宋德華說話的時候眼神遊離閃爍,這是說話的跡象。

這個人隱藏了很多事,並且還在刻意假裝着什麼。所以劉仁纔在他離開口道。

宋德華依舊保持微笑的樣子,扭頭看了看劉仁才,也看到了醫院外跟在李靜身後的龍軍。

“這個隊長也不是普通人,他是想我出手幫助李靜。看來他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不過這次我不會出手,有龍軍在就夠了。”

瑪麗亞醫院在他的授權下才這樣,原本就沒有害人的意思,只是覺得有些人應該得到教訓,不然這些所謂醫生護士真的是無法無天了。

劉仁纔看着宋德華,凝神看着龍軍等人。

“啊啊……”就在這個時候從醫院大門衝出一個人,身穿道袍雙手亂舞,不是安然又是誰?

“別追了,別追了,再追我翻臉了!”那些男鬼可惡的很,居然那麼多個鬼欺負她一個女人,簡直就是不要臉到家了。

最後她也只能跑,再不跑那些人就要上下其手了。

“呼呼……”衝出醫院後安然喘息,那些可惡的男鬼們全部站在醫院大門處,沒敢衝出來。

那是因爲他們全部看到不遠處的宋德華,是以他們對着宋德華點頭表示尊敬,同時燦燦笑了笑顯得很不好意思。

“可惡的滾蛋們,你們跟我等着瞧!”安然見他們不敢出來就知道這些無法無天的混蛋們有顧忌,所以她開口咒罵起來。說完不忘豎中止,做鬼臉!

剛剛,她也被氣夠了!所以現在她在報復這些混蛋,到死都不老實的老?鬼!

“小妞,你再這樣我們可要來了呀!”

“就是,要不是先生在,今晚你死定了!”

“就是,先生來了,我們纔不追。”

……

衆鬼道,對於安然這個動作有些憤然。

“狗屁先生,有種就來!”安然怒道,現在她只顧發泄,這些死鬼非禮她呀!想她十八歲的第一次非禮就被老?鬼玷污了。能不怒嗎?能不怒嗎? 弓長張和其餘警察也都皺眉看着這個動作像女人的道士對着醫院比劃動作並且不知道說什麼,一時感覺滑稽,尤其是這個道士居然豎中指……

他們突然有種遭雷劈的感覺……

“是這個傢伙……”宋德華看到安然的時候立馬就想起這個跟蹤自己,好言勸說自己的道士。可惜,作爲道士他是不合格的,被鬼嚇的就怕,連桃木劍都不要,這道士……

宋德華想到這裏搖頭,繼而看着瑪麗亞醫院。

弓長張看到這裏,見沒人注意他的時候立馬開了天眼。直到這個時候弓長張才哭笑不得起來,他的新靈異顧問居然在和鬼吵架……

“混蛋!”安然再次對着鬼魅豎起中指,這纔不理會這些老? 暴虐王爺:傾城毒醫不好惹 鬼,整了整道袍,神情淡然向弓長張等人走去。

“安然道長,情況可好?”弓長張上前詢問,依舊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現在弓長張自己都感覺自己很虛僞,可是他也沒辦法,在沒摸準對方脾性的時候他也只能裝不知道。若不然沒摸準性子,他的案子問題誰來解決?

“不好!對方數量太多了,我一個人應付不來。”安然生氣中,大大咧咧道。

就在剛剛她差一點沒脫身,所以她又怎麼會有好心情?

“這樣呀……”弓長張臉上尷尬和爲難,想了想接着道:“安然道長,我身上有開光法器不知道可不可用上一用?”

其實弓長張更想說他想和安然道長一起並肩作戰來着。

“當真?”安然聽到這裏眼前一亮。這警察會法術她還真的沒見過,不知道使用起來會怎麼樣。

“明輝道長是我掛名師傅……”弓長張小聲道。這事情極少人知道,也就眼前的安然知道了。

“好!現在就進去,我也好把桃木劍撿回來!”安然右手一橫在自己鼻子上摸了兩下,得意道。

“啊?”弓長張聽到這裏以爲自己聽錯了,頓時驚訝出聲。居然連桃木劍都丟了?這和警察丟槍有什麼區別?

宋德華在不遠處一直聽着弓長張和安然的談話,聽到桃木劍又丟了後宋德華呆滯,重新打量這個不合格的道士究竟師出何門何派,這也太那個啥了吧?

不過他倒是不知道弓長張居然也會道術,雖然知道這個隊長和一般不一樣,現在宋德華知道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了。

但是瑪麗亞醫院裏的鬼魅都是好鬼,讓這兩個人這樣一通殺進去豈不是會誤傷誤殺很多好鬼?

“兩位是要進去?”宋德華想了想後上前詢問道。

快穿101次:男神,帥炸天! 弓長張和安然同時舉目看向來人,當見到宋德華的時候弓長張內心頓時有着運籌帷幄的感覺。可是安然見到宋德華的時候嘴巴半張,顯得很是吃驚。

“你沒死?”安然開口,口無遮攔。

這話讓宋德華和弓長張都皺眉起來,看着安然,心道這個傢伙一見面就問候別人死沒死,這是傻還是二?

“死不了,閻王不喜歡我這種單身的人。”宋德華隨意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