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但槍聲可沒有停止,門口的國防軍不斷地被擊中冒煙,他們不止沒有找到剛剛的槍聲,還發現又有兩把槍加入了戰場,這下他們徹底蒙了。

聽槍聲,像是四面八方都有人。

國防軍的人則是在快速減少,門口那羣人全都被消滅,沒有任何遮擋物,簡直就是活靶子,一頓掃射。

豪門利誘:拐個黑道總裁當老公 ,就是送上門的菜,被馮陽光他們四人給點射死。

槍聲持續了不到一分鐘,三十多名國防軍全都陣亡。

國防軍那邊藍煙霧四起,那場面,不知道的還以爲誰投擲了個***過去呢。

“法克!到底是什麼隊伍。”其中一名國防軍氣憤的把帽子直接砸到地上,有些則是砸槍,當然這只是個別極端者,更多人都是癱坐在地上,一臉茫然,打那麼長時間還不知道對方是誰,那打個錘子。

這時叢林中突現四道身影,只不過都在陰影之下,只能看到大概的輪廓。

國防軍裏有人發現了異常,指着黑影,高聲大喊道“看,那邊是什麼。”

一時間三十多個人一同望向那些身影,他們很想知道到底是哪隻隊伍能如此神通廣大。

幾秒鐘之後,四道人影走出叢林,暴露在陽光下,衆人這纔看清所有人的真面目。

“看這穿的衣服,不就是天朝的隊伍嗎?”國防軍裏有人大叫起來。

沒錯,這一屆的馬爾斯只有天朝是一身黑色衣服,很好辨認,其他都是迷彩或者土黃色的。

“這支天朝隊伍也太強了吧,就四個人把我們三十多個給滅了?”

“這可能就是精英吧。”

“人比人氣死人啊,我覺得今年冠軍十有八九是他們。”

“……”

馮陽光他們離得有些遠,並沒有聽到這些人議論的聲音,雖然看到很多人都已經放棄抵抗,不過馮陽光他們並沒有鬆懈下去,從而放下手中的槍,依舊是處於戰鬥狀態,手指一直扣着扳機,一有風吹草動他們就會開槍。

天朝七隊四人迅速來橋不遠處組成一開始的戰陣,然後朝橋所在的方向走去,開始過橋。

行動十分迅捷流暢,渾然天成,充滿紀律性和別樣的美,旁邊的三十多名國防軍看到這,大呼過癮,太帥了。

他們輸得心服口服,不帶一絲脾氣。


四人在路過崗亭的時候,只聽到國防軍裏有人喊到“加油!”

馮陽光偏頭,朝喊出加油那人豎了個大拇指,隨後快速通過橋,再次進入叢林之中,消失不見。

後面聞訊趕來的國防軍直接撲了個空。

新趕來的國防軍領頭那人,看着失去鬥志的三十多人,大聲詢問道“有多少人進攻據點?”

“四個!”有人一五一十回答道。

“才四個人,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接下來就是一陣狂噴,把三十多個人噴成孫子,森林中多了三十個傷心的人。

這場戰鬥被稱爲閃電戰,說實話馮陽光他們其實有一部分運氣在裏面,這個據點的人根本沒有想到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會強攻他們,一個個十分鬆懈,給他們一首歌甚至可以跳起舞來,這正好給馮陽光他們機會了,他們開槍的之後,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何談反擊。

不過這都不關馮陽光他們的事,他們乘着快車道來到了任務二地區,準備開始接受任務,有近道,那速度簡直槓槓滴,飛一樣的速度。

這個任務點跟其他地方一樣,插着幾面旗子,上面的圖案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雖然看到那麼多遍,旁邊有一些迷彩色的帳篷,這是參賽隊補給休息的。

因爲馮陽光他們是抄近道趕來的,所以他們的排名來到了第三名,應了那句話,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繞路的話指不定現在在哪呢。

裁判員把手中的卡片交給馮陽光,馮陽光接了過來,查看起來,上面是一副地圖,一看到這個他就頭大,如燙手的山芋一樣甩給了鄧久光。

裁判員望着馮陽光自顧自道“天朝七隊,你們的時候任務是前往指定地點,執行斬首任務和救援任務。”

馮陽光聽到這,一愣,用不解語氣道“兩個?”

同隊的三人也是一樣,有些不知所以,怎麼會是兩個,不是一般任務區都只會執行一個任務嗎?怎麼到他們身上就是兩個。

裁判員似乎理解他們的疑惑,開口解釋道“雖然是兩個任務,但他們是在一個位置,所以就理所當然歸爲一個任務了。”

“???”

馮陽光他們滿腦子都是問號,還有這種操作,憑什麼兩個任務執行地在一起就成一個任務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加量不加價嗎?簡直就是明擺着的“照顧”,陽謀。

裁判員接着說道“你們可以在這個點休息一下,補充食物水分,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時間一到你們就得離開這個地方。”

裁判員說完就離開了,像是去準備下一個隊伍的任務,絲毫沒有給馮陽光他們反駁和質問的機會,這叫風緊扯呼。

斗羅大陸之仙草傳說 ,雖然臉上面無表情,但心裏早就在罵娘了,不過對方搞這種噁心人的套路又不是一次兩次,已經有些習慣了。

“呼~”馮陽光長出了一口氣,像是再壓制有些躁動的心情,他怕不壓制住有種想打人的衝動。

“走吧,我們去補給一下就上路。”馮陽光說着朝一旁的帳篷走去,他有些口渴了,順便補充一下消耗的子彈。

在剛剛突破橋頭的時候,他所攜帶的彈藥已經用了個七七八八,只有兩三個是滿的,接下來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啊。

同時還要拿一些乾糧,畢竟趕路對體力消耗有些大,必須隨時補充。

“我們也去吧!”

“嗯,我都快渴死了。”

三人跟着馮陽光走了過去,此刻他們有些缺水,面如金箔,嘴皮都泛白起皮。 馮陽光他們正在一邊補給一邊休息的時候,指揮大廳裏再次傳出了歡呼聲,引得其他國家的領隊矚目。

“耶!天朝七隊到第三了,太好了。”沈鴿興奮的扶着龍百川的肩膀,一個勁的搖晃,龍百川像是篩子一樣。

“你看到沒,龍隊長。”

龍百川一副晃暈了的樣子,腦袋裏滿是一鍋漿糊,暈暈乎乎的,他趕忙打斷沈鴿的動作,道“停停停,再晃下去我就該吐了。”

如果放在平常這點動靜對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畢竟他可是海軍陸戰隊的中隊長,在海上船的搖晃程度比這大多了,不過現在是因爲他一夜沒睡,整體的精神轉態有些不好,纔會這樣的。

沈鴿這才停下手裏的動作,可愛的吐了吐舌頭,臉上寫滿不好意思,道“對不起啊龍隊,我剛剛太興奮了。”

龍百川不在意的搖了搖頭,道“沒多大事,休息一會就好了,我這身體可不如你們年輕人,老嘍,老嘍。”

龍百川給了沈鴿一個階梯下,讓兩人不會太尷尬,而且心裏也十分理解沈鴿的心情。

聽到龍百川這麼說,沈鴿這才收回臉上的歉意,再次轉變成滿臉欣喜。

武鋼則是坐在旁邊,滿臉笑容盯着前面的屏幕,看來他的心情很不錯。


“要是現在結束比賽,這個成績已經可以回去交差了。”

可不是麼,上一屆天朝最高名次才第七名,第三名已經翻了兩倍是季軍了。

龍百川笑着提醒道“你可別忘了陽光拍着胸脯保證的,拿季軍有什麼意思,他們可是朝着冠軍前進,雖然這一屆主辦方很髒,但他們也證明了自己強大的實力和百折不屈的韌性,不愧爲天朝軍人這幾個字。”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希望他們能繼續加油吧。”武鋼說着收起來笑臉,轉變成嚴肅,繼續道”比賽快結束了啊,相信主辦不會讓我們過得那麼輕鬆。”

”沒事,我相信他們的本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說話間,三人再次把目光放在顯示屏上,緊盯着屏幕,生怕錯過精彩時刻。

沈鴿把眼睛從天朝七隊的名字上移開,一直往下,來到天朝九隊的身上,臉上的笑意逐漸消散,轉變成當心和牽掛,雙手在胸前合十,在心底裏暗道“臭魚加油啊,你們可不能落後太多。”

任務區二,馮陽光他們每人再次吃了一顆補充精神力的藥丸,反正主辦方都玩髒的,馮陽光他們也來,就瘋狂嗑藥,就跟開了掛一樣。

馮陽光手裏的貨源充足,上次用結餘的藥材製作了很多,多到他們三個每人可以吃十多顆,足以撐到比賽結束。

不過馮陽光並沒有一起吃,主要是因爲不是緊急時刻,他都在用長春功調養生息,邊趕路邊運行,就好像天然帶個空調一樣,舒服的一批。

時間一到,天朝七隊再次踏上了前往地圖上的任務區域,前途一切都是未知。

在馮陽光他們離開20多分鐘左右,天朝九隊蔣小魚他們也來到了這裏,蔣小魚走在前面帶路,張沖和魯炎則是在後攙扶着巴郎。

經過一路上長途奔襲和國防軍的針對巴郎本來有些好轉的腿傷傷口再次破裂,不過其他人把馮陽光給的藥丸讓給了巴郎,情況有所好轉。


只不過藥效發揮還需要時間,所以其他人才攙扶他的,還是在其他人的強制執行下,要不然按照巴郎那倔脾氣不會麻煩其他人。

“天朝九隊,你們是第七支到達這個任務點的隊伍。”

聽到這,蔣小魚他們臉上的凝重和緊皺着的眉頭並沒有舒展開來,對這個速度和成績並不是太滿意,因爲這可是他們已經開始拼命了的速度,全然不顧其他了。

裁判員拿出一張卡片和一張印有一個男人半身像的紙張給了隊長蔣小魚。

“你們的任務是趕到卡片上的地方去,然後找出紙張上這人進行獵殺,任務完成你們就可以前往下個地方了。”

天朝九隊倒是沒有被針對,任務很正常,畢竟一支排在那麼後面的隊伍,對他們東道主隊爭奪第一名不會造成什麼威脅,更別說其中還有個傷病員。

“你們可以在補給期休息十分鐘。”

蔣小魚把兩樣重要的東西收到胸前的包裏,帶頭朝補給帳篷走去。

他們並沒有停留那麼長時間,拿了一些水和食物,補充了一些彈藥,就朝目標區域跑去,他們沒那麼快,只能縮短休息時間,從而追上排在前面的隊伍,就跟勤能補拙的意義一樣。

這時,時間來到了中午,太陽高照,猶如一顆大火球,熊熊燃燒。

另一邊,馮陽光他們擊退幾波國防軍之後,在靠近任務區的地方又遇上了難題。

錦繡田園:靈泉農女種田忙 ,天朝七隊四人正在急行軍。


“誒!怎麼這一段路沒遇到國防軍啊。”在後面進入戰鬥狀態的向羽有些疑惑道。

他這一路上用心記了一下,距離上一次遇到國防軍都快兩三公里了,平時都是隔個七八百米就能遇到一夥只不過人數並不是太多,那嗅覺簡直比狗還靈敏一點,活脫脫的跟屁蟲。

聽到這話,在側翼的柳小山笑道“你是不是賤骨頭,人家不來這不是剛好麼,我們也樂的清閒,專注趕路就行。”

鄧久光也是一臉笑意。

有馮陽光這個人形雷達在前面探路,比獵犬還好使,他們後面的人可以悠閒一點,開開玩笑,也算是苦中作樂吧。

“可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向羽開口道,他心裏有種不祥的預感。

“停下!”

前方的馮陽光輕呵道。

兩位老兵瞄了一眼向羽,向羽那叫一個尷尬,笑了笑,在心裏吐槽道“我這不會是烏鴉嘴吧,好的不靈壞的靈。”

三人連忙伏低身子,習慣性的觀察四周,發現無異常之後,朝馮陽光所在的位置移動。


這是他們約定好的,如果有人的話那麼馮陽光會直接報出方位來,只有發現其他異常的時候纔會發出這樣的指令。

“怎麼回事陽光?”柳小山看着一臉懵逼馮陽光,有些疑惑的問道。

馮陽光伸出手來,指了指前方,道:“前面有問題。” 三人順着馮陽光所指方向看去,前方是一片沒有樹木遮擋的空地,沒有了樹木的抑制和遮擋,草可以充分進行光合作用,深得可怕,起碼到馮陽光的大腿腰間。

三人聞言仔細觀察了前方大片大片的草叢,盯着看了快三四秒鐘,眼睛都快看出花來,並未看出任何東西或者異常。

向羽搖了搖頭,一五一十道“我沒看到什麼東西啊,除了草還是草,哦,還有土。”

兩位老兵也是一樣,贊同向羽的說法。